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微醺》老陶道光全集免费阅读_(老陶道光)全本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七星桃”创作的《粉色微醺》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电话那头传来女生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厕所……唔…二楼厕所”说完那句,通话被挂断,陷入循环“滴滴滴”中舒眠无奈的叹了口气不会喝酒还偏偏跑到酒吧参加联谊,这会儿喝醉了才想起自己…

小说:粉色微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七星桃

角色:老陶道光

舒眠宋鹤立是《粉色微醺》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七星桃,接下来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接连下了三天雨的栗清市,像是渡上了一层迷雾,朦胧又缱绻。云层浓厚,空气燥热,莫名的给人一种压迫感。一辆白色小汽车停在“云顶”门口,舒眠急急忙忙的从车里出来,手里正拿着手机打电话。“于意,你现在在哪啊?我已经到门口了。”…接连下了三天雨的栗清市,像是渡上了一层迷雾,朦胧又缱绻

评论专区

武林高手在校园:完本了。但我没看完。。后期没激情了!

吕布的人生模拟器:游戏感太强,自定义一个傻子肌肉吕布人设再通过讲故事说教,好在没有像某些书吹真实,一般已弃

我的投资时代:父亲知道儿子去年办的一个网站居然拿到5000万美元的融资时,不是感到高兴,而是气急败坏的说:“你怎么可以退学呢?”。猪脚这父亲难道是智障吗?

粉色微醺

《粉色微醺》在线阅读

粉色微醺第1章  

舒眠宋鹤立是《粉色微醺》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七星桃,接下来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接连下了三天雨的栗清市,像是渡上了一层迷雾,朦胧又缱绻。
云层浓厚,空气燥热,莫名的给人一种压迫感。
一辆白色小汽车停在“云顶”门口,舒眠急急忙忙的从车里出来,手里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于意,你现在在哪啊?
我已经到门口了。”
…接连下了三天雨的栗清市,像是渡上了一层迷雾,朦胧又缱绻。
云层浓厚,空气燥热,莫名的给人一种压迫感。
一辆白色小汽车停在“云顶”门口,舒眠急急忙忙的从车里出来,手里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于意,你现在在哪啊?
我已经到门口了。”
电话那头传来女生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厕所……唔…二楼厕所。”
说完那句,通话被挂断,陷入循环“滴滴滴”中。
舒眠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会喝酒还偏偏跑到酒吧参加联谊,这会儿喝醉了才想起自己。
要不是自己和于意有着从高中就开始的姐妹情,自己才不会大晚上出门去接她回家。
舒眠站在门口,双手扯着裙摆往下面拽了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
刚刚出门太着急,忘了换一身衣服。
舒眠走进“云顶”,里面是一道长廊,沿着长廊走到尽头会有一扇门,推开那扇门才是真正的“云顶”世界。
绚烂的灯光映照闪耀,强烈的节奏调动气氛,熙攘的人群相偎舞动,暧昧气息侵袭着心房。
舒眠走在最里侧,一只手扶着墙壁靠边走,一只手举在额头处,试图挡住里面耀眼的灯光。
她不喜欢这种环境。
但并不是她第一次来酒吧,她第一次去酒吧的时候,那会儿才高二,而且有一小段时间去的还挺频繁的。
不过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舒眠沿着楼梯直接上到二楼,拐弯口就是厕所。
一进女厕,就看到几个女生对着镜子补妆。
舒眠瞧着她们也就是高中生的年纪吧,虽然画着浓妆,但也遮不住少女的青涩感。
舒眠往里面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头发凌乱披散的小姑娘靠在墙角蹲着,一眼便认出了这是于意。
舒眠无奈叹气,随手撩了一下秀发。
在她身旁蹲下来,拍了拍她的后背,喊了两声:“于意,于意!”
于意无精打采的哼唧了一声,眯眯眼的看着舒眠,吞吞吐吐的开口:“你来了啊。”
能看的出来,于意只是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右手在舒眠面前胡乱指着,意识还是清醒的。
“走啦,带你回家。”
舒眠伸手拉着于意起来,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拉着手腕,下意识问了句:“还有东西没拿吗?”
舒眠见她除了有部手机,便是两手空空。
于意的脑袋靠在舒眠的肩上,摇摇坠坠的。
先是点头,再是摇头,随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肩膀,突然挺起身子:“我包呢?”
“对啊?
你包呢?”
舒眠反问她。
于意揉了揉眼睛,慢慢反应过来:“呀,好像还在包厢里……” 舒眠先扶着于意离开厕所,穿过杂乱的人群,安全的把她送到自己的汽车里。
和她叮嘱了一句:“你在车里等我,我去给你拿包。”
于意拉着舒眠的手,嘟着那张涂花口红的嘴巴,眯眯眼笑着开口:“在包厢206。”
舒眠心里忍不住吐槽:都喝成这样了,居然还没忘记自己的包厢。
舒眠再一次回到酒吧。
因为刚刚进来过一次,路线也稍微熟悉了一些。
直接找到一条人群相对较少的路,奔向二楼,再绕过厕所继续往里走,就能看到左右两侧都是包厢。
舒眠毫无压力的找到了206,可当她站在包厢门口的时候,却不知所措的停住了。
里面什么场景她不知道,更没有认识的人。
她自己一个人进去,心里多多少少还有点害怕。
而且,自己进去后要不要说点什么呢?
还是直接拿包就走?
好像直接拿包就走,这样也不太礼貌。
但自己和他们也不认识,人家万一不相信自己怎么办?
对于舒眠这种的轻微社恐人士,独自面对这种陌生环境,必定安全感全无。
脑海里忍不住冒出各种想法,心里的紧张感骤升。
不知不觉,舒眠在门口站了有一小会儿,心里也默默想了几句话,心里幻想着模拟了一遍场景。
准备待会儿一进去就说,说完后拿包就跑。
舒眠一遍又一遍呼气吸气。
鼓足勇气后,才用力的敲了敲门,就生怕里面太吵闹听不到她的敲门声。
掌心轻轻搭在门把手上,微微用力往下按,往里推开了一点,一丝光透了进去。
包厢内的灯光本就有些昏暗,这道光反倒显得几分刺眼。
包厢里的声音更是很正常的,根本没有舒眠想象的那么喧闹,况且在她进去的那一刻,全场都几乎安静了下来。
舒眠能感受到此刻有很多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尴尬的有些不知所措。
这场景和她想的不太一样…… 舒眠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就干脆站在那儿直接开口。
“不好意思打扰啦,我是于意的朋友,她喝多了,我帮她来拿个包。”
舒眠的声音很少女,很清很脆,甘甜沁入心脾。
舒眠说话时不敢与里面的人相视,目光四处游荡,脸上却挂着一抹羞涩的笑容。
话音落下,空气有几秒的凝固。
似乎并没有人打算理睬舒眠。
这让舒眠更加茫然了,眼神偷瞄了几眼沙发处,想要寻找于意的包包,但好像并没有看…… 完了。
于意不会醉的真的连自己的包厢都记错了吧!
这是舒眠脑子里闪出的第一个想法。
压迫感逐渐逼迫上头。
舒眠站在原地踌躇着,不知所措。
正准备道歉,说走错包厢的时候,沉默的空气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慵懒随意,又漾着几分坏坏的痞气,尾音微微上扬:“是这个?”
舒眠下意识寻声望去,在沙发的里面坐着一个男人,身姿懒散的靠着沙发上,一只手里端着酒,另一只手里拎着于意的LV包包。
“对,就是这个。”
舒眠惊喜的点点头。
于意的那款LV包包上,挂着一个桃花符,是舒眠去寺庙求的,所以她能一眼就认出来。
男人将手里的包往前递了递,微微点头,示意她过来拿。
舒眠一开始没太注意那个男人的长相,一个原因是室内光线偏暗,隔得较远,她看不清。
第二个是因为她想赶紧拿完包离开这里,这里面太让她窒息了。
所以在她领悟到他的意思后,迈着小碎步绕过前面的茶几,朝他走去,可是走得越来越近,她越能看清这个人的长相。
直至走到他的跟前,伸出去接包的手就突然僵住了。
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睫毛微颤着,眼神恍惚四处躲避,悬在空中的手僵了几秒后又很快的接过。
两人的指尖触碰后,又瞬间即逝。
“谢谢。”
舒眠小声道谢,更能听得出声音的细微发颤。
随后将包紧紧抱在怀里,像是受惊的小兔子立刻离了。
沙发上的宋鹤立不做声,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于意身边还有这么纯的姑娘啊,改天让她介绍一下啊?”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别祸害人家小姑娘了。”
“鹤哥,话说你咋知道这是于意的包啊?”
宋鹤立丝毫没在意后两句话,只是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轻挑了一下眉毛,嘴角微微上扬。
纯?
也挺野的。
宋鹤立随后又起身,身姿挺拔的站着,吊儿郎当道:“你们继续,我还有事先走了。”
众人不解:妈的,你不是才来五分钟吗?
喝了一杯就走?
舒眠离开包厢后,便是一阵小跑,靠着墙边猛的喘气,双手摸着自己的发烫的脸颊,甚至是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所看到的那个人。
高中毕业后,舒眠就从来没有想过会再次和他见面。
哪怕自己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都和他有关。
可这次就偏偏这么巧,毫无预警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美女,怎么一个人啊?”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啊?
一个人多不安全啊?”
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突然间就拉住了舒眠的手腕。
舒眠明显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要挣脱出来,可是对方力气太大,自己并没有挣脱掉,便对他进行言语上的恐吓。
“谁一个人啊?
我男朋友在后面呢!”
“我告诉你,我男朋友拳击手,小心凑你。”
舒眠表面淡定,嘴里说着最狠的话。
实则呢,心里怕死了。
一直单身到现在,她哪里来的男朋友?
天上掉下来的吗?
“美女这理由实在是太蹩脚了啊,哪有男朋友丢下自己女朋友的啊?”
“不过我很乐意做你男朋友啊。”
这个男人说完便拽着舒眠想要往外面走。
舒眠眉头皱着,用尽身体力量在抗拒,甚至都已经准备好用脚踢他了。
就在那一刻。
自己的腰间突然多了一股力量将自己拉了回去,后背很自然的贴了过去。
无形之中给她一种很安全的感觉。
还未等舒眠反应过来,就听到身后发出的声音:“谁说她没男朋友?”
“正好也好久没打拳击了,你给我练练手?”
话语里满满的不屑,闷声哧笑,如此的漫不经心: 舒眠听到他声音后就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她身后的不是什么从天而降的男朋友。
而是宋鹤立。
那个男人被宋鹤立怼的哑口无言,瞪了一眼便气冲冲地走了。
而舒眠依旧被宋鹤立揽着腰,始终保持的一个姿势,身体不敢动弹。
宋鹤立低头看了一眼舒眠,留着和以前一样的黑色秀发。
是挺纯的。
“嗯?
都不谢谢我?”
宋鹤立低声,放在舒眠腰间的手慢慢松开。
舒眠感受到他的动作,立刻撤退了几步,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
双手相互握着,心里惴惴不安,甚至不敢抬头看他,细声细语道了一句:“谢谢。”
宋鹤立见舒眠这么生疏的语气反倒觉得有些好笑,微微向前迈了一步,双手放在膝上,弯着腰凑近了些。
“怎么?”
“不认识我了?”
呼出的气息吹着舒眠有些恍惚,脸颊的温度不断上升,心里也是在不断犹豫要不要抬头。
可仅仅一抬眸,直接对上了宋鹤立的眼。
瞬间不知所措。
宋鹤立变化不大。
皮肤一如既往的白皙,头发乌黑茂密,五官立体精致,眉眼间又透着几分锐气,削薄轻抿的唇又夹着些许性感,似笑非笑的模样撩得很。
舒眠不受控制的垂下眼眸,无意的停留在了他的喉结处。
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双喉结,果然危险又迷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4:39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