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川苏北北)肆甜_肆甜完结版在线阅读

《肆甜》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邢川苏北北,讲述了​出了名的性冷淡邢川,居然铁树开花了,打破了他喜好男色的传闻,也破碎了外人眼中清冷

小说:肆甜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以渔

角色:邢川苏北北

小说《肆甜》是网络作者“以渔”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以下是《肆甜》内容概括:“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三个黑衣人跑出来,“人在那!”苏北北攥着拳头,奋力砸门,“开门,快开门啊!”下一秒,房门被打开,苏北北二话不说冲进去,将门锁住。“逃婚逃到我这来了?”邢川居高临下睨着眼前的女人,精致的妆容,凌乱的卷发,抹胸样式的拖尾婚纱上还沾着深红色的酒渍,她气喘吁吁的,以至于外露的肌肤都泛着一层淡粉色。“你不是想睡我吗?”苏北北紧贴着门,因气息不稳,声音也跟着发颤,“刚好,我也想睡你。”邢川挑眉,“酒后戏言也当真?”他声音冷冷清清,还带点嘲讽,就在苏北北以为他要将自己丢出去的时候,他突然俯身,毫无征兆的咬住她的唇,“但你运气好,我今天心情不错。”门外的黑衣人面面相觑,不敢妄动,而门内的苏北北已经被邢川压在了床上,十几万的婚纱被他扯得破破烂烂……

评论专区

被遗忘国度之暗夜精灵:【佳】百合,汉子心的女暗夜精灵琳琅月,被遗忘国度之旅,百合无毒,放心食用,完本,作者的脑洞不错,作者还在写书,卖脑洞,不过没写这种了

簪缨问鼎:如果这文能无cp我就把评价再高一点。还不到三天,攻就莫名其妙对主角产生感情,原谅我这单身狗不懂。耽美里头很多小说都是这样,一见钟情或者莫名其妙爱上的主角多不胜数。可惜这本书了,败在感情这一点

家父汉高祖:看了一部分,感觉很尬,不如直接说是土著男主我更能接受

肆甜

《肆甜》在线阅读

第一章没睡够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三个黑衣人跑出来,“人在那!”
苏北北攥着拳头,奋力砸门,“开门,快开门啊!”
下一秒,房门被打开,苏北北二话不说冲进去,将门锁住。
“逃婚逃到我这来了?”
邢川居高临下睨着眼前的女人,精致的妆容,凌乱的卷发,抹胸样式的拖尾婚纱上还沾着深红色的酒渍,她气喘吁吁的,以至于外露的肌肤都泛着一层淡粉色。
“你不是想睡我吗?”
苏北北紧贴着门,因气息不稳,声音也跟着发颤,“刚好,我也想睡你。”
邢川挑眉,“酒后戏言也当真?”
他声音冷冷清清,还带点嘲讽,就在苏北北以为他要将自己丢出去的时候,他突然俯身,毫无征兆的咬住她的唇,“但你运气好,我今天心情不错。”
门外的黑衣人面面相觑,不敢妄动,而门内的苏北北已经被邢川压在了床上,十几万的婚纱被他扯得破破烂烂。
他狂野,霸道,吻得她几乎要窒息。
迷迷糊糊中,他掐着她纤细的腰肢问:“为什么逃?”
苏北北眨着水濛濛的眸子,贴着他的耳畔说:“我喜欢男人,他大爷的也喜欢男人。”
身上的邢川明显愣住几秒,随即失笑,这场无边无际的沉沦就此开启。
一个小时前,苏北北发现齐铭给自己准备的婚戒大了好几个尺码,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不对劲。
于是她带着疑惑去到新郎的化妆间找人,结果才到门口就听见一阵奇奇怪怪的声音,她心里一咯噔,还以为齐铭被谁关在屋里揍,当下就提着裙摆,踹开房门。
结果她的准新郎是被伴郎骑在身上‘揍’,那画面滑稽,狗血,差点闪瞎她的眼!
而被撞破**的齐铭第一时间不是提裤子,而是越过苏北北锁住房门,唯恐还会出现第四个人。
“谁让你进来的?
!”
“北北,你听我解释。”
奸夫淫夫同时开口。
苏北北捂着眼睛,好一会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你居然喜欢男人?”
“是,阿铭他一直爱的是我,娶你不过是形势所需罢了!”
李玉迫不及待抢答。
“你闭嘴!”
齐铭一边穿裤子一边解释,“北北,我是真心想娶你,你别……” “真心娶我给你当同妻?”
苏北北甩下头纱,“你做梦!”
“怎么,你还想悔婚?”
若不是亲眼所见,苏北北都不知道男人变脸会比川剧还快。
齐铭拉起裤链,露出最原始的面目,“苏北北,你看见了也好,婚后乖乖待在家相夫教子,只要你给我生个儿子,钱我不会亏待你。”
李玉立马补充,“是试管生!”
苏北北气笑,“我才不嫁弯把式!”
齐铭阴下脸,“苏北北,外面宾客马上到齐了,你别给我整幺蛾子。”
苏北北强忍着因为愤怒而发颤的身体,深吸一口气,“我们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
齐铭堵住门,仿佛听了个笑话,“要不是我奶奶点名要你,你以为我会娶一个毫无背景的乡下妹?
苏北北,别给你脸不要脸!”
看着眼前这个曾对她深情款款的男人,苏北北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很疼?”
似是感受到了怀里女人极力掩藏的失落,邢川的吻一路往下,渐渐温柔。
苏北北仰着脖子努力迎合他。
仿佛如此,就能忘记那撕心裂肺的疼。
这场旖旎,在邢川的引导下,从床畔到沙发,再到浴室,又从浴室回到床畔……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一切的一切,都无比契合。
当苏北北醒来的时候,日落的斜阳透过窗户散落在她瓷白的长腿上,她看着上面深浅不一的痕迹,募地发笑。
她环视一周,发现婚纱落在地毯上,领带挂在把手上,浴室门口的男士内裤,以及里面模糊的身影…… 苏北北拍了拍绯红的脸颊,捡起地上静音的手机,129通未接电话,清一色的齐铭。
他打不通电话就微信轰炸,“苏北北你个贱人,你以为进了邢川的房间就赢了?
别忘了这是老子的酒店!”
“宾客还有半个小时到齐,你马上出来,我对你伤人的事既往不咎!
否则我让你牢底坐穿!”
“苏北北,给你脸不要脸是吧?
你要是敢胡言乱语,老子弄死你全家!”
…… 苏北北翻了个白眼,这么能耐怎么不拿房卡直接进来啊?
说白了还是不敢。
这家五星级酒店是在齐铭的名下,就连洗手间里的保洁阿姨都姓齐。
李玉将她关在房间里,一边炫耀齐铭对他的爱,一边威胁她乖乖结婚,那嫉恨又嚣张的蠢样活像个神经病。
苏北北知道她一个人不可能逃出去,情急之下她想到了邢川。
想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喝的醉醺醺的硬要把房卡塞给她,直言八年前就想睡她了,当时齐铭也在场,他不但没生气反而笑脸相迎让苏北北送邢川回房。
好在邢川只是嘴上出格,并没有对她动手动脚。
也是那一次苏北北知道邢川是齐家惹不起的甲方爸爸,在这家酒店有专属的VIP套房。
于是她抄起红酒瓶将李玉砸倒,拖着几斤重的裙子往邢川的房间跑,幸运的是她赌对了。
只有邢川,能永绝齐家的后患。
苏北北将齐铭的电话,微信拉黑后仍觉得气不顺,她最痛恨感情骗子!
她拿起座机拨通前台的电话,一开口才发现声音哑的不行,“你好,麻烦再送一盒计生用品。”
“苏北北!”
苏北北微愣,没想到前台接电话的会是齐铭,他咬牙切齿咒骂:“你专挑婚礼这天给我戴绿帽子是吧?
老子弄不死你!”
“你能睡男人,我就不能睡了?
马上送上来,老娘我还没睡够呢!”
她啪的一下挂断电话,料定齐铭不敢不送,就是要气死他个老王八!
出了口恶气的苏北北只觉得浑身舒畅,她站起身,忽的撞进一双深邃的眸子里。
他眉峰凌厉,清清冷冷的气质,可眼底却搅动着人间最真实的欲念。
没给苏北北反应的机会,邢川直接扣住她的腰肢,欺身而上,“刚好,我也没睡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2:29
下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