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无殇:仙侣皓衣行)柏宸神君闻羽_忘川无殇:仙侣皓衣行全章节阅读

《忘川无殇:仙侣皓衣行》内容精彩,“暮沉楚”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柏宸神君闻羽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忘川无殇:仙侣皓衣行》内容概括:仙侠精怪言情故事

小说:忘川无殇:仙侣皓衣行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暮沉楚

角色:柏宸神君闻羽

古代言情小说《忘川无殇:仙侣皓衣行》的作者是“暮沉楚”。故事梗概:珍珠蛊小小一粒,混在药里,他们吃下后,只要我动动手指头,就能掐诀引爆。我眯起眼,看着这个去而复返的狐妖少年,有些拿不准他的意图。雪还在下,他一身红衣武袍,墨发披散,赤足立在冰天雪地之间。一双眸子漆黑透亮,如水中倒映的星辰,清亮无比

评论专区

万灵镜:这什么个情况192个五星,就一个人说话,还是广告!

簪中录:三星+…推理是还不错…但是里面文字的描写看的我酸的倒牙了…还有各种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的人设都让人喜欢不起来…女主那个万人迷的设定..看的腻歪死了

凤鸾殇:冷王的弃后:不错,很好看

忘川无殇:仙侣皓衣行

第 6 节 饲妖

1我是黎国的公主,有点特殊,住在郊外行宫的那种。
我救了一只狐狸。
准确来说,是一只狐妖。
我沉迷药理,救过的小动物没有八百,也有一千。
像他这种长耳朵的少年我早见怪不怪。
我体质特殊,听说是个什么散仙转世,血肉对妖怪来说有奇香,食之可增修为。
是以常遭妖怪惦记,为了自保,我学会了下蛊。
珍珠蛊小小一粒,混在药里,他们吃下后,只要我动动手指头,就能掐诀引爆。
我眯起眼,看着这个去而复返的狐妖少年,有些拿不准他的意图。
雪还在下,他一身红衣武袍,墨发披散,赤足立在冰天雪地之间。
一双眸子漆黑透亮,如水中倒映的星辰,清亮无比。
他忽而咻的一下移到我面前,掀起一阵寒风。
伸手道:”给你!”
手里是一只乌漆麻黑的野兔子,被他卡着脖,目光涣散、奄奄一息。
我愣愣伸手接过这只可怜的兔子,有些不确定地问:”你,想干吗?”
他还很高兴的样子:”喜欢吗?”
我盯他一会儿,见他少年之貌,眉目凌厉,眼中却仍有稚气未脱的天真。
头顶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时不时抖腾两下,更显无害。
想来只是个单纯的狐族少年,意表感激,只是父母尚未教他人事,不懂得如何与人类相处罢了。
我也不好拂了孩子的意,便顺着他的话勉强答了一句,喜欢,多谢。
他便咧嘴一笑,咻的一下离开了。
次日,我怀里抱着昨日救下的那只兔子,打算出门给它找个窝。
一开门,白茫茫的雪地里赫然一只血淋淋的大白鹅,怀里的兔子受了惊,一溜烟跑了。
我左右看了看,无人。
只得捧起还剩一口气的白鹅回屋救治。
它身上的伤多是利爪所致,我已经可以想象那只狐狸露出爪子满雪地里追它,它嘎嘎叫着奔逃的样子。
可怜的大鹅,我花了两个时辰,才替它止住了血,救它一命。
第三天,我看着露出肠子,打了个蝴蝶结挂在我的窗檐上的大灰狼,终于忍无可忍。
在侍卫们古怪的眼神里,我颤抖着手取下灰狼的尸体,埋到行宫后面的密林里。
2做完这一切,我直起身子,紧紧盯着密林深处,试着叫了几声狐妖。
无声无息。
我叹口气,刚一转身,头顶忽而一阵窸窣,伴随着树叶的沙沙声,由远及近。
一双熟悉的眼睛呈现在眼前。
他整个人倒挂在树上,双手垂着,宽大的袖袍拖到地上,他还觉得很好玩的样子,抖腾着耳朵,眼里亮晶晶的。
我下意识后退两步,有些警惕地看着他。”
你一直躲在这里?”
他眨眨眼,一副天真的样子。”
本来不在,听到你叫我,就过来了。”
”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也不要再给我送什么东西,我救你只是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
言罢我抬脚欲走,他愣了愣,从树上翻下来挡在我面前,有些茫然地看着我。”
你生气啦?”
我顿住脚步,有些不耐烦。”
人妖殊途,你老跟着我做什么?”
顿了顿又道,”莫不是也惦记着我的血肉?
别忘了你体内的珍珠蛊。”
他一下子跳脚,眸光迅速冷下来,拧着眉。”
你怀疑我!
只有弱小的妖怪才会用这种方式提升妖力,我才不屑!”
我挑眉看他。”
那你跟着我做什么?”
他气呼呼地往路边盘腿一坐,双手抱胸,别扭道:”我想跟你一起玩儿。”
”……”这话我没法接,我古怪地看着他那张虽说稚气,却至少也有十七岁的少年的脸。
寻思着他莫不是先天有缺,心智不齐?”
你几岁了?”
”三百岁。”
我有些同情地看着他:”你父母呢?
怎么不回家去?”
他抿了抿唇,不自觉挺直了腰背。”
我没有父母。”
许是父母见他心智不齐,抛弃了他。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我心里叹息,可惜了这张干净漂亮的脸。
许是从我脸上捕捉到了什么,他倏地起身,气急败坏道:”你当我是傻子?
!”
我摆摆手,连说不是。
他却深觉有被冒犯到,瞪了我一眼,一溜烟跑了。
哎,也不傻嘛。
3第二日,又下起了大雪。
窗外寒风呼啸,屋里的炭火烧得噼里啪啦。
林嬷嬷站在身后给我梳头。”
公主,皇后娘娘已经走了三年,您也十八了,咱就别倔了,哪有好好的公主不当,天天在这京郊守皇陵的道理。”
我捡了只头花往发间比了比,淡淡一笑。”
回去做什么?
是回去跟书柠公主抢驸马,还是回去看娴妃风风光光做继后?”
林嬷嬷叹息一声,越发轻柔地顺着我的头发。”
可公主,也总得嫁人不是……”她话未说完,被我打断:”我现在挺好的。”
这话不是逞强。
我是真心觉得做公主没什么好。
公主的手,不能在泥泞里挖掘草药,不能在血污里救死扶伤,也不能出现在城中医馆,抛头露面,坐诊看病。
嫁人也没什么好,即使尊贵如我母亲,嫁了人也不得不忍耐夫君三妻四妾,在那方寸之地里争来斗去,郁郁而终。
我起身走至书桌前,闲闲拿起一本医书。
桌旁的窗户上响起一下一下的咚咚声,像是丢石子的声音。
我推开窗,果然是他。
他面无表情地坐在院里的树梢上,红衣上、墨发上都堆了小小一层积雪,见我开窗也没什么反应,仍是一下一下地往这里丢着小石子,也不怕砸到人。
林嬷嬷跟着我没少见些奇奇怪怪的妖物,黎国一些贵族,也有饲养妖宠的例子。
是以她也不害怕,只是微愣了一下,拽了拽我的衣袖劝我。”
这些妖物没心没肺,凶悍难驯,公主还是小心些,切莫被他们的外表骗了。”
他听力似乎极好,像是配合她的话,也不丢石子了,冷冷地将她看着。
与我之前见到的那副无辜无害的样子全然不同。
我心下有些好笑,小妖精还有两副面孔。
林嬷嬷被他盯得发麻,往我身后缩了缩。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微笑道:”无妨,嬷嬷先下去吧。”
4嬷嬷走后,他又自顾自地丢起石子来。
我倚在窗边,视线落在他红袍下的那双赤足上,白净如皙,沾着点点雪花。
看着都冷。
我遥遥冲他挥手:”进来吧。”
他顿了一瞬,倒也听话,一道光似的从窗口蹿了进来。
我冻得一哆嗦,关上窗户,回身看他。
他鼻尖泛红,眼含水光,显然也是冻坏了。”
你一直待在外面么?”
他吸了吸鼻子,随意地答:”嗯。”
”不冷吗?”
他沾着雪光的眼睫眨了眨,不屑道:”我又不像你们凡民,羸弱万分。”
我一时也找不到能合他脚的鞋子,只能将他拉到炭火边上,伸手拍落他身上的风雪,还有发间的雪粒。
他个头很高,我要踮着脚才能够得着他的发顶,他很乖巧,甚至不动声色地矮了矮肩膀。
触到那双毛茸茸的耳朵,我怀着私心,没忍住多摸了两把。
他耳窝粉粉,一片绒绒的柔软,触碰时还会不自觉地轻轻抖腾,连带着漆黑的眼珠也跟着乱转。
我忽而有些明白那些王孙贵族为何会花大力气去养一只妖宠。
大概是蹲得腿酸,他小声嗫喏了一句:”好了没有……”我轻咳一声,稳如老狗,肃然道:”嗯,可以了。”
他生得漂亮,身上干净,脖子上挂着一块美玉,不似凡品,纵使无父无母,也不像一只野狐狸。
我看着他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问他:”你是有主人的吧?
不用回家去么?”
”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谁也管不着。”
我依旧不解。”
要说富贵我也不是最富贵的,你非赖在我这里做什么?”
他看傻子似的看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你长得好看!”
这话……我却十分受用。
我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决定养着他。
反正我爹的钱,我不花也是让他的妃子、公主们拿去花,不花白不花。
5晚膳我特意吩咐他们准备得丰盛一些。
我端起碗来,刚吃一口,便见身旁的少年撸起袖子站起身来,将手伸向盛着鸡腿的盘子里。
我还没反应过来,林嬷嬷眼疾手快地下意识一筷子敲在他的手上。
白皙细嫩的手背上登时起了一道红印。
他猛地缩回手坐下,凶狠地瞪着林嬷嬷,冲她龇牙,一副要干架的模样。
吓得林嬷嬷虎躯一震,哆哆嗦嗦:”你你你……你不会用筷子吗?”
他气得不轻,狠狠道:”我不吃人类的食物!”
我有些讶然:”那你平时吃什么?”
他收起獠牙,调整坐姿懒懒靠在椅背上,双手抱胸将林嬷嬷盯着,阴恻恻道:”吃人。”
嬷嬷彻底一僵,低下头瑟瑟发抖,看上去都快哭了。
我起身拍了拍林嬷嬷的背,嗔了他一眼:”嬷嬷年纪大了,你不要吓唬她。”
又回到他身侧,夹了一块肉递到他嘴边。”
你要吃什么,我来喂你,不要动手。”
他这才放过林嬷嬷,委屈巴巴地一口咬下筷子上的肉。
几度品尝后,狐狸眼终于重新弯起来,眼神不断催促着我再来再来。
眼看一盘肉已经见底,我夹了一筷青菜给他,他还以为是肉,张嘴就是一大口。
很快发现不对,皱着眉头一副难以下咽的样子。
责怪地看我一眼后,还是乖乖咽了下去。
我看着他怨怼的模样反觉有趣,斟了一大杯果酒递给他,忍着笑意仔细观察他的表情。
他清水般的眸子盯着果酒愣了一瞬,还知道先用鼻子嗅一嗅。
鼻尖阖动几息后似是鉴定无害,喜不自禁地仰脖一饮。
酒一入喉他倏地站起身来,猛地甩了甩头,狐狸眼瞪得溜圆,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未央!
我的舌头好像着火了呜呜呜……你快给我看看。”
我早已忍不住捂着嘴笑得前俯后仰,还是林嬷嬷好心端来一碗清水,颤巍巍地递给了他。
6池雨就这么在我这里安顿下来。
少年心性,手脚总是闲不住,我做什么他都爱跟着,在我头顶蹿来蹿去。
我不许他再抓外面的小兔子、小雀鸟,他便成日里摘果子,放在我的桌子上,还不许其他人吃。
行宫后的密林里有一处竹屋,原是我偶尔小憩用的,晚上他便去那里住。
关于他的身世,来历,他什么都不愿意说,只知道他叫池雨。
其他的,一问他就把头埋着,绞着衣角不敢看我。
实在问得狠了,他眼里还能蓄起泪来,问我是不是要赶他走。
连林嬷嬷都不忍苛责,劝我别再逼问。
我也只好作罢。
这日,雪霁天晴,我准备去城中医馆坐诊。
林嬷嬷帮我准备好医箱,戴好帷帽,吩咐随行的侍卫好生照看我。
池雨懒懒伏在桌上,一手枕着胳膊,一手拽着我的衣角,眼巴巴地瞅着我。”
我真的不能跟你一起去吗?”
我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如此进城实在扎眼,等我先去置办些行装,下次一定带你去。”
他依依不舍地放开我,别过头去轻哼一声。
我轻轻一笑,出门上了马车。
一段时日未来,就诊的病人分外多。
我片刻未歇,直忙到半下午才得以抽身。
我净了手,摘了帷帽,转道去了繁华处的制衣店。
我偏爱素色,挑了几块白色、青色的布料,打算拿回去给池雨做几件衣裳。
目光落在红色布料上时,我恍然想起他一身红衣武袍的样子。
本是张扬到令我抗拒的颜色,偏生配上他飒然又纯情的眉眼,便只让人感觉到炽热。
我鬼使神差地,将红色这块也装了起来。
最后加上一顶保暖的绒帽。
我脑海中想象着他被装扮起来,宛如人间唇红齿白的贵胄少年的样子,欢喜地付了几颗金珠。
正带着侍卫准备离开,迎面撞见刚跨门进来的一对璧人。
身后的侍卫抬手行礼:”见过书柠公主,见过江公子。”
江柚白目光灼灼,直直看着我,愣愣唤道:”未央……”不得不说,有些晦气。
我昂首绕过他们,不欲搭话。
擦肩而过的瞬间,却被书柠一把抓住。
她侧头看我,勾唇一笑。
开口的嗓音娇媚:”皇姐既然也在,不如留下帮我挑挑嫁衣吧?”
我柔柔一笑,也学她娇软着声音,有些好奇地回道:”我们很熟吗?”
她木了一瞬,脸上有些挂不住。
转而从怀里掏出一个烫金的折子递过来,挑衅地看着我:”我与江柚白不日大婚,皇姐敢不敢来赏个脸呢?”
我看着她粲然的眼睛,想起儿时,我最喜欢的就是她这双眼睛。
灵气四溢,笑起来让人跟着欢喜。
只是从何时起,这双眼睛里掺杂了太多复杂的东西,变得狠厉的同时,也少了许多生气。
我接过她手里的喜帖,诚恳道:”来啊。
你是我唯一的妹妹,你的大喜之日,我肯定来。”
不知我哪里说得不对,她好像忽然泄了气。
咬着唇,说不上开心还是不开心,只是隐约红了眼眶。
我不喜欢太复杂的东西,无意探究,便不再停留,出门上了马车。
7天已渐黑,马车一路疾驰,想在天黑前赶回行宫。
行至山脚处时,侍卫忽而勒马。
我掀开车帘看过去,原来是林嬷嬷,正在路边等着我。
我有些意外,林嬷嬷年纪大了,往日都是在行宫里等我回去。
我抓起她的手,一片冰凉。
疼惜道:”天还凉着,嬷嬷怎么过来了?”
嬷嬷神色肃然,抓着我的手就往进城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急急道:”宫里传来消息,皇上病重,公主快随我去!”
她抓着我的手腕,力气很大,在前面急急走着。
健步如飞,极不寻常。
我心下骇然,往日也曾有妖物幻化成我身边人的模样,企图哄骗我。
我被她拖着走,侍卫们后知后觉追过来,劝我们坐上马车再走。
我未发一言,聚精会神欲找个时机给它下蛊。
它却已经反应过来,忽而化成九个人面蛇身的怪物,扭动着身体将我团团围住。
其中一头缠过来,环绕了几圈将我勒住。
他恶劣地笑着:”小仙子别挣扎了,你跑不掉的。”
侍卫们吓得啊啊乱叫,抱头逃窜。
我也一下子为了难,找不到他的本体,一时很难给他有效的一击。
他怕将我吞掉后,我在他体内种蛊,玉石俱焚。
便想先将我勒毙。
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不断挣扎,大冷的天里,已经出了一身汗。
几欲失去意识间,一张血盆大口朝我过来,令人作呕的腥臭气息扑面而来。
我渐渐绝望,大抵今日要命丧于此。
正在此时,狂风骤起,无数雪粒拂过脸颊,迷住了我的眼。
紧接着一声惨叫,缠在我身上的蛇尾一松,我摔到地上。
抬眼看去,洋洋洒洒的雪粒之中,薄雾笼罩,入目的是一双修长有力的腿。
目及往上,红衣少年墨发高束,腰身劲瘦,赤足而来。
一双兽耳此刻野性十足。
他行得缓而慢,每走一步,带起衣袍翻飞,雪花轻扬。
脚踩雪地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却仿若催命符,无端令人感到威压。
原本的九个蛇身此刻已经汇成一条庞然大蛇,身上的九个大脑袋缺了一个,孤零零地躺在雪地里。
蛇妖似与他相识,眼里恐惧,嘴里却嘶吼着:”池雨!
你敢伤我,让宗主知晓,你当心小命不保!”
池雨抬眸一笑,望向他的眼里满是无情。
他薄唇轻启:”想打小报告,那也得你有命回去。”
蛇妖后退几步:”你……你敢杀我……”话未说完,一道红光闪过,池雨手上化出一把冰雪薄刃,破风而去。
精准刺向他的七寸。
一击毙命。
他站在蛇妖的尸首前沉默了一阵,像是鼓足勇气的,转身朝我走来。
他蹲在我面前,眼含薄雾,显得有些灰败。”
你是不是也怕我?”
对上他的眼睛,我下意识瑟缩,他的妖力,神秘,令我心悸。
可两相权衡之下,我脑海里,还是他无辜的神情占了上风。
我抬手戳了戳他的耳朵,温温笑着:”我什么场面没见过,你也没有做错什么。”
他眼神一亮,薄雾散去,云开月明。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