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娇软女知青被糙汉子套路了(沈娇娇,祁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沈娇娇,祁川全文阅读

《七零:娇软女知青被糙汉子套路了》主角沈娇娇,祁川,是小说写手“火灵鸟”所写。精彩内容:一觉醒来,上辈子已是花甲之年的沈姎姎,又回到了年华正好的18岁这一世,一定要擦亮眼睛,踹飞渣男,早点和她的亲亲老公在一起
嗯?还附赠一枚系统,不过得风生水起那岂不是说不过去
祁川,地主家的狼崽子,人高马大,性格阴沉,平日里一脸凶像,一双眸子轻易盯得人腿发软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成为一方大佬,黑白通吃后,为沈姎姎报了仇,将她捧在手心,娇养大半辈子
等等,系统名叫‘男主心愿系统’?于是,系统按照上辈子祁川的要求,发出一个个让人脸红心跳的任务
小剧场
祁:‘姎姎,生活不就是这样吗?里里外外进进出出’
姎姎:你!
祁:‘姎姎,对你就像喝酒一样,总想先干为敬’
姎姎:……

小说:七零:娇软女知青被糙汉子套路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火灵鸟

角色:沈娇娇,祁川

七零:娇软女知青被糙汉子套路了

《七零:娇软女知青被糙汉子套路了》在线阅读

第5章 找祁川买锁

秤砣只有拳头大小的一半,秤盘子两个手掌合并大小,秤杆上有很多白色的小点,大部分都比较小,几个小点后又有一个大一点的白点,以此类推,秤杆上系着一条红线。

大爷提起红线将秤提起来,将桃花酥放在秤盘子上,眯起眼睛瞧了瞧,又将秤砣吊线的位置给李小云看,开口道‘闺女你看,整好一斤,不多不少。’最后四个字还拖了长音。

沈姎姎心里装着事,加上空间里什么都有,就没买什么。等李小云付了钱后就回知青点去。

路上陆陆续续的有些人下工,沈姎姎琢磨着怎么和祁川搭上话,然后再攻略他,确定关系,一路上没怎么说话,倒是李小云像个小麻雀似的,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突然沈姎姎瞧见前方有一个高大宽阔的背影,裤脚挽起,露出精壮的小腿肌肉,不是祁川又是谁。

旁边李小云还在叽叽喳喳:‘姎姎,你的锁怎么办啊,要去镇里买吗?’

沈姎姎正愁怎么搭话,听见这话,眼珠子一亮,有了主意。

她记得,祁川家以前是地主,所以。

‘小云,我去前边有点事,你慢慢来,不用来追我,’说完便迫不及待的小跑起来,去追寻那高大的身影。

祁川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了跑动的声音,但他没回头,脚步也没顿一下,与他无关。

直到,传来了娇喘软糯的‘祁,祁川,你等,等一下。’祁川脚步顿住,是她。那个一看就软糯糯,娇气的小知青。

转过身,一双黑眸紧紧的盯着吭哧吭哧朝他跑来的小知青,沈姎姎本就身娇,再加上跑了这点路程,白皙的脸颊透着粉,挺翘的小鼻子上布满了晶莹的汗珠,**的唇瓣因为呼吸不畅而微微张开,露出里面一小节可爱的小舌头。

祁川握紧拳头,喉咙一紧。开口却是冷酷无情:‘什么事。’一句应当以问号结尾的话语,从他嘴里出来愣是变成了陈述句。

‘我想问一下,祁同志你家有多余的锁吗?’沈姎姎轻喘着回答。

‘没有。’祁川说完便冷着脸转身准备离开。不能再待下去了,多看一秒都是对自己的折磨。

骗子,他家那么多房间,现在又只有两个人住,怎么会没有。哼(๑•ี_เ•ี๑)姎姎生气。

‘啊~’一个字九转回肠,夹杂着显而易见的伤心,‘那我房间怎么办啊?没有锁我睡觉都不敢睡了。’

锁是用来锁外面的,门里面自然有插销,关睡觉什么事?但,姜太公钓鱼,

看着眼前娇娇软软的小知青,想着她因为没有锁而被某些登徒子做网站不让说的事,嘴巴快过脑子:‘我回家给你拿。’

沈姎姎见计谋得逞,又忍不住捉弄他:‘你家是卖锁的吗?’刚刚没有,现在又有了。一幅天真无邪的模样,一双大眼睛充满求知欲的看着他。

祁川避而不答,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但突然变红的耳朵却暴露了主人的心声。真是可爱死了,原来年轻的他这么纯情。

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沈姎姎摸了摸发尾开口:‘这很难吗?随便找个人一问就知道了啊。’

却见祁川突然脸色阴沉,神情晦暗不明。既然那人都告诉了她名字,一定也将那些事全告诉她了。村里人什么样他一清二楚。可是,那她怎么还来找他借东西呢,难道。不,不可能。

语气变得森冷:‘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拿。’说完不再看她一眼,转身便走了。

沈姎姎却还在疑惑,怎么了⊙_⊙怎么心情突然就不好了呢,明明刚刚都还好好的。

男人心,海底针。

正巧此时李小云磨磨蹭蹭的赶了上来,疑惑道‘那不是开拖拉机的嘛,你俩认识?突然跑那么快,我还以为你被狗咬了呢。’

沈姎姎点点头:‘嗯,刚刚不好意思啊。’

李小云摆摆手:‘那有啥,对了,你找他干嘛,看着怪凶的,你不怕他啊。’

沈姎姎轻笑:‘怕什么,他又不吃人。找他借锁。’

李小云震惊:‘你咋知道他有锁?他愿意借给你?也对,你长得这么好看,是我我也借,不对,我白给都行。’

沈姎姎解释了几句,没过一会儿,祁川就来了。身高腿长,步子迈的大,走得自然快。

走到沈姎姎跟前,李小云瞅着他像一尊煞神,不敢多看,期待他赶紧走。

‘有点旧。’祁川生硬的说。

沈姎姎轻快开口:‘没关系,反正作用都一样,多少钱啊?’

‘不要钱,反正没用。’说完便迈着长腿离开,不欲多说的模样。背影透着一股寂寥。

‘哦,好的,谢谢你,祁川同志。’沈姎姎有心想多说,拉近一下关系,奈何李小云在旁边,只好作罢。想起空间里的大包子,又有了主意。

‘走吧,这个点,大家应该都回去了。’沈姎姎看向李小云道。

突然李小云尖叫起来:‘完了完了完了,我们的粮,大队长说要去领粮的。’

沈姎姎也懵了一瞬,把这事忘了:‘那快走吧。’

好在方红星知青队长为了多上工,还没有带大家去领粮,准备吃了饭再去。

回到知青点的时候,他们也刚到不久,院子里热闹的很,洗手的洗手,做饭的做饭,洗菜的洗菜,居然还有人捧着书在读。走近一看,是代方学,哦,那不奇怪了。

倒是李小云咋咋呼呼道:‘代同志,你也太认真了,你读得啥呀。’

代方学抬头,目光在看见沈姎姎时明显亮了一瞬,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手里的书举起来,封面对着她们,《**选集》。

李小云咋舌:‘你也太厉害了。’

接下来就是简单的自我介绍。

沈姎姎看厨房浓烟滚滚,每个人都忙着自己的事,见怪不怪的模样,便过去看看情况。

走到厨房门口,便看见一个穿着蓝色布衣,两条辫子的女知青撅着屁股,手里拿着一个一米多长的竹筒,对着灶洞里面吹。

沈姎姎眯了眯眼睛,感觉这背影有些熟悉,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可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29日 pm9:21
下一篇 2022年7月29日 pm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