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收债人)白更,橙蚂蚁_(白更,橙蚂蚁)完结版阅读

主角白更,橙蚂蚁的小说推荐小说《星空收债人》,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橙蚂蚁”,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快,快,快啊~”
“收债人来了”
作为基因药剂受体之一的白更,在进入星空前,做了几年收债人,进入星空后,继续发扬光大

小说:星空收债人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橙蚂蚁

角色:白更,橙蚂蚁

星空收债人

《星空收债人》在线阅读

第3章 基因药剂受体

白更解决了个人问题后,看时间还早,又睡不着了,就准备去跑会步,等换了宿舍门再好好研究一下机械外骨骼。

白更平时没有跑步的习惯,他觉得跑步提升不了他的身体素质了,今天纯属是心血来潮。

白更早就发现了他的身体素质远异于常人,饭量也是常人的几倍。

但他也发现了他并不是唯一特殊的,在福利院时,包括他在内的三个经常感觉自己吃不饱的人,身体素质都异于常人。

从白更在福利院记事起,一直觉得他经常饿肚子,吃的好不好先不提,但是总是吃不饱,后来白更才发现还有两人与他一样。

他们三人找福利院院长反应过这个问题,院长总是回答“知道了,我叫食堂给你们多打点饭”,可是情况依然没什么改观,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三个反而觉得越来越吃不饱了。

他们三人也问过其他孩子能否吃饱,答案都是吃饱了,长期挨饿的愤怒让三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其它孩子分到的食物量和他们分到的食物量是等量的,只觉得是被针对了。

某一次在福利院食堂打饭时,白更看到食堂负责打饭的大汉又开始颠勺了,白更当场怒了。

胆从饿心起。

八岁的白更和另外两个孩子合力,将那体重二百斤、身高一米八、满身横肉的颠勺大汉放倒了,那时候三个孩子都还没一米三高,体重也不到六十斤。

后来,院长发现白更三人这么有力气,不去洗厕所可惜了,所以就将福利院的所有洗厕所的活承包给了他们。

……

白更穿好衣裤、蹬上鞋就出门了,在门上挂了个牌子:“买东西自己扫码”

在校内,一般没人敢偷白更的东西,都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偷东西等于不付钱,就是欠他的债了,而且白更并不是体制人员,他收债可不需要证据,全凭道德。

白更下楼后,找到宿管大爷,不得不说老大爷就是起得早,才六点不到就已经起来了。

白更二话不说,先给大爷塞了一千块现金,然后说道:“张大爷,我宿舍门坏了,帮我换个门。”

“没问题,交给我吧。”张大爷笑呵呵地看了眼时间后继续说道:“八点之前就给你换好。”

宿舍的木门顶多三四百块钱,又不是什么名牌,如果用旧门还能便宜许多,白更很清楚这些,刚蛋就是收废品的,对于这些,门清。

但白更还是多给了几百块给张大爷,如果不是时常孝敬大爷打好关系,不然怎能让的张大爷对他的事闭只眼。

就比如白更的宿舍从不断电,宿舍内还有用来存放雪糕和啤酒的大功率冰箱。

……

白更跑了一个小时步,回宿舍冲了个凉,准备去食堂吃早餐。

下楼时遇到扛着木门上楼的张大爷,白更正欲上前帮忙,就听到张大爷的话:“让开点,别来碍手碍脚,你知道大爷我年轻时在生产队的外号吗?”

“大爷我当年号称生产队的驴”张大爷一阵挤眉弄眼继续说:“有个漂亮姑娘在找你,现在在楼下等你。”

“哦,对了,你小子如果晚上要带姑娘回寝室,记得准备个尿盆,别让姑娘家大半夜出来上厕所,影响不好。”

“……,咳咳,好的,驴大爷。”白更无言以对,宿舍内没有厕所,每层楼的公用厕所连门都没有,确实影响不好。

白更一下楼就看到了曲圈圈在宿舍楼门口来回踱步。

白更看不出来曲圈圈化没化妆,只觉得曲圈圈脸挺干净,气质也挺干净,看起来活泼可人,很是顺眼。

美人标配的大眼睛长睫毛,皮肤白皙无痘,鹅蛋小脸,樱桃红唇,浓密的青丝扎成了双马尾。

粉色的紧身T桖上是一幅漫画少女的半身画像,立体感十足,深蓝色的牛仔七分裤包裹着笔直的长腿,流畅圆滑。

简约休闲的风格,青春感满满。

“白更,真巧啊。”曲圈圈停下了来回踱步打了个招呼,见白更还在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脸颊微红:“我晨跑到这,刚好碰到你。”

“说吧,有什么事?”白更在说话间没有盯着曲圈圈的眼睛,目光还停留在漫画少女半身像上,实在是立体感太足。

曲圈圈局促道:“我请你吃早餐,边吃边聊。”

说是边吃边聊,白更刚走两步就听到了曲圈圈的话:“我给你带了三笔生意来,第一笔是,我同寝室的同学向我借了钱,她又把钱借给他男朋友了,现在他们分手了,她托我找你,帮她把钱要回来。”

“还有一笔很气人,是我们班长改了我一贫困同学的助学金发放卡号,助学金打到班长那里去了,班长的朋友给我说的这事儿,但是班长他不承认,我那同学还等着这笔助学金缴纳下学年的学费。”

“最后一笔是,一学长死皮赖脸向我借了些钱,之后一直经常以‘感谢我借他钱’为理由请我吃饭,盛情难却,但又不还钱,我烦死了,你帮我处理这事儿。”

“向你告密那人是你的舔狗吧”白更听完,觉得第三笔单子的这人,是个人才啊。

他收过不少奇葩债,但“借人家钱然后借机泡人家”这手段还是让白更双眼一亮,高招啊,将“死皮赖脸泡妞法”玩出了新花样。

“资料发我,助学金那笔收费50%,另外两笔老规矩,收费20%。”

曲圈圈嗔怒:“你咋这么缺德,那可是助学金,不是奖学金,而且人家是贫困生,你收人家50%,你的良心下了海吗?”

“放心,我会叫你的班长帮她出这笔费用”白更揉了揉曲圈圈的头继续说:“数目分别是多少?”

曲圈圈偷瞄了一眼白更的侧脸:“五千,八千,一万。”

白更掏出手机刷刷一**作,给曲圈圈转了两万元。

“交给我。”

白更先帮人还债再收债的做法,一是自信,再是他和曲圈圈熟,最主要的还是这个年纪的他,怎么可能对曲圈圈没有想法。

白更不太主动的原因是他觉得有些配不上,他就是个福利院长大的人,正式结业证书还只有个小学的结业证书,不太想主动去耽误人家,人家可是官二代。

两人很快走到了食堂,曲圈圈在一路上都挨得白更很近,白更走路时自然摆动的双手,手肘位置偶尔无意间触碰到T桖上那漫画少女的眼睛。

一路上都惹得周围的同学窃窃私语,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白更选了一个熟悉的打饭窗口,看了一眼打饭阿姨道:“颠勺婶,老规矩。”

“白更你个龟儿子”被白更称为颠勺婶的阿姨眼睛一瞪:“不要乱喊,坏了老娘的名声,老娘给你打饭时手从来没抖过吧。”

“赶紧的,饿死了。”白更转头看向曲圈圈:“愣着干什么,吃什么赶紧说,说完赶紧拿饭卡。”

“啊,哦哦,阿姨我要一份豆浆油条。”

“白更你龟儿子真行啊”颠勺婶对着白更眨了眨眼。

以她过来人的眼光,能看出面前这顺眼姑娘看白更时的眼光代表着什么,而且前两天还有个顺眼姑娘帮白更刷过饭卡。

白更用托盘端着一碗牛肉面、八个大肉包、三个鸡蛋、一碗豆浆,环顾四周找坐的位置时,听到了有人喊他:“更哥,这里。”

白更循声望去,原来是老波和老涛他们几个。

他坐下后,老波将神车钥匙递给他时说道:“更哥,事我们办好了,车就停门口的,你这次下手狠啊,吴天到了地方都还没醒。”

“他自己撞的。”

“你就扯吧。”老波说话间起身道:“更哥,圈姐,我们就先走了,你们慢吃。”

几人疯狂对白更挑眉,偷偷给白更比大拇指。

几人起身的行为,给拥挤的食堂腾出了几个位置,刚买了早餐的李强看到了几人起身,向这里走来,看到了白更后,她加快了脚步。

老波几人刚离开,曲圈圈就开始说:“白更,你又和吴天的狗腿子打架了?这次怎么还打了吴天,感觉还打得挺狠,他家有钱有权,你得小心点。”

“并没有,刚才不是说了吗,他自己撞的。”

李强走到近来才看到曲圈圈也在,她赶紧转身,但白更已经看到了她:“李强,过来坐。”

李强一头及耳短发,一件略大的白衬衫穿在上身,看得出来扣子很努力,下身是一条修身的西裤,西裤的尽头是一双圆头平跟皮鞋。

李强的这身穿着,打工魂扑面而来,由不得白更注意不到她。

李强一时间没找到借口,为了不露出尴尬,只得坐下来。

白更根本没注意曲圈圈给李强打招呼时的表情,还怒视着曲圈圈道:“你踢我干啥?”

他说完就转头望着李强,自顾自苦口婆心的说:“强妹子,你要加油,千万不能再赌了,争取早日还完贷款,如果有人欺负你,就给我说。”

“……,……,……”李强心中阵阵握草,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白更让她在另一个漂亮妹子的面前丢脸了。

白更说完才发现了不对,好像自己又犯蠢了。

白更在关于女人方面的情商,忽高忽低,他还没发现他同时得罪了两个漂亮妹子。

他情商高的时候,堪称芳心纵火犯,情商低的时候,就是个**消防员。

这时,白更兜内的电话响起,山寨机那强烈地震动震得他裤裆发麻,震动声都将铃声掩盖了过去。

这通电话无意中为白更救了一手好球,暂时带过了这尴尬的一茬。

白更接起电话:“喂”

电话中传来了吴天的声音:“白更,把机械臂还给我,我拿我的车和你换。”

“什么机械臂?我没见过。”白更说完就挂断电话,然后拉黑号码设置拦截未知号码,一气呵成。

白更不是不心动,但是看吴天这么着急,开口就是用上百万的车来换,足以证明那机械外骨骼肯定是好东西。

如果要加价肯定也没问题,就以白更那丢人的生意天赋,他都能从吴天急迫的态度中判断出,加价个一倍都没问题。

白更对这机械外骨骼很感兴趣,他现在甚至觉得这机械外骨骼就是小说中的金手指。

放弃是不可能的放弃的,再多钱都不换,除非是一个亿。

而且是从富二代吴天那得来的,他一点都不觉得愧疚。

白更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带着机械臂跑路的问题了。

想到就干,先把机械外骨骼藏好,接了这通电话之后,白更意识到宿舍的置物柜一点都不安全了。

他几口刨完牛肉面,抓起包子间向曲圈圈和李强说道:“我有可能要跑路了,不要想我。”

这一刻,神秘坏男孩的表现,简直是在少女心中那已被点燃的火中加了把柴,燎原之势将成,堪称芳心纵火犯。

两个妹子瞬间就从‘置他的气’变成了‘为他担心’。

白更迅速冲到他的神车上,发动车辆间给刚蛋打电话。

嘟~嘟~嘟~

十几声“嘟嘟”声后,刚蛋还是没接电话。

这龟儿子不会是昨晚去消费攒劲节目消费到很晚,现在睡死了过去吧。

……

同市某科技馆,地下室三层。

一间光线明亮、通风良好的办公室内,一名中年男人呈思考状坐在办公椅上,眼中偶尔闪过一道异彩。

中年男人衣着得体,精瘦秃头,眼袋明显,看起来像是程序员出身爬上领导层的人,也像是红绳女最怕的那类客人。

“咚咚”的敲门声传来。

“进来”

一名身穿科技馆售票员制服的中年女人推开门走进来,将几个档案袋放到中年男人面前的办公桌上。

这女人媚眼含春,风韵勃发,魅不可挡,再加上体态丰腴,是婚后男士最中意的类型。

虽然面相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但以这被时间滋润出的熟透魅力来看,如果说不是中年女人,谁信?

“苗总责,您要的资料。”

“嗯,可以了,出去吧。”

苗总责不耐烦的态度让这中年女人瘪了瘪嘴。

这女人瞄了一眼苗总责的西裤拉链处,转身离开时低哼了一声:“哼,晚上我可不会这么说哦。”

苗总责打了个冷颤,缓了缓心情后,打开最面上的档案袋拿出档案。

在档案纸的右上角位置,赫然有一幅白更的高清彩色头像,档案纸上记载着白更的资料。

姓名:白更

年龄:十六

性别:男

体重:81公斤

身高:178cm

JY602基因药剂受体,星空计划33293批次预备役。

基因药剂编号:12345

受体编号:JY60212345

受体接种时所处阶段:胎盘期

受体成长方式:自然放养

受体当前成长状态:良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29日 pm9:22
下一篇 2022年7月30日 am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