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非酒德麻衣《从路明非开始》完整版在线阅读_(从路明非开始)全集阅读

游戏动漫类型《从路明非开始》,现已上架,主角是路明非酒德麻衣,作者“呼加吧耶”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哥哥,
我们真的被这世界放逐了……
但,
请不要害怕,我亲爱的哥哥!
我们仍有夺还一切的机会,
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小说:从路明非开始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呼加吧耶

角色:路明非酒德麻衣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呼加吧耶”的热门书《从路明非开始》,这是一本游戏动漫小说。

评论专区

超魔构筑师:诸多莫名其妙的词汇,转折突兀的剧情。满文荒唐言,认真真揪心

无穷重阻:思想不在乎盛装于金屋或木箱,但它至少不应该住在漏风的房子里。

格斗狂想:当时就喜欢这类的主角

从路明非开始

太阳半遮半掩,空气中有花和飞鸟。

“该启程了。”休息了一晚上的路明非晃醒了沙发上呼呼大睡的酒德麻衣。

像是在说他自己,也是在说他们。

这本应该是一个清新明丽的早晨,如果不是那双把她摇晃醒了的手,酒德麻衣应该会觉得这很美好。

路明非当然也不会给醒来的她一句早安的问候,因为他已经把酒德麻衣推向洗漱间。“动作快点,我今天就要到北平。”

但在酒德麻衣看来,他们的时间是足够的,从这飞到北平用不了多久,毕竟她有着财富的方式——Mint。Mint,着名的财富会所,服务于顶尖的高端人群,在戛纳、香港和上海设有分所。拥有它的会员身份可以满足人类能力所及之内的一切需求,举例说,你在纽约下午六点吃完了晚餐打了个饱嗝忽然想到要飞日本看今晚东京歌舞伎座剧场的表演,虽然按照道理说没有任何一班航班能把你按时送到,而且今晚东京歌舞伎座剧场的站票都卖光了,不过没事儿,打个电话给Mint。然后喝完咖啡出门上车,一架专用客机会在机场等你。

于是理所当然的,路明非就让酒德麻衣承担了搬运行李的职责,而他就在旁边跟着,时不时还抱怨酒德麻衣走得太慢了。

这让酒德麻衣欲哭无泪。

登机飞升。

飞行在天际之间,自上至下皆是层叠的云,宽大的舷窗给人以充足的视野。

路明非只看了一会窗外的景色,便在飞机的软床上倒下睡去,顺便把原本躺在床上的麻衣赶去一边。

没办法,谁让他路明非是老板呢。被驱逐的酒德麻衣只好找了临窗的位置坐下,在飞机供给的酒架上拿了一瓶拉罗兹堡酒,拨开酒塞,泄愤的喝着。

在梦中,路明非悄然的望见了雪下了的紫禁城,古老的皇城也在他的梦里安眠。轻轻飘飘的大雪款款的下落,花一样的雪不住地旋转,风也在雪里晃荡,顽皮地将一片片的雪扔在楼宇的檐角里,丢在汉白玉的台阶上。

中央大殿的红门洞开,恍惚之间,路明非看见皇座上有个窈窕的身影安静地坐着,眸色黄金。

那人的面容是凄苦的,像是悲伤了上千年。

“你不是他。”路明非听见了的她的声音,那声音也是苦的,似乎含着泪。

他猛然惊醒。

那人是谁?从来不见过的人。

路明非抬眼望去,酒德麻衣正坐在他身边,手伸在半空。

“快到了,刚想叫醒你。”酒德麻衣说。

他轻轻的回答,“知道了。”

天朗气清,大概在更好的日子才会遇见。

越过层云,黑色的庞巴迪轻盈地降落。

一月份的北平还是很冷的,最高气温不超过10摄氏度,人们都穿的很保暖。

飞机舱门打开,冷冽的风迎面而来,向不远而来的旅人表示欢迎。

拾级而下的路明非,又开始不断催促着酒德麻衣。

“动作麻利点。”

可还得酒德麻衣提拉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哪像他说的那么轻松。

但路明非真就这样潇洒的迈着步,后边是亦步亦趋的保镖兼助手。

早些时候,加长的悍马越野车就等候在了贵宾通道外,两道身影毕恭毕敬地站在车旁,等待驾临的贵人。一个是位偏分盘发的漂亮女孩,另一位是一身黑衣的司机兼保镖。

料峭的寒风让女孩不住地抖腿,懊恼着:“怎么这么久还没到?”

一旁的黑衣司机小声的说:“苏小姐,要不你先回车上坐会?”

“如果你不想被我开除就闭嘴。”苏恩曦冷冷的回复。

“是。”司机颤抖的低头应是。

好一会儿,路明非和酒德麻衣才慢慢悠悠的从贵宾通道出来。

“老板。”

黑衣司机接过酒德麻衣的行李,躬身行礼。苏恩曦打开车门,示意路明非两人上车。

车门关闭,悍马飞驰。

车后厢是私人空间,和驾驶座完全隔离,用樱桃木和酒红色的羊羔皮装饰。恒温酒柜里,水晶酒具随着车身晃动叮叮作响,宽大的袋鼠皮沙发面对着42寸液晶屏,屏幕上原本应该显示纽约股票交易市场的行情变化,现在漆黑一片。

惬意的躺在沙发上的路明非向她们问道:“人呢?”

“我和他预约了明天的会面。”坐在麻衣旁边的苏恩曦回答。她是十分典雅的装扮,青绿的旗袍上绣着淡粉的牡丹,披在肩上的是浅黑的毛绒大衣,盘起来的头发有丝缕垂落耳边。露出的一双白色大腿上缠绕着黑色的蕾丝网袜。

“嗯。”他从不是孤家寡人,从来都不是。

当他有所需要时,面前的两个女孩总会赴汤蹈火。

悍马直挺驶入豪华的居落。

树叶凋零,枯枝暗哑。

半路上,兴致盎然的路明非突然叫停正在行驶的悍马,让司机先行一步,顺带拉上两个女孩慢慢步行,他似乎想欣赏欣赏沿路的风景。

“今年还会下雪吗?”走在巷子里的路明非没来由的发问。

说来也是奇怪,日子都快到春节了,北平还是没有下一场雪。空落落的,平白无故失了些冬天的味道。

跟在身后的酒德麻衣看向身边的姐妹,苏恩曦装模作样的思考后回答:“大概会的吧。”

“没有准确点的答案吗?”他继续向前,没有回头。

转盼之间,苏恩曦的脸转向麻衣,张嘴示意发生什么事了,可麻衣只会摇头。

忽然间,她们好像都陷入了违和的时间陷阱,好像踏入世界的交点。在她们眼前出现了两条路,一条是青石样的石板路,路上空无一人,只有飞掠的鸟和远处的灯火;另一条是一样的石板路,只是多了个男孩,周遭景色莫不相同,而男孩的那条路却仿佛虚幻,空洞的旋转,在周围荡起水一样的波纹,恍如胧幻,似乎手一探过去,便如泡影破碎。

可这样的感觉在路明非转过身看向她们时又悄然无踪。

“怎么不说话?”他好像在笑。

是恶作剧吗?她们的心底泛起涟漪。

“额,刚才走神了。”麻衣适时地回答。

“蹩脚的理由,不知道就不知道。不要说谎。”他又转回去。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是。”女孩们耸肩。

“据说,到了下雪的时候,周遭的景色就大不一样了。在晨光的照耀下,雪会一粒粒的放光,蛰伏的鸟儿也会觅食振翅,谈天说地,吱吱的叫个不停。愁云不现,天澄见底,翳障全无。待到傍晚,郊外的雪地,无数的枯林,以及西山隐隐现现的白峰头和时时吹来的几阵雪样的西北风,则会给人以深刻、伟大和神秘。”

“而北平的冬宵,则是一个特别适合看书,写信,追思过去,与人闲谈说废话的绝妙时间。这样的时间是一种宝贵的记忆,是最深沉的情调,也是人生中不能够多享受几次的昙花佳境,这样的北平冬天的夜,趣味悠长。”

走在后面的两人默默的听着路明非说。在她们听来,面前的人还是一样的悲伤,一样的多愁。

麻衣基本不关注这些,作为一个忍者,她更适合扛着两把刀踩着三英寸高跟鞋走南闯北。

而此时苏恩曦的思绪也飘向远方,游离在天幕之外。

“那是北平的四季里的冬季,郁达夫沦亡的故国的哀歌。”

他似乎也不需要两人的回应,自顾自的说着。

路明非停下脚步,前方是一幢大庄园。

巨大的门扉映入眼帘,厚重的铁质大门双边洞开,中间的通路足够三辆车并行。

其中设施齐全,亭台楼阁依坐,有雕着花的大庭院,梅花茂盛的草厅。石头铺就的小道是花与落叶,小道弯曲地串联庄园各处,树的丛影聚拢在中央的建筑,那是一间多窗的双层房屋,庄园还有数个水池点缀其间。高大的黑墙环绕,给予在此中居住的人极大的安全感。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