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尘欧阳浩《风水神相》_(风水神相)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风水神相》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蒋尘欧阳浩是作者“一叶木舟”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蒋尘自幼被师父收养,数年间习得一身风水秘术
寻龙点穴,相面测字,卦卜古今,符菉驱邪,无一不精
且看蒋尘学有所成,回归都市,会带来怎样的故事?

小说:风水神相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一叶木舟

角色:蒋尘欧阳浩

热门小说《风水神相》是作者“一叶木舟”所著。

评论专区

诸天之从新做人:开头被富二代搞死穿越看得念头不通达后面的情节索然无味

寒门崛起:抄袭无耻,怂恿粉丝攻击原作者更加无耻,简直无耻到极点!

火影之琉璃刃:文笔一流,感情细腻动人,主角坚韧强大,少见的变百文能达到这种水准的,个人仙草,另外,和红在一起了好评

风水神相

蒋尘听着围观人群越来越难听的讨论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抬头向面前的两个人看去,仔细的看了两个人的面相,不由心里一动。

稍稍一想,蒋尘心里一阵冷笑,压下心中怒气,心中已有了计较,恢复镇定神色。

他抬起手,爱怜的摸了摸面前女孩的额头,又心疼的替女孩擦了擦眼泪,摸了摸她的脸蛋。

那个女孩有些诧异的看向蒋尘。

就在女孩看向蒋尘的同时,蒋尘左手捏了一个手诀。

蒋尘看着女孩的眼睛,问道:“你认识我么?”

围观的人被蒋尘突然的举动弄得一楞,周围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随后蒋尘的问话他们听的清清楚楚。

没容众人反应过来,只听女孩没有太多感情的答道:“不认识。”

听到这话,围观的人顿时一片哗然。

旁边的男子也是一惊,刚想说话,蒋尘的右手已经抚过他的腰间。

男子顿时发现自己没法说话了,甚至都没法动弹,不由心中大惊。

蒋尘继续看向女孩,问道:“那你为什么冤枉我?”

“龙哥收了好处,说要收拾你,要我配合演戏,给你泼脏水。”

周围彻底安静了,已经没有人说话,虽然都不知道那个女的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不耽误他们安静的看着这戏剧的一幕。

“你是学生么?”

“不是。”

“那你是做什么的?”

“我在城中村‘红姐洗浴’坐台。”

此言一出,周围又是一片哗然,显然大部分人都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了。

蒋尘微笑着,往旁边让了让身子,继续问道:“围观的人,有没有你认识的?”

刚才这个女孩哭过,蒋尘给他擦眼泪时候,故意把她化的妆都擦掉了。

现在蒋尘躲到一旁,众人才看到,露出真容的她,虽然年纪也不大,但一看就不可能是学生了。

看着这个女人露出的真实容貌,人群中有几个人感觉有些不自然。

“他前几天来点过我,还有他们三个前两天一起找我玩过。”

随着女人的指点,那几个人脸色大变,想要向人群外挤去。

然而人群很挤,几个人又比较靠前,不是那么容易就出去。

众人随着女人的指点,带着好笑又鄙夷的眼神看向几人。

蒋尘也看了过去,发现正是刚才议论最多的那几个人。

蒋尘刚开始突然被冤枉,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后来静下心,仔细看到那个女人的面相,就知道她根本没有怀孕,显然今天这个事情有很大的猫腻了。

而且他观这个女人的气息,应该属于生活不检点,类似于古代应客征召之人。

又察觉到围观有几个人的气场,与她的气场有一丝纠缠交汇过的气息,显然近期他们应该在一起过。

于是,蒋尘先是抚她额头的时候封了她部分魂魄,然后用撼魂术问话,让她在心神不稳间,说出真话。

显然,现在取得这样的效果,他很满意。

蒋尘笑着看向那几个人,问道:“刚才几位嚷嚷的最卖力,怎么?是和她玩的不开心,把气都撒在我身上了么?”

围观人群一阵大笑,几个人涨红着脸,向外挤着。

蒋尘继续开口:“几位别急着走,给我们大家伙讲讲,你们三个人和她一起是怎么玩的?”

围观人群中,有的女性轻啐笑骂,但更多人却是一阵更加大声的爆笑。

看着几个人跑了,蒋尘回过头,对着周围的人群一笑,说道:“各位,今天也都看一乐呵了,我也不收各位打赏了,热闹看完了,大家该散也就散了吧。”

虽然自己身上的误会解除了,但是这个事情可不算完。

围观的人群,哄笑着渐渐散去,也不乏实在八卦的,依旧在附近游荡着。

蒋尘回过头来,看向身边脸色很难看的龙哥两人。

龙哥阴着脸,率先开口:“小子,刚才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动不了。”

“我也是,为什么我控制不了自己说什么?”那个女人也跟着喊到。

蒋尘笑着看着他们两人:“我还没问你们为什么栽赃陷害我,你们竟然恶人先告状。”

看着蒋尘笑眯眯的样子,龙哥气的牙痒痒,他很想如同平时一样,一拳砸在蒋尘的脸上。

但是刚才蒋尘只是轻抚一下,他就不能动了,这种手段让他有些顾忌。

龙哥想了想,开口对着蒋尘说道:“如果你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诬陷你,你就和我去一个地方,到了哪里你就知道了。当然你不敢去的话就算了。”

“好,我和你去。”蒋尘想了想,然后点头同意了。

他不在意龙哥低级的激将法,今天的事他现在大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索性跟着去看看自己猜的对不对。

龙哥领着蒋尘向远处走去,阴沉着脸,心中却一阵窃喜。

他心想蒋尘再厉害,一会也有他好看的,那个女人也阴沉着脸跟着。

蒋尘他们走后,刚才他们所在的附近,一个角落里走出一个人,转身向他们离去的方向跟了上去。

而他刚离去,另有一道身影也跟了上去。

没有太远,转过两个弯,蒋尘就在龙哥的带领下走进一个胡同。

蒋尘抬头看去,发现这是一个死胡同,胡同里面有十多个消瘦的年轻人,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身上满是纹身的人,有几个手里还拿着钢管之类的东西。

看着面前又是纹身又是染发的几人,蒋尘不禁感慨:原来省会的流氓也和小县城一个德行啊。这不就是一个个印花的鸡毛掸子么?

蒋尘没在意胡同里的众人,慢慢的走进胡同。

看蒋尘走进胡同,那些人只是带着坏笑把胡同出口堵住,并没有做什么举动,显然实在等什么人。

蒋尘没管他们,自顾的在胡同里来回走动着,用脚在地上胡乱的滑动着。

没一会,胡同口又进来一人。

蒋尘抬头看去正是欧阳浩,不禁对他咧嘴一笑:“还真是你啊。”

欧阳浩看见胡同里的情形,摸了摸额头,一阵狞笑。

对着蒋尘说道:“你tmd在火车上不挺nb么?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刚才没能让你出丑,算你运气好。但现在我这里这么多人,我看你一会还tm能不能笑出来。”

随后,对着龙哥说道:“别跟废话,直接给我打残了,出了事算我的。”

边上的那个女人也开口说道:“龙哥,你要替我出出气,狠点教训他。最好把他牙打下来,省得他乱bb。”

龙哥点了点头,拿过手下递过来的一根钢管。和其他人一起向蒋尘围去。

蒋尘看着围过来的众人,并没有惊慌。

他叹了口气,看向众人:“今天我给他看相算了一卦,应验了。”

蒋尘手指着欧阳浩,说的话让欧阳浩脸色阴沉下来。

蒋尘没有管他,继续看向众人说道:“今天我再给你们所有人相个面:小伙子,你们都有血光之灾啊。”

话音刚落,蒋尘抬手,把捏在手里的四张符箓扔向四方。

刚才他已经用脚在地上勾勒出阵纹,现在把符箓置于阵眼,一个简单的幻阵便完成了。

眼见阵成,蒋尘大喝一声:“何方小鬼这么大胆,见了本阎君还不下跪。”

就在阵成的瞬间,龙哥众人便感觉周围环境一变,他们已不在原来的胡同,而是身处阴森恐惧的阎罗殿前,身前大殿中央坐着阎罗王,周围各种大鬼小鬼围列两旁,鬼笑着看着他们,一切是那么真实。

而且众人除了还认识面前的同伴,却怎么也想不起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就连之前的事也想不起了。

正惊恐间,突听殿上阎罗王一声大喝,吓得众人一阵心惊,尽管心里害怕但也有所怀疑。

就在众人还心存怀疑间,只见有两个人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众人疑惑的看向两人:”你们两个人干什么?”

两人有些颤动的说道:”龙哥,真不是我们两个想跪下,莫名其妙的就跪下了。“

就在说话间,又有两人跪了下来,龙哥转头看去。

那两个人有些带着哭腔说道:“龙哥,我们也是莫名其妙的就跪下来了。”

众人心中一阵胆颤。

就在众人胆战心惊的时候,殿上的阎罗王又是一声大喝:”大胆小鬼,来到阎王殿还敢无礼,莫非是想试试十八层地狱的刑罚?“

周围大鬼小鬼跟着又是一阵怪笑。

瞬间所有人立马跪地求饶。

蒋尘看着面前跪成一片的众人,心中一阵好笑,刚才是他用脚把地上的石子踢向那几人的膝盖,才让几人跪下。

“大胆的小鬼,竟然对我不敬,给我互相掌嘴三十下。”

跪倒的众人,听见阎罗王此话,再抬头看到周围众多鬼将在怒视几人,立刻两两互相扇巴掌,而且丝毫不敢手下留情,很快,嘴角便开始流血了。

“那两个纹着带鱼和猫的,平时都说龙虎斗,今天你俩给我来一个猫斗带鱼。”

蒋尘点指着胳膊上有着龙和虎纹身的两人,开口说道。

随后便看见两个人打在一起。

“还有那个纹着猴子的那个,对着他给我来个猴子偷桃看看。”

蒋尘指向一个纹着齐天大圣纹身的人,随即又指向欧阳浩。

随后,欧阳浩便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蒋尘看着都替他疼。

蒋尘再没多管他们,转身来到那个女人身边,刚才只有她没有挨巴掌。

蒋尘随即一指点向她的额头,既然她欢装孕妇,那就让她体验一个月孕吐的感觉吧。

蒋尘向胡同外走去,一抬头,正好看见胡同外一个探头探脑的人,随即两道视线对上。

话说林雪和陈倩倩分开后,感觉口渴,便打算去车站旁一个便利店买瓶水。

又一次路过人群聚集处,本没打算多理会的她,但是周围诡异的安静,让她听到了蒋尘和那个女人的对话,不由得停下脚步,看了全过程。

“原来,他是被诬陷的啊。还以为他真是那样的人呢。还真是错怪他了。”

林雪稍感愧疚,之前自己看人太片面了,轻易就相信蒋尘是那样的人了。

人群散了后,她眼见蒋尘和龙哥离去,又看着欧阳浩鬼鬼祟祟的跟着,心中也猜出些许真相,心中一动,也跟在欧阳浩身后赶了过来。

等她走到胡同口,听见里面说话声,知道人就在胡同里面,也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探头偷看,发现那么多人还拿着武器,生怕出大事,就想拿起手机报警。

结果她刚掏出手机,就听见蒋尘那让她很是熟悉的话语,接着里面便是蒋尘那莫名其妙的话,以及惨烈渗人的哀嚎。

她刚探头往胡同里看,就看见蒋尘一身无恙的走了出来。

蒋尘看见林雪,稍微有些意外,到也没多说什么,冲她笑了笑,走了。

胡同里面的人蒋尘并不担心,几分钟后符箓的灵气散尽,幻阵自然就破了,给他们一点教训也就够了。

林雪看了看胡同里诡异的一幕,以及惨烈的众人,满脸的惊异和好奇,但是她也没好问蒋尘,同样收起手机转身走了。

上一篇 2022年9月19日 pm9:13
下一篇 2022年9月19日 pm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