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青临陈一水)情如你鉴_情如你鉴完整版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情如你鉴》,讲述主角季青临陈一水的甜蜜故事,作者“竹林深处”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温文尔雅的青年对上粗鲁凶悍的女人会发生什么?

小说:情如你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竹林深处

角色:季青临陈一水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情如你鉴》,作者是“竹林深处”。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老人叹着气,说:”我也不愿意来,这不是没办法嘛,我听人说这巷子里有个买古董的夜市,我就想来看看,看看能不能找个和家里花瓶长得一样的,打听打听价……”许五倏地停下脚步,看向老人,一字一句地问:”你家有个青花的花瓶?”老人木讷地点点头,又说,”我家里头的花瓶和碎的那个有点像。””小五。”柳川看向许五。许五会意,对老人道:”如果方便的话,我能去看看那个花瓶吗?”老人先是愣住了,又点点头,说:”行……都行

评论专区

咸鱼飞升:剧毒无比。男主因为被怀疑身藏重宝,被冤枉得一路被追杀,自爆身亡。旧世界后续是“真主角”继承了他的衣钵,娶了他妻子……上来就玩绿帽这怎么看?反正不适合男性读者,女读者可能不觉得有什么。

韩娱之秘密讯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不是粉真的很难看得下去,剧情太平淡了。属于对话流但文笔不够美女赢家那样层次分明,不自觉就想跳读~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第一个世界是神雕修行特么一年秒杀金轮法王..你怎么不上天呢?又没师傅教 你就捡了个秘籍.拿了独孤的剑.你穴道认全了吗?射雕梅超风还是名门名师出身都练的走火入魔.你一个现代过去的就直接上天了?

情如你鉴

第 8 节 阴魂不散与纠缠不休

那筠扶着吓得魂不附体的老人挤出人群,对许五笑出小白牙,”你可太够意思了,今天要是没有你,我就得给我爸打电话了!”
许五看了她一眼,扬眉道:”行有行规,道有道行,你总这么多管闲事,就算你爸是玉皇大帝也有帮不了你的一天。”
”什么行规道行的,明明就是坑人,假的非说是真的,破的也当好的卖,我总不能看着他们讹人吧。”
老头八成是缓过来点了,浑身发抖的对那筠道:”谢谢,谢谢……我,我就把那个瓶子拿起来看看,谁知道就碎了……”那筠一本正经的对老头说,”您记住,瓷器,玉器,陶器,这些东西不能直接上手,得卖家拿起来先放到你面前,你才能再拿起来看,要不然他们保准在东西上动手脚!”
”唉!
唉!”
老头一个劲儿点头,”我知道了,知道了。”
柳川看不下去了,”你都知道明器不沾手的规矩,就不知道闲事得少管的道理吗?”
那筠一双漂亮的眼睛往柳川脸上一停,无比骄傲的说:”道理都我懂,我就是不做!
古玩行的破烂规矩都千八百年,早该换了!
整天就靠这些见不得人的规矩欺负不懂行的,我见一个帮一个,见十个帮十个!”
柳川恼怒开骂,”你是不是智障啊你。”
”三竖!”
许五看了他一眼,没让他把更难听的话说出来,然后把钱包递给那筠,淡淡道:”你想怎么样随你,和我们没关系,希望你的天真能让翰南斋再开上个三五年,那筠小姐。”
那筠瞪圆了眼珠子,”你知道我姓什么我叫什么?
还知道翰南斋?”
许五懒得理她,转身就走。
那筠扶着老人一起往外走,还不忘叮嘱,”您要是不懂这些,以后尽量别来,这地方都是坑,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让人算计了。”
老人叹着气,说:”我也不愿意来,这不是没办法嘛,我听人说这巷子里有个买古董的夜市,我就想来看看,看看能不能找个和家里花瓶长得一样的,打听打听价……”许五倏地停下脚步,看向老人,一字一句地问:”你家有个青花的花瓶?”
老人木讷地点点头,又说,”我家里头的花瓶和碎的那个有点像。”
”小五。”
柳川看向许五。
许五会意,对老人道:”如果方便的话,我能去看看那个花瓶吗?”
老人先是愣住了,又点点头,说:”行……都行。”
”那我也要去!”
那筠来了兴致,今天肯定不愁无聊没事干了。
本来就是那筠先帮了忙,老人对她自然是特别信任,这一路上絮絮叨叨的说着家里那个花瓶的来历。
许五和柳川虽然没说话,但听得比谁都认真。
川州县城北有个村子,叫陵卫村,村里的人大多都姓王,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姓氏,这个村子就在挖掘出的贵族墓葬群不远处。
王老头家在陵卫村,从小家里就有这么个花瓶,一直摆在客厅里插鸡毛掸子用,一摆就是几十年,家里人也不知道这花瓶是什么来头,直到前段时间村头挖出古墓,王老头去看了一眼热闹,瞧见那古墓里拿出来的碎瓷片和家里的怎么就那么像呢。
他胆小老实,也不敢和别人说,就跟他儿子讲了,王老头的儿子念过书,寻思家里这花瓶该不会是个古董吧!
一时间就动了心思,爷儿俩一合计,得先打听打听清楚了再说,这才有了王老头去早市这一遭。
陵卫村偏远破败,王老头的家就是个院子围着两间瓦房。
开了院门,迎面走来一个满眼戒备的青年。”
鑫子,这几人是来看咱家花瓶的。”
王老头连忙给介绍。
王鑫站在屋门前没动弹,看了他们三个人老半天。
一个神色冷淡的女人,一个笑眯眯的姑娘,一个满头金发的漂亮少年,怎么看怎么别扭怪异。
许五点了一下头:”我们是从苏市来的,我叫许五,是个古董掮客。”
”掮客是什么?”
王鑫警戒地问。”
掮客就是给卖家和买家牵线的中间人,”柳川解释:”你们家有个古董花瓶,我们能帮你验货,估价,卖出,你们得付我们百分之八的佣金。”
王鑫沉着脸,”我们家卖花瓶还得给你钱?”
”不给也可以啊,就你这点眼光见识,别说那瓶子是真是假,就算是真古董,没有我们,你信不信出了这个门就得让人骗的爪干毛净?”
柳川冷哼。
王鑫还是不太相信他们。
那筠却愣了,眨巴眨巴眼睛看许五,”你是掮客?
你居然是掮客?”
许五理都不理她,只是对王鑫道:”不愿意我帮你出手也没事,至少让我看一眼,辨别真伪,你要是觉得我骗你,大可以不把瓶子交给我,这都随你,我不强求。”
王鑫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王老头。
王老头小声说:”他们不是坏人,让他们看看吧。”
王鑫点点头,放许五三人进了屋。
趁着这个空档,那筠迅速发微信。
王老头从炕里拖出一团大棉被,滚着打开,棉被里裹着的那件青花大梅瓶露出了真面目。
这件大梅瓶约 40 厘米高,短颈,宽肩,阔腹,优美的线条沿瓶身蜿蜒而下,牡丹缠枝纹遍布周身,大朵牡丹花盛开其间,青花发色艳丽夺目,宝光温润四散。”
好东西!”
那筠眼睛都亮了,”正宗的大开门!”
”小姑娘,啥是大开门?”
王老头小声问。
那筠不厌其烦的解释:”大开门的意思就是说真,特别真,不用琢磨打眼一看就知道是真的,根本做不了假。”

上一篇 2022年9月17日 pm9:39
下一篇 2022年9月18日 am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