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话梅糖:让我酸中带甜的你)赵扬帆鲁道夫全集免费阅读_奶油话梅糖:让我酸中带甜的你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赵扬帆鲁道夫出自古代言情小说《奶油话梅糖:让我酸中带甜的你》,作者“铁柱子”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不完美女主的完美爱情

小说:奶油话梅糖:让我酸中带甜的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铁柱子

角色:赵扬帆鲁道夫

古代言情小说《奶油话梅糖:让我酸中带甜的你》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铁柱子”十分给力。讲述了:他虽身份卑贱,却一身傲骨,宁死不屈。但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屈服。我使了点手段,让他成了我的裙下臣。他很屈辱

评论专区

凤囚凰:当年的挚爱,容止至今是我的男神,女主也非常有魅力、有能力、不脑残,看小说的时候,脑海里一直能浮现出那种魏晋的风流,太喜欢了,所以电视剧改编一生黑~

带个惩戒去聊斋:混乱,作者掌控力不够

美味的我:颠覆开头的妖怪文。一定要耐心地看到二十四章再对本文下定论呦。 总攻女主,强受男主。BG文。

奶油话梅糖:让我酸中带甜的你

第 5 节 娇瓷

我做了个梦。
梦里,我罪孽深重,被摄政王下令处死。
他带着宠姬站在城楼上,看着我万箭穿心。
梦太逼真,醒来时我只有一个念头:那个摄政王我认识!
不就是昨晚被迫委身于我的新面首吗?

01梦中那个权势滔天的少年,此刻跪在我脚边,跟阶下囚似的。
他身上有淤青,手脚皆被铐住。
昨晚的一切,历历在目……他叫闻渊,是府上新来的下人。
因为长得好看,被我强留过夜。
他虽身份卑贱,却一身傲骨,宁死不屈。
但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屈服。
我使了点手段,让他成了我的裙下臣。
他很屈辱。
屈辱就对了,我这人有个爱好,就爱看人屈辱却痴迷的样子。
但是,刚才那个噩梦着实令我心惊。
我叫云清瓷,是郡主,也是京城第一美人。
我出名的不光是容颜,还有我的娇奢与荒淫。
我喜好长得漂亮的男子,只要遇到赏心悦目的,就藏在自己院中。
世人对我敢怒不敢言,只因我爹身居高位,乃朝中红人。
我这个郡主,都是陛下破格封赏的呢。
在今日以前,我从未想过我会被赐死,还死得那般凄惨。
那个梦太真实了。
我问了闻渊几个问题,关于他的身世。
他一一回答,与我梦中分毫不差。
我不信邪,又问了隐蔽的:”你说你家人因饥荒离世,其实,吃不上饭的时候,你娘悄悄割肉喂你,直到她去世,你才知道,对吗?
你其实是识字的,可以在京城谋生,但因此事刺激颇多,浑浑噩噩才沦为乞丐。”
闻渊一震:”你为什么会知道?
!”
猜对了。
我要说是你在梦里告诉我的,他肯定不信。
但也证明,那不是个普通的梦。
闻渊长着一双桃花眼,却仿佛不会笑似的,红血丝下,满是憎恨和厌恶,像一头发疯的野兽。
我道:”我若是你,定不辜负母亲的付出,死也要出人头地。”
”郡主生来什么都有,根本不懂!”
是,我不懂。
我想起这宅院的某一处角落。
我母亲还躺在那里,奄奄一息。
而全天下却都以为我母亲已死。”
郡主何必再三羞辱我?
直接杀了我便是!”
闻渊看起来是一点都不想活了。
受了母亲的刺激,又被我这等女魔头羞辱,不想活也正常。
但我不想杀他。
就我现在这个名声,云家一旦失势,我绝对死得比我爹还快。
倘若闻渊未来真能一步登天,与其杀了他,不如讨好他。
就算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梦,我结个善缘,也没有损失。
因此,当闻渊痛骂着,让我杀掉他时——我忽然温柔地笑起来,指尖在他裸露的皮肤上轻蹭:”我才不呢。
我这么喜欢你,还想让你做我夫君,怎么舍得杀你?”
闻渊不可思议地红了脸。
02春日正好,我眯着眼睛笑,在他脸庞呵气如兰。”
我院中男子虽多,可并非你想的那样,他们有的弹琴,有的唱小曲儿,平日里只是逗逗乐。
我又不傻,我是郡主,断不会让那帮下人上我的床。”
”可你不一样呀,我喜欢你,才让你侍寝。”
闻渊冷着一张脸:”喜欢我?”
”正是。”
”郡主的喜欢,就是逼我自称奴?”
我:”……”他一脸讥讽:”究竟是喜欢,还是豢养宠物,郡主分得清吗?”
”咳咳,那只是我从书中看来的,据说可以增进感情……””什么书?”
我编了个极不正经的名字,并亲切地问:”要一起看吗?”
闻渊又一次脸红了,愤愤地撇开头,不理我。

我找来药给他涂上。
我没伺候过人,都是别人伺候我,也不晓得药该怎么涂,只能手指胡乱在他身上戳。
没戳几下,闻渊身体绷紧,喉结动了动。”
别碰我!
郡主是不是觉得,打人一巴掌,再给人一颗甜枣,所有人都会做你的狗?”
他恼羞成怒。
也不知在恼我,还是怒自己身体太敏感。”
我出生是贱,但骨头不贱,郡主便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再屈从!”
呵。
又纯情,骨头又硬,我喜欢。
等他走了,我的婢女翘翘跟我说:”郡主,他太不听话了,你怎么容忍得了他?”
”他日后或许有用。”
”咦?
他只是个乞儿,没了郡主,恐怕早就饿死了,以后还能有什么用?”
我叹了口气。
没人会懂,我实在忌惮那个梦。
万箭穿心时,我痛得快窒息了,仿佛亲身经历。
梦里,闻渊无疑是恨我的,我羞辱他多次,逼他屈从。
随后天下动荡,他异于常人的坚韧和聪慧有了用武之地,终于一跃而起。
当他站在城楼上赐我一死时,身旁还有个白衣宠姬。
那宠姬身形眼熟,但我怎么都想不起来……03我装了些点心,打算送给闻渊。
刚靠近耳房,说话声传来。
闻渊:”多谢二小姐……”云莲来了?
我讶异,她和闻渊怎会相识?
云莲正给闻渊包扎,说话轻轻柔柔:”我姐姐从小骄纵惯了,你别生她的气,她其实本性不坏。”
”不坏?”
闻渊冷笑,”下人都说,郡主平日连二小姐都欺负,二小姐还要袒护她吗?”
云莲咬着唇,表情跟兔子一样委屈。
我扶额望天。
云莲是我的继妹。
她母亲窦夫人原本只是妾,我娘变成病秧子后,她开始掌握宅院大权。
她们母女冬日给我送来的柴火是受了潮的。
新到的布匹也是云莲先选,她挑剩下的才给我。
若是不知道,还以为她才是被封了郡主的那个。
我也去找爹哭诉过,但他只是不耐烦。
他忙于朝政,忙着跟各种外室**,懒得搭理我。
我只能用点强硬手段,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可落在别人眼里,就成了我欺负云莲。
谁叫云莲天生一副楚楚可怜的样貌,惹人怜爱。
透过窗户,我看到云莲穿着一身白衣服,出尘得像个仙女。
我心里一”咯噔”,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还未跟梦中的身影对上,我就打了个喷嚏。
正是四月,桃花开得茂盛。
我站得久,鼻子着实痒,又一连好几个喷嚏,眼泪都出来了。
闻渊警惕地问:”谁在那儿?”
我猛一回头,泪眼婆娑地对上他。
云莲心虚:”姐姐来啦,我们刚才只是闲聊,你别放在心上。”
我使劲吸了吸鼻涕,泪眼汪汪。
闻渊一直怔怔地看我,也不知为何。
罢了,这该死的花。
我擦擦泪,跑回房中,照了镜子才知道。
我眼睛已经红透了,蓄满涟涟泪水,那伤心可怜的劲儿,一点也不比云莲少。
——闻渊怕不是以为,我难过的哭了吧?

04我打听了一下。
云莲为了在府上留下一个好名声,经常去耳房送吃的,因此认识了闻渊。
除此以外,两人并无渊源。
至于她会不会是我梦中的那个宠姬,暂且不能确定,唯有走一步看一步。
我遣散了所有男宠,唯独留下闻渊。
但我不再招他过夜,甚至不见他。
我让翘翘给他传话,以后他不用再侍寝了。
可是三天后,闻渊却主动出现在我房内。
我吓了一跳,他的样子太不正常。
他浑身皮肤泛红,眸中有血丝。
我:”你怎么了?”
闻渊按住我,手掌滚烫。”
郡主。”
他声音很沙哑,眼尾红得妖异。”
郡主给我下的蛊,今日发作了。”
我脑子一下炸了。
怎么就忘了这茬?

那日,为了让闻渊屈从,我给他下了情蛊……一半种在他体内,另一半在自己体内。
本来有一枚解药。
但我图好玩,当着他的面,把解药扔了……想起当时,闻渊跪在我面前,很是愤恨与屈辱。
我摸着他的脸说:”以后每隔三日,你便会发病,唯有与我春风一度,方能缓解。”
”闻渊,你这辈子都别想从我手里逃走。”
很显然,三日期到,闻渊化身饿鬼,来找我了。
我简直想掐死自己。”
对不起呀,我只是太喜欢你,才给你下蛊,我已经知道错了。”
我一撇嘴,挤出两滴泪来,委屈巴巴:”你忍一忍,我明日就去讨解药!
我只求你一件事,待我找到解药,你能不能……别那么讨厌我了?”
我问得小心翼翼,让人心疼。
闻渊眸光一颤。”
郡主让我等到明日?”
”……我现在就去!
今夜就是踏破这个京城,我也要找到!”
我动身,他按着我,两厢一使力,刺啦一下,我的纱衣破了个口子,露出珠玉般的肩膀。
闻渊眼神愈发晦暗:”别走。”
我:”可我说过,不再强迫你,我不能食言。”
”若我自愿呢?”
昏暗中,他捏住我纤细的脚踝,有些哀求。”
郡主,帮奴解毒,求你……”05翌日醒来。
闻渊背对着我,拳头攥紧。
他生气了,在我意料之中。
昨夜他主动说了不少让人脸红的话,此刻估计正懊恼。
我问:”你还不走?
晚点就被人发现了。”
他转头看我。”
看什么?”
我问,”不是不想跟我产生联系吗?”
”我昨夜做了个梦。”
他嗓子很哑,”梦见你……死了,万箭穿心。”
我愣了一下:”然后呢?”
”……就死在我眼前。”
我假装无所谓地笑:”闻渊,你到底有多恨我,做梦都盼着我死。”
可他却皱紧了眉:”那梦太真了。”
我走过去,捧起他的脸,甜甜一笑:”那就别让我死,好么?”
闻渊怔住,仰头看我,许久忘了挣脱。
直到院子里来人,他慌忙翻窗出去。
我扔了两本书给他:”我知道你识字,也爱看书,以后我的书就是你的。”
闻渊显然是喜欢书的,眼睛都亮了。”
郡主这是何意?”
”男儿总要建功立业,你日后扶摇直上,现在不看书怎么行?”
他困惑:”郡主为何这么肯定,我会扶摇直上?”
”因为我相信你呀。”
06我没指望两本书就让闻渊与我和解。
我在京郊寻到一个脾气恶劣的苗疆老蛊师,希望她能帮我做出解药。
但这老太婆跟我一样变态,不爱钱,只爱折磨人。
我每天换着法子去帮她干活,还要被她骂。
翘翘看不下去了,将闻渊叫来。
闻渊一进门,就看到我半跪在地上,亲手为那老太婆洗脚。
他震住了。
洗脚水很烫,我本就肤白,手烫红后显得分外艳丽。”
郡主……你在做什么?”
”帮你讨解药呀。”
我冲他软软一笑,”我说过的,一定会帮你找到解药,你别担心。”
”死丫头,会不会给人洗脚?”
老太婆被伺候得不舒服,生气踹我。
我被踢翻在地,热水溅在身上。
余光里,我看到闻渊拳头紧了。
但我没说什么,重新去打了一盆。
身为朝中唯一的郡主,我高高在上了十几年,这是我第一次纡尊降贵——只为他的解药。
最终,老太婆同意我的请求,但解药不好做,需两个月后来取。
她还提到一点。
我和闻渊中的这个蛊,是一个会通灵的的蛊师养出来的。
我若有所思。
这恐怕就我和闻渊都做了那个梦的原因。
回到云府。
我爹正在训斥下人。
他看到我身上一块一块的烫红,皱眉:”瓷儿这是怎么了?”
我赶忙将手藏在袖笼里:”不碍事。”
我爹质疑地看向闻渊:”跪下!
你跟着郡主,却没有保护好她,我们云府不需要你这种废物!”
说罢,他鞭子甩下来,闻渊顿时皮开肉绽。
我求情:”爹,真的与他无关!
是女儿自己不小心……””云青瓷,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你是郡主,以后要代表我们云家联姻!
你身上不能有疤,否则你就失去了价值!”
我爹的话如同一盆冰水,把我浇得浑身发凉。
我其实早已知晓,爹之所以纵容我,并非因为爱我,只是因为我有用。
我是京城第一美人,美貌就是我的价值。
我是他政途中一枚重要的棋子。
我爹不能冲我撒气,转头又去抽打闻渊。
闻渊死死咬牙,一声不吭,身上的血口子却越来越多。
我抱着我爹的腿苦苦哀求,可他只是嫌我烦,让我滚一边去。
最后,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转头扑在闻渊身上,紧紧抱着他。
我爹来不及收手,一鞭子抽到我背上。
闻渊猛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下人们乱作一团。
我爹怒吼了些什么,我也没听见,就知道大家手忙脚乱地来查看我的伤口。
我可是云府最名贵的瓷器啊。
若是伤了,云府损失就大了。
混乱中,我安抚闻渊。”
你别怕,只要我在,就没人能欺负你……”我努力,试图挤出笑。
可嘴刚裂开,眼泪就流了下来。”
可是闻渊,我好疼。”
07为了不让我”跌价”,我爹把世上的神药都搜罗来,生怕我后背留疤痕。
神药不愧是神药,不出三天,伤口开始愈合。
我爹因此事大发雷霆,冷落我,连平时爱来我这儿显摆的窦夫人和云莲都不来了。
正好,借这清净,我同闻渊形成了一种默契。
平日里我们不见面,可每到三日期限,他就会准时出现在帷幔后。
每每解完毒,他便留我房中看书。
偶尔我睡醒,发现他正搂着我,睡得香甜。
我沉默地拨开他细碎的额发。
他对我已经不再设防,只要我想,随时可以杀他。
可我没有这么做。
他死了,也会有其他人上位。
那不如帮他一程,日后有个照应。
更何况——我端详着他的脸。
闻渊长得甚合我心意,床笫间也让人身心愉悦,我都快舍不得给他解药了。
出神间,闻渊醒来,迷迷糊糊地亲吻我的手:”郡主……”我们自然而然地又给对方解了个毒。
——尽管现在根本不是蛊虫发作的时刻。
开了这个头,我们的关系突飞猛进。
每三天一次的相处,我们会像情人那般相拥。
闻渊会在烛火熄灭后缠绵地呼唤我的名字。
也会将我抱坐在腿上,一同讨论书中的内容。
我们一起看《乐府》。
他给我念:”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他一字一顿,犹如誓言。
我听得满心欢喜。
我逐渐意识到,我是喜欢他的。
一晃两个月过去,我背后的疤几乎看不见了。
我爹突然一声令下,打破我和闻渊隐这种秘暧昧的关系。
我要嫁人了。
08我爹让我嫁给汪公子的时候,我以为是在说笑。
汪纬,太傅之子。
相传他有龙阳之癖。
也就是说,不喜欢女人。
我爹一定也听说过这个传闻。
但他是太子党羽,汪太傅乃太子之师,我们两家门当户对。
我不愿嫁汪纬,可这由不得我。
一来,我的名声也不怎么样,二来,我爹正需要同太傅强强联合。
我在书房门口跪了半天,膝盖都快跪碎了,只换来我爹一句威胁:”你母亲现在身子如何?
她那个病,不能断人参。
瓷儿,你可以不嫁,但你应当想想你母亲。”
我颤抖起来。
原来他用名贵人参吊着我母亲的命,不是出于发妻情分,而是为了有朝一日牵制我!
我爹眼中,真的有亲情吗?
我跌跌撞撞去了那个最偏僻的小院。
这里冷冷清清,我母亲就终日躺在这儿。

点此继续阅读《奶油话梅糖:让我酸中带甜的你》

上一篇 2022年9月18日 pm10: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9日 am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