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非酒德麻衣《从路明非开始》_《从路明非开始》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游戏动漫小说《从路明非开始》,讲述主角路明非酒德麻衣的甜蜜故事,作者“呼加吧耶”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哥哥,
我们真的被这世界放逐了……
但,
请不要害怕,我亲爱的哥哥!
我们仍有夺还一切的机会,
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小说:从路明非开始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呼加吧耶

角色:路明非酒德麻衣

你喜欢看游戏动漫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呼加吧耶”的一本新书《从路明非开始》。

评论专区

重生光影年代:作者脑子有病,挺好的开局,好好写不行吗?一路强行给读者喂*,还怪这届读者水平不够?

百度宅男当崇祯:这本书已经快要变成毒草了,估计过段时间可以上月球了

鹿妖逐鹿:写的真真好,五星好评,一看才6.8分,看了下评论,居然这么多恶评,各种乱挑刺,作者加油,别受影响,你很有才华,加油!

从路明非开始

上午八时,路明非和酒德麻衣驱车在胡同之间穿梭。

这个时节的太阳除了光照,给不了人们一丝一毫暖意,它端坐在天穹上,只是说明它来过,仅此而已。

即便路明非缩在车内,也能明显感觉到不同于南方冬天的酷冷。

下了车,路明非呼了呼热气,早晨的阳光照在琉璃厂大街的石板路上,两侧都是复古的青砖小楼,每一户门前都挂着“宝翠堂”、“崇文府”这类黑底金字招牌。

过了华夏书画社雕花填漆的大牌楼,在一条羊肠胡同里,旁边的酒德麻衣停住脚步,“到了。”

路明非看过去,角落有一间名为“凤隆堂”的老店。

“凤隆堂”的招牌有点破旧了,挂在小铺面的门楣上,门口挂着宝蓝色的棉布帘子。这已经快到胡同的最深处了,一般玩古的人绝不会选择那么偏僻的地方开店。

他掀开棉布帘子,门上铜铃一响,却没有人来招呼,柜台上空荡荡的。

这个店还是纸煳的老窗,阳光透进来是朦胧的,空气中悬浮着无数灰尘,屋里摆着大大小小的条桌和木箱,像是有些年头的东西,还有线装书、唐三彩、石砚笔洗,看起来这个店里什么都卖。这里乍一看像是被灰尘封印的老屋,几十年没人踏入了,只有那些灰尘的精灵们在空气中欢舞。它们是这里的领主。

路明非慢悠悠地转圈,闻着空气中浓郁的檀香味,最后在店铺墙上的一副字前停了下来。纸面颇为老旧,笔法自然秀雅。写的是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客人也喜欢这幅字画?往来小店的人也都常会在这面字前停留,细细端详。”有人在背后轻声说,“可不敢瞒客人,这字可是董其昌的真笔呀。过不了多久就是元宵了,客人要不要……”

“假的吧。”路明非没有回头。

“诶,客人这话就不好听了。您到外边东街西街的店铺里打听打听,咱凤隆堂卖的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好货。”

“您要知道,咱这琉璃厂在清朝那会儿,可是文人墨客们留聚的书市。上到达官贵人,下到进京赶考的学子,都来这儿雅游。各地的书商也纷纷在这里设摊、建室、出售藏书,售卖字画。”

“在这风水宝地,仕人、举子、文人墨客、文化商人、梨园艺人聚居的地方,我若是摆些水货,那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吗?您可想想看。”

“那怎么还不卖出去呢。”路明非说。

“啧,这不是刚拿来不久嘛,挂在店里充点文气。”

路明非转身。面前赫然是个是个地地道道的欧洲人,灰白的头发和铁灰色的眼睛,消瘦的面颊上依稀仍能看出年轻时的英俊潇洒。老人穿着一件竹布衬衫,手里还盘着一对铁蛋,另一只手里拎着一个带把的木盒。

“老板的普通话京味可真浓啊。”路明非上下打量这个欧洲老人。

“嘿,我在这地儿生活好几年了。耳濡目染的,说话不知不觉就带了点味道。”老板领着路明非走到角落里,酒德麻衣在路明非后面踩着高跟鞋不紧不慢地走。老店的角落里,树根剖成的老茶桌上摆着全套青瓷茶具。

几人落座,老板手脚麻利地烧水沏茶,斟、泡、涮、洗,青瓷茶具在这个欧洲老头儿手里上下翻飞,有种叫人目眩神迷的美感。若有若无的茶香飘逸开来,最后是两小杯水汽蒸腾的清茶送到路明非两人面前。

“铁观音,老茶树上采的。”,老板接着说,“饮茶先啦。但我要告诉您咧,我是个广东人。”

“嗯?”路明非哑笑,“你这‘雅利安人’的脸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嗨,您有所不知。我父母是二战时滞留在中国的德国人,很不幸他们都死了,所以养大我的是一对中国广东人夫妇。我也不是那么排斥自己是德国血统了,但是……”老板一拍大腿,“德语真他妈的太难了,愣是一句学不会啊!”

热茶入口,丝滑甘甜。

“好了,我们来这里不是喝茶的。”路明非放下茶杯,“我要的东西呢?林凤隆先生。”

“在这,在这。路明非先生可真是急躁呀。”老板打开了刚才带来的那个小木盒,推到路明非面前的茶杯旁,“您瞧瞧看。”

木盒里是一张保存极好整整齐齐叠着的白色丝绸,丝绸最顶上画着一只黑色的生物。

“一千万。”老板忽然站起身来又合上那个盒子。

“先验货。”路明非却不退让。

他身侧的酒德麻衣也坐直了身体,刀一样锋利的气息上升。

似乎察觉气氛有些不对了。

“帛书。”老板坐回了座位,“从统万城地下出来的。”

统万是十六国时夏国的都城。始建于东晋义熙九年(公元413年)。是北方最早、最著名的都城。故址在今陕西省靖边县内。据史料记载,统万城是“蒸土筑城”,就是把白石灰、白粘土搅拌,进行注灌,类似于今天的浇注法。

“为了拿到这东西,我们折了很多人。”老板眯着眼睛说,“《晋书》上有一篇《统万城铭》写道:崇台霄峙,秀阙云亭,千榭连隅,万阁接屏……温室嵯峨,层城参差,楹凋雕兽,节镂龙螭。莹以宝璞,饰以珍奇……《北史》上也有写:统万城高十仞,基厚三十步,上广十步,宫城五仞,其坚可以砺刀斧。台榭高大,飞阁相连,皆雕镂图画,被以绮绣,饰以丹青,……古文写得富丽堂皇,但其实,在统万城的地下有比书上更大规模,更宏伟的宫殿。”

“我们将它称为统万宫。那里面的建筑超越了人的认知,我无法用语言给你描述那样的景象,只知道那地方很高,很大,也很致命。在那里,我们遇到了数量多到头皮发麻的活死人。和传说中一样,他们时刻准备着归来。”

“这是我们唯一带出来的东西”老板顿了顿,“你知道在我们逃走,要炸掉那地方的时候,那些东西说了什么吗?”

“什么?”

“凡人永远无法窥见神座的大门,即便他们拿到了开启神门的钥匙。”

“也确实如同他们说的一样,没有人看懂这里面的文字是什么意思。”老板摊开手,“现在,你要找的所谓神,就在这里,就在这个盒子里。”

“估计你也是看不懂的。”

“但你应该是无法做主的吧。”路明非的视线转向店铺里间,那有一扇从他进入店铺来就一直紧闭的门,“弗里德里希·冯·隆先生。”

老板脸上阴沉下来,“你到底是谁?”

这时候里间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

女人大约三四十岁,妩媚动人,身姿优美,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一颗闪亮亮的钻戒。穿着卡其色的长款大衣,内搭一件咖色的针织毛衣,下身搭配着一条丝质顺滑的半身裙,踩着短跟。

她抬手示意店铺老板稍安勿躁。

“你好,路明非先生。”女人微微欠身,自我介绍道,“初次见面,我是这的管事,林正春。”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