大佬藏的深婚前骗我说是包工头(孙海洋季萧红)_《大佬藏的深婚前骗我说是包工头》全集阅读

现代言情《大佬藏的深婚前骗我说是包工头》,讲述主角孙海洋季萧红的爱恨纠葛,作者“墨子归”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闻言,时简怒了,冲着母亲喊道,“妈,我现在在家里就这么碍你眼是吗,是不是只要是个男的,愿意娶我我就得嫁!”“是,只要是个………

小说:大佬藏的深婚前骗我说是包工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墨子归

角色:孙海洋季萧红

小说《大佬藏的深婚前骗我说是包工头》是一本十分好看的现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墨子归”。文章精彩片段如下:温时简眼里含着泪,转身就朝自己的房间过去。“砰——”重重的将门给关上。季萧红气不打一处来,瞪着温爸爸迁怒道,“都怪你生的好闺女!”“是是是,怪我怪我,都怪我。”温木梁搂着她朝沙发那边过去,根据他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个时候不管她说啥,顺着她的话主动承认就好

评论专区

英雄联盟之女主播:把撸狗们萌到了

妄人朱瑙:我一直奇怪女作者怎么想的?搞基争霸文难不成拉坨屎继承皇位么?

灵魂画手:主角一个学画画的,不知道要学解刨学?什么玩意儿。

大佬藏的深婚前骗我说是包工头

大佬藏的深婚前骗我说是包工头第3章  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

闻言,时简怒了,冲着母亲喊道,“妈,我现在在家里就这么碍你眼是吗,是不是只要是个男的,愿意娶我我就得嫁!”
“是,只要是个男的愿意娶我就愿意让你嫁!”
季萧红也是真的气急了,跟她对喊道,“不然你还想活在陆淮北的阴影里多久!”
时简的心一下被戳到了痛楚,整个人愣在了哪里,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一颤一颤的。
季萧红也是心疼的,但是有些话她憋好几年了,不得不说了,“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就为了那么一个男人,这些年来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了,你让我跟你爸看在眼里有多心疼,你做人怎么这么自私,你不能只为自己或者,你也得为我跟你爸想想,哪个做父母的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这样,温时简我告诉你,人不能只生活在过去,你得往前看!”
骂是真的骂,但是季萧红是真的心疼女儿,当初她跟陆淮北分手,回来不吃不喝好几天,问她原因跟个闷葫芦似的愣是一个只都不说,后来还是孔雀跟他们说的,听到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差点没有拿着刀去把陆淮北给砍了,她当初伤得有多重她就有多心疼,前几年以为知道她被伤,他们也从来不催她,可是都六年了,她一直就这么单着,每天进出都是这么孤零零的,做父母的看了心里是真不好受,所以才想着法逼她去相亲,不想让她再在过去的那段感情里走不出来,她得要有自己的新生活!
“我没有活在过去,你给我介绍的相亲我都去了。”
时简生硬的说着。
“你是去了,可你哪次看上了?”
季萧红因为激动,胸口起伏的特别厉害,“你哪一次不是应付我,回来问你怎么样永远都是不合适,你都二十八了,这两年你还可以挑一挑,过两年就只能是别人挑你了,你说我急,你这样我能不急吗!”
时简咬着唇不说话,双手死死的攥着。
温木梁从外面开门进来,见她们母女俩这架势,差点没有转身重新出去,可转身又能去哪,这是他家,里面站着的这两个又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怎么了这是,气氛有点不对啊。”
温爸爸带着笑意过去,试图缓和这会儿紧张的气氛。
温时简眼里含着泪,转身就朝自己的房间过去。
“砰——”重重的将门给关上。
季萧红气不打一处来,瞪着温爸爸迁怒道,“都怪你生的好闺女!”
“是是是,怪我怪我,都怪我。”
温木梁搂着她朝沙发那边过去,根据他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个时候不管她说啥,顺着她的话主动承认就好。
房间里,温时简将自己整个人埋在床里,闷声哭着,有些伤口她以为愈合了,可是稍微一碰,就疼的厉害。
六年了,她以为自己早已经将陆淮北放下,可以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都能疼得她说不出话,她妈妈说的没错,这么多年她始终没有真正放下过,这些年相亲也并不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但是她始终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被人敲响,温爸爸站在外面问道,“简简,爸爸可以进来吗?”
时简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抹去自己脸上的眼泪,还带着点哭腔,“我睡了。”
外面的温爸爸没有勉强,“那好吧,你休息吧。”
房间里面,时简抬头看着天花板,不让自己的眼泪再继续落下,妈妈说的没错,人不能一辈子都活在过去,她得往前看,哪怕不为自己,为了关心自己的父母和朋友。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季萧红已经弄好了早餐,见时简出来,脸色还有些难看,声音生硬的叫她吃饭,“过来吃早餐。”
“嗯。”
时简应了一声,上前坐到桌边,今天妈妈煮的是蜜枣粥,小时候每次她哭过之后季女士总会给她做,甜甜的,吃完她就开心了。
舀起一勺放到嘴里,甜甜的滋味二十来年了始终没变,一口一口吃完,时简再抬头看着母亲说道,“妈,我会去跟孙海洋再接触接触。”
“接触什么,人家找的是保姆,又不是老婆。”
季萧红没看她,语气也还略有些冲,“我已经打电话跟张阿姨回掉了。”
时简愣了一下,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嘴角微微上扬。
说到底,母亲终归是爱自己的。
吃过早餐去律所的路上,时简接到了孙海洋的电话,说是想约她一起吃晚餐,时简原本想拒绝了,季女士说的没错,他找的不是老婆,而是保姆,还是免费那种,她就算是要开始新的生活,也没有必要把自己往一个火坑里跳。
时简到律所门口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一旁停着的黑色奔驰,正准备进去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阿简。”
转过身来,才发现陆淮北正站在那黑色奔驰车旁边,这会儿眼睛正盯着她看着,嘴角带着笑。
时简愣了一下,手不自觉的握紧,她没有想到还会遇到陆淮北。
看着眼前的陆淮北,他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帅气,但是气质似乎变了许多,相比起当初在校园里时候的阳光青春,这个时候的他多了几分成熟和稳重。
陆淮北朝她过去,看着温时简,脸上的笑意很淡,轻声说道,“好久不见。”
时简这才回过神,但是却并没有要跟他打招呼的打算,转过身直接就要走。
见她要走,陆淮北连忙伸手拉住她的胳膊,“阿简。”
“放手。”
温时简皱眉,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陆淮北不放,抓着她的手说道,“阿简,我们谈谈吧。”
“我们没什么可谈的。”
时简想要甩开他的手,却奈何抵不过他的力量,有些恼了,转头看着他说道,“陆淮北,你再不放手我报警了。”
她眼中的狠厉让陆淮北放了手,眼睛始终没有从她的脸上转开,深邃的双眸看着她有些无奈也有些受伤,低声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上一篇 2022年9月14日 pm5: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4日 pm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