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装下的暴徒(陈一诚刘莉莉)完整版在线阅读_(西装下的暴徒)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悬疑惊悚小说《西装下的暴徒》是由作者“Siren”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陈一诚刘莉莉,其中内容简介:悬疑与暴力美学

小说:西装下的暴徒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Siren

角色:陈一诚刘莉莉

经典小说《西装下的暴徒》是网络作者“Siren”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陈一诚拿到第一笔大额版税后,立马买下了我们如今居住的别墅。这天,丈夫早早出门,去找编辑商讨最新作品的细节。说来惭愧,我虽身为小说家的妻子,却天生有阅读障碍,从未读过他的书。但从他的神色来看,新书的进展应该不错

评论专区

重生成猎豹:真动物世界

儒道至圣:这书最大的矛盾点在于,如果文采和思想是力量的来源。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伪君子和包括主角在内的这种文抄公、真小人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

重生从不做备胎开始:高赞评论里的回复让我见识了当下青年男女的三观

西装下的暴徒

第 1 节 头号书迷

2012 年,我们那儿发生了五起少女失踪案。
我从未想过,这事会和自己发生关联。
十年来,没人看见过她们。
十年来,她们沉默地站在我家地下室里。
1我叫刘莉莉,今年三十九岁。
我的身份是全职主妇,小说家的妻子。
我与陈一诚结婚十五年,亲眼见证他从一个贫穷写手成长为小说家。
陈一诚拿到第一笔大额版税后,立马买下了我们如今居住的别墅。
这天,丈夫早早出门,去找编辑商讨最新作品的细节。
说来惭愧,我虽身为小说家的妻子,却天生有阅读障碍,从未读过他的书。
但从他的神色来看,新书的进展应该不错。
丈夫的作品曾震惊文坛,一度成为网络热门话题。
他已多年没有新作问世,看见他重振旗鼓,我为他感到开心。
身为妻子的我,或许也应该振作起来。
为了让丈夫回来时看见焕然一新的家,我开始大扫除。
我从三楼的书房一路打扫到一楼,推开地下室的门。
地下室原本是影音室,也就是刚搬进来时用过,平常我俩都不下来。
家中的杂物都扔在这里,快递盒堆积如山。
我们都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私人物品,保洁阿姨也没来过这里。
我发挥愚公移山的精神,一点点将杂物搬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工作接近尾声。
我来到电视柜后的角落,脚底的地毯下传来异样的触感。
我揭开地毯,竟在地板上发现一个一平方左右直径的铁门。
铁门的**是一个把手。
我回忆着买房时的细节,当时的中介没提过这件事。
地下室的底下藏着另一处空间,为什么我不知道?
我放下拖把,抓住把手。
门内没有上锁,一用力便缓缓抬起。
一股难以描述的气味扑面而来,那说不上是臭味,更像是某种化学药剂的气味。
门内有一行陡峭的金属阶梯,我打开手电筒,沿着阶梯爬下。
当我来到底部时,我感到脊背发凉,像是有什么人在注视着我。
我转过身,举起手电。
站在我的面前的,是五个静默的身影。
2一瞬间,我寒毛直竖。
手电筒的亮光照亮我面前的事物,那是五个身穿蓝色运动校服的少女。
她们被安置在圆形底座上,皮肤遍布褶皱。
但在手电的微弱灯光下,看起来就像是活物,因干燥而缩水的脸,表情狰狞。
就在这个瞬间,我想起 2012 年的那则新闻。
2012 年,我市的五位妙龄少女陆续失踪。
警方曾怀疑此案与人口拐卖团伙有关,但随着时间推进,一直没人找到她们的下落。
如同其他新闻一样,这起新闻被淹没在讯息的汪洋大海。
这五个人明显被制成了干尸,就像古埃及金字塔中的木乃伊。
这也解释了暗室中浓郁的化学药剂气息,而她们的校服都属于本地的几所中学……地下室是丈夫的游戏影音室,因为这里总是烟雾缭绕,我很少下来。
陈一诚平常很少出门,虽然社交能力低下,但性格却一向温和。
他身上最吸引我的,正是情绪的稳定性。
作为伴侣,他总是能给人一种安全和踏实的感觉。
难道我与他相爱十几年,从未见过他皮囊下真实的模样?
在巨大的信息量和恐惧中,我的大脑宕机了。
手机……我的手机放在客厅!
我挣扎着不去看面前的尸体,爬上阶梯。
刚离开暗室,我忽然听见开门声——陈一诚回家了。
糟糕!
3我从地下室中冒出头时,他正好走到客厅。”
怎么忽然想起搞卫生了。”
他来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
还是那副平静淡然的表情。
只是在现在的我的眼中,他的表情完全变成了另一副样子。”
我……今天正好闲着没事。”
我的心脏怦怦作响,抹去额头上的冷汗。
他皱起眉,看向地下室的方向:”你怎么了?
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可能是累着了。”
我来到厨房,替他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
我的手机就躺在茶几上。
我弯下腰,打算抓起手机,他却再次开口:”编辑说不需要改了,这本书很不错。
他把样稿发给了几家影视公司,对方都表示出兴趣,派人过来询价了。”
我只好缩回摸向手机的手:”那可太好了……希望能顺利!”
他有些失落:”怎么了?
你的脸色不太好。”
他再次朝地下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我的心跳差点停滞。
我支吾着:”也许是太累了,太久没做过大扫除了,这一下全部打扫了,还真挺累的。”
如果他发现我知道了暗室的秘密,我会不会也变成一具干尸?
这念头不断折磨着我,他点点头,站起身,笑眯眯地说:”我去欣赏一下你的劳动成果。”
他是要去地下室吗?
我刚才离开时……有没有盖好地毯?
我忘了!
我急中生智,连忙搀住他的胳膊,依偎在他肩上:”一诚,你最近每天都窝在书房里,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怎么,你这是要亲自下厨啊。”
我点点头。
他呵呵笑着:”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
我可真是个好演员。
4丈夫关了餐厅的大灯,表情在烛光下忽明忽暗。
他忽然狡黠一笑,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
你可能忘了吧,今天是我们恋爱十五年的纪念日。”
我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条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
我这才意识到——他今天出门不仅是为了见编辑,也是为了给我买礼物。
他一脸期待与欣喜,望向我的眼神充满爱意。
在这个瞬间,我忽然有些后悔。
如果我没有自作主张搞卫生,将这些事交给钟点工……如果我没有发现地下室的暗室……我们或许还会像从前那么恩爱。
从大学到现在,即使工作再忙,他也记得我的生日和每一个纪念日。
他对我的爱是可以触摸到的,炽热而滚烫。
我胡思乱想着,举起刀叉,低头看见餐盘中血淋淋的三成熟牛排。
忽然间,我的胃袋翻涌,呕吐的**席卷而来。
我摆摆手,跑到卫生间,扶住马桶,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
环顾一圈,我瞟见置物架上的卫生巾。
我忽然想起,这个月的例假还没来。
我与陈一诚从去年开始决定要孩子,采用顺其自然的方式。
但是这一年都没动静,难道在这种时候……我打开梳妆台抽屉,拿出验孕棒。
镜子中,是一张苍白浮肿的脸。
一分钟过去,第一道杠出现在验孕棒上。
然后,是第二根。
啪的一声,验孕棒落在地上。
我愣了好一会儿,靠住墙角,抱着膝盖,无助地哭了。
我的腹中,藏着我与杀人魔的孩子。
5这天晚上,我拒绝了他的求欢。
躺在他身旁,我彻夜无眠。
那五个漆黑的身影在我的脑海中反复出现,她们仿佛无处不在。
她们藏在床单底下,窗帘后面,衣柜里面……我开始颤抖,可我不敢颤抖!
因为我的身边,躺着比她们更可怕的怪物。
或许是心理作用,我感觉到腹中传来细微的动静。
孩子,我无辜的孩子。
如果我选择报警,我的孩子将永远见不到他的父亲。
他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就将背负着”杀人魔的孩子”这个身份,直至死去。
陈一诚翻了个身,我吓一跳。
窗外万籁俱寂,繁星静默不语。
我翻过身,忽然想起与他相识的情景。
他当年是全系最没有存在感的学生,永远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镜,头发乱得像鸡窝。
他给我写了许多情书,我几乎都没读完过。
毕业前,所有同学都跑出去求职,只有他还窝在寝室里写小说。
我问他为什么,他只是挠着头说:”我会成为小说家,所以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这是他唯一异于常人的地方,他平静地坚守着一些常人眼中可笑的梦想。
我答应他的求婚时,他对我说:”我一定会给你好的生活,别人有的,你都会有。”
那年,他只是个三流写手,收入仅能满足自己的温饱。
每次和我约会,都得攒上半个月钱。
他赚得不多,却把所有收入都用在我身上。
他会跑过半座城市,只为了买一杯我想喝的奶茶。
结婚十一年,他始终如一。
我抚摸着肚子,仿佛能触摸到里面的生命。
如果陈一诚有理由杀人,我只能想到文学。
陈一诚经常被创作折磨到失眠,总是说自己需要灵感,莫非他杀人是为了创作?
仔细想想,陈一诚只有陷入工作时,才会展露出那些古怪的亢奋和焦虑。
如果他今后能够封笔,做个朝九晚五的普通人,是否便不会再实施犯罪,伤害他人?
或许这只是他的一时冲动,他被恶念蒙蔽了头脑。
他是艺术家,难免会有疯狂的瞬间。
如果我不提此事,这件事将变成漫长婚姻中的一段插曲。
对于那五个被害者,或许不公平,但我是个普通的女人,我只想捍卫自己的家庭,以及我腹中的孩子。
为了孩子,我决定给他一次机会。
第二天早晨,天蒙蒙亮时,陈一诚轻手轻脚从床上爬起。
这是他的习惯,他每天早起写作。
我叫住他,他有些吃惊:”你醒了吗?”
”我怀孕了。”
我平静地说。
我观察着他的表情,他只是错愕了一刹,马上表露出初为人父的欣喜。
他跳上床,狠狠地亲吻我,又小心避开我的腹部。
他大笑着:”太好了,太好了!
我要当爸爸了!”
我望着他,平静地说:”孩子出生后,我希望你能够换一种生活方式。”
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似乎不理解我的话:”生活方式?
是什么意思?”
”你长期沉浸创作,难免忽视家庭。
过去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不介意。
但是有了孩子以后,我希望你能多付出一点时间来陪伴他。
为了这个孩子,我希望你能封笔。”
他犹豫几秒,艰难地点头。
他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工作给你造成这么大的困扰。
这样吧,手头这本书结束后我就封笔,以后只陪着你和孩子。”
我注视着眼前的男人,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点此继续阅读《西装下的暴徒》

上一篇 2022年9月18日 am11: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8日 pm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