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桠纪以辛)机车少女vs麻烦大叔_《机车少女vs麻烦大叔》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机车少女vs麻烦大叔》,讲述主角齐桠纪以辛的甜蜜故事,作者“一只南瑶”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她19岁,似乎都在还债的路上,好不容易从债务种脱离可是又掉进另外一桩计谋之中,似乎是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她玩机车爱散打,多年的还债经验让她对钱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感…
  齐桠语录:遇见他,是多么寻常的一件事,他冷峻又帅气,多金总裁,只是迂腐爱说教,年龄差让我在他身边安全感满满,可是当知道他只是当我是替身时,我被打击了,或许时间可以让人忘却一个人的容颜,但那些根深蒂固的感情却永远搁置心里……
  纪以辛语录:遇见她,是一个妥妥的机车少女,她修车玩比赛,喜欢散打,一切过激的运动她都擅长,喜欢玩小心思,在我印象里女孩子不是应该很温柔的么?渐渐的,我发现年龄小是多么难缠,那么的不讲理,她可温柔似水亦可暴跳如雷,连她脸阴晴不定温柔的时候她像极了那个人,可是渐渐的我发现她不再是她的影子,她的经历不同常人,一切一切吸引着我……
  命运羁绊,或许从刚开始就写好了剧本,兜兜转转发现她就是她,一切都没变,变得只是年龄让我们彼此经历了太多~

小说:机车少女vs麻烦大叔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只南瑶

角色:齐桠纪以辛

热门网文大神“一只南瑶”的新书《机车少女vs麻烦大叔》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

评论专区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没意思,还以为能把魔修反噬弄成傀儡分身,本体是魔幡,为了强行三观正能量,设定幡主变成幡奴后不能修炼还随着时间会肉身损坏。找了个书生当幡主,变成保姆老爷爷,这种书爽点在哪?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第一题是逻辑推理没问题,但是这题目难度够上IMO?另外国内的奥数,我小学4年纪参加奥数辅导的时候就有专门的一章是讲逻辑推理的,作者也敢睁着眼睛说国内不讲究这个??

明朝伪君子:配角杜嫣的出场让人讨厌,连带着书也看不下去了,这种小受的情节写出来纯粹让人难受,没人会喜欢

机车少女vs麻烦大叔

手机的铃声极其刺耳,看着电话,心里隐约有点不耐烦。

“喂,干什么?”

“学校通知必须去上课,否则挂科你还得重修。”

“知道了。”

电话挂断,只传来嘟嘟的连串声,拿起钥匙她扬长而去。..随着一阵刺耳的轰鸣声,刹车拿下头盔,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别墅里没有人,匆匆换了一身衣服她慌张的下楼~

看着巍峨屹立的建筑教学楼和绿草成茵的草地,让她感觉此刻自己有点格格不入….为了不引起围观,她将机车放在了对面的网吧门口。

“齐桠你来了么?”

“嗯,帮我挡一下我偷溜过去。”

飞快地跑到大教室,一个陌生的老师在讲台正在点名,齐桠见缝插针,技术娴熟的从后面偷偷溜了进去,刚好卡点。

“你可真厉害~”

“齐桠~”

“到!”

随着女生干净利落的答应,黎肖扶了扶眼镜看着点名册前面打叉的记录又重新确认了一遍。

阶梯式的教室坐的不是很满,倒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的女生,带着一脸笑意,白皙的皮肤灵动的眼睛,长而密的睫毛逆天的生长者,一席白色连衣裙看起来温婉可人…

黎肖自从调到这里就好像没有见过这个叫齐桠的女生,似乎是缺课频繁。

“齐桠你过来一下。”

“好~”

办公室里,似乎好多陌生的面孔,里面好像还有一位男生立在那里,不认识,不会也是挨训的吧?齐桠装作很淑女的跟在她的身后,这位班导听秦涵说是新调过来的,看起来还挺负责的。

“黎老师,你的东西给你送过来了~”男生看起来温文尔雅,谈不上很帅,但是很有气质带着一股学生自带的干净,

抬头对视上他的眼睛,神情自若,丝毫没有一点女生的矜持,倒是男生有点微红, 瞬间低头。齐桠感觉有点好笑,她这是无意中撩到人家了,偏过头看向窗外。

“黎老师,我先走了..”男生离去,临走时转身看了女生一眼。

“你最近不能缺课了,否则得重修,会很麻烦……”她的眼镜刚好反射出齐桠现在的表情,很是清楚

“…..”

“我想你是个明事理的孩子,有些话我就不直接说了,点到为止。”

她的性格齐桠倒是很喜欢,比起那些打着为你好的老师,摊开说比较符合她对人的喜好。怎么说呢~不就是上课么,那还不是简单的事情~

“我可以配合。”

皆大欢喜,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黎肖对这个女孩似乎又有了一步了解,个性很洒脱,相比她拙劣的装扮来说,她一眼就揭露了她的演技。

可是当她下午一脸疲惫的上课时,她有点后悔了,这这都是什么?真的太煎熬,看着黎肖发来的课程表,她有点生不如死。想念她的座驾啊~

随着铃声响起,终于一天的课上完了,秦涵那个家伙听说是为了追建筑系的帅哥学长,早早的就扔下她去篮球场了,她对这些不感冒,所以准备一下回去,晚上还有一个比赛。

“我先走了,明天见。”

她给秦涵发了一个信息,匆匆从教室离开,转角的时候刚好有人直接撞了上来,她本能的后撤一步,迎面而来的一个人,她忍不住有点爆粗口。

“靠,谁?”

“吆西,美女有点暴躁哦~”一个男声听起来很是欠揍的样子,她的脸色变得有点鄙夷。

“不好意思,我没有注意到。”熟悉的声音,是办公室的那位,看了一眼手上的时间,她匆匆穿过他俩的侧边,飞快下楼,留下明琅有点错愕

“这谁啊,傲的不行~”

“不认识”

“看起来你吃闭门羹了哦~”

吃闭门羹了么?好像真的是,女孩连正眼都没有看他,她好像很忙的样子,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热烈的感觉~

走出校门,齐桠心中无限的放松~身上的连衣裙让她有点别扭,她得去一趟店里换衣服。

看着张子明谄媚的笑着,让她有点恶心。没错,只有在接到大单子的时候他才会有这个猥琐的表情,看到她的出现,张子明看起来眼前一亮,手直接将她拽过来,介绍着她的丰功伟绩。

对面的男人看起来年龄不是很大,穿着一身名牌,车子是一台价值不菲的跑车,带着一副装逼的眼镜看不清表情。

“这小丫头?”他的口气听起来带着怀疑,任谁都不愿意相信圈里传的竟然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女生吧~

“对对,九哥说的就是她~齐桠,这是陆老板。”

“您好,陆景。”

拿下眼镜,他介绍着自己,对着面前的女孩上下打量,似乎还是有点不可思议,这女孩看起来也太弱了,身材还行,只是脸蛋很明显才20左右…

“张子明,人家不相信就别推销了,我也不想做这一单生意~”直接掰开张子明的手,去了后面。

“这小丫头还挺傲?”

“不好意思,小丫头,您别见怪。”

“试试吧!我过几天来提车。”

钥匙划过一道弧线,张子明条件反射的接住,兴奋不已~这可是个肯花钱的主儿……

“您放心,保证让您满意。”

女孩挺有意思的,不知道手艺怎么样,陆景回头刚好看着停在一旁的白色机车,轮毂已经改色 线条极其流畅,带着微微改过的侧边线条,整体搭配带着隐隐的奢华与忧郁~

这个色调搭配的极其好,难道是那个女孩的?应该不是吧,女生玩什么机车?

电话铃声刚好打断他的思路。

是纪以辛的电话

“你在哪?”

“把我车改了一下。”

“来公司找我。”

他又吃错药了么?自从去年从国外回来接管s公司就一直吊着脸,阴晴不定,陆景很是无奈。他们几个相识也得10年了,在国外一起留的学,所以感情很是深厚,纪以辛自从回来后就变得阴晴不定的。。。

天很快黑了下来,为了准时到达集合点,齐桠早已穿好了专用的骑士服,这可是花了她不少银子呢。看着镜子里姣好的脸庞和火辣的身材,这个装扮她很是满意~

“走吧?争取给你卖出更多的机车。”

“我通知了能观摩的都去,这样广告费兴许能挣回来~!”

“你还真是精打细算..”

翻了他一个白眼,这个家伙每次举行这种目的绝壁是赚钱,有时候她都感觉他俩是不是因为都掉钱眼了才那么志同道合的。

两人并相行驶,张子明看着旁边这个家伙的技术,是越来越好了,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群里的几个摩友都到了,大家都很是自然的凑了过来。

听张子明说这个活动是机车品牌方出的,所以奖金大概是50万,看起来场地似乎不是很大,因为考虑到扰民的情况所以选在了比较远离市中心的地方,为了考虑机车闪光和机械改装的效果选在了夜里。

站在旁边带着口罩,远远地一个女生似乎引起她的注意,

机车这个东西玩起来不是很容易,女生更别提了几乎没有….她的眼神一直死盯着她,看起来不是很友善,短而精练的发型画着极其朋克风的妆容趁在黑色里,一股暗黑风袭来。看样子这个不是个善茬啊?

公司里,陆景翻着手机看着群里发的现场图,实在忍受不了纪以辛的折磨转身要走。

“纪老板,我就去一会好不好?”

“你去哪?”

“我朋友有个活动,现场有许多超酷的改装车,我好去观摩一下。”陆景自身比较喜欢车, 所以大部分活动都会参加,这个纪以辛知道,看着手里的文件,最近似乎自己也有点压抑,于是做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惊讶的决定。

“我也去看看。”

“你?”

“你堂堂公司总裁去这种环境?”

“不带我?你就别去了,正好我有个企划案你接着写…”靠,这是在要挟他,狐狸终究是狐狸..

“换身衣服吧,西装革履的不符合你的身份。”

他看起来太过正式,一板一眼,实在无趣。才27岁的人搞得像老头子一般,没有一点活力,有时候他都甚至觉得纪以辛是不是老龄化严重了,跟他爸爸一个辈分

“不换。”

“得得得,随便你。”

一路上,车内似乎冷的要命,陆景忍不住吐槽他~

现场人似乎很多,齐桠蹲在路边无聊的扫着手机上的新闻。比赛还没有开始,大家似乎在讲着规则~

突然面前停下的车让她抬头,车窗摇下

男人有着光洁白皙,棱角分明的侧脸,乌黑深邃的眸子泛着迷人的光泽,眉间紧锁似乎有着糟心的事情,可能是感受到未知的注目,纪以辛转过脸来刚好看见蹲在地上的女孩~就这样,一个在车里,一个在路边产生高低的落差…

这个男人真tm帅~这是齐桠对于纪以辛的第一感觉…

“这不是店里那位小天才么?”陆景看向她,带着调侃。

“…..”

“你不会是参赛的吧?”

“怎么?不可以?”

又是这个人,齐桠站起来拿着头盔 口气带着反驳,这个男人嘴巴太碎,实在是不讨喜。

“啧啧~还真是只野猫啊!”

她的车牌?纪以辛看向走远的女孩,心中思绪万千,下车,拿起烟点起~

风吹过,扬起女孩身后的长发,丝丝卷散,撩动人心…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