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昂何茜茜)天师玄婿_天师玄婿完结版在线阅读

《天师玄婿》是作者“楚江风雪”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奇幻玄幻,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陈子昂何茜茜,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陈子昂从小便不知道父母是谁,不知道身世不知道自己家住何方;有记忆起,他便跟随师父

小说:天师玄婿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楚江风雪

角色:陈子昂何茜茜

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楚江风雪”写的《天师玄婿》。主要讲述的是:我叫陈子昂,从小和师父在大山中居住。我的身世很奇特,有人说,我是野人的孩子,我们这里的山里出野人,那是一个世界之谜。到底我是不是野人的孩子,我问过师父,可是我师父总是不告诉我真相。我身上有很多奇特的事情,比如说,我经常晚上看到奇怪的东西,还有我总是能无意中看到我遇到的人过去几天和未来几天的事情。师父告诉我,没出现的不要说出来,出现过的也不要说……

评论专区

穿成画像:耽美,开篇主角当画像的那部分很新奇,后半段剧情就平庸了

神兵天子:港漫普及文,典型的港漫主角,武功,剧情。。。

从姑获鸟开始:第三卷傻逼文艺摇滚青年一唱歌 这章就不能看了 一股矫情做作莫名其妙还浪费一大半章节的文字

天师玄婿

《天师玄婿》在线阅读

第1章 神秘的陌生人

我叫陈子昂,从小和师父在大山中居住。
我的身世很奇特,有人说,我是野人的孩子,我们这里的山里出野人,那是一个世界之谜。
到底我是不是野人的孩子,我问过师父,可是我师父总是不告诉我真相。
我身上有很多奇特的事情,比如说,我经常晚上看到奇怪的东西,还有我总是能无意中看到我遇到的人过去几天和未来几天的事情。
师父告诉我,没出现的不要说出来,出现过的也不要说。
忍住是个很艰难的事情。
似乎和这些奇异的能力伴随的,师父说我的命格不好,就是说有短命之意,不知道是不是和我有这些能力有关。
所以每年我的生日快到的时候,师父都会在这天夜里,在祖师爷的像前点上一盏灯,然后把我的生辰八字放进一个锦囊,然后杀了一个公鸡,鸡血滴到我的生辰八字锦囊上。
然后供养一天一夜。
师父说,这样就可以给我续命,师父年年如此,我心里很感激他,可是我也对我的命运充满了一种不确定感。
师父是一个修行之人,五十多岁了,有些瘦瘦的样子,远近的乡民人都来找师父算命测风水啥的,师父也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不大收钱,只收供养,所以我们衣食无缺。
师父也教我很多算命风水的学问,当然,师父也练功夫,我亲眼看到他把碗口的树一掌打断,我当时就缠着要学,他也教了我。
后来无意中,我发现一个事,师父很有名,是附近三省出名的风水大师,他是刻意隐居在这里的,所谓深埋身与名的意思。
因为我无意发现了一张以前的报纸,发黄的报纸上写着,风水大师鸣三省来了!
照片正是师父,当时场面很浩大,各界名流都到了,很多当年的明星面孔都在上面,据说在欢迎会上当时的指点,瞬间让一些人改变了命运。
我有些心里发热,就拿着报纸去找师父求证,师父只是淡淡说了句,“都是虚名,你要好好学习我教你的东西,以后有用,名气钱财都是虚,但是你必须逆天改命!”
逆天改命,我从小手臂内侧有个铜钱大小未开的黑色莲花图案,师父说了,如果五个花瓣开放,我基本上就阳寿到头了。
师父没说这是啥原因造成的,问过一次,他只说,这是命,可是我不大信,我觉得这也许是人为的。
只是我年纪越大,这花瓣似乎在慢慢往外开,我知道,师父也尽力阻止了,一切看天意吧,只是师父日渐焦虑,我知道,他为我担心。
就这样,我们一起相依为命了十几年,在师父的传授下,我学会了风水算命测生死,还会抓鬼消灾,还学会了高明的功夫,但是师父让我不要在人前暴露,所以,我从不显摆这些。
不过,我曾经在修炼的时候,入静很深,突然我梦到了我一身华丽的黄色金边道服,悬浮在空中,全身金光闪闪的,背后还有一把金光闪闪的剑背着。
醒来,我发现,梦里的我不是和传说里的天师差不多吗?
我问了师父,师父微笑不语,依然说,等我长大了,功夫高了,自然就知道那是真是幻了。
就这样,在我生日前,一个人来了。
当时师父再次看了我手上的莲花,师父沉着脸,这时候,外面有敲门声。
此刻已经是傍晚,外面黑黑的,这个时候,一般不会有人来的。
“请进!”
师父看了眼外面,直接说道。
门咯吱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他的样子很奇特,穿着一身黑色唐装,绣金布鞋,有块大怀表,金灿灿的,手上有一个颜色正的翡翠戒指,很富贵的样子,年纪不小了,虽然保养得很好,脸上几乎没啥沧桑。
“请问您是鸣三省吗?”
来人问道。
师父看着他,不置可否,然后来了一句,“知道我的规矩吗?”
师父的规矩是,不管看风水还是算命,都是为富不仁不看,死人不看。
我不清楚来人是为富不仁还是死人,可是我的确没往死人那方面想,后来才知道,师父当时就看出来人的真实情况的。
“当然知道,可万事有例外,何况,你身边这孩子的事,也不能再拖了!”
来人眼光很毒,一下子看出我的状况。
我认为他也是一个高人。
“贵姓!”
师父问道。
“何,何东贵,就是我!”
来人说道。
“久仰,早听说了江夏城的西富东贵,今日一见,果然不是一般人!”
师父说道。
师父是说,来人直接就把我拿来当谈判筹码,的确不是一般人。
“哪里,一般,有求于人,当然得看看能否帮得了对方,何况要先生出手,的确很难,因为您早已说过隐退不干了,但是,这一次换来这少年大好前程,我觉得先生不亏!”
何东贵说道,他脸上没表情,但是还是有期待值。
“嗯,不过,你如何帮这少年?”
师父说道。
“我也老了,生死都无所谓,只是我孙女,我的确也放心不下,这样吧,我把孙女许给你徒弟,你徒弟照顾我孙女,我孙女的命格也会帮你徒弟免除厄运,这生意,你不亏吧!”
何东贵说道。
说完,他递过来一张红红的东西,似乎是一个婚书。
师父接过来,看了眼,上面有那姑娘的生辰八字,师父一愣,看着我,似乎露出了喜色。
果真有救?
我似乎听懂了。
师父似乎做出了重大决定。
“好,你说,要我如何帮你!”
师父说道。
“那你跟我来,我这里有个风水,我觉得不错,可是先人进去后总是托梦我说不对,我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先生看看,能否改变!”
何东贵说道。
师父看着他,缓缓点头。
我总觉得何东贵很奇怪,看上去很富贵的人,似乎有些冷,说话还是很会说,就是腔调有些怪。
似乎他很久不说话了。
“那好,徒儿我们走,去办点事,但是如果你看到啥奇怪的,千万不要受到惊吓。”
师父说道。
“不会,师父!”
我当然看得多了,从小师父就带我学习,附近的坟场,经常让我去练胆。
我感觉这人不对,但是没法看出哪里不对,他似乎有法器掩盖了他的状态和身份,我还没踏入天人境界,无法看穿他的屏蔽。
他是大富豪,当然有几件收来的法器,很正常。
我们跟着他走,何东贵走得不快不慢,师父也是如此。
可是我感觉到,我们进入一种特殊的状态,似乎师父用起了一种叫座缩地法的功夫,我也会,但是还不是很熟,奇怪了,难道对方也是在这样走?
我只是感觉到对方很漂浮,以为他是特殊的走路功夫。
只是没多久,我们就到了一个山中峰下。
这看了眼,这里风水很好,似乎,我心里一热,这正是传说里的龙脉啊。
阴宅风水,看重的就是龙脉。
这可是千古难求啊,一般很明显的龙脉,那都是帝王占据的,或者是势力最大人家占据的,太过招摇,反而给子孙遗祸,所以有人喜欢在深山里,找到隐秘的龙脉给自己或者先人当阴宅,以图家族兴旺。
我的眼光往前看,果然,在这个山脉往下的一个点上,林木之中,有一个大墓。
大墓石头很新,看上去没修几年,但是规模大于一般的当今墓,比起古代的富人墓,也算是比较大的。
只是,似乎墓碑上的照片被一株植物遮住了,看不清楚墓主样子。
“就是这里?”
师父问何东贵。
“正是!”
何东贵来到这里,脸上的忧虑之色更重了。
师父看着这里,不动声色,他拿出一块古老的罗盘,仔细的开始测量。
“位置是不错,千年难寻的一块宝地,地没问题!”
师父说道。
“这样说,就是其他的问题了?”
何东贵有些激动。
“嗯,应该是,可能在墓里!”
师父说道。
“好吧,能打开墓吧?”
何东贵有些紧张的说道。
师父点头,他拿出一张符咒,对空一扔,师父念念有词,符咒在空中焚烧。
然后示意可以动工,我知道,这开坟轻易不能开的,轻易不慎,就会遗祸子孙,只有神通广大的人算准时间,或者用夺造化之能,才能去做。
何东贵手一挥,“都出来干活吧!”
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有些黑衣人从一旁走了出来,我都没看清楚他们从哪里出来的。
那些人都没有表情,手里拿着铲子,就开始干活。
他们从后面的墓顶上开始,挖土。
我虽然看**何东贵,可是我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些人黑衣人,不是活人。
此刻何东贵脸上似乎出现特殊的表情,不知道是啥意味。
师父站在那里,似乎脸上出现一丝焦虑。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31日 pm12:20
下一篇 2022年7月31日 pm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