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非酒德麻衣《从路明非开始》_(从路明非开始)最新章节阅读

主角是路明非酒德麻衣的游戏动漫小说《从路明非开始》,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游戏动漫,作者“呼加吧耶”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哥哥,
我们真的被这世界放逐了……
但,
请不要害怕,我亲爱的哥哥!
我们仍有夺还一切的机会,
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小说:从路明非开始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呼加吧耶

角色:路明非酒德麻衣

作者“呼加吧耶”的热门新书《从路明非开始》火爆上线,是一本游戏动漫分类的小说。

评论专区

光荣之路:篮球什么的都不是重点,后宫才是本书的真理呀

灵界征伐录:非常欢乐,想不到勋爵也会写这么好玩的书。粮草无疑。

末日精神病院:。。。。

从路明非开始

“北朝十六国的时候,匈奴铁弗部的刘卫辰受到北魏攻击,战败被杀,幼子刘勃勃南逃投奔后秦。秦王姚兴对刘勃勃很器重,遂他命为安北将军,五原公,使镇朔方。但刘勃勃兵权在握后当即与后秦反目,在东晋义熙三年,也就是公元407年自立为天王,大单于,国号夏,改年号龙升,定都统万城。夏凤翔元年,公元413年,刘勃勃改姓为赫连,成为赫连勃勃,同年他命大将叱干阿利为督工调集秦岭以北10万人筑都城。他说:“朕方统一天下,君临万邦,可以统万为名”。统万城即由此定名。”

“根据史书记载,赫连勃勃为政残暴嗜杀,狂妄自慢,令关中人民苦不堪言。连他的手下也很残暴,在建造统万城时有巡工若发现墙面能用铁锥子刺入一寸,便把那工匠处死,尸体也注入墙内,成为墙的一部分。”女人坐在路明非对面说。

路明非问:“你的意思是……”

“先打开来看看吧。”

“倘若你真的能读懂,不需要支付任何东西。”

她的语调很温和,如同温柔的月光。

他也依言打开木盒,将帛书展开放在茶桌上干净整洁的位置。

帛书是战国时期就运用用帛作为书写材料的一种书体,帛是白色的丝织品,汉代总称丝织品为帛或缯,或合称缯帛,所以帛书也叫缯书。

路明非手中的帛书很大,上下高四十公分,左右宽三十公分。中心是两段书写得满满当当的怪异文字。说那文字怪异,是因为它不属于市面上的任何一种文字,乍一看很像古代埃及的象形文字、苏美尔文、古印度文以及中国的甲骨文,但若是认真去再看,又会发现它与那些文字完全不同。

其排行大体整齐,间距基本相同,在规范整齐之中又现自然恣放之色。其字体时而顺滑稳定,时而均衡对称,时而端正严肃,变幻之间,好像在路明非眼睛里呼吸。其笔法圆润流畅,直有波折,曲有挑势,于粗细变化之中有威严,在点画顿挫中有气势,整张帛书充分说明了,这些艺术般的文字里藏了十分了不得的事情。

文字的四周是作旋转状排列的古代皇帝的标志,神龙。

神龙有十二尊,姿态各异,活灵活现,张牙舞爪,他们或立或卧,或奔走或跳跃,个个栩栩如生。同时所绘神龙又显示出很强的写实性,如一些神龙身上的鳞片,描绘得细致真切,仿佛从活络地闪动。

帛书四周还画有树木,随文字赋形,繁枝摇曳,依龙图貌,茂肚婆娑。

他低着头细细地端详着帛书上的神秘文字。

也和路明非预想的一样,他知道这样的文字常人是看不懂的,也根本无法领会其中的意义。在一个普通人的手里,或许这帛书就是一张桌布,是一件可以随意丢弃的东西。

黄金的荆棘在他的眼眸里狂野生长,透过帛书上弯弯曲曲的文字线条,他望见了世界之外的美。

林正春看路明非许久不动,也不急躁,轻轻地出声:“看出什么了吗?”

毕竟,她也等待了许久,也不会期望一个年轻人能看懂无数位国内外古代语言大师都解不开的谜题。

怎料得路明非抬起头来,用一双熔金般耀眼的眸子回答她,浓浓的威严在那金珀的颜色里流淌,他的声音很沉,

“你,还没有足够的筹码来知晓一切。”

说完他站起身来,放下帛书招呼酒德麻衣就要离开。

“我也曾你一样睁着黄金瞳,却看不出什么门道。”林正春一脸淡定的坐在座位上说,“我也见过很多人破例释放血液中的意志,生着灿烂的金瞳,几近失去人格,但他们都和我一样,看不出什么东西。”

“过去,的确有人为了讨好我,说了些毫无道理的话,假装自己已经破解了其中的奥秘,可我要细细探究时,那人却支支吾吾编也说不出来了,然后他招供说是编的。可不久后他就被我沉到了江底。”

“你该不会也是也是胡诌的吧。”林正春很怀疑,表情很是戏谑。

路明非也不打算惯着这个女人,挥手示意酒德麻衣看好旁边的林凤隆,他转过头对着座位上女人那张娇媚的脸,嘴里发出了几个意味不明的音节。

看着少年的瞳孔,林正春忽然觉得眼前一片恍惚,随后便动也动不得,不能张口,只剩下两个眼珠溜溜的打转,目送两人走出店铺。

而身旁的林凤隆也是一样的动弹不得。

几分钟之后,店里两人才恢复正常。

“林夫人。”林凤隆皱眉,“怎么办?”

“一定要再联系上他。”林正春喜出望外,从木椅上站了起来,再不能维持云淡风轻的模样,“我就不信,我给不了他需要的筹码。”

她很确定刚才路明非发出的声音绝对不是什么龙文咒文,而是一种更苍老的语言,更贴合世界的脉络,在那短暂的音节里,她居然有同时身处天空和大地的错觉。

他们都不打算追出门去把那两人拦下,因为他们也不确定,那个男孩会不会再给他们露两手,让他们讨不了好。

“另外,把今天的事烂在肚子里。”她转过头来对着林凤隆冷冷地说。

林凤隆点头应是。

……

当路明非从凤隆堂出来的时候,发觉太阳已经到了头顶了。街上的行人多了一些,但却没有到热闹的地步,还是有些冷清。偶尔有衣冠楚楚的男人走过,看了眼他身边的摇曳款款的酒德麻衣,羡慕地回头张望。

酒德麻衣好像有话想说,又憋着,一脸便秘的表情。

等到回到车上,她终于忍不住发问,“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那你要仔细听了。”路明非的脸转向前方,

“在黑暗的无限秘密后面,光明的世界终要被推出去了,破坏者蛮横地走了进来,在不祥的寂静的盖幕之下,在世界存在的深处挥动巨斧排演着修筑。

至终的舞台终究也要出现了,为着生命戏剧的新的一幕,当那一只火红的手从天上触到了一穗黑暗,一道闪电的激颤穿过无边的睡梦,把它击成碎片。

觉醒的泉水开始流穿那拥塞的血管,如同六月霪雨的第一次洪流,在枯干的河床中间奔寻着它的支路。

巨大的黑影塞断了光明的路途,造出了纷乱,直到它们被冲走了,新生的精神在和平的光亮的地平线上,释放了自己。

那个不可言说的躯壳,这担负着过去的负担者,对于世界来说仿佛是从清晨的慵懒的臂弯中溜走的云彩。掌控它的人获得了自由,在灵光的心中,在虚幻事物的最远的彼岸。”

“哈?”

“我看到的就是这样。”他说。

“什么意思?”

“我也不太明白。”路明非说:“但我感觉,我们要寄了。”

“寄?”麻衣疑惑。

他突然转过身来握紧酒德麻衣的手,“意思是我们都要死了,趁着年轻,我们要做些年轻人才做的事。”

两人的脸很近,几乎都要亲在一起。

麻衣凝视着路明非凑近的眼睛,眸子闪灼灼的清澈,不似作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