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寒息朝颜《帝王追妻难,皇后只想冷宫养娃》最新章节阅读_商寒息朝颜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帝王追妻难,皇后只想冷宫养娃》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商寒息朝颜,《帝王追妻难,皇后只想冷宫养娃》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独宠·追妻·养娃·宫斗·双向奔赴】
朝颜初见商寒息那天,他骑着铁马,英姿飒爽的从贼匪手中救下了她
朝颜丢了心,不顾一切的随他入了宫门,本以为两人会举案齐眉,恩爱不疑,却不曾想成为了他权衡后宫的牺牲品
朝颜心伤,只想在冷宫抚养两个孩子长大
可那个男人为何总是在冷宫门口徘徊,扰人清静
商寒息为朝颜扫清了所有的障碍,准备接她和孩子们回宫,朝颜却死活不肯离开,也不愿意接受他迟来的解释
还好他还有两个小家伙帮忙,追回媳妇岂不是指日可待
小公主:娘亲,怪爹爹又来了
小皇子:快关门,关门
商寒息:……

小说:帝王追妻难,皇后只想冷宫养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半世桃花

角色:商寒息朝颜

看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半世桃花”写的《帝王追妻难,皇后只想冷宫养娃》。

评论专区

无头学姐异闻录:和事象的宏图相似的类型,先给科普帝跪一个..当然对不接受科普的人来说恐怕就是毒草了..

混沌雷修:给个干粮吧

汉鼎:穿越架空唐末,纯粹的铁血武力

帝王追妻难,皇后只想冷宫养娃

是夜。

凤鸾宫。

雕刻着龙凤呈祥的琉璃香炉燃着檀木香,熏香淡雾飘飘然,和镶嵌在宫殿四周的夜明珠碰撞,消散。

朝颜躺在精雕细刻的摇椅上,只见她削肩细腰,肤如凝脂,柳叶弯眉,顾盼神飞。

随着摇椅的晃动,豆蔻色金丝轻纱外衫也轻轻伴舞。

皇后的贴身女官竹苓掀开帘幕,轻声走了进来。

毕恭毕敬的向朝颜行礼,“娘娘,方才打听过了,皇上去了华清宫,荣妃娘娘宫里死了一个试毒宫女,皇上下令彻查此事。”

朝颜闻言起身,金丝桃花金簪随着轻微摇动,声如莺啼,婉转悠扬。

“何时的事?为何没人通报?”

竹苓如实回答:“申时发现的,陛下吩咐不让人扰你,此事交由潇妃娘娘处理了。”

“又是她,”朝颜低头自嘲,别在腰间的霞光飘带被她白皙的手指绞成一个圈。

怎么又是她呢!

竹苓将雪白的貂毛披风给她披上,“娘娘还是早些歇息吧,陛下来了,奴婢提醒你。”

朝颜并无困意,屏退了宫人,走到梳妆台上,拿起一个木质发簪,轻柔的抚摸着。

簪子很素,只有一朵歪歪扭扭的小桃花雕刻在上面。

这是她最普通的簪子,也是最特别的一个,纵使她所有的首饰加在一起,也比不上这一个。

这是她和阿息的定情信物,是阿息亲手雕刻的,她视若珍宝。

忽然,门外的铃铛作响,一阵喧哗。

“皇上驾到”。

里里外外跪了大片,朝颜整理了容颜,欢快的向外跑去。

见到了人,却蓦然顿住,脸上的喜悦淡去。

商寒息着黑色锦袍,绣着金色的沧海龙腾,威武挺拔的身姿,飞扬长眉,风骨俊茂,威仪万千。

后面跟着身着宫妃服的潇妃祝蔚然,临国公嫡长女,玉楼国第一美人。

相比朝颜的娇羞柔质,多了一丝自信的威严。

潇妃见她,按规矩给她行了个礼。

朝颜走上前,不解的问道:“陛下这是?”

商寒息目光锐利的看着她,带着探究,仿若在看陌生人,朝颜心口一痛。

大手一挥,“搜”。

一群太监宫女进来,在凤鸾宫翻箱倒柜。

宫内的柜子被翻开,里面的衣物被翻的到处都是,首饰珠宝乱作一团,茶壶被撞的歪倒在桌子上。

不多时,

一个满脸麻子的太监在床边的暗格里找到一样东西,递上一个小小的陶瓷壶,邀功道,“陛下,找到了。”

商寒息失望的看着朝颜,冷声冷语吩咐道:“太医,验。”

后面的太医将小壶放在鼻尖闻了闻,顿时脸色大变,立即跪在地上,头上冒着冷汗,也不敢动手擦去,“回陛下,是鹤顶红。”

朝颜心乱如麻,竹苓快步上前去扶着她,“皇上,皇后娘娘定然不会做此事,求皇上明察,还娘娘清白。”

商寒息蹙眉,没有说话,鹰眼精锐的盯着她,看不出什么情绪。

潇妃上前一步,镶金红宝石点翠步摇微晃,更显威严,低声呵斥。

“皇后娘娘还未说话,你一介宫婢何出此言,谁教你的规矩,来人,拉出去掌嘴。”

两名太监就要上前把竹苓拉走,竹苓吓得瑟瑟发抖。

“都给本宫退下,”朝颜竭力威慑下,潇妃朝太监使了个眼色,太监便退下了。

“陛下,此事并非臣妾所为,”朝颜目光坚定的看着他,盼着他。

明明有很多次从她宫里搜出东西,他都会抱着她,护着她。

他说:阿颜,有我在,任何人不得欺辱你。

商寒息目光如炬,大失所望,“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商寒息走到她面前,捏着她的下颏,手劲像是要把她骨头捏碎。

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朕说是你,就是你。”

朝颜何其了解他,他忽然出现的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她都能去猜透。

就像刚刚,他的目光阴寒,带着愤怒,又带着一丝的幸灾乐祸。

愤怒是表现给旁人看的,而幸灾乐祸是给她的。

朝颜擦干泪珠,倔强的仰着头,看着他漆黑的眼眸:“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都这样忍让了,为什么还不能放过她……

商寒息挥手,潇妃带着众人退到外面。

此时此刻,屋内就剩下两人。

商寒息将她拉了起来,修长的手指勾弄着她的长发青丝,却丝毫不见往昔笑颜。

“颜儿,你知道两年前为什么封你做皇后吗?”

朝颜迷茫,以她的身份确实当不了皇后,这辈子都当不了,阿息提出的时候她懦弱的拒绝过。

可是他说:颜儿别怕,阿息会教你的。

他说:往后我们夫妻一体,同心共意。

“阿息,我们夫妻一体,同……”

商寒息讥笑,让朝颜心生寒颤。

“呵!两年前,临国公携武将支持他的女儿潇妃,安王携文臣支持他的嫡亲妹妹荣妃,文武相斗,朕刚登基不久,意气风发,并不想成全他们任何一个人,所以,无权无势的你就是后位最好的选择。两年过去了,朕也玩够了,她们都等不及了,你该让位了。”

朝颜痛苦的合上丹凤眼,一滴晶莹的泪珠划过脸颊,却还是不死心的问:“那些甜言蜜语,相伴一生的誓言都是假的吗?”

商寒息温柔的用手指描摹着她的容颜,亦如往常般缠绵悱恻,却说着最残忍的话。

“傻姑娘,骗你罢了。”

“是朕对不起你,冷宫那边朕已经派人打点过了,按理说你只能带一个贴身宫女,朕给你多派一个人照顾你。”

“安心在里面待着吧!”

朝颜睁开眼,曾经温柔似水的桃花眸此刻正满是恨意的怒视着他,“是你毁了我,我恨你,恨你。”

商寒息满不在意的往外走。

朝颜绝望的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等待着宫女来拔下她发髻里的凤钗。

等待着这篇满是欺骗与谎言的爱情戏剧落下帷幕。

商寒息走出凤鸾宫,屏退了侍从,黄瓦红砖的宫墙像是没有尽头。

潇妃默默的跟在他身后,看到他的手掌滴血才开口,“舍不得又何必伤害,她现在怕是恨死你了,也对,换作是我,我都不能让你活着走出凤鸾宫。”

商寒息脚步一顿,停了下来,“朕今晚就出发,她就麻烦你了,宫里的事也交给你,隐卫留了三个在宫里,保证她的安全。”

“如果朕活着回来,定然向她道歉,为她洗刷冤屈,接她回宫,如果朕死了,冷宫有密道,通往外面的一处大宅,密道里有大量的钱财,够她无忧无虑的用几辈子。”

潇妃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连忙摆摆手,“臣妾和荣妃同在妃位,怎可管得了她,如果你的心肝宝被暗搓搓的欺负了,臣妾也只能袖手旁观。”

边说边朝他挤眉弄眼,“不过嘛!您给臣妾升升位份,以她高傲的性格,必定先找臣妾的麻烦,而忽视冷宫里的皇后娘娘,臣妾也能更好的保她无碍。”

商寒息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当天晚上,圣乾宫内传出两道圣旨。

自此。

皇后朝氏被打入冷宫。

潇妃晋潇贵妃,代理六宫事。

上一篇 2022年9月17日 pm9:32
下一篇 2022年9月17日 pm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