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清闫妃《伺蛇》_(伺蛇)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伺蛇》,男女主角分别是朱清闫妃,作者“西红柿炒鸡蛋”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阴狠七皇子竟然不是人!

小说:伺蛇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西红柿炒鸡蛋

角色:朱清闫妃

强推热门奇幻玄幻小说《伺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西红柿炒鸡蛋”。书中精彩内容是:”当归缓缓点头:”知道。””你现在害怕吗?”当归神色自若地把变成狐爪的手搭到我肩上,说:”我又不怕血,我可是妖。”我用力地按住狐爪,不让他用指甲戳我,”可别人要是问起你,你得装着害怕,知道吧?””哦。”我还让当归转回狐形,然而这狐狸的白毛上依旧带有斑斑血迹

评论专区

名传万界:毒草,情节混乱,不符合逻辑,还是个萝莉控.

联盟之谁与争锋:喜欢英雄联盟的话还是挺不错的,感情戏很渣,不如不写。各类比赛层层推进很激情,一口气看完很爽。

尸体请别说话:普雷尔对NPC不就是砍砍砍杀杀杀吗,就算是人形也是怪为了经验和金币照杀。游戏杀人形NPC和现实杀人没可比性吧,为这个给低星没意思,不过这书文笔一般开头心理阴暗,3星干草,书荒看

伺蛇

第 5 节 你还能跑?

我摸了摸脸颊,发觉烫得厉害,似要灼伤手心。
当归见我沉默着,怔了怔,一步一步地踩着血走过来,笑着问:”怎么了?”
我挪了挪鞋子,站到干净的地方去,然后把当归也扯过来,”有人知道你出来吗?”
”谁会知道啊?”
我急切地说:”回去之后,不能告诉任何人你今晚出来过,也别提起我遇到的事,别人要提,你就装作第一次是听到,在朱清面前也一样,知道吗?”
当归不解:”为什么?”
”会给你惹来麻烦的。”
当归小心翼翼地问:”我做的难道是坏事吗?”
”不是,你帮了我,可你看见王府马车下的那些人了吗?
如果你不帮我,我也会躺在那里,只是你这样就搅乱了一些人的计划,那些人就会把你眼中钉,懂了吗?”
当归点点头。
然而他还要问:”为什么阿清不能知道?
我是要骗他吗?”
”朱清……他知道之后会管教你的。”
”不明白。”
我带着当归走出巷子,边走边问:”你是从朱府出来的吗?”
”今晚不是,我有时一整日跟着阿清,有时跑河边去呆一天,阿清从不问我去了哪,去做什么。”
我低头看了一眼当他的衣摆,那里被血浸过,遮也遮不住,便说:”那今天也一样,你当自己是在河边睡了一晚。”
当归缓缓点头:”知道。”
”你现在害怕吗?”
当归神色自若地把变成狐爪的手搭到我肩上,说:”我又不怕血,我可是妖。”
我用力地按住狐爪,不让他用指甲戳我,”可别人要是问起你,你得装着害怕,知道吧?”
”哦。”
我还让当归转回狐形,然而这狐狸的白毛上依旧带有斑斑血迹。
我忍不住说:”要不回朱府吧?
让朱清给你洗洗,就说被鸡血染上了。”
”哦。”
”还是不行,闻得出来。”
”所以我是要骗阿清?”
我低声喃道:”我怎么尽教你骗人了。”
当归:”没关系,我在楼里就常说瞎话。”
我想了想,说:”如果真让他知道,你便说你帮我打跑了那些人,所以你才被打伤,至于他们后来死掉的事,就和你没关系了。”
”哦。
我犹豫着,走了几步,又折回头,在路边的水缸里拨水出来给他洗掉血迹。
当归好一会才说:”身上很重。”
”本来是要把你整个塞进去的,那样你得更重,且忍忍。”
深夜静寂,一点点声响也能听得格外清楚。
我听到有人在喊侧妃。
这边的动静好像传到鄞王府了。
我把当归放下,说:”走。”
当归不知道蹿哪里去了,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我找了个很显眼的角落躲起来,然后等着他们找到我。
我以前当狐狸时都没这么狡猾的。
我被接回鄞王府的时候,有人问了我许多东西,我来回说的只有”躲起来了,看不清”那几个字。
幸好他们见我神色恍惚,便不再追问。
婢女侍候着我洗沐,又点了安神香。
局促的时候也是有的,比如婢女在我的衣物上找到了狐狸毛。
当归他掉毛!


我只能说有只野猫从我身上跳过去了。
也不知道她信不信。
我好几日没吃药了,趴床上的时候不自觉就变成了狐狸。
有只手梳了梳我背上的毛。
我认得那股乌沉香和药草混杂的味道,便不作动弹。
可我越是安静,那只捋毛的手就越不肯离开。
我当狐狸时是能说话的,只是尹亭会听不懂。
在他听来我只是叫了两声,还问:”怎么了?”
摸多会掉毛。
尹亭后来搂着我轻轻地拍,然而这温情时候却因为我踩了他的伤口而瞬间被打破——我被拎着脖子放到了一边。
我挣扎好久才勉强变回人形,背对着尹亭迅速吃了一颗药。
刚吞完,脸就被掰过去,”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再摸毛就掉光了,你看看你的手。”
陷入一阵沉默。
还是我主动开口:”为什么有人一定要害我?”
”我之前说过不再另娶,可是监视我的最好方法就是安排一个枕边人过来,你占了这位置,就要你死掉,位置才能空出来,给他们觉得有用的人。”
”原来不是因为我身份卑微啊?
我还以为我让皇族蒙羞了呢。”
”我从前说过,我母妃就是民间来的孤女,都能封至贵妃,身份低贱不低贱的,全在圣上一念之间。”
”原来不是我的缘故。”
尹亭起身,用帕子拂掉了手上的、床榻上的绒毛,边拂边说:”都是阿平他们不中用,连累你在角落里躲得这么辛苦。”
我把身子转过去,认真地问:”是你的哪个亲戚这么干的?”
”亲戚?”
尹亭笑了一声,”亲吗?”
”真论起亲不亲,好像的确一点都不亲,同我和朱清不一样,不仅不心系对方,还要时刻挖坑,真辛苦。”
尹亭缄默片刻,道:”我习惯了。
我们几个一向是互相给对方设陷,谁也说不上无辜。”
”你会对家眷下手吗?”
”我连他们娶了谁娶了几个都忘了,都不要紧。”
”那我还挺无辜。”
尹亭眉宇轻皱,问道:”你躲起来之前,看见屠杀刺客的人了吗?”
我连连眨眼睛,竭力扮无知:”嗯?”
”你什么动静都没听到?”
”有啊,远远地我听到有人在叫,叫得很惨。”
”何止?
死得也掺,肠子都露出来了。”
我是真被惊到了:”这么厉害。”
”所以是谁帮的你?
还是个下手狠绝的。”
”我还以为是你的暗卫呢,原来不是,要不你去查查?”
尹亭:”暗卫被杀了,然后才对阿平一行人出手的。”
我像听故事一样,接连惊讶。”
发现尸体的地方是狼藉了点,却也没留下可追溯的痕迹,有够悬的。”
”那就是我运气好,菩萨帮我呢。”
尹亭勾起嘴角,徐徐起身,”你信这个。”
”既解释不清,当然是信菩萨了。”
尹亭走到桌子旁边,右手刚抚上去,就有纸张噼里啪啦作响的声音传过来。
我撑着起来,问:”有什么?”
”带了一只孔明灯回来。”
我忍不住笑:”陛下肯让你带回来啊?”
”我扎的,为什么带不回来?”
我这才看到尹亭的手心有数处细细的伤口。”
你要放吗?”
我问。
尹亭反问:”你要放吗?”
”不,今晚雾大,看不清的。”
尹亭:”那便改天。”
他宽衣时继续问:”后日你要同我去皇陵,还是留府里?”
”皇陵,那里比外头清静。”
”你怕风声吗?”
我不知尹亭为什么要问这个,随口道:”不怕。”
”真要去?”
”去。”
可是等真进皇陵时,我就陷入了后悔中。
这里不通光,暗暗的,可是又有不知从哪里灌进来的冷风,所以阴阴凉凉的。
跟我以前躲雨的山洞有点相似,只是这里有壁画浮雕,还有成列的蜡烛,没那么可怖。
我把尹亭攥得很紧,几乎是让他走不动的程度。”
祈儿,我们回头。”
”你不祭拜了?”
”只我一个去,你在外面等。”
”我不用拜了?”
尹亭:”你不是害怕吗?
这里安放的毕竟不是你的亲人,你自然害怕。”
我还在思忖的时候,尹亭已经转身带着我往外走。
可我觉得再返回去还是走原路,也够呛的,只好恳求道:”一起过去嘛,来都来了。”
”你真的不怕?”
”不怕了。”
尹亭:”那就去。”
”你真不经劝。”
”颜祈。”
”我错了,”可我还觉得静下来是一件让人发怵的事,仍旧有一搭没一搭地找尹亭聊天,”闫妃是如何遇到陛下的?”
”父皇微服出巡时见着的,因我母妃生得美,所以听说是一眼就中意上的,本也不是非带回来不可,结果母妃当时伤了腿,父皇让人料理她,料理着,人就被带回京城了。”
”从哪带回来的?”
”蜀地。”
”那闫妃是想进宫还是不想?”
尹亭:”我没问过,我那时也不懂那些。
但我如今知道美貌孤女在外总是寸步难行的,无论如何,进宫是会让她不用时刻担惊受怕,听父皇说,她最初来的那些日子,晚上都不敢睡着,总怕有人突然进来,连风吹都醒。”
”规矩拘谨,”尹亭继续说,”我父皇便没让她学规矩,什么问安听训,她一概不用,可就是太特殊了,后宫没几个与她来往的,不来往也罢,她总是见人就紧张。”
”她是不是……怕自己咬人?”
”也咬,我亲眼见过她咬父皇,可父皇却不当一回事,只当是……”他附耳轻道,”闺房之乐。”
我缩了缩曾被咬出血的手指。”
你第一次变出蛇身之前下,见过闫妃的蛇身吗?”
”没有,但她同我在假山后面玩风筝时,曾见过一条小蛇爬出来,她吓得厉害,此后再不带我去假山那边去了,我现在还想不明白她是害怕被别的蛇缠上,还是厌恶自己的本身。”
”你当时怕不怕?”
”不怕,”尹亭道,”父皇听到此事,特意到母妃宫里来安慰我们母子,可我却表现得丝毫没有阴影,他还夸我胆子大,将来一定是有胆识的大才。”
尹亭说完,自嘲地笑了一声”我怎么会怕我母亲,又怎会怕我自己?
我甚至还同母妃说,我能不能养一条小蛇?
结果她险些要关我禁闭。”

上一篇 2022年9月22日 pm5:11
下一篇 2022年9月22日 pm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