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运生白嫖小说史略《明夜》_(明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明夜》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洪运生白嫖小说史略,《明夜》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奇幻玄幻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明夜,有人说是第二天的晚上
明夜,有人说是大明的暗夜
明夜,有人说是点亮暗夜的一束光
他却说,明夜是一把斩灭魔心的神器……

小说:明夜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白嫖小说史略

角色:洪运生白嫖小说史略

热门新书《明夜》是由著名网文作者“白嫖小说史略”所著的奇幻玄幻分类小说。

评论专区

超武群侠传:真人推荐,先收着看看

烽烟:有点猫腻的感觉,但还需磨练啊,要是爽点在突出一些就更好了。。。

道门入侵:当做得力工具培养的神灵有了感情爱上了主角然后就是狗血的矫情,要死要活的,像三流言情小说

明夜

“那得从六年前说起。”

巩浩斌虽是村霸,却也是一个已经被驯服的人。被驯服的人,基本都是畏威而不怀德的,两强相争,认定了谁强就靠谁。

六年前,巩浩斌还是个勤奋踏实的山村技术员。有一天挑谷子到镇上卖,他遇到了何策瑜。然后,他的命运就改变了。

卖掉谷子,巩浩斌到镇上一处叫三合粉的粉店吃粉,那天客人也不多,他却跟何策瑜拼桌坐在了一起。

是何策瑜先开的口。

“技术员,哪村的?”

巩浩斌客气回道:“巩义村。”

“哦?巩技术员?”

巩浩斌羞涩道:“就一苦力,不敢称技术员,村里人都叫我浩浩。您是?”

“都一样,乡议会副议长何策瑜。”

巩浩斌恭敬道:“见过何副。”

【脑缺!加个副干嘛?!】

何策瑜小声道:“技术员真是辛苦哪!不知道浩浩有没有心思偷懒?”

巩浩斌摇头,也小声道:“可不敢!懒汉在大明可不吃香,遭罪呢!”

【这不就有了么!】

何策瑜笑道:“咱们借一步说话。”

巩浩斌快速扒拉,扫干净了碗里的粉汤,就跟着何策瑜进了一个偏僻屋子里。

进了屋,关了门。

何策瑜说道:“我能保你不用干活,不过你要答应我三件事。”

巩浩斌点头道:“我答应!”

第一件是某种接触。巩浩斌答应了,小屋里传出来何策瑜尖嗓子的哦哦嗯嗯。

第二件是贪污所得,以前的贪官都是搜刮了放自己家里,现在不同,不能直接贪,要分散放在孝敬的人家里。

第三件是男女负距离接触的事,是在受害者家里进行,不兴金屋藏娇了。

巩浩斌没有犹豫,当场就答应了。

“还有一个,”何策瑜补充道,“以后浩浩你要叫我干爹!”

“干爹!”巩浩斌叫道,还磕了一个头。

接下来就是巩浩斌该怎么脱离苦逼的苦力技术员的具体方法了。

何策瑜用手砍了一刀巩浩斌。

巩浩斌:“不抄家伙,肉搏?”

“浩浩,你这种悟性,跟你讲话,会拉低干爹的格调啊!”何策瑜叹道。

“我艹!有只蟑螂!”巩浩斌喊道,一边用手直接弹飞了爬到身上的蟑螂。

“啊!”蟑螂被弹到了何策瑜的衣服上,何策瑜尖叫一声,直接被吓得乱窜,最后撞翻了一张桌子,头磕到了门板。

好巧不巧,蟑螂最后停在何策瑜额头磕到门板的那个地方,被磕死了。

何策瑜开始呕吐。

“刚才,呕!刚才我做的,运动,”何策瑜艰难吐字,“呕!你做一遍!”

巩浩斌按照吩咐,在何策瑜身后运动了两盏茶的时间,小屋子重回安静。

何策瑜虚弱道:“软刀子!”

巩浩斌回家后,聚拢了三四个本性懒惰的村中无赖,趁着夜色,去了王文达家。

他看上王文达的妻子和妹子很久了。

有些人,有些事,终不能幸免。

感受到洪运生能剜下肉的目光,巩浩斌脸色煞白,他意识到杀人不是最恶的罪。

“那老东西先别埋了!”洪运生怒道:“你继续说!参与的人就他官最大吗?”

“干爹,”巩浩斌连忙改口,“不是,是那老东西,他不让我知道他背后的人。但是有一次他爽翻了,说漏了嘴,说县议会主管政法的吕副议长跟他是铁哥们,一般的乡议长在他面前屁都不是。”

“何策瑜做过什么。”

“他男女通吃!他把受害者家的女儿称作房奴,就是待在家里等他去享用。”

“有几个?”

“有二十多个吧,他爱新鲜,但那里又不怎么行。他很羡慕吕老。”

巩浩斌又陆陆续续说了很多。

令人发指!

软刀子的罪恶!

这,就是太平盛世的大明!

这,就是有穿越者异能威慑下的大明!

【我绝对不要这样的大明!】

洪运生心中有一股恶气出不来,他踱步到猪叫声传来的地方。

王文达正在开开心心地指挥杀猪!

【人,能活着就大过天吗?】

洪运生竟不知要怎样抉择了。

王文达也可以带路去西不旺村,但他真就愿意选择开杀吗?如果愿意呢?

时机已经不再,若巩浩斌绝地反击,洪运生没有把握还能唤醒沉睡的力量。

因为现在的洪运生似乎什么都不怕!

孤勇,竟然也会成为一种缺陷。

【先缓着吧。】

“鸡哥,这一路上可能会遇到很多凶险,你如果怕了,可以不跟着我去。”

【敢说个不字就灭了你!】

“我活够了。”

【在路上还能多活一段时间。】

“这个跟我没关系。你跟着我,有什么危险,你先顶上,我只能说到这了。”

洪运生不待巩浩斌回答,又问道:“这帮人,参与过淫人妻女的都有谁?”

“我会让他们一起走。”

“很好。以命博命,很公平。”

巩义村的杀猪宴简单而热烘,在所有人都把未来和死亡抛置一边的时候,人生一世的最精彩和美好交织在一起。

就像一场烟花盛放。

及时雨成了这种氛围下的吉祥物。

酒桌上败下阵来的一方,要么喝酒,要么跟及时雨深情拥吻半盏茶的时间。

【呸呸呸!我不干净了!】

洪运生笑得很开心,人生难得恐惧。

巩浩斌竟然没醉,他是个中好手,逢此盛会,不醉几乎不可能。或许是此时此刻不恰如彼时彼刻,他有他的清醒。

也或许是,从六年前开始答应献出菊花的那天,他就想到了难逃今日。

不过在软刀子般的作恶流水线上,巩浩斌能接受的结局或许是恶人自有恶人磨,被黑吃黑了。而不是现在这样,就一天,彻底完蛋,向一个好人交待完前世今生。

王文达彻底醉了,那个痛苦而绝望的夜晚已经熬过去了,这么漫长而无法挣扎的六年也熬过来了,他真的轻松。

也或许是因为,他仍然担心这只是一场奢侈的梦,是豁出性命的一次放纵!

大家各自喝醉,暂时忘了喝酒前的遭遇,有人趁着迷糊劲,准备回家睡觉。

这时候,那令人惊恐的劫劫劫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不是及时雨在磨牙!】

巩浩斌完全清醒了!

他偷眼查看,及时雨仰面朝天正在说梦话,它半张着嘴,流着哈喇子,猪脸一派安详,它的后槽牙根本没有机会碰到。

巩浩斌感觉到有双眼睛在注视着他,真他妈太恐怖了,好像是洪运生的吧?

“劫劫劫……”

上一篇 2022年9月22日 pm4:49
下一篇 2022年9月22日 pm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