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盼明月圆(沈梦月楚昭)完整版在线阅读_(只盼明月圆)热门小说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只盼明月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沈梦月楚昭,由作者“白钰霁茶”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太子未定,先定了个太子妃
从小便有人告诉沈梦月,她长大了是要嫁给太子的
沈梦月不想做太子妃,太子...大抵也是不喜欢她的
一步步无心地接近,一点点窥见了皇城里的黑暗,是谁的手在背后偷偷操控皇城的风云,是谁的面具下隐藏了真实面目

小说:只盼明月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白钰霁茶

角色:沈梦月楚昭

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白钰霁茶”写的《只盼明月圆》。

评论专区

源赋世界:看了第一章越看越不对,这么多推荐票,评论也近千,怎么会这么弱智,难道是个大神换小号发书?果断打开优书网,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果然我的品味还是正常的

电影大师:水的一塌糊涂..一个杨广小美女水了一百五十万字..才出来..你要成为世界第一导演..至少得用10多部证明自己吧..恭喜各位 继重零开始和妖孽人生后第三本两千万字的小说即将诞生

骸骨武士:简直难以想象这是某个不怕老婆的恶趣味作者写的,相当好,可惜了更新不给力

只盼明月圆

楚昭向后退了退,两只手臂撑着身子斜躺在屋顶上,他半仰着头望着天上的月亮自语道:“是吗?如果能够短暂的忘记不开心的事情,我觉得那便算不上是浪费。”

沈梦月望着他疑惑:“殿下似乎有烦心事?”顿了顿又补了句:“如果殿下愿意的话可以同我说说。”

楚昭遥遥望着那月亮并未出声,四下一瞬安静了下来。沈梦月看着他的模样有些反悔起来,觉得自己刚刚那句话似乎有些逾矩。

“昂,不开心呢。”楚昭忽地低喃了一句。他说这句话的声音很轻,轻到沈梦月疑心自己是否是不小心听错了。

凉风吹过庭院一落的梧桐树,叶海澎湃,声色哗然。

少年仰着头看着月亮,脸上泛着些酒醉后特有的红晕继续道:“我回来前曾在江南呆了一段时间。”

沈梦月了然:“我听闻过的,殿下替圣上在江南召开诗词大会,受尽天下文人赞许”

楚昭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道:“这已不是第一次我替我父皇下江南了,这几年一次东巡、一次西巡,以及数次巡查京畿和边城,让父皇加强了对民情的了解。我还亲自巡视黄河河道,督察河工,并请旨父皇下令整修永定河河道。”

沈梦月疑惑地看着他,有些不明白楚昭醉后为何会突然说起自己这些功绩,莫非是少年心性想要向旁人夸耀一番?

楚昭停了停没有立刻说下去,似在思考该如何说下去,亦或是该不该说。片刻后他抬手抱起那另一小坛酒,仰头痛饮起来。他喝的姿态豪迈,似有些负气的成分在里面,喝急了那酒便有些从他的嘴角溢出,顺着少年干净修长的脖颈滑落并打湿了他胸前的衣襟。

待他放下酒坛,他随手擦了擦嘴角,转过头看着沈梦月。那双眼眸中此刻似有水气氤氲,皇都最好的酿酒匠人藏了数十年的好酒都不过如此罢,只一眼就醉了。

楚昭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来有什么情绪:“我皇兄从未因公事出过皇都,他只需要待在皇城做一个表面听话懂事的儿子即可。”末了语气似隐隐含了些气愤:“可我皇兄他偏偏还做不好!”

是的,三皇子楚霖出生便是享不尽的富贵荣华,母族繁荣,其母端妃对其亦是寄有厚望。可三皇子却资质平庸了些,世人评价其才疏德薄,庸庸碌碌,难继大统。可端妃是个心气极高的人,飞扬跋扈惯了的,中宫无子,论家世论长幼,若她的儿子不行,这天底下还可以谁可继此大统。

沈梦月又想起了一些关于三皇子的拥护党排挤楚昭的传闻,她问楚昭:“殿下可是觉得不公?”

楚昭听到此处微微愣了一下,他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复又摇了摇头说:“我没有强势的母族,在这深宫里我甚至连能说真心话的人都没有几个。我的父皇与我生有嫌隙,可我与他碍于情面从不主动提起。他明明离我那么近,我却觉得那般远,我若想获得他的赞许只得付出比旁人更多的努力才好。”

楚昭向后躺在屋顶上,他伸出一截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喃喃道:“我在江南的时候曾看到过,顽劣的儿童在雨中奔跑,摔倒后他的父亲斥责他却还是将他抱起,他的母亲撑着伞责怪他们,却举着伞向父子二人倾去,就连脸上却是带着笑意的…”

沈梦月看着这个醉后不小心吐露出真心的少年,她明明看不清他的表情,今夜却从他清俊以极的脸上似乎看出了一丝破碎的脆弱。

有云从月亮上攀过,夜色朦胧着暗了暗,今夜的风吹的人觉得有些凉,他和她谁都没有说话。

沈梦月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地试探着说:“殿下,昭昭若日月之明,离离如星辰之行,你的生母王美人和圣上给你取下这样的名字,不论之后发生了什么,她一定也是真心期许过你的。”

楚昭移开手臂转头看她,那一丝不确定的脆弱此刻已彻底消失不见,仿若方才是沈梦月的错觉般。楚昭那双黑眸是那样的深不可测,眸中似乎有了些冰冷的意味:“什么意思呢?你眼中的我很脆弱吗”

沈梦月摇了摇头否定他道:“我只是希望殿下能够开心。”眼眸明亮坦荡,语气里带着些坚定的意味。

那片云缓缓地从月亮上攀过,映得眼中景象忽明忽暗,沈梦月和楚昭又是沉默不语的时分,只有风在这个夜晚缠绕着不知是谁的心事。

许久之后楚昭站起身打破沉默,语气平静中又有着几分冷淡:“时辰不早了,沈三小姐差不多该出宫了吧。”他仿佛又恢复了平日里那副清冷高贵的模样,只是脸上那未退的酒醉的红晕记录了今夜曾发生的事。

见沈梦月不语,楚昭整了整衣角准备转身离开。刚转身便感受到了一股外力的牵引,楚昭低头便看见沈梦月抓着她的衣角。

沈梦月低着头,头在膝盖里埋的很低,抓他衣角的手却抓得很紧,她小声地唤他:“殿下…”

“沈三小姐这是何意?”楚昭疑惑。

沈梦月一只手抱着膝盖继续埋头状:“殿下,我腿蹲麻了”

楚昭沉默了一下说:“那便等腿不麻了再走。”转身准备再次离开。

这下沈梦月拽的更紧了,楚昭那茶白色的衣角被她拽皱在手中,生怕他离开一般。少女的下巴搁在缩紧的膝盖上,从楚昭的角度俯视着看,显得小巧可爱。

沈梦月继而有些难为情地小声嘀咕道:“我不敢下去了…”

话未说完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凉凉的夜风里面。楚昭环抱着她,那一刻仿佛周遭都被楚昭凛冽的白檀香包围了。这样近的距离,她能清晰看见楚昭衣裳上用银线暗暗勾勒的祥云纹,她听得见自己的心跳稍稍有了一瞬间的停滞,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她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楚昭竟揽起她的腰,将她抱了下去!

楚昭脚尖轻点,待稳稳落地后快速松开了方才揽着沈梦月的手,淡淡地对她说:“走吧。”转身便向远处的梧桐深处走去,背影翩然。

沈梦月望着他的背影有些出神,明月当然不会喝酒,也只有影子能与他常伴常行罢了。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