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碑重生(杨不悔君子兔)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灵碑重生》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灵碑重生》是作者“ “君子兔””的倾心著作,杨不悔君子兔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都市】【重生】【剧情】【16+】
古有灵碑不死,灵碑转世之说
“既要转世,谈何不死?既然不死,何谓转世?”
“若有一天,二者兼可得,你,会怎么做?”
“赎罪”
“蠢货~”

小说:灵碑重生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君子兔

角色:杨不悔君子兔

如果你喜欢看都市小说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君子兔”的一本书《灵碑重生》。简要概述:泗州到下海要三个多小时,当杨不悔到达下海市时,时间也刚好到了中午。出了高铁站后,他在路边随意招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对司机师傅说了名片上的地址,杨不悔便靠在后座闭目养神。下海市的交通日常拥堵,再加上中午下班高峰期,更是如同乌龟背着大象,寸步难行。在这龟速中,精神疲惫的杨不悔缓缓陷入沉睡。“帅哥,帅哥!醒一醒!绿名大厦到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杨不悔被司机从睡眠里叫醒……

评论专区

我只会拍烂片啊:人可以穷,但不可以偷东西。大热天的在学校骗关心自己的辅导员,以帮忙洗风扇为由偷偷拿回去自己用,还骗路过的老师,怎么看都觉得low。重生了还小偷小摸的,做人真的很失败。

无限流的元宇宙:吐了,还真就猛刷是吧?5000收藏100W推荐。我倒想看看刷到200W的时候是个什么数据。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一般

灵碑重生

《灵碑重生》在线阅读

第5章 卷宗

泗州到下海要三个多小时,当杨不悔到达下海市时,时间也刚好到了中午。

出了高铁站后,他在路边随意招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对司机师傅说了名片上的地址,杨不悔便靠在后座闭目养神。

下海市的交通日常拥堵,再加上中午下班高峰期,更是如同乌龟背着大象,寸步难行。在这龟速中,精神疲惫的杨不悔缓缓陷入沉睡。

“帅哥,帅哥!醒一醒!绿名大厦到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不悔被司机从睡眠里叫醒。他抬眼看了看打表器上高额的价格,也没去在意对方有没有绕路,直接付了钱下了车。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唯一的目的也就在这里了。

耸立在杨不悔面前的是一座高达百米的写字楼,这应该就是绿名大厦了。

他抬头望去,在大厦十几层处外墙玻璃上,赫然挂着几个大字牌。

辉煌律师事务所。

这也不是我要找的地方啊?

杨不悔掏出名片,又仔细看了一眼,原来在绿名大厦后面还有说明,“对面的明华二栋三楼”。

搞了半天,是自己误会了。

杨不悔转过身,向马路对面望去,那里果然有着几栋矮楼,也就五六层高,在绿名大厦的衬托下,着实不太起眼。

穿过马路,杨不悔来到这明华楼前。

明华这几幢矮楼是有些年代了,整体构造都是属于上个世纪的风格,灰色水泥墙上爬满了各种藤蔓植被,不多处还有外皮脱落,露出里面的红砖墙来。

而第二栋的三楼外墙确实横着一个招牌,那招牌上被泼满了五颜六色的油漆,本该是黑底白字的招牌,现在已被醒目的彩色油漆布满整个牌面。透过各种油漆间的缝隙,隐约能看到原本字眼。

博弈律师事务所。

应该就是这里了。

杨不悔向着第二栋入口走去。

矮栋楼是没有安装电梯的,所以只有靠楼梯上下,而刚走到楼梯入口,便已经让杨不悔有些傻眼了。

这楼梯间的墙壁上虽说也已经掉皮严重,本该暴露在外的红砖墙上却没有如此,而是被同那三楼招牌上如出一辙的油漆遮掩住,整个墙壁都是花花绿绿的油漆,如果不是因为写有各种辱骂字词,当是抽象画也不为过。

“人渣,杂种,杀人犯帮凶……”

杨不悔嘟囔的念叨上面的字词,无奈的继续往二楼走去。

来到二楼,这层的住户大门上,也被泼满了油漆,但最外层明显是为了遮掩下面的字体,使得没那么难看,就是这大门一侧,贴着一张大字报,上面印着很醒目的箭头符号,向上指去,箭头一旁还印着几个字:

“博弈在三楼。”

画面着实有些滑稽可笑,当然,作为始作俑者的杨不悔,自然没有嘲笑的资格,他略过这些,迈向三楼阶梯。

“无德律师,死全家……”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眼前的楼梯间,这些满是诅咒谩骂的字词确实不堪入目了些,抛开人身攻击,更多的是对家人朋友的咒骂,可能以前的杨不悔也不会在意,毕竟他一直是孤身一人,也没有家人朋友,心里只在乎自己,所以才没有道德上的罪恶感吧。

而现在的杨不悔却产生了抵触心理,全程皱着眉走到三楼,来到事务所正门。

可笑的是,他的博弈律师事务所的外门早已被撬开,内部所谓的防盗门也被推倒在房间内,无辜的躺在地上。

轻踩着防盗门上不知名的软体物,杨不悔踏进事务所内。

事务所里的家具摆设已经被打砸的破烂不堪,已无完物,各处被油漆布满,甚至顶上也被喷上了辱骂的字句,仿佛整个事务所就是杨不悔本人,而这些行为都是对着杨不悔所做。

他叹了口气,也没多做停留,转身出门上了四楼。

杨不悔的居住地是在四楼,这个地方暂时还算是个净土,虽说也有所波及,但与之前的底层楼道来言,明显好上许多。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那些人也没想到他就住在自己事务所的楼上。

杨不悔走到四楼门前,对着密码锁试了一下记忆里的几轮数字,终是在第三轮密码输入后,大门应声打开。

推开房门,鞋子、袜子在入口处杂乱无章的躺着,杨不悔只能踩着其间的缝隙进入屋内。

屋里看过去乱糟糟一片,沙发跟地毯上堆着几身脏衣裤,茶几上乱七八糟的丢着零食、饮料、空酒瓶,一旁角落里还垒着一摞泡面桶。

这片唯一能下脚的地方就是阳台的一处吊篮了,而杨不悔没有走过去,他转身走向了一旁的卧室,那里,才是他真正想回来的目的地。

卧室门也有着密码锁,他输了一串数,密码跟外门不同,杨不悔又是试了几次才进去。

这里相对客厅也没有好多少,杂七杂八的丢着纸张衣物。整间卧室里除了睡觉的床铺外,还摆放了一台电脑桌,电脑桌后面竖着一个书柜,书柜里并没有存放书籍,摆放的都是档案盒,从上至下一行行一列列都被编辑上了数字,这个书柜整整齐齐列出了近十行档案。

杨不悔自知不是爱干净的人,也没有强迫症,但对案件的档案却如此认真摆放,也算是挺奇特的习惯。

他走到书柜前,再次输入另一组密码,这次直接打开了柜门,他伸手取出最后一列,标记着数字十三的档案盒。

打开档案盒,里面的卷宗有些单薄,他知道这只是此案的一部分卷宗。

杨不悔接手的第十三案,是他唯一一次失败的案子,也是他之前生前最后一次出庭,他的死亡定跟这件案子脱不了干系。

他翻开卷宗,看着上面的原告被告与案件始末,脑海里记忆涌现……

“这里是三百万,赢了官司,我大哥另有重谢! ”

记忆画面出现了杨不悔的事务所,他坐在自己办公桌后,说话的人正是坐在他对面的一个光头男,一侧额头上还纹有一只狰狞的黑蝎子,他一只手臂缠着绷带,另一只手将一个行李包推到杨不悔面前。

杨不悔看着那行李包一侧拉开的缝隙,里面摞有红晃晃的一片,他笑了笑,把行李包拉倒自己这边,很自信的应下了对方的案子。

光头男见对面如此果断的同意了,一脸大笑道:

“哈哈,我就知道杨律师为人爽快,您在我们道上,可是活菩萨一样传说的存在,如此,我就回去复命了,老板的官司就仰仗杨律师您了!”

“没问题,做我们这行的,自然是要为雇主申诉到最优的判决,钱到位了,什么都好说!”

杨不悔起身向光头男伸出手,对方也立刻站起身,握住了杨不悔的手:

“我就喜欢杨律师这样直白的人,我们老板说了,只要兄弟你能胜诉,事后的谢礼可不会比现在的少。”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眼,各怀心思的大笑起来。

……

回忆到此戛然而止,杨不悔耳朵一动,突如其来的直觉告诉他,房间外有动静。

他把卷宗重新放入档案盒里,放回书柜,随手关上了书柜门。

杨不悔转身走到卧室门后,将卧室门轻掩,只漏出一道门缝,而他自己侧身在另一边,压低呼吸,透过门缝看向外面的房门,他之前进屋时并没有关门,所以外面房门是半开半掩在那里。

就这样等待了大概一分钟,他刚想放松下来时,一阵由小变大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而且参差不齐,应该不少于三个人。

杨不悔眼神死死盯着门缝外,只听那些脚步声越来越近,与他不过数米远。

“小狗,你真的看到他回来了?”

随着脚步声靠近,杨不悔听见了对方的谈话声,这句声音有些粗犷。

“千真万确啊王哥,我亲眼的看到一个戴帽子的男人进了楼道,绝对不会看错!”

另一个尖细的声音在回复说。

“可你看这事务所里乱七八糟的,屁都没有,哪来的活人?”粗犷声说道。

“就是,你忘了蝎哥也说过,他早就被丢进海里喂鱼,怎么可能活着回来?你确定你看到的是他?是不是眼花了?”这是第三个人的声音,算是偏正常的青年音。

“md……大白天的,我真是见鬼了?”

啪!

“哎哟,王哥你干嘛打我?”

“就你屁事多,我让你在这盯着原告,你盯出个屁幻觉,少磕点药吧你!”

言谈间,几个人声音逐渐变小,脚步声也慢慢淡出杨不悔的耳畔。

杨不悔紧张的神情随着声音的消失逐渐舒缓,他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

果然不出他所料,自己的死的确是之前那光头干的,就是不知是他自己的主意还是他背后老板的意思。

杨不悔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他想着还是把房门关上为好。

踩着脏旧衣物,杨不悔来到门前,伸手抓上门把手,刚准备关上门。

就在这时,突然从门外伸进一只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12:09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