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祁珠珠《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_(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经典力作《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白祁珠珠,由作者“戎安鸽”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关于爱的治愈系专栏

小说: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戎安鸽

角色:白祁珠珠

热门新书《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戎安鸽”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但当她摘下墨镜的时候,我的头突然剧痛起来,稍纵即逝。再看她时仿佛已经和她相处了很久。”我要结婚了。”阿朦的声音一下将我带回了过去

评论专区

就决定是你了,皮卡丘!:怎么说呢,文风比较欢脱吧,主角第一只精灵是开挂的皮神,第二只精灵美纳斯,总觉得起点太高了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没剧情

苍崎家的魔法使:这个文笔是真的好,可惜更新太慢近似太监,现在卡在**部分让人欲罢不能,慎入慎入。 PS:已经太监。 PPS:……作者你真的不准备出个宫么?好气欧!

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

第 4 节 消失的未婚夫

2016 年 6 月 30 日晚,我收到了一条验证消息。”
秦天,你还好吗?
我是周朦。”
反应良久才想起来她是谁,一个六年未见的高中同学。
我和她当初高中补习时见过几面,一直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所以毕业后就没怎么联系过。
现在她也在海城,住的地方距离我就两个街道远。”
好久不见……明天能出来见见吗?”
1咖啡店里,周朦戴着墨镜,等候多时。
近距离从面部轮廓来看,我没有认出她来,毕竟六年不见,有些陌生。
但当她摘下墨镜的时候,我的头突然剧痛起来,稍纵即逝。
再看她时仿佛已经和她相处了很久。”
我要结婚了。”
阿朦的声音一下将我带回了过去。
高中的时候,她文静,高挑,有一头乌黑的头发,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她的声音,特别好听。”
恭喜……”我脑海里飘过很多老同学时隔多年一见面就假借结婚之名要份子钱的桥段,心道真是苍天饶过谁,这事儿被我赶上了。
她不说话,看着我,像是看不够一样,那种感觉让我下意识想回避她的眼神。”
我……的未婚夫消失了……”上周未婚夫陪她去高中母校”探险”,结果第二天失踪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里多少已经有了答案。
现在恐婚、逃婚的人很多,但被她碰上多少有些不幸。”
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失踪,就字面意思,消失了。”
她说她报警了,查看了监控,自始至终就是她一个人。
**电话了她的家人,也从来不知道什么未婚夫。
大家觉得是她精神有问题。”
他们说,我……有幻想症……大脑会出现一些不曾发生的记忆……”说完,她苦笑了一声。”
我相信……你能帮我找到我的未婚夫。”
”如果……真的是你幻想的呢?
如果……真的从来没有这个人呢?”
我知道这话很伤人,但我还是要问。
出乎意料的是,她没有生气,看向窗外,良久,叹了口气。”
那我希望,你能帮我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就当是为我和他的感情画上句号。”
 2她说了那天晚上的经过。
我和阿朦都是安徽合肥人,母校合肥八中是本地最有名的三所高中之一。
学校昔日马路对面,有一所培训机构,叫庐州书院,我们高中在那里一起补习过,这是背景。
2016 年 6 月 24 日,周五,阿朦的未婚夫陪同阿朦一起来回母校故地重游,因为高铁订晚了,所以等他们到学校,已经是夜里 11 点整。
学校在 2010 年后就搬迁到了政务新区。
老八中最后一届高考完,老校址就分出去给当时的一所初中作为分校。
阿朦说她当时就是想在结婚前去母校走走,看看那时候的教室,操场,寻找青春的步伐。”
……高铁回去已经很晚了。
可是一想到读书的时候自发晚自习留到十一二点,便一点都不紧张。
这是我们的青春,没什么好怕的。”
深夜的学校分外安静,漆黑一片,只有保安室的灯亮着。”
……你还记得学校有个隐藏的侧门吗?”
我俩相视一笑,我知道她指的是操场东南角的一处灌木丛。
那边有两根栏杆的焊接口很松,连接着小卖部。
那时候不方便走大门的时候,会偷偷从那里进出学校。”
……我们从那里来到空旷的操场后,起初还有点怕,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后来快步来到了教学楼才敢回头望,生怕被保安大叔发现。”
她提到了一些细节,比如教学楼前面的树比当年粗壮了许多,一楼的教室有空调,楼上只有风扇,学校走廊的灯还是老旧的白灯等等,一点没变。
这也都和我的记忆对的起来,没有问题。”
……我们顺着楼梯口,小心地走着,生怕发出声响引来保安的巡查。
走廊里有花的味道,应该是新换的盆栽。”
阿朦说因为操场上一盏灯没开,楼梯里也没有灯光,所以他们只能蹑手蹑脚地一步步往上爬。
甚至在楼梯间走了太久,担心走错了楼层。”
……奇怪的是,我怎么也找不到我们原来的教室,那个我们高三的教室……””等等,你是说,你和你的未婚夫也是高中同学?”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我还想要问我是否也认识,但终究没说出口。”
……我们好不容易来到了五楼,看到了走廊尽头的水泥长廊,那是通向马路边大楼的。
从方位上看,这个楼的另一面应该是正对着马路,它整个楼身刚好和教学楼垂直相接。”
说到这里的时候,阿朦下意识看了看我,似乎有意解释了一下,在等我回应。
要说记忆偏差,确实有点,我完全不记得学校五楼和马路边的大楼有走廊连接。
但想想看都那么多年过去了,新建个走廊,是很正常的事情。
见我点了点头,不觉得奇怪,她继续说。”
……之所以来这里看看,是因为当初学校教室装修,临时让我们换到这里,所以有特殊的感情。”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又咯噔了一下。
换班级的事确实有过,但当时只有我所在的班级换了,是年级组班主任抓阄的,印象非常深刻,而且也不是换到这所谓马路边大楼的教室里。
我抬起了头,阿朦看着我,像是在等我的回应。”
你们当初也换了教室?”
我发现阿朦看着我的眼神变灰了,像是听到一句非常失望的回答,眼泪止不住地就往外溢出。”
阿朦,你别哭,怎么了?”
我是说错什么话了吗?
3平复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反应如此剧烈,一时不敢再说什么。
良久,她喝了口水,继续道:”我们发现教室门很奇怪的没有锁,就进去坐了一会,因为害怕保安大叔看到我们,所以也没有开灯。
他抱着我,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借着路灯照进来的灯光,看着黑板,讲台,墙上的挂钟,那感觉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真好。”
我一边听一边记,有趣的是,我对她所说的这些场景很熟悉,好像在哪里经历过,却又想不起来。
这种熟悉感一度让我觉得是否是自己记错了什么……”然后,十一点半了,你知道的,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因为有传闻很早以前学校这块地是乱坟岗,所以没有老师或者学生会在学校呆到 12 点以后,这是我们那时候就有的规矩。
故事到这里,除了部分记忆与我有出入,大体没有问题。
我不禁问道:”你的未婚夫,就是在回去的时候……消失的?”
阿朦看着我,欲言又止。
刚刚溢出眼眶的泪水已被她憋了回去。”
……我们因为看到有保安在操场上巡视,就没敢从原路返回。
想着直接从这幢楼的楼梯下去。”
她说旁边的楼梯像是很久没有人打扫一样,楼道里没有灯,上下楼道中间都是被墙隔开的。
好在每下一层楼都装了绿色的指示灯,不至于看不清路。
楼梯靠学校操场的那一面有围栏,也可以看到操场上的场景,所以也不会太害怕。”
我和他一点点摸索着下楼。
其中四楼和三楼的楼道里摆放了一些很久不用的体育设备,还伴随着霉味。”
”万一这楼的一楼是锁着在怎么办,会不会太冒险了?”
我问道。
阿朦抬起头,激动地看着我,眼神里仿佛有了光,但那光芒转瞬即逝。”
……对……确实是的……他也是这么说的……我应该听他的……即便那里一点信号没有,可是我坚持要下去看看……都是我酿成的……”说着阿朦又有点情绪控失控,我递过去纸巾示意她缓缓。
过了良久,她收拾了下情绪继续道:”……我们从五楼下来,结果到三楼与二楼的中间才发现在楼梯口有道铁门锁了起来。
这楼因为面向马路,一楼二楼都是门面房,学校后来租了出去,二楼三楼并不相通。”
”看来只能走原路返回了。”
”是……他走在我前面,但当我再回到五楼的时候,一个转角的功夫,他不见了。
就是你眼睁睁看着他爬上楼梯。
但当你上去时,他消失了。
就眨眼的功夫。”
阿朦说她一开始以为他是在做恶作剧,可当她发现那条连贯教学楼和这边楼的走廊不见了后,吓得腿都软了。”
……那走廊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
从她的眼神中,我还是可以看出惊恐。
联想到我对长廊没有一点印象,我甚至产生她从来没有未婚夫的想法。
未婚夫,和那条长廊,都是她幻想出来的。
但是之后她说的内容,打破了我的猜想。”
我发誓,那长廊原先真的是有的,不然我如何会出现在这靠马路的教学楼……那楼道楼下是紧锁的,又没有长廊,我总不能凭空出现在这楼里,你说对吗?”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确实是我无法反驳的地方。”
后来呢?”
”我在那楼道里到处寻找出去的地方,但就是出不去,困在了这里。
想要大声呼救,却没有一个人听见我的声音……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后,才有保安听到了我的喊声。”
”后来你去报警了?
**怎么说?”
”做了笔录,查了监控,还做了酒精测试和药检……关于我的未婚夫,我的手机像是中了邪一样,没有他的任何信息。
至于我怎么出现的……警方的解释是我从一楼爬到二楼翻上来的……”我拿出纸笔,一边画着布局图,一边和阿朦确认,实在无法相信她能够有蜘蛛侠的本事。”
秦天,你再想想,那条长廊我们小时候就有的啊!
我就是从长廊过去的!”
我看她情绪激动,不好多说什么,让她平复了一下心情。”
帮帮我,我知道,他就在那里,他没有离开过,他在的……”她看着我,期待我能给她回答。
那是不容拒绝的眼神。
此时已经快到傍晚,夕阳的余晖下,我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我会查清楚的,等我消息。”
4其实对于阿朦所经历的,我并没有完全相信,只是想到她的眼神,不忍心辜负她的信任。
早上起来,我踏上了求证之旅,与阿朦约好,调查清楚再回海城碰面。
高铁上望着窗外的景色,反复听录音,最终将关键指向了两个问题。
一个是阿朦到底如何出现在那栋楼里,为何晚上的呼救保安却无人回应。
其次就是在阿朦的讲述中哪些地方与我原有的记忆产生偏差,到底是我们谁记错了。
前者其实很好解决,去学校问一下看过监控的保安就好。
那天保安在警局做了笔录,一定知道一些东西。
若想窥得全貌,必须要知道那晚执勤保安是谁,他的视角下故事是怎么样的。
后者也不难,实地考察学校,再联系当初的几个同学,核实一下就行。
一个人的记忆或许有偏差,群体的记忆总不至于出现大规模的差异。
阿朦说的有多少可信度,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如果真的一切都是她幻想出来的,我也希望我之后的笔触可以为她这段从未”存在”过的感情画上句号。
于是出站后,我一面和留在合肥的几个老同学取得联系,一面直接打车去八中的老校址。
此时正值盛夏,桐城路上的梧桐树枝繁叶茂,学校一点没变,这里弥漫着青春的味道。
我走近传达室说明来意,保安一开始怎么也不愿意说,担心我是什么媒体。
直到我谎称是为了同学的病情而来时,才放我进来。”
多好的姑娘,得了这种病。”
他的眼神中,尽是惋惜。
老八中不大,所以总共就三个保安。
这位大叔姓李,是负责早班,夜里执勤的是钱大叔,还有一位大叔负责下午,这里不提。
6 月 24 日,就是李大叔听到了阿朦的喊叫才及时施救,并联系警方。
阿朦看到警方时不断地央求他们找人,可是无论是手机还是监控,完全没有那人的痕迹。
关于她即将和男朋友领证的事情虽然被描述的煞有介事,但她也拿不出任何实际物证证明。
警方在观看监控录像后不仅没有发现阿朦口中的男朋友未婚夫,连带着她自己也没有出现。
校园内的监控下,除了保安老钱,并没有拍下任何一个人影。
而困住阿朦的那栋楼,一楼和二楼作为门面,楼上基本废弃了,没有监控,且二楼和三楼楼梯口的那道铁门一直锁着。
基本排除阿朦从一楼二楼先上去的可能。”
其实能有什么事,估摸就是小姑娘顺着一楼的防盗网铁栏杆爬上去了,恰好有个死角监控没有拍到。”
李大叔带我看了现场,只见那栋楼一楼铁栏杆防盗网虽然老旧破损,但爬上去不是不可能。”
老钱那晚上一开始确实睡过去了,他做笔录的时候也说清楚了。
但是我们三点钟是规定要巡查的,他说他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更何况,我们在这里呆多少年了,五楼有没有长廊还不知道?
她这瞎话编的也是离谱。”
李大叔说,估计是女孩儿贪玩儿,晚上躲楼道里睡着了最噩梦,以为自己喊了,实则没喊,没分清现实与梦境。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哎呦喂,这不是咱们网红大 V 秦天秦大少吗?
什么风把你从海城吹过来了?
这是线下约见女粉丝的节奏啊?”
王立杰,高中同学,话痨嘴贱,但记忆力贼好,每次同学聚会回忆过往他比我们还了解自己。”
你迟早要因为这张嘴被打。”
”同庆楼还是宁国路,我安排。”
”都行,你看着办吧。”
”行嘞,我叫上胖子,晚点给你发地址。”
挂了电话后,我又问了一些细节记录下来,然后拍了几张照片就准备离开。
临走前李大叔让我签字登记一下,说是自从阿朦那件事后,学校管得严了,凡是校外人员,必须严格登记。
当我签完字后,李大叔的表情不对劲了,反复念叨了两句,摇头笑了。
5”啪”、”啪”、”啪”——王立杰开了三瓶啤酒。
一杯酒下肚,我直接开门见山。”
……你们记得咱们学校有个姑娘叫周朦吗?”
”怎么不记得,175 大高个嘛……”王立杰贱笑起来,”看上人家了?”
”我记得周朦高一好像是和咱们一个班的。”
胖子一边剥虾一边说,”后来高二分班分出去了。
女生 175 很少见,我到现在都记得。”
王立杰笑道,”胖子你说啥?
一个班的?
我怎么记得是隔壁班的?”
”高一我们一个班的,后来高二分班,我和她都学文,一起分到了隔壁 11 班,我会不记得?
你少扯淡吧。”
一种寒意顿时席卷全身。
我对阿朦的全部记忆就是来自于庐州书院一起上课。
至于在学校是否同班,我确实不记得了。”
是这个人吗?”
我拿出手机,打开了阿朦的空间相册,给他们看了一张照片。
只见照片里的女生戴着大黑框眼镜,梳着马尾辫,穿着灰色吊带背心,背着黑色双肩包,笑容灿烂。”
对,就是她……高一咱们都一个班,高二我和她去了 11 班。”
”有吗?”
王立杰挠了挠头,”我怎么和秦大少记得一样,没有和她同班过啊……”他们开始争论,我的脑子已经有点乱了。
最开始我本以为是胖子记错了,但随着关于周朦的话题展开,我发现我和他俩的记忆都多少有一些出入。
比如临时教室。”
是胖子他们班去的,这个确实是你记错了。”
王立杰点了支烟,吐了个烟圈,”咱们没去。”
我拿出今天拍的照片给他们看。”
是这栋吗?
临时教室在五楼?”
”对,对的对的,就是这栋。”
胖子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一样,”当时也是折腾,还好那时候学校五楼有一条长廊。”
”对,我有次作业没写还在那里罚站过。”
王立杰笑起来,”后来应该拆了,你看秦大少这照片里就没有。”
此时我的脑子嗡的一下,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且不说我印象里临时教室不在那栋楼里,便是在,又哪里来的长廊?

点此继续阅读《四重奏:十分钟年华老去》

上一篇 2022年9月18日 am8: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8日 am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