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自坚王荑荑,李晓倩《镇海战神》最新热门小说_镇海战神全集阅读

奇幻玄幻类型《镇海战神》,现已上架,主角是苏自坚王荑荑,李晓倩,作者“飘逸居士”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他们都叫我傻九,后来改叫我九哥,再后来他们就叫我九爷然而,我有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名字――镇远海皇!

小说:镇海战神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飘逸居士

角色:苏自坚王荑荑,李晓倩

经典热门小说《镇海战神》是大神级网文作者“飘逸居士”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苏自坚慢慢地爬了起来,看了睡在床上的妻子李晓倩一眼,无可奈何地幽幽叹了口气。从床头柜上取了包香烟打火机,走到阳台上点燃,躬着腰倚在楼栏上吞云吐雾,感叹良多。他原本是不吸烟的,自打结了婚后没过多久发现妻子李晓倩在夫妻生活上不感兴趣,一个月中顶多也就给他一次半次,平时那可是碰都不许他碰一下,这让年青精力盛旺的苏自坚难受至极,却又无可奈何。望着夜色蒙蒙,街上几乎是没什么行人了,远处偶尔几声狗叫传来,更是让良夜更增几分落寂。他吸了一支又一支,阳台上尽是他丢弃的烟头……

评论专区

骑士的战争:粮草。很好的战争描写。挨揍体质。怀旧+1

暗夜君王:在中国龙组还火的时代,这个作者展现了另一个画面,也许是写的太好了,转生成血族了。后面部分是同人写的,可以不看

拜见校长大人:干草,开头逻辑有些硬伤,人物塑造失真 夸张,文笔一般,跟《科技巫师》一档 ,暂弃

镇海战神

《镇海战神》在线阅读

第1章

第一章苏自坚慢慢地爬了起来,看了睡在床上的妻子李晓倩一眼,无可奈何地幽幽叹了口气。
从床头柜上取了包香烟打火机,走到阳台上点燃,躬着腰倚在楼栏上吞云吐雾,感叹良多。
他原本是不吸烟的,自打结了婚后没过多久发现妻子李晓倩在夫妻生活上不感兴趣,一个月中顶多也就给他一次半次,平时那可是碰都不许他碰一下,这让年青精力盛旺的苏自坚难受至极,却又无可奈何。
望着夜色蒙蒙,街上几乎是没什么行人了,远处偶尔几声狗叫传来,更是让良夜更增几分落寂。
他吸了一支又一支,阳台上尽是他丢弃的烟头。
这时,远街上一个人影晃动,缓缓地向这边走来。
苏自坚看这个身影有点儿的眼熟,心念一动:不会是她吧?
他把眼球放大瞧去,心中十有八九肯定是什么人了,由于是在夜间不敢妄下定论。
只见那人停下脚步,抬头高望,似乎也看到了站在阳台上的苏自坚,即举起手来朝他摇了摇手示意。
苏自坚不禁欢喜若狂,原来这人是他单位同事,而且还是个女的,叫欧雁梅。
俩人在单位里可算是同在一间办公室,待的时间久了,不免日久生情,只是苏自坚爱上了现在的妻子李晓倩后不愿对他人再用情。
这让欧雁梅很是伤心,难以自拨,由于想念苏自坚夜里睡不着,这就独自上街,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边来,就看到了站在阳台上吸烟的苏自坚。
苏自坚蹑手蹑脚地回到屋内换上衣服,看着沉沉入睡的妻不觉暗暗好笑:哼,你这样对待老公,日子真的没法过了,那可就对不住了。
下到楼来,那人迎了上来,苏自坚一看这人正是欧雁梅,惊喜之下不禁把她搂在怀中,忍不住就朝她唇上吻去,俩人狂吻了一阵这才离开。
苏自坚把她带到一处工地倘末峻工的地方。
他把衣服脱下铺在地上,急急就去脱欧雁梅的衣服,欧雁梅等这一天早就等好久了,也不推拒,顺势倒了下来。
在这夜色中,工地里静悄悄地,却隐隐约约地传出了一阵动人的美乐音频,幽幽荡荡,煞是动听。
几起几落,潮飞荡悠。
良久良久,俩人这才事毕,正待起身把衣服穿上之际,忽地看见有手电筒照来,直照在俩人的身上。
苏自坚与欧雁梅吃了一惊,欢爱之际哪曾想到会遇上这种事,居然会有人撞到这里来,由于俩人都还没有穿衣服,猝不及防。
什么人!
干什么的!”
看到俩人的这般情景,不用多说也知道是干什么的了。
这一伙人分明是欺负他俩都还没有穿衣服,一上来就捉住正着,欧雁梅吓得差点没晕了过去。
八十年代初期,似这种男女生活作风可是一件大事,这下可不得了呀!
这伙人闹得哄哄地,一边看着热闹,一边大嚷大叫,引来了不少人,附近的居民都道是有小偷呀什么的偷东西,一下子涌来了不少,一看到这种情景,真是又气又骂,把俩人揪到派出所去。
苏自坚原本练过武术,要是动起手来的话不难把这些人打倒,只是这样一来势必闹大,而且欧雁梅也逃不了,反而不美,只求他们让俩人穿上了衣服,然后再到派出所。
苏自坚知道这下可谓是炸开了锅,先别说是家里,就是单位里也是不知将要怎样处理?
不觉暗暗发愁,看着欧雁梅不知如何是好?
果如他所想的那样,天亮之后单位里的领导与老婆李晓倩还有岳父李可强,李可强铁青着脸,一把揪住苏自坚的胸口一拳就打了下来,派出所的民警把他拦了下来,不然他定会痛殴一阵。
苏自坚暗暗地忍受着,谁叫自己出了这么一件事,李可强是他单位里的主任,苏自坚与李晓倩结婚之后,他便把苏自坚安排到他属下粮所工作,苏自坚表现良好,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这让他非常的高兴,哪知他与女儿结婚半年之久,居然会跑到外面来干这种事,而且是单位里的女同事,这让他气得不得了,不能痛打欧雁梅,只能把苏自坚拳打脚踢来出气了。
李晓倩却是大哭大闹,上来揪住欧雁梅的头发,衣服也撕破了,脸上也抓出了好几条指痕血丝。
这种乱搞男女关系,生活作风腐败,那可是人人痛恨的一件事,苏自坚被拘留了十五天,出来后李可强要女儿与他离婚,李晓倩不肯,她知苏自坚为什么会到外面去乱搞,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缘故。
这种事也不好意思说了出来,再说了这要离了婚再嫁个人,说不定比苏自坚还要厉害,那可不得了,这苏自坚怎说在自己面前还能低声下气,所以她坚决不肯离婚。
这事闹大后,单位里的领导做出人员调整决定,把苏自坚与欧雁梅做出调离原工作单位的决定,把俩人都下放到各个乡镇的下属粮所。
这两处粮所天南地北,各处一方,李可强之所以这么做是怕苏自坚老毛病发作,又再找欧雁梅乱搞,那女儿非得气死不可。
拎着一个大包,里面放着的是他的换洗衣物,生活用品,坐在班车上。
车辆行驰在颤抖地黄土公路上,车后扬起一阵黄灰。
苏自坚临窗而坐,抵腭看着窗外,车辆缓慢地驰过山道,他的思绪纷乱至极。
欧雁梅怎样了?
出了这样的大事,想必她比自己更是难过狼狈,这李晓倩要是肯与自己离了婚,自己大可嫁了她回去当老婆。
这样就什么事也没有了,问题是自己家在农村,高中毕业后出来还是靠李可强的关系搞到了在粮所的这份好差事,李晓倩不肯离婚他也没有办法,这事只能这么拖着了。
他可是后悔万分,这要不是自己性急,或是把她带到一处隐蔽的地方,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不过又有什么办法了,这事都搞了出来,就得为这种事去负责吧,再说了,他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
现在单位把俩人东南西北的调离分开,自然是岳父李可强弄的手段了,要怪只能是怪自己太心急了,一点都没把这件事好好思量了才……现在搞得她没脸做人,也被下调到农村里,一个姑娘日子一定比自己难过万分了。
弯弯的山道,青青的山峦,一条曲曲弯弯的黄土延伸出去在山的那边。
由于山道曲弯,公路难行,车辆只能是缓慢地行驶着。
中午时分,一声雷响,豆大的雨粒哗啦啦地下来。
山洪从林中急灌而出,冲向班车,司机大急,把车开到一处高地停下,等得雷过雨停,已是临晚。
当时的车辆还比较落后,又泡过了水,一下子发动不起来,搞了老半天才发动,开到一个小镇便坏掉再也走不动了。
车上十多个乘客都挤到镇上唯一的客店里,这小店生意原本就不怎么好,也就那么几间客房,一下来了这么多人可容纳不下。
这些大多是山村里的农民,穿着不怎么讲究,加上又是雨夜天气,人人都是脚踩乌泥,衣湿裤湿,身上都发出了异味。
店老板娘皱了皱眉头,看苏自坚人长得秀气,不像是农家人士,便安排他到自己的房内歇息,她则到另一间房内睡觉。
睡到半夜,苏自坚醒来抽个烟,却听得哗哗的水响声,似有人在洗澡。
他心念一动:什么人三更半夜了还在洗澡呀,是男的还是女的呢?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31日 am11:23
下一篇 2022年7月31日 am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