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琅长公主《春如旧:桃花还在开,你却不再来》全集在线阅读_《春如旧:桃花还在开,你却不再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是纪琅长公主的古代言情小说《春如旧:桃花还在开,你却不再来》,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睡莲开的那一天”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犹记当年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年少的心动烈焰似火,以为只要在一起就是一生一世可世事无常,江湖路远,再真的感情,也经不起人事的变换和时间的磋磨,春如旧,人们却渐行渐远……

小说:春如旧:桃花还在开,你却不再来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睡莲开的那一天

角色:纪琅长公主

《春如旧:桃花还在开,你却不再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睡莲开的那一天”。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那些冗长的内容,用一句话就能概括:皇上要放我出去了!公公皮笑肉不笑地说:”皇后娘娘,陛下还是爱护您的。”我也皮笑肉不笑地谢恩。这是我最后一次被关冷宫,我发誓!我在凤仪殿过了三天养尊处优的皇后生活,华贵的首饰数不胜数,四季宫装更是装得满满一屋。什么叫纸醉金迷,什么叫锦衣玉食,就是在说我现在的生活!我正开心得意,现实狠狠给了我一巴掌

评论专区

炎之无限:燃、燃、燃!有的人说剧情不合理,任务太难了,新人根本没法活。我只想说,“主神不发布必死的任务”跟“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性质差不多。

游方道仙:说真的,为什么那么多主角都要来一个没见过面的未婚妻?不这么写就不能写书了?

极武天魔:比起代笔狗,作者很有良心了

春如旧:桃花还在开,你却不再来

第 9 节 冷宫娘娘努努力

我穿越了,魂穿了一位身份尊贵却不受宠爱,被打入冷宫的皇后娘娘。
正当我准备偷偷摸摸逃出冷宫时,婢女如玉拉住我,言辞凿凿:”娘娘莫慌,娘娘进冷宫已是常态,过几日就会放出去了。”
我默默放下裙摆:”你展开说说。”
1作为一个看过各种穿越、重生及抓马情节的我,都被这”皇后”的智商给惊住了!
皇后的娘家苏家有从龙之功,背景无敌。
结果她却因为嫉妒嫔妃而三番五次被打入冷宫!
这剧情,就连我这个局外人听了都想锤墙。
呵,男人怎么靠得住呢?
皇帝的爱情,那更是扯淡离谱。
我决定了,既然继承了这身皮囊和身份,我就绝不会再祈求那虚无缥缈的”帝王之爱”!
正当我冥思苦想,该如何在后宫躺平当咸鱼的时候,圣旨出现了!
传旨的公公尖着嗓子宣旨,一顿啰嗦,听得我头都痛了。
那些冗长的内容,用一句话就能概括:皇上要放我出去了!
公公皮笑肉不笑地说:”皇后娘娘,陛下还是爱护您的。”
我也皮笑肉不笑地谢恩。
这是我最后一次被关冷宫,我发誓!
我在凤仪殿过了三天养尊处优的皇后生活,华贵的首饰数不胜数,四季宫装更是装得满满一屋。
什么叫纸醉金迷,什么叫锦衣玉食,就是在说我现在的生活!
我正开心得意,现实狠狠给了我一巴掌。”
娘娘,太后娘娘传召您去宁安宫。”
老嬷嬷恭敬地朝我行完礼后,传达了太后的懿旨。
瞬间我就不开心了。
皇宫里,除了皇上这个上司以外,还有一个女上司。
说起来,我还真不知道太后为什么会突然传召我,难道是要给我涨月钱?
虽然现在我不缺钱,但作为社畜,听到”涨钱”这两个字,就会本能地激动,那是来自 DNA 的躁动。
我刚踏进宁安宫,就听到殿内传来嘤嘤的哭泣声,不用想,一定是哪个娇弱不能自理的嫔妃被欺负了。
这,是她们的内部斗争,应该和我没什么关系吧?
我上前恭敬地朝主位上的太后行礼,那哭泣的嫔妃也带着哭腔向我行礼。
心累。
我刚坐下,突然听到太后压抑怒火的声音:”皇后,你看你是怎么管理后宫的!”
我做了什么?
这话我差点就问出口,还好我理智地观察了一番,随后言明事实:”儿臣这几日足不出户,还免了各宫嫔妃的晨昏定省。
实在不知后宫发生了何事让母后如此恼怒。
再者,凤印在母后手里,儿臣也管理不了后宫之事,还请母后恕罪。”
这叫,既然不掌权,就不要给我甩锅!
我不接!
夺了我皇后的权,还要我替她打理后宫,但凡有脑子的人都不会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反正我不掺和。”
你——”太后指着我,良好的教养让她骂不出一句话,最终只能无奈叹气,”许美人流产了。”
原来是”流产”啊,在宫斗、宅斗里经常看到的手段。”
是许美人不小心跌倒流产呢?
还是哪位宫女没有扶住?
还是被宠物惊吓到?
亦或是服用了什么糕点、汤药、膳食?”
我缓缓问道。
跪在地上丧着一张脸的女子,和太后同款惊愕地看向我。
怎么?
我说的不对吗?
不是这些花花?”
难道是——和皇上那什么的时候,作没了?”
我轻声问道,这种情况也是可以有的。
啪!
太后从错愕中恢复过来,拍了拍扶手,怒声说道:”不堪入耳!
皇后何时变得如此污言秽语,实在有辱门楣。”
这就污言秽语,这就有辱门楣?
我要是想休了皇上,自己单干,那岂不是大逆不道?
眼下之际,我只能老实地当鹌鹑,等着太后说一些清丽脱俗的话语,让我洗洗耳朵。
顺完气后,太后将头别开,仿佛看我一眼就脏眼睛般,怒声说道:”就是这宁嫔,嫉妒许美人有孕,在许美人的安胎药里下了红花。”
原来是这样啊——嘁,一点惊喜都没有。
宁嫔大喊冤枉,而太后一句话就将她的生路完全断绝:”如此善妒的女子怎可入宫伺候皇上,退下去杖毙。”
我木然在一旁看着,内心毫无波澜。
被送进宫的女子,要么生、要么死,生生死死地斗下去,实在索然无味。”
皇后,你可想明白了?”
太后声音悠悠地传进我正在神游的大脑里。
哦豁,搞半天,杀鸡儆猴?
我是不是该庆幸,我不是那只鸡?
2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安安稳稳地待在凤仪殿,管他什么宫斗,管他什么皇上,管他什么太后,日子就能够一天天过去。
但我错了。”
母后是劝儿臣大度?”
我凉凉地说道,”如今儿臣已经做到了。
陛下无论是想雨露均沾,还是专宠哪位嫔妃,儿臣都不会再干涉。
同样那凤印,儿臣拿不拿都无所谓,陛下或者母后想给谁就给谁,儿臣亦无异议。”
听到这话,太后甚是满意地看向我。”
只是母后——”我抬头看向坐得四平八稳的太后,可能以下言论会让对方深深不适,可我怎么能憋着自己呢,”以后这等杀鸡儆猴、指桑骂槐之事,还请莫再演给儿臣看,费眼睛。”
”看来皇后今日是累了,竟如此胡言乱语。
哀家这么做,都是为了皇后、皇上好,可惜皇后并不领情。”
太后心态极好地说道,一点都没有被唐突到的意思。
不愧是上一届的王者,心理素质真强。
我在心里默默为太后竖起大拇指,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儿臣一向佛系,不看重权、不看重利、不看重名,也不看重帝王宠爱。”
我缓缓说道,”可总是有人得寸进尺。
我退一步,就有人想进一步。
我的不争,在某些人看来就是懦弱,母后认为呢?”
太后这才认真打量我,她微微一笑,淡淡说道:”要是什么都不看重,又怎会进宫。”
我笑了笑,一个孤独的穿越灵魂,任何人都不会懂。
她们还站在地面上,而我已经在大气层。”
母后说得是,若不是皇上,儿臣又怎会入了这皇家的门。
儿臣倒希望所嫁之人并非皇家,这样便能,君若无情,我便休。
何苦守着一个男人,白白浪费这一生。”
我冷声道。
果然,我这话一说完,太后拍椅而起,对我怒目而视,似是在掂量我这个皇后的脑袋值几斤几两。
最终,她败了。”
皇后得了癔症,竟在哀家面前如此疯言疯语,来人!
将皇后送回凤仪殿,好生看管!
癔病没有治好前,不准出来!”
太后对贴身嬷嬷吩咐道。”
儿臣告退。”
我很满意这种结果,恭敬地朝太后行礼。
3即便我是因为”癔症”被软禁在凤仪殿,可该有的吃食一样不少,也算是 VIP 待遇。
在我优哉的软禁生活里,突然闯进一个”送经验”的安贵妃。
恭喜她,成功引起了我的怒火。
安贵妃刚来的时候,端得是雍容华贵,客客气气地称呼我为”姐姐”,笑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可走的时候却是脚步不稳。”
姐姐,承蒙陛下恩宠、太后抬爱,妹妹今日就拿到凤印,替姐姐掌管后宫。”
安贵妃说着抚了抚发上金凤步摇,眉眼上挑,颇有几分刻薄。”
哦,恭喜恭喜。”
我不咸不淡地说道,拿起手边的糕点——这糕点的味道还不如普通蛋糕,看来我得找机会自己动手做一做。
安贵妃明显没想到我会这么简单地恭贺她,张扬的嘴角凝固了一下,随后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姐姐养病期间,还是要以清淡为主,糕点蜜饯什么的少用为妙。”
我单手撑着下巴,转头看向洋洋得意的安贵妃,她妆化得有些浓,眼角的鱼尾纹彰显出她不小的年纪,就这还能得到陛下恩宠?
恐怕能得到凤印,更多的是太后抬爱吧?
见我仔细打量着她,安贵妃故意甩了甩她发上的金凤步摇。
金凤,向来都是太后、皇后的象征,宫嫔私下是不能锻造的,更不会堂而皇之地戴在头上。
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赏赐。
我走到安贵妃身边,目光落在金凤步摇上,淡淡地说道:”那金凤是镀金的吗?
好像金粉掉了。”
不待安贵妃反应过来,我就将步摇扯下来,重重地扔在地上。
安贵妃尖叫起来,分贝有些高,我赶快离她远一点。”
哎呀,妹妹怎么声音这么大,可把本宫吓着了。”
我慢悠悠地说道。
看到安贵妃狼狈地跪在地上,将步摇捡起来,我又慢悠悠说道:”一根步摇罢了,妹妹不用紧张,本宫这里多得很,你要哪一根就赏你哪一根,本宫是不是很大方?”
”这是陛下御赐之物,姐姐竟然敢摔御赐之物,就等着——””等着什么?”
我淡定地说着,优雅地坐回椅子上,佯装不解,”明明是妹妹不小心摔坏的,怎么能赖在本宫身上?”
”哼,姐姐如今被太后软禁在此,还以为自己能有翻身的机会吗?”
安贵妃眼睛红红地看着我,说出口的话却让我只想打哈欠。”
那又怎样呢?”
我不急不缓地说道,坐在高位看着跪在地上的人,这种俯视之感,实在不要太好,”妹妹糊涂了吧,本宫能坐到这个位置上,不是因为太后,也不是因为皇上,而是因为苏家。”
”迟早有一天,姐姐会——””你等不到了。”
我打断安贵妃的话,上位者的优势是能随随便便打断对方说话,”在你剩下的生命里,是等不到的。
因为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妾!
本宫注定『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啊。”
我见安贵妃匆匆行礼离开的背影,不由嗤笑。
就这胆量,还想克扣我的吃食?
做梦!
4三日的软禁生活,起初还有几分兴趣,随后兴趣就完全消失。
多亏安贵妃过来刷存在,让我明白一点,想在后宫活得心情愉悦,那就必须要牢牢握紧权力。
当佛系皇后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依靠狗皇帝也是不行的。
唯一能指望的人,只有自己!
大女主,能屈能伸,不就是向太后服个软嘛,服!
太后之所以撤回我的软禁,还给我凤印,不是因为多喜欢我,而是因为”不得不”。”
不得不”三个字,足够我做很多事。
因为我是皇后,宫人不得不听从我的管理。
个人简历弄出来,每个宫人的关系网和祖宗十八代都记在档案里;上班打卡制弄起来,凡是能想到的地方,就连冷宫我都没错过,只要到了这地方就要给我签到打卡;当然还有福利不能少,什么元宵、中元、乞巧、万寿节之类的,统统都发些赏赐。
按照在职宫人表才能领到,没有填的就不能领!

上一篇 2022年9月23日 am6:23
下一篇 2022年9月23日 am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