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照梨花:却似人间只有一个他)佟祯崇佟霖_月照梨花:却似人间只有一个他全章节阅读

小说《月照梨花:却似人间只有一个他,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朱鲤鲤”,主要人物有佟祯崇佟霖,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又甜又虐的年代文合集

小说:月照梨花:却似人间只有一个他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朱鲤鲤

角色:佟祯崇佟霖

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朱鲤鲤”的一本新书《月照梨花:却似人间只有一个他》。故事精彩片段如下:二姨太整天吆喝着丫鬟小厮打花牌,把府里好赌的人都赢了个遍,看门的裤衩子都输得不剩。三姨太性格内向,羞答答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听说她喜欢看医书,她父亲就是开诊所的,炮火连天中她跟家里人失散了,那杀千刀的见她有几分姿色就强抢了过来。说起来,我的遭遇跟她有异曲同工之处。索性我也无趣,拿着一盘花起身前往北院,到了门口被里面的药味给呛了鼻,咳了好几下

评论专区

斩仙:辜负了这么好的名字了…

斗破苍穹:当年不知道多少人都是被这本书拉入网文坑,到现在却翻脸不认人。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能抗过开头的话,有点顾老师和他的小伙伴的感觉。但是,这书单女主吧?作者写女性工作室同住和三个未婚妻是什么心理,两边的读者都要抓?结果是两边都看不上这书吧

月照梨花:却似人间只有一个他

第 2 节 海棠花依旧

我在学堂上学,上得好好的,突然被一个军阀抢走去冲喜,成了他小妈。
巧了,这个军阀正是我小时候的玩伴。
又巧了,我嫁过去的那天就冲了他父亲,他当晚就嗝屁了。
01于是我在张家不受待见,府内的人都视我为不祥之物,就连路边的狗都离我三尺远。
外面战火连天,张家在租界里一片祥和,我在屋内种花种草。
我身为当代一个女大学生,被藏在这深闺大院,又手无缚鸡之力,除了自怨自艾,好像没别的用处。
自打老爷子过世之后,府里的大姨太整天在禅房里吃斋念佛。
二姨太整天吆喝着丫鬟小厮打花牌,把府里好赌的人都赢了个遍,看门的裤衩子都输得不剩。
三姨太性格内向,羞答答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听说她喜欢看医书,她父亲就是开诊所的,炮火连天中她跟家里人失散了,那杀千刀的见她有几分姿色就强抢了过来。
说起来,我的遭遇跟她有异曲同工之处。
索性我也无趣,拿着一盘花起身前往北院,到了门口被里面的药味给呛了鼻,咳了好几下。
里头的人听到声音,出来开了门,不好意思道:”我……那个,新试的药,味道有些呛,不过效果是好的。”
我在心里想,得亏三姨太没成医生,就这个味儿,我断定她是个蹩脚医生。
新婚那天,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幸好三姨太记性还不错。”
原来是妹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来给你送株花,就当见面礼了。”
以后逃跑的时候千万别忘记带上我,以我的观察来看,就三姨太最靠谱,她接受过新式教育。
一来二去,我们聊得很是投缘,从当今时报聊到当时形势,又感慨自己不能投笔从戎,当真是自古书生最无用。”
素秋,大厦将倾,我们岂能安之一隅。”
这是我临走时三姨太同我说的话。
夜半我思考着三姨太的话,辗转反侧,不料却看见有个人影在脱衣服,我顿时一个鲤鱼打挺,吓出一身冷汗。”
张卿言!”
说出去我还要不要做人了!
是你抢我来给你爹冲喜,然后你又半夜进我房间,被人知道我可是要被浸猪笼的!
张九爷那天把我抢回府扔下了一句话:”原来是一株清丽的秋海棠,给那吊着一口气的老爷子,岂不是浪费了。”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礼还是照着办的。
我朝着张九爷扔了个花瓶,随后又看到他的后背上伤痕累累。
张九爷朝我吼了一声:”吵什么,老子还没对你做什么呢?”
他长得真好看,比小时候好看多了,我觉得我勉强还是可以委屈一下。
可世俗伦理怕是容不下。
我被他吓得眼泪都挤出来了,张九爷于是纡尊降贵地过来哄我。
那手摸到我脸上的时候,老茧都把我这细皮嫩肉给碰红了。
真糙啊。”
你装什么装,你以前在学堂都快把前桌男生的天灵盖给掀了。”
”知道就好,知道还不把我放回去!”
张卿言当时中学成绩可好了,可后来国将不国,他就消失了。
我的家里如今也就剩我一个人了。
我始终相信知识能改变命运,所以即便很困难仍然坚持上学。
张卿言抹了一把我的脸,语重心长地说:”出了这个门,你小命都不保。”
我虽然怕死,可我并不想在这里了此余生。
在民族大义面前,当一只缩头乌龟更令我难以接受。
先生在教书的时候告诉我,要做一个对家国有用的人。
张卿言明令禁止我们出行,外加官兵看守,连蚊子都飞不出去。
这下好了,只能陪着二姨太打牌了。”
给钱给钱!”
二姨太估计是赌神上身,把把都赢,我囊中羞涩,正打算写个欠条。
大姨太话虽少,确也是个玩得开的,只不过我看着她眉眼间有着散不去的阴郁。
输钱就属大姨太给得很痛快。”
你俩干啥呢?
掏钱。”
二姨太数着手里的票子,催促道。
我跟白薇相视一笑:”我们打欠条可好?”
二姨太给我们翻了白眼,指着三姨太道:”老三没有,还可以理解,怎么你会没有吗?”
我何其无辜,令三姨太对我有这种想法,我本身就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女学生。”
我就是个还在上学的学生,哪来的钱?”
想起昨晚那个花瓶,貌似还挺值钱的,早知道就不扔了。”
不然我们先欠着,再打几把,总不会一直输。”
二姨太这可就不干了。
大姨太难得开了个金口:”九爷可是给了你好多的聘礼,一整箱大黄鱼。
你要是不方便,可以叫管家帮你换。”
顿时四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我,房里确实有几大箱子,不过我没打开过,对里面的东西也不感兴趣。
原来张卿言出手这么大方,我现在是一刻也坐不住,就想回房里数大黄鱼。
奈何被二姨太拉下来继续打:”老四,来来来,姐姐允许你们欠着。”
最后我输了一根大黄鱼。
吃过晚饭我就回了南院,花也不浇水了,直奔房间开箱!
大姨太果真没骗我,一箱金灿灿的大黄鱼,一箱珍珠项链首饰。
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我要把这些都拿去存起来,要不说张卿言大方呢,够我花三辈子了吧!
02半夜张卿言进了我的南院,我还在楼上蹦跶,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张卿言的肩膀血止不住地流,我慌了神,叫院里的姑娘去叫三姨太,并通知大姨太二姨太。
护送张卿言回来的士兵说外头的官兵把整个租界都封锁了,把医院里的医生都控制住了,这显然是在针对张卿言。
张卿言的身份有些微妙,目前属于军统,偶尔为了利益也与他们有些合作。
我看不透他。
白薇看着张卿言肩膀上的伤:”子弹的位置有些偏,需要把子弹取出来才能止血,现在的医疗器具不够,我没有足够的把握,并且需要止疼药……”止疼药是洋人新研究出来的药品,极其昂贵,一般人是用不上的。
当然还有一些别的药物,可副作用巨大,可能会上瘾。
二姨太心急如焚:”他妈的这帮狗娘养的,我去找!”
据说二姨太以前是整个京都最有名的名角儿,戏唱得好,经常被洋人请去表演,有一二分的门路。
张卿言即便伤得很重,可我也不想二姨太去冒险,这时候出去相当于送死:”二姐现在去就是送死。”
”三姐,我看过医术,古人用的方法我们可以试试,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不能再等了。”
我心急如焚。
张卿言这会儿清醒了会儿,握着我的手:”听她的,给我一块布。”
没有止疼药的张卿言疼得死去活来,除了三姨太和稍微懂一些医术的官兵当助手,我们没有一个人有那个勇气看。
天空露出鱼肚白,张卿言浑身是冷汗。
我原先也不想帮他擦身子,可大姨太发话了,我不敢忤逆她。
张卿言握着我的手睡了一觉,剑眉星目,昨天还意气风发威胁我的人,现在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
看在他给我那么多钱的份上,我对着他耳朵说了一句:”人,真的不能太嚣张。”
我下楼打算给张卿言做些好吃的,看见昨晚的那个小士兵寸步不离地站在院子里,招呼他过来:”大帅为何会受这么重的伤?”
士兵思虑良久:”昨日南大的学生不满外国**的行为举行游行,好多学生都被抓了,带头的那个叫李一寒,现在还在监狱里。”
其中有很多文人志士,张卿言惜才,不希望他们就这么以身就义,就趁乱把几名学生给放了,遭到他们的追杀。
怪不得昨晚没见着穿军装。
我看着今日时报,心里一阵绞痛,昔日的同窗被处死的处死,被踩踏得受伤,甚至还登报发了照片让他们的家里人知道,实在是野蛮的行为。
我的能力太微弱了,救不了我的手足。
我愤怒、不甘甚至仇恨,但都无济于事。
03早晨又下了一场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味。
我听着声响,大门口里有人在闹事,跟看门的士兵吵了起来。”
我们是例行检查,奸细无孔不入,我们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
我听见大姨太的声音,不卑不亢:”你们算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张大帅府也是你们能随便查的?”
我差点忘了张卿言是这里的地头蛇。
显然对方的耐心不够,想破门而入,张卿言的副官护着大姨太:”少校,你知道这里的规矩,我们张大帅从来不会惹事,如果你想打破这个规则,你要承担一切后果。
你确定这是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
我听了一会儿,转身跑回去看张卿言,书里说强将手下无弱兵都是真的。
没成想张卿言已经起来了,正在费劲儿地穿着军装:”你伤还没好,别浪费三姨太的药!”
张卿言唤我过去给他穿衣服,我给他打领带:”我要是在这里装死,你们都被那群强盗抢了去,我上哪儿找?”
语气非常轻佻,他爹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
张卿言已是强弩之末,嘴唇还泛着白,我拿着用红玫瑰做的润唇膏给他涂上:”你别动,等下穿帮了可别赖我。”
想扮演一个正常人,难为他张大帅了。
张卿言临走前,点了点我的唇:”挺甜。”
我搀扶着张卿言往外走,这人脚底生风,我差点儿就崴了脚,他悄声地说了句:”这些年你连个子都懒得长?”
这是嫌我腿短?

瞧见外头的洋人士兵跟张卿言的下属拿着家伙对峙,谁都不让着谁。”
是哪阵风把我们总督大人吹到张府门前?”
张卿言手里捻着一根烟,我听着他话语里是漫不经心的,可眼神里带着狠厉。
那总督看起来不像是个洋人,只是打扮得像,看见张卿言开口有些谄媚:”大帅,在下本无意打扰,只是例行检查。
近段时间向红会的人肆意张狂,万一躲在府上哪个角落,对大帅的安全构成威胁,可就不好了。
我也是为了大帅的安全考虑啊。”
随即拿出来租界盖了章的搜查令。”
考虑?”
张卿言抬脚对着那总督大人就是一腿,”我看你最近吃了洋人的饭,不仅满肚肥肠,胆子还不小,给我滚!”
我被这场面给镇住了,原来张卿言在受伤的情况下还能把一个人踹得口出血,我真庆幸中学时自己没薅他头发。
张卿言打了为洋人办事的军官,在租界闹得沸沸扬扬,最后伊藤左木来当了和事佬,据说他是个小日子过得不错的东瀛人,也是杀害学生的主力,我恨不得当场就将他手刃!
他说张大帅不懂礼节,一向礼仪之邦的国度对一个绅士动手。
张卿言笑了笑,说这种人叫汉奸,他教训自己的同胞从来不假借他人之手,不像你们这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最后为了化干戈为玉帛,伊藤把在租界上流社会举办的宴会请柬给了张卿言,叫张大帅一定赏脸。
04张卿言大动干戈之后伤口撕裂,这下有的他受。
白薇火急火燎地跑来找我,想要张卿言给我的小黄鱼,我非常大方地给了她好几根,她感动得都要落泪了。
接下来的几天,租界一片祥和,警力充足,正是为了筹备租界里上流社会的宴会。
我看着请柬上的樱花,胃里一针翻江倒海,樱花在我们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绽放得如此艳丽,怎么到了这一张请柬上就看得这么不顺眼。
估计是看不得我们的东西被别人染指。
张卿言知晓这是个鸿门宴,硬是要把我带上。
我犹豫了,我还有那么多钱没花完,二姨太给我梳妆打扮,啧啧称奇地说到:”我们老四不打扮都惊艳众人,这一打扮不得了,估计九爷也很难把持得住。”
越说越离谱了。
月牙白的旗袍穿在我的身上,裁缝的剪裁工艺修身又彰显了我的身姿。
我这时候才觉得我是个女人,平日里都是个女学生。
也是这时候我才明白,有一些文化是需要传承的。
大姨太嫌我太朴素,往我手腕上套了一个翡翠手镯,我在书上见过这个,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太贵重了,我要把它还给大姨太。”
这是我出嫁时的嫁妆,留在我这也是无用之物。”
大姨太的眼里充满了哀伤,”你今天代表的可是我们国人的形象,不可被他们瞧轻了去,也让那些洋人看看我们老百姓的脊梁,是他们神圣不可侵犯也高攀不起的。”
张卿言被我的出现给吓得喝水都呛着了,我真怕他的伤口也这么草率。
我穿着高跟鞋,走路属实不太熟练,张卿言看不惯我一瘸一拐的,就一把把我抱了起来。
我低空恐高,惊得抱住他的脖子:”张卿言,你过分!”
大姨太二姨太用嫁女儿的眼神送我出门,手里还挥着手绢,捂着嘴笑。
好不容易到了车上,张卿言也没把我放下来,我就这么窝在他怀里,我耳朵脸生热,闷得快要呼吸不过来。
张卿言说我”没出息”,还趁机亲了我一口。
我骂他轻佻,问是不是对所有女人都这样。
张卿言这下把我按着亲了好久,开车的司机都不好意思瞧了。
火星怎么说,还愿意收留一些没脸见人的地球人吗?
临入场前,张卿言拍了拍我的腰肢:”宴会人多,不要离我太远。”
我没见过这种场面,由脂粉气息堆积起来的城市,整个会场布置得富丽堂皇。
这让我想起来,还上学堂的时候先生曾带我们下乡,路边的老弱妇孺吃不饱穿不暖,受伤的皮肤裸露在外,路过的官兵还踹了他们两脚,人死了甚至连一张破席子都没有。
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以往只能看到一些冷冰冰的文字,却不曾想,亲身体会竟是如此悲凉。
主持人是个法国人,带有法国浪漫主义精神的,让我们自行寻找舞伴跳一支开场舞。
我没看见张卿言,一时之间慌了神。”
女士,可否请你跳一支舞?”
此人正是伊藤。
我真想啐他一口,就算全天下的男人死光了,舞伴我也不会挑你。
要是手里有一把匕首,这时候就该向他的腹部刺去,让他向他的天皇谢罪。
可是一个伊藤死去,还有无数个伊藤接手,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这时候白薇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笑泯然:”我看这位女士有舞伴了,要是先生不嫌弃……”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白薇她来这里干什么,我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给你钱你不跑路,还来送死?

张卿言显然也搞不懂洋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握着我的手跳了一首华尔兹,说了一句脏话。
他也看见白薇了。

上一篇 2022年9月20日 am11:11
下一篇 2022年9月20日 pm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