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铮安国公《暴脾气的她:爽文女主绝不认输》全本在线阅读_暴脾气的她:爽文女主绝不认输全文免费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暴脾气的她:爽文女主绝不认输》,是以严铮安国公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一日丧命散”,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怎样才算活得清醒的爽文女主?

小说:暴脾气的她:爽文女主绝不认输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日丧命散

角色:严铮安国公

小说《暴脾气的她:爽文女主绝不认输》是著名网文作者“一日丧命散”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2我是安国公徐晟的三女儿。我们梁国最信奉道教。打从我娘怀我那天,我爹就去找了青云山上的老道士批命。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评论专区

汉末天子:神仙鬼怪是毒点。系统作用其实不算大,可以接受。总体来说,是一部可以看的比较精致的爽文。

战神领主:这本书 如果能踏踏实实以队友组团 四处冒险为主线 应该是能够算粮草的 但偏偏后期要去发展势力写领主争霸 战争 计谋 政治 作者的笔力根本把握不了 主角哪怕成为大公 势力庞大 看起来还是跟个冒险团团长似的

国破山河在:前面各种毒点就不说了,只看到一队日本忍者杀了游击队战士后,主角单挑,最后却放过了对方,真是无语了。

暴脾气的她:爽文女主绝不认输

第 1 节 一世欢

1我的心上人娶了别人。
魏廷成婚那天,我宰了七头猪,全部分发给了城中的百姓们,导致他们大婚那天的街头清冷无比,有腿的都去领免费的猪肉了。
我还提供褪毛业务,简直做到了有口皆碑。
听说把新娘子气得,脸上的粉都裂了。
我骑着马,嘴里叼着竹签,坏笑着看那群蜂拥而至的百姓们。”
徐家送猪啦!
先到先得!”
这口号喊得,格外的响亮。
我爹的脸,黑得格外醒目。
2我是安国公徐晟的三女儿。
我们梁国最信奉道教。
打从我娘怀我那天,我爹就去找了青云山上的老道士批命。
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谁都不知道那老杂毛给我批了一个什么命。
我只知道,从我出生那天起,我爹的脸就皱成了倭瓜,跟吃了几斤砒霜似的难看。
其实我娘也不咋稀罕我,因为我上头还有两个姐姐呢!
3我跟魏廷的相遇也挺有意思。
他跟随他爹云游四方多年,回到京中的时候正巧跟我对上了。
蹴鞠这玩意儿吧,玩起来基本上不分性别。
十二岁的我也看不出来是男是女。
魏廷是个蹴鞠发烧友,一见了球就脚痒痒。
我们在球场上厮杀了个天崩地裂,然后我被他一爪子揪在了胸口上。”
瞧不出来,你小小年纪,胸肌还挺发达!”
他赞许的话音刚落,人就被我举过头顶扔了出去。
4魏廷摔了个七晕八素,我举起拳头来就要揍。
可巧我二姐经过,登时怒吼一声:”徐义达,你是想作死吗?
那是大司马家的魏公子!”
二姐翻身从围栏一跃而过,动作很快,姿势很帅,扭住我的耳朵就把我扯了回去,”你彪还是虎?
打死人不偿命啊?”
眼见我们远去,魏廷还蛮不服气,”那小子是谁啊?”
”是安国公徐家的老三!”
”那就是个憨愣的,你可莫跟她对上!”
”就是就是,徐老三力大无穷,平时都是收着劲儿的,要是戳到她死穴了,可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魏廷皱起眉头,”想不到安国公家竟然还出了这么一个纨绔子弟!
蹴鞠而已,又不是什么正经营生,何必动怒到这份上?”
众人面面相觑。
沉默中,有个大聪明打破了僵局,”或许,徐老三生气的不是蹴鞠?”
”那能是什么?”
魏廷撇撇嘴,”输不起而已!”
”你方才不是抓她胸口了?”
魏廷:”都是男子,难道她的我抓不得?”
”其实……徐老三是个女的……”魏廷:……5自那天起,魏廷就开始死缠着我。
又是送书信道歉,又是送礼物讨好。
我本不打算原谅他,只大姐和二姐都劝我,让我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天天打扮得像个小子,人家也不是故意的云云。
就这么的,我们两个慢慢成了好朋友。
七年,这七年的时间,我们几乎天天都在一起。
就是养头驴也该养出感情来了,尤其魏廷还是个美男子。
到了年龄,猪都要配对了。
所以,他打算成亲,可惜新娘不是我。
6皇帝可不管我是不是暗恋魏廷,直接把皇家嫁不出去的闺女硬塞给了他。
自古皇室女就难嫁,哪个想走仕途的人家会乐意把最有出息的儿孙尚了公主呢?
皇帝不在乎这个,他只知道他的闺女有很多,能嫁出去一个算一个。
所以,荣寿公主一眼就瞧中了魏廷这小白脸。
圣旨到,我傻了,他呆了,荣寿公主乐疯了。”
若是你不想娶,我拼了这条命,也带你逃出去。”
那天,我对着他艰难地诉说着自己的决定。
然后这小白脸竟然说他挺乐意的?
狗东西,真是看不出来啊,原来也是个软骨头!
7所以就有了开头我杀的那七头猪,以此来祭奠我那逝去的青春。
七年的时光,都比不上荣寿公主的勾引。
不就是胸脯比我大,腰比我细吗?
有本事跟我比比刀枪啊?
大姐二姐怕我发疯,坐在房中守着我,”月奴,你歇歇吧,人家公主练的哪门子刀枪棍棒?
成婚又不考这玩意儿!”
大姐嗤笑一声,继续道:”你连条裤衩都缝不利索,还想着嫁人?”
二姐翻翻白眼,”大姐,难道你就会缝了?”
”我会绣花!”
大姐涨红脸,拍着桌子起身挣扎道。”
是了,绣的蜜蜂像苍蝇,娘都不好意思拿出去!
上回爹带着你绣的荷包出门,人道『国公爷的荷包真别致,上头还有俩大鹅呢!
』”二姐继续揭她的老底,很快,这二人打了起来。
我娘本打算来安慰我一下,却见她推开我的房门看了一眼后,迅速地又把房门给带上了。
8我爹只有三个女儿,大姐徐义霖,二姐徐义深,老三就是我。
批命的老道士都曾夸过她们”忠肝义胆””赤血丹心”。
我们祖上从来不打压女子,即便是不成婚的也有大把。
况且,我有个老姑奶奶就曾统领徐家军大战敌国,被封为了女爵爷。
我爹曾说,不指望我们姐妹三人如何报效朝廷,女儿家还是尽可能的嫁人。
可惜了,我们姐妹三人,一个比一个难嫁。
我爹不死心,天天出去拐骗良家少男。”
我家霖儿知书达理,还很会绣花哦……”我爹正昧着良心夸我大姐,就见她骑着马扛着刀飞驰而过,身后领着一群人,口中还呼喊着:”杀土匪,救百姓!”
”算了,其实老夫还有个二女儿,也很温柔贤淑,最见不得打打杀杀的事情了……”我爹心在滴血,试图用迂回战术先蒙蔽对方的双眼,就见不远处二姐暴打欺负老奶奶的二流子,”老娘最见不得你这样欺凌弱小的混球了!”
后来,我爹泄了气,对于嫁闺女这事儿已经随缘了。
只是大姐二姐要去军中,却是他百般阻挠的。
9”你们若真想去军中历练,就看谁先找到夫君!
若是一日未曾出嫁,就一日别想接管徐家军!”
到了了,我爹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们姐妹几个瞠目结舌,这条件,还不如直接切断了我们的行军之路呢!
也所以,我一直对魏廷虎视眈眈,只要我能哄了他把我娶进门,我就有机会接管徐家军!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这没良心的,竟然愉快地尚了公主,快乐得似老鼠。
洞房那天晚上,看着天色慢慢地变黑,我的心也在滴血。
好好的清纯少年郎,被嫁不出去的公主就这么糟蹋了!
整整一夜,不晓得他们要大战多少个回合,就魏廷那小身板儿,也不知道行不行是夜,大姐二姐打了个天翻地覆,完全无暇理会我这朵娇弱的苦情花。
于是,我跳上墙头,打算破罐子破摔。
去他娘的嫁人,老娘就不能掳一个回来暖被窝吗?
10天香楼,老鸨子脸黑得比我爹都严重。”
妈妈,可不能让三姑娘这么闹下去了!
我的客人都被吓跑了!”
楼里的头牌撅着嘴,拢着方才被扒了一半的衣裳,很是不开心的样子。”
你打得过她就去跟她讲道理好了。”
老鸨子也没惯着她,谁人都知安国公的三个女儿,一个比一个牛掰。
老大善计谋有统领之才,老二侠胆忠心,好打抱不平。
唯独老三,力大无穷,一拳能打死野狗。
老鸨子在心里比画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估计比野狗的头也大不了多少。
那头牌许久不曾被老鸨子撅过面子,顿时有些抹不开脸面,冷哼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老鸨子啐了那背影一口:”才红了几天啊?
敢跟老娘使性子?”
11我把天香楼里的客人都赶跑了。
唉,说来丢人,我有个坏毛病,沾不得半滴酒水。
我爹怕我被人暗害,向来不敢将我这个缺点公众于世。
今儿偏生赶上我心情不舒畅,来青楼点男人伺候,老鸨子哭笑不得,说她们这儿只有姑娘。”
连男人都没有,你开的什么青楼?”
我一使劲儿,就把她摆在院子里的风水假山的一角给掰了下来,老鸨子疼得脸哆嗦,也不敢吭一声。
那上头可是有风流才子们的题字呢!
好说歹说,我点了几个胸大的姑娘作陪,也没别的,我就是想研究一下她们的胸为什么这么大。
12姑娘们排成排,含羞带臊地站在我面前。
肚兜从赤色鸳鸯到水绿色并蒂,应有尽有,鼓鼓囊囊的,走起来还一抖一抖的。
我流着哈喇子,眼冒绿光,像山坳子里的狼。
往日里,这青楼里来的都是文人雅士,莺声燕语香气缭绕。
今儿被我这一打岔,生意都没了。
剩下几个头铁的,打算继续跟姑娘们深入交流,被我一拳捣碎了房门,吓得大声尖叫,一边穿衣服一边四散着逃跑了。
今儿不让我痛快了,谁都别想洞房!
母蚊子**了也不行!
13”嘿嘿嘿嘿……姐姐们,别害怕,我就有一个疑问,你们为啥这儿——”我比画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这么大啊?”
姑娘们忍不住笑了起来,都是女人,我又不是什么恶魔,气氛自然就缓和了起来。
有说喝羊乳丰胸的,有说吃豆腐长”豆腐”的,还有的嘻嘻哈哈,说多让人摸两下就长了。
说着说着,我们就吃喝了起来,几个姑娘围着我,左一个给我夹菜,右一个给我擦嘴,我一手搂一个,当真是快活极了!
老鸨子脸都绿了,咂舌呢喃道:”徐家三姑娘真是这个!”
她忍不住把大拇指竖了起来,然后下一瞬,就见我一头扎进了姑娘的波涛汹涌中。”
谁,谁给老子倒了酒?”
我趴在那坨软绵绵上,浑身如火般灼热。
14后来发生了什么,其实我已经记不太清了。
我只知道等我睁开眼的时候,我的身边躺着一个人。
是个男人。
唇红齿白的。
我戳了戳他的脸颊,很好,热乎的,显然不是被我打死后拖进来的。
他醒了,眼睛睁得老大了。
我没”啊”,他也没”啊”,传闻中陌生男女躺在一起必备的尖叫声,我们俩都没发出来。”
你是谁啊?”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然后,就见那憔悴又带着几丝病态美感的人,突然”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昨天晚上这样那样的时候,还叫人家小甜甜,今天醒了就翻脸不认人了,三姑娘好狠的心啊嘤嘤嘤……”15严铮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我身上,说死非要我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放手!
我又没真的把你怎么样,不就是亲了你几口吗?
你至于吗?”
我被他缠得心烦意乱,早知道能惹出这样的祸事,昨儿晚上我就不该偷溜出来!”
好啊徐义达!
你这忘恩负义的禽兽!
抱着我亲来亲去的时候,你怎么不……唔唔唔……”大街上,这家伙摆出一副死猪不怕烫的姿态,什么话都敢说,我比他还知道要点儿脸,捂着他的嘴就跑了。
头疼,唉!
如果让我爹知道,我把人家齐国小王爷给拖被窝里了,不晓得会不会把他活生生地气死。
16齐王是个狠角色,在位多年,几乎没有半个活着的兄弟。
如果说我们梁王走的是怀柔政策,这位齐王就是个杀伐决断的。
于是他的好儿子们完美继承了亲爹的血脉。
除了唯一嫡出的儿子。
那个人就是小王爷严铮。
严铮命苦,亲娘是王后,嫁入齐国十多年才生下了他,等到前头的哥哥们都会骑马打仗了,他还在吭哧吭哧找奶喝。
或许是齐王年纪渐长,他对这个嫡出的儿子很是欢喜纵容,竟逐渐养成了他傻白甜的性子。
爹是头猛兽,其他的儿子又怎么可能是耗子呢?
很快,严铮的兄弟们就合伙把亲爹害死了,临死之前,齐王把严铮给送了出来,让他去王后的娘家梁国,再也不要回来。
于是,严铮就来投奔舅舅了。
没错,那个舅舅,就是梁王。
17起初,我爹听到我拐了个男人回来,还是很欣慰的,好歹有一个闺女能安心地嫁出去。
结果在听到对方是严铮后,他一个腿软,差点儿栽地上去。
他痛心疾首地喊着:”把那孽女给我带来!”
我低着头跪在地上,严铮哼哼唧唧地坐在椅子上,跟我爹哭诉我对他是有多么的”始乱终弃”。
我爹看着那张震撼人心的脸,怎么也下不了狠心骂上几句。
严铮虽然是个窝囊废,还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但是天可怜见,上苍赐给了他一副好皮囊。
他一双眼睛似琉璃一般,只需轻轻扫视你一下,就能让你矮上三分,口中的话语也会自动变柔和。
如果说魏廷是一柄钢刀,锋利而又坚韧,那么严铮就是一朵高岭之花,易碎又脆弱,需要人好好呵护。
显然,那个呵护他的人,绝不可能是我。
于是,我爹对我怒骂一声:”你给老子滚出去跪着!”
18我爹到底是坐到了国公这个位置上的人,不晓得他是怎么把严铮给打发走的,反正我跪得膝盖都发麻了。
他阴沉着脸,低声说道:”进来!”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我完了。
老头儿不骂人了,事儿就大扯了。”
啪”的一声,我爹当头给我一巴掌,扇得我一脸蒙。”
你干出来的好事!”
”我,我……””为父让你们姐妹三个嫁人,你们为什么非要挤破脑袋的参军?”
我爹语气微凉,他没有看我一眼,自言自语似的继续说道:”行军打仗岂是那么好玩的?
身为男儿,保家卫国是应当应分的,何时需要你们女人去鞠躬尽瘁?”
你们老姑奶奶,临死之前被伤痛折磨到夜不能寐,浑身关节都变形扭曲了,我当年虽小,却也是看在眼里的。”
哪个当父母的希望看到自己的女儿落下一身的伤痛?
为父一番苦心,终究还是被你姐妹几个当成了绊脚石……”罢了,罢了,这都是命,都是命啊!”
19第二天,大姐和二姐就入了徐家军。
我则在家思过。”
月奴,好好改造,多谢你胡作非为,才有了姐姐们的广阔天地!”
大姐拍了拍我的肩膀,愉快地骑上了马。
她跟二姐两个英姿飒爽,只有我,灰头土脸的,继续禁足。
小的时候,给我批命的老道士就曾说我身为女儿身,却太过刚强,所谓女主阴,男主阳,若是颠倒过来,则天下大乱。
我爹不想天下大乱,于是就求那道士给想个办法解决一下子。
老道士讹了我爹三百两银子,然后绞尽脑汁给我取了个月奴的闺名,说压一压阳气。
我爹虽然心疼三百两银子,却也没压价,尽管后来他在家骂了那道士好几个月的老杂毛。
等到禁足期满了,我爹看我心烦,直接把我也踢到了军营里。
我快活地骑着马,没等发动起来呢,突然觉得马好像跑不动了?
我回过头去,就见严铮挂在了马屁股上,歇斯底里地喊着:”你这个负心女,果然是要把我抛下!”
他也不怕被马踢死!
这废物!
 20严铮属于那种走哪儿都会引起围观的存在。
不大一会儿,我们周围就站满了人。
他像个泼妇,揪着马尾巴,原地跺脚指责我”始乱终弃”。
我呸!
我连身都没失,哪儿来的始乱终弃?
要不是我牵着马,估计他早就被踢飞了。”
各位叔叔大爷婶子阿婆们,给我评评理,本王好歹是个王爷,再怎么不济,也不能被人吃干抹净玩儿完就扔吧?
天可怜见的,那一夜……”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怎么这么能黑白颠倒?
趁人不备,我将他挟持到了马背上,一路风驰电掣疾驰而去。
颠死他得了!
21吐了个昏天暗地,严铮眼圈儿通红,扭过头去不肯搭理我。”
大哥,是你非要跟着我的,现在又不理我,你一个王爷,这番做派,说出去笑掉旁人的大牙!”
我苦口婆心地劝着他,只见那人撅了撅嘴,鼻子也不通气,闷声道:”本王身上的笑话还少吗?”
我喉头一哽,竟说不出任何劝慰他的话来。
明明是嫡出的齐王接班人,被庶出的哥哥们赶走了不说,梁王舅舅也不怎么待见他。
说是王爷,过得还不如质子。
好歹人家质子还能有点儿用处,他呢?
梁王身为舅舅,扔又扔不得,打也打不得。
对他好一点,齐国人就会以为梁王想要借此夺取齐国的江山。
对他不好,又怕落人口舌,说舅舅不给亡妹唯一的儿子送温暖。
给他找个王妃?
扒拉了半天,姑娘们一听是他,纷纷表示了拒绝。”
小王爷太美了,是奴家不配。”
得,男人美过女人,难道要让人家成了亲后一道比绣花吗?
22罢了,谁让我惹了这样一块烫手山芋。
严铮就暂时留在了军营里。
大姐二姐牙龇得像家中养的大黄,”三妹果然不一般,选的小娇夫也很是秀色可餐嘛!”
其实军中日子是很无聊的,严铮是个大麻烦,任何人都不想沾染,身边竟然连个伺候的人都没跟着。
我训练完后,累出满身臭汗,而他则贤惠地把熬煮了一上午的羹汤端了出来。”
趁热喝,人家好不容易煮的。”
他用香帕擦拭了我的脸颊,拉着我坐到了桌前,恶心出了我一堆鸡皮疙瘩。”
那个,你有没有觉得,咱们两个有些阴阳不协调?”
我被硬逼着喝完了汤后,弱弱地开口说道。
23严铮顶着一张雌雄莫辨的脸,在军营里溜达一圈,严重地动摇了将士们的军心。
他故意在我身边转圈圈,偶尔还要冲我暗送秋天的菠菜。
凭这杀伤力,打仗还需要什么兵器?
把他丢到阵前,表演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就行,估计不等脱到裤衩就该迷倒一大片了。

点此继续阅读《暴脾气的她:爽文女主绝不认输》

上一篇 2022年9月18日 pm3: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8日 pm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