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归华表》景瑜昭妃热门小说_景瑜昭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书名叫做《鹤归华表》的小说,是作者“取予”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景瑜昭妃,内容详情为:她运筹帷幄,只想扶十一皇子上位,成为皇后,没想到却被敌国世子娶回了家

小说:鹤归华表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取予

角色:景瑜昭妃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鹤归华表》,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取予”。书中精彩内容是:恰是晌午时分。荣王妃在殿中来回踱步,听宫婢禀报,转身,小跑过来拉握我的手,笑道:”走,陪我一道去看太后娘娘。”不等我开口,就拉着我走。我懂了,原是寻我一同去见她最不喜欢的太后的,最好因有我在旁,太后能快些命她退下

评论专区

花千骨:很多年前,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独自。窝在被窝里看完了这本。我至今不能理解三界第一美人杀阡陌这种奇葩名字加奇葩人物会让我可耻地……绅士的性向才没有什么问题!

网游秩序之剑:队友太恶心

不可思议的山海:除了一点成语和俗语有点出戏外还是不错的,。。。后面口语化的程度加重了

鹤归华表

第 7 节 入陛下的棋局,只是第一步

冬日难得有暖阳柔照的天儿,这样的天也尤适合出门游玩。
荣王妃遣人来传话,说是有重要之事,让我速速进宫。
我正试陛下赐下来的琴,看了看面前的宫人,想她能有何等重要之事,约莫是近来坊间炙手可热的一出戏。
而那戏,热闹过几日后就已被禁了,如今经营的都是不敢上明面的。”
太后娘娘最近烦闷,陛下命臣女试这新琴,届时为太后解忧,怕是要负王妃心意了。”
那宫人不依不饶,”王妃说一定要将小姐请进宫,还望小姐体谅。”
她势是不走的架势,我略思忖,唯好进宫去见荣王妃一面。
恰是晌午时分。
荣王妃在殿中来回踱步,听宫婢禀报,转身,小跑过来拉握我的手,笑道:”走,陪我一道去看太后娘娘。”
不等我开口,就拉着我走。
我懂了,原是寻我一同去见她最不喜欢的太后的,最好因有我在旁,太后能快些命她退下。
霖华公主的棺椁被运回北临一事至今,太后与陛下之间的嫌隙无论怎么修补都未显半分成效,甚至冷如冰封。
一路荣王妃笑意和善,不失端庄意味。
我与她在宫人请领下进宁慈殿门,将将靠近内殿,就听有隐隐嘤语,咯咯笑声稚嫩天真,接着便是说话声。
太后抱着娃娃逗,九皇妃含笑与她讲话。
那娃娃白白胖胖,眼睛大大的亮亮的,全然看不出是个小皇孙,十分可爱。
算算日子,他应该快有五个月大了。”
纭纭也来了。”
太后抱着曾孙没有很开心,显有些倦容。
我行个郑重的礼,”给太后娘娘请安。”
”怎么今日都变得如此客气了,快坐下。”
太后道。
宫人熟练地搬来椅子,荣王妃在旁一直微微笑着。
九皇妃起身给荣王妃见礼,坐下后转看我,”许久未见澹台小姐,澹台小姐还是一样清丽动人,十一弟也真是,不常来府中,叫别人觉着兄弟之间都生疏了。”
话尾带着笑意,同她身上的紫紶华裳一样刺目,漂亮的脸上有些许妩媚些许凌厉,亦意在这是句玩笑话。
我一笑。
太后听罢先不满道:”璋儿有本事与皇帝吵那一架,怎么不自己出门,你让瑜儿去触什么霉头?”
九皇妃一顿,温声伏低,”皇祖母也知殿下脾气急,殿下心中,最是紧要手足的。”
太后目不视她,继续逗孩子,没想小曾孙忽得哭起来,姑姑使了个眼色,跟九皇妃来的乳娘立即恭敬上前,抱起小皇孙,轻拍慢摇地哄起来。
我看九皇妃这一瞬她亦不偏不倚投来目光,对上一眼便又都收回。
九皇子景璋跑到御书房同陛下吵了一架发生在他禁足解后。
没有人知道究竟吵了些什么话,他触了陛下什么逆鳞,摔碎的花瓶是谁动的怒?
他出来的狼狈与不服气又是被陛下训了什么话?
总之景璋回府就再也没出门,那时接二连三的事把他遮掩得很平静。
这件事好像没有人在意一般,无几人知晓的情况下发生,不知不觉平息,更没人在那时候提起。
眼下江俨即回京,大家便都再次想起这件事。
乳娘怀中的小曾孙哭闹不止,太后愁眉看过去一眼,叹息一声,撑案扶了扶额。
姑姑察色,和言笑道:”太后乏了,需歇歇了,娘娘小姐改日再一同来吧。”
我同两人起身告退。
出殿门时九皇妃厉色瞥一眼乳娘,走往不同的宫道前又与荣王妃笑了笑。
扈齐赫离开后平静,不知道该不该称之为同战前一样的表面平静局面,至少谁都是安分守己的。
我正打算离开,荣王妃忽道:”听说陛下赐了你一把上好的琴?
没想到连小皇孙都没能让太后开心。”
她就差说估计琴也没什么用了——太后最喜欢听琴,在所有人眼里我最擅弹琴。
荣王妃走近我说:”金缕园有场新戏,一道去看看?”
我思忖起来,金缕园的新戏……金缕园新出的最受追捧的戏,才七日就被明令禁演。
说起来与景瑜当初闹退婚时,他们按此编排的戏不分轩轾,热闹就热在是当真发生过这样的故事。
不过只是明令禁演,就如同暗庄一般私下还是会有。
倒不是他们胆子忒大,太祖皇帝时治理开明,允百姓议政,慢慢地有了这样的话本子戏折子。
现在不同从前,然也不过明面管管。”
好啊。”
我轻轻笑道。
荣王妃讲得神秘,”今日我们换身行头去。”
”哦?”
她笑领我出宫,马车先是行到一处布行,想必是荣王的人,荣王妃同布行老板很熟。
她带着我换了身寻常姑娘的衣裳,梳了普通发饰,再坐上马车往金缕园去。
金缕园前园供普通百姓看戏听书,与京师城中其他茶馆差不多,向来热闹,大堂中满满嗑瓜子声儿闲谈声。
荣王妃择了张空案几坐下,叫来小二上茶水瓜子,转对我道:”那戏还未开场,我们先在前园听点别的。”
我弯了眉眼笑笑,打趣道:”被荣王逮个正着,可别携带上我呀。”
荣王妃立马做出”嘘”的手势,”他生起气来可难哄了。”
一是气她穿成这样,二是气她这次听的可是江俨的笑话。
可是,荣王又何时真的同荣王妃发过脾气呢?
他自有办法摆平她惹的无论任何祸。
金缕园有人来听戏的,有人真来喝茶的,谈起京师的现状也好不避讳。
旁桌有读书人说:”开春后的科考,鼎贾三元怕是现在已有内定人选了。”
更有失望者不甘,”就怕连三甲之外的都轮不到我等,白白这般早来京师准备。”
又一同伴道:”就是,原以为此次必然能换个公正廉洁的主考官大人,没承想陛下在这时候下这旨意,到底什么意思?
让我等远来京师的学子如何自处,难道就是这样告知我等科考无路?”
这话还是说不得的。
果那失望学子即道:”哎,谢兄此话严重了。”
一桌人唉声叹气,借茶消愁。
陛下最近一次下的旨意就是召江俨回京。
整个大周朝读书人应该没有不恨江俨的,没有不对他咬牙切齿的,作为科举考官,贪赃枉法,断绝寒门科考之路,甚至迫害对其有怨言的考生。
三年前各地学子联名呈上万民书到太师府,恳求爹爹为他们谋条出路,爹爹痛心不已,连同其他官员上奏,才不过换来江俨的被贬越州。
实在是……太轻了。
猴儿似的小二笑脸过来,弯腰道:”二位小姐,这边请。”
上二楼一间雅室,再往另一楼梯下去是金缕园后园,沿小径瘦竹怪石的雪景,进一处墨水榭打开透光扇门,入目白皑皑的水天湖色,山水天云共白,幽幽湖心立小阁。
湖心小阁就是后园听戏之处,随意选出一场戏都是前园两倍的银两。
这楼中虽比不得前园热闹,也谈不上冷清,戏台的江南小镇布景精致有情境。
小二给在座的人都呈上本画作绝美的话本子,故事里南庄小镇的春天花木繁盛,柳亸莺娇,有一群逍遥自在,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二元阿蛮是个戏痴,她把近来戏楼满座爆棚的新戏《南庄》足足看了两遍,甚至珍藏了它的话本子,成日抱着舍不得撒手。
这戏讲的是江南有座小镇唤作南庄,以制松烟墨出名。
谢展乃是镇上势要制出最好的松烟墨,成为首富的志气少年,他有一自小喜欢的姑娘,镇上鬼灵小才女师小小。
谢展以为要实现梦想的时候,师小小却被京城来的权贵疯子抢走,他在死的最后一刻都拼命地想给她如从前一般的自由。
元阿蛮夜晚躺在床上再翻起话本子,蹙眉感叹,”真想去看看师小小最后回了南庄没有啊,南庄……还有没有谢展。”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
天青色的小镇刚下过一场细雨,**窗前那簇大片的芭蕉叶,师小小手持书卷侧倚在窗台,额前的刘海薄薄,一身象牙白衣裳,两个细长的辫子挽到胸前。
屋中趴在案几的小人儿猛然醒来,院中忽起窸窸窣窣的动静,元阿蛮懵懵地看着窗前女子,那样的有书卷气,比话本子上的还要好看。
——师小小?
元阿蛮顿时激动

上一篇 2022年9月20日 pm12:15
下一篇 2022年9月20日 p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