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灵容诩(读心术:炮灰女配她失心疯又犯了)_(读心术:炮灰女配她失心疯又犯了)完结版阅读

网文大咖“麒麟踏月”大大的完结小说《读心术:炮灰女配她失心疯又犯了》,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白灵容诩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读心术 爆笑 玩梗 女配 修罗场 团宠】
系统故障,白灵再次穿成作死女配
这次她决定跑路远离女主和一众舔狗
好好搞事业,做个承受无尽财富与孤独的富婆~
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几个舔狗看她的眼神这么奇怪?
忠诚专情禁军首领: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心里从来只有你一人
霸道强势他国君王:吾愿以江山为聘,换你择我为夫
……
邪肆腹黑摄政王:你要是再敢跑,这双腿本王就将它折了吧
白灵:那么到此为止吧,再爱就不礼貌了!!!

小说:读心术:炮灰女配她失心疯又犯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麒麟踏月

角色:白灵容诩

《读心术:炮灰女配她失心疯又犯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麒麟踏月”。

评论专区

星战风暴:套路文,与前面两本风暴有何差别

不负如来不负卿:自惭多情污梵行,入山又恐误倾城。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一世枭雄:《极品公子》的续作,仍断更。(-08)

读心术:炮灰女配她失心疯又犯了

听到白灵这句话,容诩挑起车帘的手顿了一下。

那些杀手可不管白灵无不无辜,上来就要让她死啦死啦滴!

白灵心都快提嗓子眼了,忙大喊:12138!我要使用金刚不坏之身!”

金刚不坏之身是她这几天签到抽中的技能之一,当然维持时间只有一天。

白灵本来觉得自己一个三好市民应该没什么机会用这玩意,谁知道这么快就打脸了!

12138反应也很快,立刻表示“安排”~

于是在大刀挥舞下来的那一刻,杀手们震惊地看到原本厚重又锋利的刀刃居然被砍弯成了麻花?

又一剑下去,剑直接弯成了回形针?

再一铁锤落下,好嘛,白灵脑花子没出来,那铁锤反而被拱出了个坑?!

杀手们傻了,有的忍不住揉眼睛:“我是不是在做梦?”

倒是白灵,在确定这技能真的很牛掰时,直接仰天大笑三分钟。

然后摆出一副健美先生的姿态,秀起自己几乎没有的肱二头肌,对着杀手们抛了个媚眼:

“来吧~是兄弟,就来砍我~”

“……”不远处的容诩看得眼角直抽抽。

要不是正在经历寒毒锥心刺骨的痛,他可能也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

杀手们被惊呆了,疯了一样朝白灵杀过去,可是武器根本没用!

他们又用带了内力的拳头去锤她,这一锤,碎了!

他们的手骨碎了!

“嗷!!!”

一时间杀猪般的痛呼声此起彼伏。

半个时辰后,白灵看着躲到八丈远的杀手们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

“我可以走了?”

“嘶!肘!现在就肘!”

白灵正要溜,突然一阵寒气裹挟住她的身子,将她一下拉了过去。

白灵一屁股重重地跌到马车上,还没回神呢,一副冰冷高大的身躯就倾了上来。

趴到她背上,男人声音低沉幽冷,没有一丝温度:“背我离开。”

“艹!你好意思让我这个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弱女子背你?”

白灵努力挣扎就是挣不开,而且不同于杀手们的物理攻击,容诩这厮就跟个大冰块一样贴在她身上,冻得她上下牙都快分家了!

【容诩,我可能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容诩轻笑一声:“弱女子?你确定?”

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眼被吓傻累傻疼傻的杀手们。

“额呵呵呵呵,怎么不算呢?”

白灵是真不想管这丫的,但她不松口他就不松手,她担心自己在这样下去真要被冻死,于是只能艰难地背起这个叼毛。

虽说白灵多少是有些这个年纪女子不该有的力气在的,可容诩一个手长腿长体重正常的男人,背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白灵背着走了没多久就一脚踩在石子上,狠狠摔了个狗吃屎!

“疼疼疼疼!”白灵眼泪都蹦出来了,心里委屈的不得了!

【靠!别人家女主那摔一跤妥妥的有个美男子和她贴一贴啵个嘴,老娘我摔一跤啥没有不说,最主要莱莱痛啊!这一压绝对从包子变成旺仔小馒头了!我的莱莱啊!】

容诩闻言表情一滞,随后又有点恶劣的想笑,目光还控制不住地往下移了移。

这一个小插曲多少也转移了他身上的痛感。

第一次,他感觉寒毒复发也没有那么难挺过去。

好不容易把容诩带进城,白灵本来想问他摄政王府怎么走,一转头发现这丫的睡着了。

秉承着不给自己招惹麻烦的思想,她准备把容诩随便找个犄角旮旯扔下去。

结果刚要一二三走你,某男似有所感地抓紧了她的肩膀,直把她冻的差点当场去世!

“我不扔了还不行吗?”

带着容诩回了小院,白灵这回学乖了。

不仅任劳任怨地给人安排到床上,还给他身上盖了好几床被子,大夏天的还支棱了一个火炉两个汤婆子!

“呵!等明天热不死你!”

白灵可是知道的,容诩这寒毒一个月就随机发作一回,持续时间也只有半天到一天。

一想到第二天这人热成肉干的样,白灵就忍不住翘起嘴角。

跟老娘斗?

玩不死你!

关上房门,她美滋滋地跑去另一间屋睡觉。

原本白灵正在梦里吃大餐,后来突然出现几个果体壮汉,不由分说地就把她往床上拽,口中还狂野地说着“来!让我们亲热亲热!”

亲热就亲热吧,可不知道为啥这床真的越来越热,正事还没办成,车还没上呢,白灵就感觉好烫!

烫背烫头烫jiojio!

“yaooooo!”烫到要死,白灵就跟汤姆猫一样直接原地起飞!

这一醒可把她气坏了!

她现在居然在那间她给容诩特别准备的屋子里!

而且屋子里还多了几个火炉!

“容诩!!!你这个丧良心的玩意儿!我诅咒你羊尾!头顶大草原可以养整个羊村!”

容·丧良心·羊尾·绿帽·诩此刻正坐在房梁上。

他旁边的影卫小心翼翼看了自家主子一眼,看他不仅没生气,反而面上含笑,在心里默默给这位姑娘点了根蜡。

“走吧。”容诩的声音轻到可以忽略不计,但影卫可以听清。

“主子,这些东西?”影卫提了提手里的包袱。

里面可全是金锭子和银票。

“拿回去吧,白姑娘应该并不想收到本王给的东西。”

容诩已经将白灵的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

要是让白灵知道她一下失去了几千两,她一定会伸出尔康手对容诩深情款款道:“你快回来,我有点承受不来~~”

——

不管怎么样,白灵已经暗暗决定以后少凑热闹。

她现在正坐在院子里面无表情地串肉串和蔬菜串。

食材准备妥当以后,她又看了眼自己让木匠打的烧烤摊,总觉得哪里空荡荡的。

来回转了几圈后发现小摊居然少了个响当当的名儿!

于是,在消耗几亿脑细胞以后,白灵龙飞凤舞地在烧烤摊上提下四个大字“你弟寒……”

呸呸呸!

是——“烤串西施!”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