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婕小姐妹儿(毁灭吧,社畜谈啥感情)_(毁灭吧,社畜谈啥感情)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毁灭吧,社畜谈啥感情》,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刘婕小姐妹儿,是作者“桥南白雪”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爱情为什么会成为了奢侈品?

小说:毁灭吧,社畜谈啥感情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桥南白雪

角色:刘婕小姐妹儿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毁灭吧,社畜谈啥感情》,它的作者是“桥南白雪”。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孩子归我,房子归我,车子归他,他每个月给我1000元孩子的生活费。11000元。我们虽然是三线城市,但我带着孩子在外面随随便便打一顿牙祭就要一两百,1000元真心不算什么。孩子的开销,主要靠我

评论专区

妖刀记:《咏古·舒梦还》念起清萍同饮杯,应知运命总相违。百战袍泽成锦缎,十年恩义结寸灰。舞榭歌台人照旧,江山故国目已非。子孙名禄旋盏尽,风逐万里不如归。

重生之大文豪:很多抄书流里边都是主角和别人打赌。这本一上来就和自己班长有赌约。一个初中生,谁没事和别人赌约。那都是社会混混干的。工作的人更不会如此轻浮。所以穿越抄书打赌的都是赌徒。

重生超级巨星:大爱的作者,这本书是我看的第一本娱乐圈文,好多年了,当时感觉写得很不错,苏爽,语言感觉蛮好,看得开心

毁灭吧,社畜谈啥感情

第 2 节 受害者

过去很多年,我都觉得我是个好人。
直到我被查出得了尿毒症,肾衰竭晚期,需要换肾。
等肾是要排队的,我怕等不到,怕我的囡囡没人照顾,居然算计起另一个人的肾。
如此无耻,如此龌龊⋯⋯=====我是个单亲妈妈。
孩子 5 岁时,我和孩子爸离婚了。
对外的原因是,两地分居,三观不合;实际原因是,他在外面有人,而且那个女人怀孕了。
他说,我比那个女人坚强,我能照顾好自己和孩子,而那个女人,没了他活不下去;他说,那个女人把最好的年华给了他,他不能辜负;他说,廖静,你成全我吧!
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我陪他创业的青春不是最好的年华,为什么别人不能辜负,我可以辜负,但我成全了他。
孩子归我,房子归我,车子归他,他每个月给我 1000 元孩子的生活费。
11000 元。
我们虽然是三线城市,但我带着孩子在外面随随便便打一顿牙祭就要一两百,1000 元真心不算什么。
孩子的开销,主要靠我。
吃穿住行,再加学习,玩耍,兴趣班,每一样都是钱⋯⋯我几乎是玩命的工作,就盼着每个月绩效考核得个 S,工资能多 500 元;除此外,我在外面还兼了一份工作,给网站做图。
每天晚上,孩子做作业,我就画图;等她睡了,我继续加班⋯⋯每天早上在头痛欲裂中起床,整天靠浓咖啡撑着。
有的时候,我也会想:如果不那么能干,如果小鸟依人一点,是不是男人就会多疼爱一点?
至少生活费多给一点?
当然,这是空想。
我很清楚,我是家里的顶梁柱,我甚至在五年前,孩子刚 3 岁时,就给自己买了重疾。
只是我没想到,真的有一天会用上。
2那天出差回来,在机场。
我先是头痛,没太在意,长期熬夜,头晕头痛是家长便饭,后来,在等出租车的地方,我竟然晕倒了,还是机场工作人员把我送到医院。
医生给我做检查,我心疼得不得了,查血,查尿,心电图,B 超,CT⋯⋯每一项检查,都是钱!
而最后的结果,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尿毒症!
尿毒症也是肾衰竭晚期,意味着两边肾都坏了,若不及时治疗,离死亡不远。”
我明明是头痛,怎么可能肾坏了?
报告肯定弄错了!”
我不愿相信。
医生给我解释了很久,他把一叠化验单报告单捏在手上,把各项指标一个个拿出来给我分析。
说实话,他说了什么,我听得不太懂。
我心里就两件事:第一,还能救吗?
得用多少钱?
第二,我若死了,女儿怎么办?
我先给孩子爸打了个电话,孩子爸第一反应是:”廖静,你不至于吧?
你身体壮得像头牛,怎么可能生病?
想要生活费就直说,呵,玩这种把戏⋯⋯”我才知道,在他眼里,我是钢铁侠本侠,不会累不会病。
我平静的说真的病了,再把报告单拍照发给他,他这才相信。
然而——他相信的结果是大倒苦水,说他养儿子太花钱,没钱给我⋯⋯最多 2 万!
整个过程,他完全没提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生病期间,我没那么多时间精力照顾和辅导孩子,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拼命工作,收入必定大不如前,孩子怎么办?
我若走了,孩子怎么办?
若换做以前,我早把电话摔了,什么狼心狗肺的东西?
可现在不行,我让他微信转账给我,2 万就 2 万,总比没有好!
3那天起,我开始一周一次的血液透析,每次 4 个多小时。
先把血液引流到透析器里,然后清除血液里面的毒素和废物,最后将清洁后的血液重新引流回体内。
说白了,就是用仪器代替肾功能。
人的心态很奇怪,以前不知道患病的时候,我每天虽然很累很困,虽然头痛,但为了赚钱,依然像打了鸡血一样。
如今,整个人委顿下来。
从前没注意的症状,一个个显现出来:厌食,全身乏力,面色泛黄,小便减少,甚至全身轻微浮肿。
有的时候照镜子,我也会怀疑人生:活成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妈妈,我怕!”
女儿经常扑到我怀里,小脑袋蹭来蹭去,一个劲儿吸鼻子。
我知道她在哭,她怕我死。
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对生死已经有了概念。
每每这时,我都会挥舞着拳头:”囡囡别怕,妈妈一定会打败大怪兽!”
因为生病的缘故,我爸妈过来帮忙,我妈看见我就会唠叨:”给你说了多少次,不要熬夜,不要熬夜,你就是不听!
这病肯定是因为熬夜!”
”那些钱挣了做什么?
最后还不是全部给医院了!”
”宋峰那个混蛋,你这么严重的病,他连看一眼都没有,孩子也不管,都怪那个狐狸精!
你当初找对象就没长眼睛!”
⋯⋯我妈每次说着说着就哭,抱怨我不听话,到最后,我还得安慰她。
讲真,我也挺烦的。
我已经够惨了,为什么还要天天被抱怨?
每次被她抱怨完,我都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只是,不能死!
如果死了,孩子就完了!
4我查过资料,国内透析阶段的尿毒症患者,平均能活 5-8 年。
我才 34 岁,就算再加 8 年,也不过 42,我想陪着女儿长大,想看着她考上大学,还想看着她结婚⋯⋯我有医保,能报一部分,还有一份 30 万保额的重疾,实在不行了,还有套房子。
只要能排到肾源,我就能恢复健康!
我得振作起来!
医生说,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尽量考虑肾脏移植,这是目前最好的治疗手段。
只是——肾源短缺,排队的人很多。
我就算现在开始排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排得上。
国内器官捐赠的人很少,大多数器官移植手术,器官来自亲人捐赠。
我爸妈年纪已高,医生虽然不建议器官捐赠,但他们坚持去查了肾脏的匹配度,并不匹配。
我妈虽然唠叨,但她也是真的爱我,且和天下所有母亲一样,有伟大的奉献精神,情愿自己死,也不愿女儿死。
我妈说,她去问问家里其他亲戚,求他们都去查下匹配度。
我个人觉得有点强人所难了,万一匹配上了怎么办?
捐还是不捐?

人体两个肾,一旦少了一个,另一个肾就会承担更多的负荷,更容易疲劳。
果然,亲戚们没人愿意。
我妈在病房里一个劲儿的抱怨,说谁谁当年受过我们家的恩惠,谁谁的工作是我爸给找的,谁谁问我们家借过钱,现在这点忙都不愿意帮⋯⋯我给我妈说,”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再说了,这叫一点忙吗?”
,我妈听不进去。
5住院一周后,我回公司上班。
一是我需要赚钱,不能坐吃山空;二是我一周只需要做一次透析,不需要长期住院。
我们公司是当地最大的广告公司,一共有 20 多个员工,我是主设计师之一。
上班那天,我刚坐到座位上,负责人事的张姐递给我一个厚实的信封:”廖静,这是同事们的一点心意,钱不多,你收着。”
我当下感动得哭了。
然而,感动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我肉眼可见的被孤立了。
肾衰竭虽然是重病,但不是传染病,同事们看着我,却仿佛看着个传染源。
从前一起吃饭,现在一个个提前溜出办公室,悄无声息,生怕被我叫住;开会的时候会偷偷挪凳子,离我远远的;更明显的是,不得不和我说话的时候,他们会假装揉鼻子,把口鼻捂着⋯⋯我专门解释:我这是肾病,不传染。
同事们笑着说”知道”,还叫我”别想多了”。
然后,该躲还是躲。
我明白他们在怕什么,他们怕所谓的”病气”渡到他们身上。
我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一次两次后,我戴上口罩,主动离他们远远的,任何工作上的交流都尽量在网上说。
兼职的工作也辞了,不敢再熬夜。
我用尽量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偶尔有闲暇,不是查找肾衰竭方面的资料,就是看设计方面的学习资料。
我在刚参加工作时就明白一个道理:”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做到在单位无可替代!”
我现在有病在身,更要精于业务,否则,一点小差错都可能被辞退。
只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残酷得要命。
一个月后,负责人事的张姐再次找我,她说得很委婉,很有艺术:”廖静,你现在生病期间,每天上下班实在辛苦,偶尔还要加班。
我和老板商量了一下,建议你以后就不坐班了,在家里办公,时间相对自由,每个月按时交稿就行,工资一分钱不少你的,你觉得怎么样?”
我能觉得怎么样,我说:”张姐,你放心,我能行!”
我很清楚,一旦回家办公,事情就会越来越少,彻底沦为边缘人。
到时候离被辞退就不远了,我想再争取一下。
然而,张姐一副”不劝到我回家誓不罢休”的模样,说了将近一个小时。
我最终收拾好办公桌,抱着一箱私人用品走了。
6不愿意查匹配度的亲戚们,有的离我们远远的,生怕被我妈抓住一顿哀求,有的心里过意不去,在网上帮我查资料,想办法。”
静儿,要不我们去黑市买一个肾?”
”我查了下,一般 15-20 万能搞定,在医院排队的话,2-3 年都不一定能排到。”
我承认,我心动了。
每年做透析也不便宜,关键是,据说换肾后,现在这些”全身浮肿、乏力”的症状就没了,理论上可以一劳永逸,我可以重新生活。
只要有渠道,我愿意砸 20 万下去,活着才有希望,才有未来,才能赚钱!
才能看到囡囡长大⋯⋯但是——买卖器官是犯法的。
更重要的是——”黑市买到的肾不一定匹配,正规医院也不会给移植这样的肾,小作坊卫生条件差,一旦进去,等同于送命!”
我和表姐商量了很久,最后还真想到了一个办法!
绝对合法合规!
但是有悖道德。
肾源少不是我国一个国家面临的问题,全球都面临这个问题:一是器官捐赠普及得少;二是很多人接受不了”死无全尸”;三是”无偿”。
我和表姐的方案是:找肾脏完好的绝症病人,和我的肾做匹配,如果能匹配上,就登记结婚,由他指定我做受赠人,等他死后,再把他的肾移植到我身上。
如果手术成功,我一次性给他的家人付一笔费用。
至于为什么要结婚?
因为《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有规定,非血缘和家庭关系的活体器官供应,不能进行。
我们最初把路走偏了,竟跑到 ICU 外找患者的家人谈,每次都被人轰走,后来便换到网上。
我一口气加了 8 个绝症病人的病友群,除了本市,还有周边几个市县。
几个群都不太活跃。
每天除了”加油”之类的例行鼓励,就是转发的养生之道,各种绝症的注意事项。
我潜水一天后,直接抛出”征婚启事”。”
本人,女,34 岁,肾衰竭晚期患者,离异多年,欲寻一肾功能完好的绝症男性做伴侣,有意者私聊。”
也许是”肾功能完好”太容易引人遐想,一记征婚启事出后,群里像一滴水溅入沸油,消息瞬间就是十多条。
有人说我都肾衰竭晚期了,还想着男女间那点事儿;有人提醒说群里都是绝症患者,就算肾功能好,体力也不会好,若真为了享受,不如去鸭店⋯⋯十多分钟后,有人反应过来,在群里呼吁:”大家别上当!
她肾衰竭晚期,想找个肾功能完好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大家好好想想。”
群里静寂了几分钟。
群主专门艾特了我:”妹子,你这样不厚道。
大家都是病友,建群是为了互相鼓励活下去。
你昨天才进的群,是为了骗别人的肾,给自己换肾吧?”
我寻思着怎么回复,怎么说得好听。
群里已经义愤填膺。
有人吼着”自私鬼!”
”骗子!”
”说不定是倒卖肾脏的,群主快报警”,有人叫我”报告单晒一下””不敢说话了吧?”
;更多人叫着”骗子滚出去””滚”⋯我生怕真被踢出去,这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忙”啪”的把报告单发出去,只马赛克了名字。”
我不是骗子。”
我说,”我有个 8 岁的女儿,我一个人养家,我不能死。
孩子爸和其他女人结婚生了儿子,根本不管女儿。”
”我确实想要个肾,排队不知道要排多久,黑市的不敢买。”
我说。”
那你也不能打我们的主意!”
有人说,”我们已经快死了,若再少个肾,不是马上就要见阎王吗?”
”活体捐赠不是非得在活着的时候取,而是在心脏停止后。”
我避讳了”死”这个字,”我知道这样看起来不道德,但是,一切都可以商量,可以想办法你帮帮我,我帮帮你。”
”你这不是在咒人死吗?
你打算出多少钱?”
有人问得直接。”
我没有咒谁死,有意者私聊吧!
毕竟很多人接受不了,打扰大家了,抱歉。”
我说着把状态改成”离线”。
绝症病人的病友群是通的。”
征婚启事”发了 8 个群,引起热议 2 个群,其他群看起来一潭死水,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申请加我为好友的,远不止那 2 个群的人。
有人上来直接开价:8 万,10 万,20 万⋯⋯报价最高那个,上来就是”一口价 40 万,先打钱。
等我死了,别说一个肾,两个肾都是你的。”
当然,这种人是极个别,更多的是要求我先付一笔定金,”5000-2 万”不等,然后才去医院做肾脏配型检查。
说实话,我要有上千万,或者大几百万的资产,这样的定金付了也就付了,但是我没有。
我一个”一分钱恨不得扳成两半”的人,光配型检查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血型检查、淋巴细胞毒试验检查、人体白细胞抗原系统和选择性进行群体反应性抗体检查⋯⋯我能够支付的只有检查费用和他们来回打车的费用。
半年,到医院和我做配对的一共有 11 个人,我车费花了不少,检查费更是很大一笔,还有请吃饭的钱。
人家大老远赶来,又是花时间,又是做检查,总要请人吃顿饭吧!
然而,无一匹配。
一是他们年龄相对大,二是疾病缠身,身体机能早已是强弩之末。
我三天两头算家里还剩多少钱,以前身体好的时候,每个月都有结余,现在是每个月都在往外掏。”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别到时候肾源没等到,做手术的钱耗光了。”
爸妈和表姐都劝我不要放弃,找肾源这事儿,本来就是以小博大。
我依旧和有意配对的人联系,只不过接下来,我的侥幸心理小了很多,我问得更详细,在年龄这一项就筛掉了很多人。
半年后,李佳明出现了。
这时的我,已经由一周一次透析,变成一周两次。
7那是一个 20 多岁的小伙子。
大学生,在本市一个二本的学校,还没毕业,冠心病导致心肌损伤。
山区出来的,父母养他上学不容易,家里还有个弟弟。”
我这个病没得治了,除非做搭桥手术,家里根本拿不出那个钱。
水滴筹也试过了,只筹了一点。”
”姐,我不求其他,如果我的肾您能用,我也不要您的钱,您帮我把我弟供出来吧!
让他考个好大学。”
从我主动找肾源开始,这是第一个用”您”这个称谓的,其他人都是高高在上的施舍的姿势。
我们约定了身体检查的时间。
那天,我在医院大门口等他,打量着来来往往的孩子。
是的,是孩子。
我 30 好几的人了,在我看来,他们 20 出头风华正茂的大学生,都是孩子。”
请问,您是廖姐吗?”
李佳明站在我面前时,我有点意外,因为他实在不像个病人,皮肤没有我想象中黑,嘴唇没有我想象中白,背脊笔直,背了个双肩包。
我”嗯”了一声,不确定的问:”你是小李?”
我故意没把名字说全。”
是,我是佳明。”
小伙子嘿嘿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上一篇 2022年9月19日 pm2:12
下一篇 2022年9月19日 pm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