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婶陈宇《银镯秘事》_(银镯秘事)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银镯秘事》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甲丙君”,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红嫁衣的女鬼与银镯背后的秘密

小说:银镯秘事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甲丙君

角色:李婶陈宇

如果你喜欢看悬疑惊悚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甲丙君”的一本书《银镯秘事》。简要概述:牲口们往往会吓得屎尿横流,瘫软在地,宛如案板上的死肉,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可见这把杀猪刀的厉害之处!”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收拾一下,我送你去乱葬岗。””记住刚才我跟你说的话!””还有,杀猪刀可别弄丢了,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朱屠户那边借来的。”朱屠户嗜刀如命,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杀猪刀给骗来的。眼下快到傍晚,我将红布包的杀猪刀揣进兜里,一手拿着八卦伞,一手拿着牛肉饼,在爷爷跟老蔑匠一前一后的护送下朝乱葬岗而去

评论专区

吃鬼的男孩:追着追着就弃了。。。

漫步世界的旅人:只看了两章,我就想问一个穿越前开超市的小老板,一到战场是怎么做到一个人夜间偷袭,干返37个敌人。这连点成长的过度都没有,带脑子真不能看

与南宋同行:同样的哲思文,大制作

银镯秘事

第 2 节 荒野老歪脖子树

”这不是朱屠户的杀猪刀吗?”
我惊讶道。
朱屠户是我们村子有名的杀猪匠,他就是凭着这手艺,成了我们村子第一个搬到镇上住的人。
不仅早早地给两个儿子娶了媳妇,据说最近又在县城置了套房子,可以说是村里的成功人士了。”
不错,你小子还是有点眼力见的嘛!”
老蔑匠拿着烟叶袋续上后,点了点头道。
小时候,我跟小伙伴们经常在村口围观朱屠户杀猪宰牛。
面临死亡,那些牲口多数会变得极为狂躁。
不过朱屠户一旦将那把杀猪刀亮出来。
牲口们往往会吓得屎尿横流,瘫软在地,宛如案板上的死肉,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可见这把杀猪刀的厉害之处!”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收拾一下,我送你去乱葬岗。”
”记住刚才我跟你说的话!”
”还有,杀猪刀可别弄丢了,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朱屠户那边借来的。”
朱屠户嗜刀如命,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杀猪刀给骗来的。
眼下快到傍晚,我将红布包的杀猪刀揣进兜里,一手拿着八卦伞,一手拿着牛肉饼,在爷爷跟老蔑匠一前一后的护送下朝乱葬岗而去。
这刚从村口向乱葬岗位置的狭窄小路上,走了不足一百米,就感觉路两侧的草丛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非常奇怪。
因为这条小路,走的人不多,所以两侧的杂草足有半人高,看起来有些阴森恐怖。
再加上此刻的怪声,我突然感觉胳膊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就在我准备询问老蔑匠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面色阴沉,急道。”
青山!
你快回去拿一斤糯米,一斤生石灰,要快!”
我爷爷也被他的话给惊住了,就问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路很窄,我们三人几乎是走了一条直线,我跟爷爷都跟在老蔑匠身后,所以是看不到前面情况的。
他见状,就特意退到旁边的草丛里,指着眼前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我跟爷爷闻声看去,只见眼前的路面上黑压压的一片,一直通到尽头的乱葬岗。
那乌黑的玩意儿好像在蠕动着,一团一团的,十分瘆人!”
天杀的,哪来这么多长虫!”
爷爷也慌了神,他让我待在老蔑匠身旁,不要乱跑,他现在就回去拿糯米跟生石灰。
我仔细朝那些蛇群看去,多是毒蛇为主,有乌梢蛇,银环蛇,竹叶青,五步蛇等。
作为从小在山里长大的人来说,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蛇!
而且在我的记忆里,这些蛇应该都是在深山里才会出现吧?
平时,在村里很少会遇到。
我就问老蔑匠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群蛇封路!
看来那女人不想你去乱葬岗啊!”
老蔑匠阴沉着脸,蹙着眉,狠狠地抽了口烟杆子,指着那群毒蛇道。
什么?
是那女人的手笔?
我整个身体都僵直了!
她是真的想置我于死地啊!”
那现在我该怎么办?
乱葬岗还能去吗?”
我有些急了,如果乱葬岗去不了,是不是今晚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吃我心,扒我肝?”
当然能去,放心,只要有我在,今晚你这乱葬岗是去定了。”
老蔑匠半蹲在地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瞧着远处的乌漆麻黑的蛇群,眸子里竟多了几分杀意。
很快,爷爷手里拿着一个火把,拎着两个袋子赶了过来。
此刻,夕阳已经完全消失,天色渐黑。
这条小路上四周风吹草动,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好像有无数的虫蛇在草丛里穿梭。”
你们别怕,青山你打好火把就行了,宇娃紧跟着我,现在咱们去乱葬岗。”
老蔑匠的声音很大,似乎在说给别人听一样。
他接过袋子后,嘴里念着赶山的咒语,朝前面一手扔糯米,一手扔石灰。
所谓赶山,是我们山民的一种风俗。
主要是山里丰富的野生菌菇、竹笋之类的东西以及一些草药经济效益非常高。
大伙一到相应的季节,就会组团去山里采野货。
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赶山人领头。
赶山人除了负责正确的上下山路线外,便是要负责驱散毒虫,避免山民受到伤害。
我们村子里的赶山人便是老蔑匠,因为他是唯一会赶山咒的人。
据说会赶山咒的人,可以将方圆几里的虫蛇赶走,也可以将这些东西在短时间内迅速聚集,反正非常神奇。
老蔑匠念完赶山咒,洒了糯米跟生石灰没多久,眼前那些毒蛇纷纷朝两侧让开,最后竟形成了一条只够站两只脚的狭长小路。
说实在的,我还是挺怕蛇这东西。
所以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的毒蛇就在身旁,心里紧张得要死,不知不觉已经浑身都是汗。
等到了乱葬岗边上,我的衣服已经湿透。
一回头发现身后小路上竟然空空如也!
咦?
那些蛇呢?
仿佛刚才事情压根没发生过一样!”
别看了,眼前才是大事!”
老蔑匠拿着手里的烟锅子敲了敲路边的界碑,沉声提醒道。
我扭头朝界碑身后的乱葬岗看去,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
里面长满了灌木与杂草,足有半人高。
时不时有怪叫声从里面传出,大概是某些不知名的鸟儿,不过这种时候听起来还是挺瘆人的。
老蔑匠说的那颗老歪脖子树,此刻,正远远地屹立在乱葬岗的中心。
借着天际一丝微弱的光亮,我看到远处的老歪脖子树似乎晃动了一下,仿佛那里正有一头张着血盆大口的野兽正等着我。
下一秒,原本四下无风的乱葬岗突然狂风怒起。
呼啸声宛如一头狂怒的野兽,在草木丛里奔腾着。
很快,阴风就吹到了我们这里,吹得让人睁不开眼睛,更是吹得一股寒意顺着脊梁骨直奔天灵盖!
我能明显感觉四周的温度下降了许多,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天。
看着这诡异的乱葬岗,我不知不觉在心中打了退堂鼓。
可老蔑匠却不断催促着我进去。”
快点去吧,宇娃,等天彻底黑了,你想再进乱葬岗,那女人也不会让你进了!
到时候,你只有死路一条!”
”嗯!”
我将牛肉饼塞进口袋里,一手撑开油纸伞,一手拿着火把,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朝乱葬岗里走去。
这八卦伞还真的挺神奇的,刚罩在身上,我就能明显感觉四周的温度回到了正常值。
看来这玩意儿是一件法宝。
怪不得老蔑匠拿给我的时候,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阴风在耳边呼啸,眼前的小路是一条不能叫路的路。
因为已经好久没有走人,所以路面上早已杂草丛生,相当于我边走边在清理着这些杂草。
越往里走,天越黑,四周各种奇怪的声音,也接踵而起。
我强忍着恐惧,不断朝前走去,大概半小时后,我终于到达了老歪脖子树下。
这棵树很壮,树干足有两米多宽,高大概五六米的样子。
诡异的是在这棵树周围方圆五十米内寸草不生,连苔藓都没有,是一片盐碱地。
唯一有的东西是一些嶙峋的石头。
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
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好像不是这样的,不过已经许久没有来了,也许是我记忆错乱。
哗啦啦的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显得格外瘆人。
我心想着反正来都来了,而且环视了一周,并没有看到人在这里,莫非是老蔑匠在骗我?
眼看着火把就要熄灭,我急忙找了一些干草树枝,在老歪脖子树下简单地弄了个火堆。
看到火堆烧得噼里啪啦响,我这心里才好受点,要不然真的得吓死。
整个过程,我是八卦伞没离手,一直顶在头上。
按照老蔑匠的安排,我吃了一个牛肉饼,就在吃饼的时候,忽然听到附近有人咳嗽的声音,忽远忽近。
不过没一会儿就消失了,我认为是我听错了,毕竟此刻乱葬岗的风很大。
然而下一秒,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宇娃,快,快跟我走。”
咦?
是爷爷的声音?
我一抬头,发现百米开外的野草丛中,一个黑影站在那里,顿时,心头一紧。
幸亏是爷爷的声音,要不然在这种地方,我真得被吓死不可!
那黑影虽然看不清楚脸,但外形身高与声音的确是爷爷。
可是爷爷此刻不应该跟老蔑匠回去了吗?
在来之前,他可没说要跟过来的啊!”
怎么?
难道不相信我是爷爷?”
那声音再次响起,而人已经到了距离我几十米的地方,这次透过火堆微弱的亮光,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的确是爷爷!”
爷爷,您怎么来了?
这大晚上的你不害怕吗?
是有什么事需要交代吗?”
我有些诧异道。”
哎呀,你老蔑匠爷刚才跟我说那女人今晚不会来了,反而这里很危险,你快点跟我回去,要是这里的主人现身,你就真的跑不了了。”
爷爷一脸急色道。”
奥,好吧。”
虽然有些疑惑,但我还是决定相信爷爷,毕竟他是我最亲的亲人。
就在我快要靠近他的时候,他突然从外面伸出手来,笑呵呵地说:”宇娃,一直举着伞,胳膊酸了吧?
让爷爷帮你拿着。
这老蔑匠也真是的,拿个破伞有啥用!”
我心想还是爷爷疼我,举了半天的伞,的确手酸了。
就在我准备将伞递给他的时候,忽然后背一阵发凉。
因为我发现爷爷全程站在盐碱地与草丛的分界线上,竟没有朝前踏一步。
不对!
以前我不管是下学回家,还是放假归来,站在村口等我的爷爷,只要一瞧见我的身影,一定会大老远地迎上去。

上一篇 2022年9月20日 pm1:11
下一篇 2022年9月20日 pm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