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云上)陈峤澄兰完结版阅读_《攀云上》全集在线阅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攀云上》,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陈峤澄兰,由作者“Kweeyee葵一”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双视角暗恋古言甜文

小说:攀云上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Kweeyee葵一

角色:陈峤澄兰

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Kweeyee葵一”的一本新书《攀云上》。故事精彩片段如下:有时她看不过眼,还会开开金口帮帮我。不过就算这样,也还是给我忙的脑袋发昏。年宴前几日,我哥突然叫我过去喝茶,难得有这光明正大的理由喘口气,我很欢快地去了御书房。临近年节,我忙他更忙

评论专区

主角定制:极幼的幼苗(目前18章),属于反套路文,,世界观极妙,妙哉

女帝的大内总管:又一叹号劝退流!作者上了中二!小学语文都忘光了!出场就是太监!鸡鸡长不出来就女装!练成神功长出鸡鸡反而性转!最后还是变回太监!整个尼玛什么玩意!寥寥几个后宫根本顶不住满篇剧毒!

我的主神是团长:这是一个有着长门的性格、科学家研究精神的阿虚的无限(偷渡)之旅。又名《SOS团消失之谜》。开始觉得阿虚很正经,后来才发现,明骚不算骚……

攀云上

第 8 节 是他如我意

25阿灿:回府时宫里传话的已经等了一会儿母后招我过去商议今年年宴的大小事宜。
想来我今年是躲不得,说辞无非就是我及笄了,怎么也该帮着管事儿了。
年宴往年我躲懒没经手过,只看过母后操持,再早些父皇在时,还有些大小妃嫔帮衬。
如今我哥三宫六院空荡荡的,再找不出第二个帮手,我只能硬着头皮顶上了。
但我没想到这年宴这么麻烦,比冬日宴难搞许多。
从前我见母后吩咐这个决定那个,只动一动口的事,等到了亲手操办,却是无头苍蝇乱转。
为了减少工作量,我只能天天赖在母后的昭云殿里。
有时她看不过眼,还会开开金口帮帮我。
不过就算这样,也还是给我忙的脑袋发昏。
年宴前几日,我哥突然叫我过去喝茶,难得有这光明正大的理由喘口气,我很欢快地去了御书房。
临近年节,我忙他更忙。
案桌上的折子堆得比人还高。
啧——当皇帝真苦啊。
见着我来,我哥才放下折子,忙里偷闲说要跟我下下棋聊聊天。
拉倒吧,就我这臭棋篓子,他还得费神想怎么放水。
也不嫌累得慌。
我瘫在一旁的榻上,动都不想动,只在内侍上了茶后才提起劲吃了两块糕点喝了杯茶。”
往年遇着年节,属你最开心。
今年是怎么,蹦跶不动了?”
说起这事就烦,那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干活不知事麻烦。
往年那是什么情况,我只负责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哪里需要我费脑子费心神。”
别提了,母后真是铁了心不帮我,累死我得了。”
我哥看我神色恹恹,终于打算说正事了。”
告诉你个好消息,让你开心开心。”
我掀了掀眼皮,实在有些兴致缺缺。”
什么好消息?”
”之前不是嚷嚷着被欺负了,让朕替你做主?
朕已经下令让宣王一家回乡休养了。”
宣王一家,自然是漏不掉京都里的楚少楠的。
只是这个回乡,回的哪个乡?
我使劲想着早前听过的史学课,好像宣王一脉最初是在沼南扎的根。
而这个沼南……向西深处,倒不是多么穷恶之地,只是也不是什么舒服地方罢了。
去了那儿,他再张狂也得吃苦头。”
这么便宜就让他离开京都,想想还有点忍不了。”
我哥拿茶的手一顿,转而来弹我脑门,没好气道:”能便宜到哪去。
这楚少楠好日子过惯了回了沼南怕是要待疯,你还嫌不够?”
那也是,他在京都白养了二十多年,好吃好喝好玩的供着,一朝回到穷乡僻壤里,确实得发了疯。
可这是我哥给他们一家子的惩罚,我自己的恶气可还没出呢!”
皇兄,他什么时候离京?
我去送送他。”
我尽量笑得纯良友好。
当姑姑的人送一送大侄儿,多感人的情谊。
不过我这点小心思,我哥摸得透,但这种小事他也不会管,只提醒道:”后日午后从西门走,你把握好度。”
”行,我轻点儿揍。”
楚少楠那个小王八,我不爽他已经很久了,小时候就讨不得好天天欺负这个欺负那个,长大后更是发恶,欺男霸女骄淫蛮横。
关键长得还丑,实在丢我们老楚家的脸。
知道了这事就好办了,第三日我好说歹说脱开了身在午时赶到西门。
挺赶巧,楚少楠的车队正在过关。
看来他等着这场揍呢。
我拍马先一步出了城门,在城外等他。
等浩荡的一支长队终于全部出了城门,我才骑着马慢悠悠地晃荡到路**,抬手将他们拦下。
打头的还有点眼力见,能认出我,行了礼忙不迭地去通传了。
车帘掀开,楚少楠摇摇晃晃地下了车走过来。
走近了才看清楚他脸色极差,眼下青黑。
要发配边疆了,能睡好才怪呢!
大概我是唯一一个来送他的,给他感动得不行,就差一个热泪盈眶。
我生怕他鼻涕眼泪横流更难入眼,赶紧打断他的自我感动,一扬马鞭给了他一鞭,正正落在他脸侧,立刻滚出血珠来。
这一鞭,还我手心那一道划伤。
楚少楠偏了脸,好半天才伸手去摸,触及伤痕吓了一跳,狠叫了一声,半是震惊半是暴怒地瞪来。
我弯唇一笑,抻直马鞭。
装什么重情重义之人,还是这副模样适合他。”
小表姑送送你,怕你走得太轻松。”
转了个弯他总算知道我是来报复的,捂着脸就要往后退。
我哪能给他跑的机会,探身一把捞住他的衣襟,翻身下马时一把将他甩至车轴上,又不放心地蹬了他胸口两脚。
他止不住嚎叫起来。
我抬眼看过一旁欲动不敢动的一群人,只一眼他们就很清楚了。
得宠的公主和落魄的世子,孰轻孰重还是能掂量出的。
见没人帮他,楚少楠翻身撒腿就要跑,可他酒囊饭袋的一身懒肉,跑不了两步又被我一脚踢得飞扑在地上。
我耳力极好地听见围观人群嘶声四起。
疼吧,疼就对了。
总得有人让他醒悟,知道做人不是像他前头那二十多年那般做的。
也希望他以后可以悔过自新重新做人。
这几下下手狠,算是出了气了,再打下去怕他到不了沼南就死在半道上。
我卷起鞭子,收手要走。
没料到楚少楠像是被我这一顿打打得发了疯,歪歪斜斜地爬起来,盯着我开始大笑,笑得狰狞,嘴角血水都一道道淌下。
也能理解,一朝失势,好日子不再,这几日憋屈得久,再挨我这一顿揍,今儿个他那股子郁气怎么也要散出来了。
不过管他笑得发不发疯,我要揍的也揍完了,要出的气也出了了,除了遗憾不能让陈峤亲手打他一顿,别的都还好。
不过陈峤是斯文人,该是动不了手,我也想象不出他动起手的模样。
他笑了一阵,觉得没趣,这才擦着嘴角哑着嗓子开口:”楚云灿……你别太得意。
我如今是不如以往好过,但你也得不了好。
国节当天丢了那么大的脸,指望嫁什么好人家做梦吧你,你只配嫁个倒贴的破书生!”

上一篇 2022年9月21日 pm4:34
下一篇 2022年9月21日 pm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