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月无相《剔骨修心,冥王你别缠》_剔骨修心,冥王你别缠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剔骨修心,冥王你别缠》,现已完本,主角是秦月无相,由作者“自渔自乐”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双向救赎、女强、甜宠、玄学、灵异】越接近本命年,越多的灵异事件向我扑来,我无力招架,卷进一个又一个扑朔迷离的事件中,我能随波逐流吗?我不能

小说:剔骨修心,冥王你别缠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自渔自乐

角色:秦月无相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剔骨修心,冥王你别缠》,它的作者是“自渔自乐”。

评论专区

系统供应商:依靠借用别人的创作来死命黑原著主角的行为不是一般的差劲,如果说原著主角德行有亏还可以强行解释为心头意难平,这样强蹭人气还只强行抹黑踩着原创主角上位的全部是渣渣,毒草无疑。

开端:当时真的给我看的鸡皮疙瘩起来了,不算长的文,但写的很精彩,女主非常霸气,比那个男的还要霸气!!

魔法禁书目录的光:更新速度……

剔骨修心,冥王你别缠

“无事无事,”我干干回道,虽是心中有点小埋怨,他夸了海口却办不到,但想着他也是一番好意,况且刚才还救了我,我提的要求,也委实有些强人所难,“本来也23年未见着,也没有梦见过,忽然冒出来个鲜蹦乱跳的父母,也是怪别扭的。”我安慰道。

“你,可还有别的愿望?”他有些迟疑了,大约是怕我再说的可又是什么办不成的愿望来,我并不知道,他是不忍看我失望,又假装没事的干笑,才提出来的。

我左右寻思了一遍,也不觉着缺什么,现如今的日子吃喝不愁,也有地方住,我是比较容易知足的,当真是没有什么愿望来,要非说缺什么,我只觉着很孤单,从小到大,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因为我才出生,父母就双双出车祸去了,后来好不容易被人收养,才不到一年养父母也死了,上学时候去郊游,一校车的人都死了我却没事儿,于是大家都觉得我不太吉利,自是从小教育各家的孩子,不能与我玩,怕触了霉头,是以,我没有朋友也不善交往。

“倘若你真要圆我什么愿望,那你可不可以永远都陪着我,不离不弃的?”我充满希冀的望着他,虽然相识不长,但这人确实让我有种莫名的安全感,我既有些怕他,又有些想要亲近他。

他眉头紧蹙望着我,有些犹豫,我便知道他是要拒绝我了。

“额……你若是为难,便当我没说过,我也是随便说说,你且不要往心里去。”我无所适从的摆摆手。

“再说吧!”他微叹口气转身仿佛要走。

鬼使神差的,我竟抓住了他的衣摆,有些害怕也有些慌张:“你要走了?”

他回头看我,我不由自主的松开手,好歹我也是个女孩子,这样子着实不好,却不知道怎么解释,我这会儿的确是怕他走了,留我一个人住这诡气森森的屋子,虽然我连他姓甚名谁也不知道,哪怕是他一直顶着这张死人脸,不笑也不说话,我总也会好过些。

仿佛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亦或难得发了善心,他竟真的没走,反而坐在床边,拿了本不知道从哪里取来的一卷书,慢慢翻看起来,这便再无言语。

折腾了半夜,悬着的心一旦落下来,困意便一阵一阵的袭来,我本是侧卧在一边,歪头欣赏着他好看的侧颜,虽说这张脸上一直没有变换过表情,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好看,不久便开始迷迷糊糊起来,觉得有个人,一直这样陪在身边的感觉真好,这大约就是岁月静好吧?如果能跟这神仙一样的人儿,做一生一世一双人多好!隐约的好像听到他说:“睡吧!”我就真的睡着了。

直到闹铃响了许久,我才被吵醒,好多天没有这般好好睡觉了,这一觉睡的很是畅快,伸完懒腰才发现旁边已无半个人影,回想起昨晚的见闻,我感觉整个像是一场梦一样不可思议,或者我已经开始抑郁产生幻觉了?

甩甩头,既然想不明白便放那吧,总归是日子还要过的,眼看着就要迟到了,我也自然没功夫去推敲了,匆匆洗漱了便赶往社区。

才上二楼,便感觉到今天的气氛不对劲来,从楼上传来嚎啕大哭的声音着实让人惊讶,我记得楼上是单位的后堂,只有一对中年夫妻住着,但他们感情一向好从未脸红过,听这哭声这么年轻不像啊?

正准备上楼看个究竟,便与楼上走下来的常大姐打了个照面,见我要上去,她赶忙将我往办公室拽,一脸得到了八卦新闻急不可耐的要找人分享的模样,却又神神秘秘的非要到办公室才肯说。

“常大姐,那楼上谁哭那么伤心啊?”我说她哭的伤心是真不假,那哭声哭的是肝肠寸断声嘶力竭的,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咱队上那个马老二你知道吧?这两年挣了点钱不好好过日子,在外头胡混,还养了个小的,前几天他这个老婆子回娘家去,马老二就把那个小三给带回来了,结果老婆子提早回来,把人家两个给堵上了,气不过就上去把那个小三的脸给挠了,衣服都给扒了,一开始那马老二还好好说的呢,她这老婆子有气啊,一点也不听,上去两个女的推推搡搡的把那个小三给推到了,谁知道那女的都怀孕了,这一推嘛把人家孩子给摔流产了。”

常大姐说的唾沫横飞,激情四溢,说到这开始破口大骂:“那个马老二也真不是个东西,有了小的就不要老婆子了,一看到小三流产了,心疼的跟什么一样,上来就揍他这个老婆,给那个小三出气,完了还要跟这个老婆离婚,他这个老婆也是倔,就是不肯离,然后那马老二就不咋回来了,现在是回来一次就打她一回,这不昨天又挨揍了,一大早就来找妇联主任哭来了。”

常大姐说的这个马老二我是知道的,中年大叔,有两个儿子,面相老实巴交,唯有的几次对话,也都很和气友善的,实在是无法和常大姐口中的人想到一块去。现在这么开放的年代,谈情说爱我也是很接受的,但是这抛弃妻子的人,我是十分看不起,算不得男人,要真是过不下去了,离婚了再找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这边还有妻子在,那边却出轨找乐子,确实不对,且不说道德了,便是男人的基本的责任都没有。再说那小三,被人打了扒光了什么的,我也是一点不可怜的,做人总是要有个底线的,去破坏人家的家庭本就和好女人沾不上边了,还堂而皇之的去人家的爱巢,那更是罪不可恕,得了这么个结局也当真是自作自受。

“小秦啊,不是大姐唠叨,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年轻小姑娘,可别学那些不正经的女人给人当小三,以为找个能当爹的就能不劳而获,那就是作践自己,丢人现眼,不要脸啊,以后会一直被人指指点点的。”说着还有意无意的扫了眼我肚子。

常大姐谆谆教诲简直叫我一脸懵逼,我一直三观很正,打心底都认为一夫一妻这是天经地义的好吗!我这再怎么低贱,也断不会去做拆人家姻缘的事情啊,再说了,我这连男朋友都没有影呢,这大姐也是忧思甚远啊!

才要继续上楼去看,却刚好被冲过来的马老二挤到了一边,只见他气势汹汹的朝楼上跑,嘴里不停歇的骂着什么,侧身打照面的时候,我隐约看到他眉心仿佛有团什么,还没仔细看,他已经跑到三楼调节室去,听着吵架声更凶了,我便歇了上去的心思,只是马老二眉心那团是什么呢?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