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芯贺泽轩《玫瑰永不落俗》最新章节阅读_江雪芯贺泽轩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玫瑰永不落俗》,以江雪芯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江雪芯”倾力打造的一本悬疑惊悚,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爱如蜜糖,亦如毒药

小说:玫瑰永不落俗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阿树阿上

角色:江雪芯贺泽轩

小说《玫瑰永不落俗》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惊悚文,它的作者是“阿树阿上”。详情概述:照片上,我和那个男人甜蜜地搂在一起,步入婚姻殿堂的一幕。”我结婚了?刚才那个男的……是我老公?”我惊呆了,低头,望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脑中袭来一阵眩晕感。为什么我完全想不起来?我失忆了?”小茹,你醒了呀?”卧室方向传来男子的声音。我回头,茫然地抬高视线,发现男人正倚在过道墙上,投来复杂的眼神,”你是不是又犯病了?””什么犯病了?”我很惊恐,条件反射般倒退了几步

评论专区

捡到一本三国志:把皇帝主角写死了,又把皇帝儿子写死了,作者真乃鬼才也。我都快有“井有黄龙现”ptsd了。

凡女仙葫:慢热型女主成长修仙文,莫家刻画了好长一段结果分分钟被灭了还好女主角和爷爷逃出来了,80多章才发现随身法宝的用处,擦汗。不过能看下去就说明文笔和情节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吧,书荒,暂时给一个干粮+吧

[西游]原来我是唐和尚:挺有意思的,可惜晋江没钱……

玫瑰永不落俗

第 8 节 枕边陌路

我出过一次车祸,车祸后失忆了,老公仍然对我不离不弃。
我以为是老公爱我,直到某天我才发现,他不是我真正的老公。
117 号清晨,我从一场噩梦中惊醒,望着躺在身边的陌生男人,惊恐极了。
男人的体型很魁梧,四肢很健硕,正把手搭在我身上,睡得极为香甜。
但我根本不认识他。
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爬上我的床?
我不安地跑出卧室,满世界寻找手机,打算准备报警。
可当我跑下楼梯时,却在客厅墙上,看见了一张十分醒目的婚纱照。
照片上,我和那个男人甜蜜地搂在一起,步入婚姻殿堂的一幕。”
我结婚了?
刚才那个男的……是我老公?”
我惊呆了,低头,望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脑中袭来一阵眩晕感。
为什么我完全想不起来?
我失忆了?”
小茹,你醒了呀?”
卧室方向传来男子的声音。
我回头,茫然地抬高视线,发现男人正倚在过道墙上,投来复杂的眼神,”你是不是又犯病了?”
”什么犯病了?”
我很惊恐,条件反射般倒退了几步。
他很无奈地叹息道,”我叫杨毅,是你的老公,我们已经结婚三年了,你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吗?”
我用力地拍打额头,有些难以置信,”为什么,我对你完全没印象?”
”因为你失忆了,每次犯病,都会忘掉以前的事。”
杨毅缓步走下楼梯,伸出宽大的手,温柔地抚摸我的头。
2等我稍微平静了一些,杨毅才告诉我失忆的经过。
半年前的一个深夜,我独自开车回家,在经过一条十字路口的时候,对向驶来了一辆失控的大货车。
为了躲避这辆货车,我慌乱打方向发生了侧翻,出了车祸,头部遭受撞击,当场昏迷。
好在送医及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受创的头部,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
出院后,你的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好,有时候能记起了一些事,可每次犯病,又会立马忘得一干二净。”
杨毅蹲在我面前,轻轻地伸出手,捧起了我的脸,”医生说,这是间歇性的失忆症,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治疗,才能有好转。”
”你说的是真的吗?
没骗我?”
我下意识躲开他的手,有些害怕。”
你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
杨毅却好似习惯了我的反应,自顾自地起身说,”我先去厨房准备早餐,你回房休息会儿吧,药在左手边的抽屉里,别忘了吃。”
随后,他披上围裙,默默走向厨房。
看着他体贴的样子,我也放下了戒备心,开始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栋两百平左右的小别墅,上下两层,被布置得十分温馨。
楼梯的墙上,还贴着许多我和杨毅留下的生活照。
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让我感到异样的熟悉。
渐渐的,一些记忆开始涌入大脑。
这里的确是我家。
没记错的话,这栋小别墅,是母亲病逝前留给我的遗产。
可我就是想不起,任何关于我和杨毅的细节。
他既然是我老公,可为啥我一点跟他有关的记忆都想不起来?”
嘶……”脑中传来的眩晕感,让我痛苦地捂住了头。”
别太勉强自己了,你的记忆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恢复,急不来的。”
耳边传来杨毅轻柔的话语,我缓慢地松开手,看见他正带着一份精致的早餐,笑吟吟地向我走来,”先吃饭吧,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水果蛋糕,芒果口味。”
我迟疑地接过早餐,”我们真的是夫妻吗?”
”当然了。”
他很肯定,但是为啥我一点都想不起来?
他看了看我安慰道:”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记起来的。”
杨毅并没有纠结这个话题,转身披上了外套,边走边说,”八点了,我得回公司处理文件,你乖乖在家养病,这几天哪儿也别去。”
他走的很急,来不及继续询问,大门已经被轻轻掩上。
门的背后,传来落锁的声音。”
唉,你…”我张了张嘴,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把我反锁在家。
可能是害怕我失忆后,会走丢吧。
垂下头,我又看向桌上的芒果蛋糕,心里更疑惑了。
虽然失忆了,可一些生活上的小细节,我还没有忘记。
从小,我就对芒果过敏。
如果杨毅真的跟我结婚三年,为什么会不知道?
3空荡荡的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无聊又寂寞。
我走向书房,打算随便找点事干,驱散心中的烦闷。
拉开书柜,我在一个不易察觉的角落中,找到一个老旧的随身听。
我下意识戴上耳塞,靠在躺椅上,边听歌,边望着窗外发愣。
熟悉的旋律,让我慢慢放松下来。
可当我沉浸在歌声里,即将要入眠时,歌声却自动转播放了一段很诡异的录音。
我听到一个女人被殴打时,不断发出的求饶声,”求求你,放过我…”随后,是一个男人嘶哑而沉重的喘息,”你逃不掉的!”
我惊出一身冷汗,飞快拔掉耳塞,望着手上的随身听,感到莫名心悸。
这部随身听,拥有录音功能。
里面的对话,像是我在失忆前录下的。
为什么,我会录下这么恐怖的对话?
一整个下午,我都因为那段录音感到心神不宁。
总觉得看似温馨的家庭背后,存在很多被我遗忘掉的秘密。
到了下午五点左右,正捧着随身听发愣的我,听到客厅传来的开门声,急忙将随身听塞回抽屉里。
刚跑回客厅,杨毅就笑着推门进来了。
手上,还拎着一份精美的点心,”宝贝,看看我为你带来了什么?”
他牵着我的手,将我带到了客厅沙发上,取出调羹,很温柔地想要喂我。
我心里却很抗拒。
那段录音,让我感觉很不好,下意识地想要离他远一点。
可能是察觉到了我的紧张,杨毅停喂食的动作,问我怎么了?”
没什么,蛋糕太油腻了,我没胃口。”
我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自觉地看向书房。
他哦了一声,放下蛋糕,”那你想吃什么,我替你做?”
”不用了……”我正想说自己不饿,心里却忽然动了动,用手指向门外,故作轻松道,”家里好闷,可不可以带我出去吃点东西?”
”不行!”
杨毅拒绝得很干脆,”等你什么时候病好了,有了照顾自己的能力,我再让你出门。”
晚饭的气氛很不融洽。
我心情不好,没有再跟他答话。
等到睡觉时,我更加无所适从了。
我们是夫妻,理所应当地睡在了一张床上。
可当杨毅伸出手,试图搂着我入睡时,被我本能地推开了,”不要,我好累。”
”那就晚安吧。”
他翻过身,什么也没说。
但我能感到,他脸上闪过的深深不快。
这一晚,我睡得很不安稳。
迷迷糊糊地睡到后半夜,听到了杨毅翻身的动静。
我悄悄睁眼,看见杨毅已经爬起来,坐在床边,用一种直勾勾的眼神,观察了我好久。
我一动不动,甚至都不敢眨眼。
生怕他看出我没睡。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杨毅又恢复了昨日的温柔,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宝贝,天亮了,还不起来?”
我谎称头痛,说自己还想再睡一会儿。”
嗯,那你继续睡吧。”
杨毅笑笑,穿衣下楼,准备起了早餐。
我看着他下楼的背影,心里越发觉得陌生。
等到杨毅上班后,我第一时间爬起来,匆匆奔向书房,打算将那段录音再听一遍。
可里面的磁带,已经被清空了。
我不明白,杨毅为什么要清空我的东西。
还是说,他想通过这种方式,来隐藏什么?
4很多生活上的细节,都在加深我对杨毅的防备。
他生活特别有规律。
每天上午七点起床,弄好早餐,亲眼看我吃完,再换上衣服,差不多八点出门。
下午五点左右,杨毅会带着一些食材回家,替我准备晚饭。
七点看新闻、八点球赛。
到了九点半,就会准时关灯睡觉。
每一个生活的细节,都精确到让我感觉不正常!
那天,我问他为什么每天回家那么准时,难道公司就没有应酬,或者需要加班吗?
他笑着说,”家里就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我无言以对,只当他是真的关心我。
直到一周后,那个看似寻常的下午。
我和往常一样待在家里,感觉无聊,准备整理下乱糟糟的客厅。
轮到擦桌子的时候,我一不留神,打坏了家里的烟灰缸,被弹起的玻璃割伤了手指。
伤口不深,我也没在意,跑进厨房,做了简单的冲洗,继续返客厅打扫。
等到杨毅回家后,我却从他递来的公文包里,翻出了两件让我特别意外的东西。
一盒创可贴,外加一个小型的烟灰缸。
我很惊讶,追问他怎么知道我打碎烟灰缸,被割伤手指的事情?
杨毅道,”我下班后逛了趟便利店,看见这两样东西打折处销,顺手就买了,你手指怎么割伤的,严不严重?”
”没事,伤口很小,不用处理。”
我摇摇头,转身,躲进了卫生间。
关上卫生间大门,我用后背靠着门把手,感到莫名心悸。
他好像,一直在监视我!
5说不上为什么,这个男人让我感到有些可怕。
晚上,杨毅又开始对我毛手毛脚。
我轻轻躲开,推说自己精神状态不好,想跟他分房睡。
杨很是意外,看着我那张憔悴的脸,沉默半晌,勉强同意了。
看得出,他很不高兴。
尤其是目送我离开时,那种阴郁的眼神,让我内心格外压抑。
好在他没有跟上来。
躺在侧卧床上,我依旧睡不着。
脑中不断回想最近的事,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它弄个明白。
第二天起床,一切如旧,吃过早餐,我便笑吟吟地目送他出门。
关上门,我等了好久,确定他不会再回来,便开始满屋子寻找。
可搜遍整个屋子,我都没有任何发现,最终也只好放弃了。
或许,只是我在疑神疑鬼吧。
这样想着,我走先沙发,顺手抓起遥控器,我打算看看电视,舒缓下心情。
滴!
打开电视的瞬间,耳边却传来一些异样的滴滴声,虽然很轻微,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我狐疑地走向电视柜,缓缓蹲下。
瞬间,我脸上起了变化。
杨毅很聪明,把针孔摄像头,安装在了机顶盒上。
只要按下电视遥控器,摄像头就会同步启动,神不知鬼不觉地监视我的生活。
我惶恐极了,本能地想要逃离这个家。
可该死的杨毅,早就反锁了大门。
连家里的窗户,也都安装了防盗网。
我就像是一只被圈禁起来的金丝雀,根本无路可逃!
无助了很久,我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不打电话报警?
自从失忆后,我几乎就没怎么用过手机了。
我匆匆抓起手机,发现电量已经耗尽。
我只好返回客厅,打算先给手机充电。
等待开机的时候,大门居然响了,传来门锁被转动的声音。
他居然这么快又回来了!
我惊出满头大汗,这才回想起来,刚刚检查摄像头的时候,自己忘了给它断电。
杨毅早就通过摄像头,捕捉到我在家的一举一动。
遭了……我本能地转身,匆匆跑向厨房,抓起了一把切菜的刀。”
林茹,你在干什么?”
同时,身后也传来了杨毅的呵斥。
我匆忙回头,一眼就对上了杨毅直勾勾的眼神。
他的脸色,阴沉得宛如要下雨。
6”为什么监视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脸色苍白,尽管握着刀,可身体却在微微发抖。”
把刀给我!”
他没有回答,箭步前冲,快速抓向我握刀的手。”
你别过来…”我吓坏了,胡乱地挥舞着手臂。”
别闹!”
杨毅动作极快,死死握住了我的手。
刀尖划伤了他的手臂,望着他被鲜血染红的袖子,我再次吓了一跳。
他不顾伤口还在流血,用力夺过刀,死死握着我的肩膀,激动道,”你听我说,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
我用力甩开他手臂,”你把我关在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还有脸说是为了我!”
他不说话了,深深看了我一眼,随后当着我的面,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点此继续阅读《玫瑰永不落俗》

上一篇 2022年9月17日 pm8: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7日 pm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