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豆豆《仙缘难求:不负苍生不负卿》_《仙缘难求:不负苍生不负卿》全章节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仙缘难求:不负苍生不负卿》,由网络作家“墨卿”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孟婆豆豆,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是一个「仙侠言情」主题的故事集共用一个六界设定,涵盖了人间、冥界、神界、魔界、妖界、仙界等6个故事
惟愿此心依旧,不负苍生亦不负卿

小说:仙缘难求:不负苍生不负卿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墨卿

角色:孟婆豆豆

《仙缘难求:不负苍生不负卿》小说是作者“墨卿”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我调息好一阵幻化成人形,哭天抢地地拍打结界,”你们抓错人了,放我出去,我从没害过人,我是好妖哇!”结果自然是没人听的。号了一会儿没人搭理,我嗓子都喊哑了,只好看看和我一起被捕的冤种同类。鱼虾基本上都翻着白肚皮漂在水面上,只有一条一尺长的大黑鱼苟延残喘。”喂,大哥,你尾巴流血了

评论专区

这个QQ群绝逼有毒:婊里婊气的男(?)主,爱他(她?)主角外表柔弱大小姐,白切黑,智斗流。就是这更新的app太小众了……下它只为看着一本小说……

足球万岁:耽美,足球教练,除了和c罗莫名其妙的感情戏(在我看来)还是不错的

我爱罗的超能力老父亲:大段大段狗屁不通的私货和废话占据了主要情节,拼命掩盖都盖不住的宅臭味……

仙缘难求:不负苍生不负卿

第 6 节 鱼妖

我,金灵,一只鲤鱼妖。
刚化成人形不到一天,被一群道士活捉了。
(1)我太惨了。
天资愚钝,在灵镜湖这种灵气充沛的地方,修炼两百年才学会化形,来不及沾沾自喜顾影自怜,缚妖网从天而降,劈头盖脸将我围了个严严实实。
领头的那个道士执剑大骂:”你这妖孽,兴风作浪两百余年,苍天有眼,今日终于落入吾手,七日之后便是你的死期!”
我大无语。
兴风作浪两百年?
我鱼生才两百年,到哪里兴风作浪?
我很想解释,可我被他们的剑气打回原形,一张嘴就是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吐不尽的泡泡,说不完的委屈,做鱼真的好艰难。
(2)道士们把我丢在一个八卦池中,布下重重结界。
我调息好一阵幻化成人形,哭天抢地地拍打结界,”你们抓错人了,放我出去,我从没害过人,我是好妖哇!”
结果自然是没人听的。
号了一会儿没人搭理,我嗓子都喊哑了,只好看看和我一起被捕的冤种同类。
鱼虾基本上都翻着白肚皮漂在水面上,只有一条一尺长的大黑鱼苟延残喘。”
喂,大哥,你尾巴流血了。”
我把他尾巴托起,在指尖汇聚法力给它疗伤,它颈部有片枯黄叶子一样的纸张,被我顺手拂掉了。
谁知我刚把那纸揭开,那大黑鱼就弓身扇起一尾水浇在我脸上。”
无耻!”
”谁?
谁在说话?”
我顾不得揩脸上的水,环顾四周都没瞧见人,只有眼前这头大黑鱼嘴巴一张一合,我又戳了戳他脑袋,”难道是你?”
话音刚落,平静的池子里陡起狂澜,一人高的水墙拔地而起,我来不及躲避就被巨浪拍到池壁上,疼得我龇牙咧嘴。
一个低沉的男声咬牙切齿,”无耻,不知道鱼儿的尾巴摸不得吗?”
水帘重重,四溅的水花缓缓平息,隔了一池的对面,渐渐显露出一个黑色的人影。
男人身材皙长高挑,如墨般的黑发长至腰间,一袭黑衣湿漉漉地贴在身上,显出劲瘦的身材轮廓,流光滑腻,五官挺拔,剑眉微微拧起,如明月抚水,冷寂惑人。
他通体如墨玉润朗,周身似锦缎滑腻,水珠沿着发丝滑到伤痕累累的胸膛,与血水一同滴落。
那眉眼是阴沉的,眸子是漆黑的,薄唇紧抿,杀气大现。
好家伙,原来他才是道士要抓的,大妖!
(3)”大王饶命!”
我眼珠子一转,麻利地给他跪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小心冒犯大王,小的该死,还望大王看在小的不知者不罪的份上放小的一马……哎哎!”
我话还没说完呢,就被他一捏,凭空抓到跟前。
他捏着我的脖子,眼里渗出幽幽的阴狠的光,他勾起唇角,笑了笑,”小鲤鱼。”
我不迭点头,”您说。”
”同为鱼妖。”
他手指缓缓捏紧,”不知道鱼的禁忌吗?”
我欲哭无泪。
鱼的禁忌我当然知道,鱼尾除了亲密爱人能碰,其他人是不能碰的,碰了等同于调戏,等同于挑衅。
可是刚刚我不是为了给他疗伤吗,不碰怎么治啊!
我自认倒霉,把眼一闭,心想死就死吧,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鱼。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想象中的疼痛,只听见有人轻哼一声,然后脖子一松,我头朝下栽到水底。
那该死的黑鱼妖竟这样粗暴地把我扔到了池**。”
看在你替我揭掉镇形符的份上,饶你一命。”
那货闲闲地说。
什么,那像叶子一样贴在他颈部的黄纸是符?
这样一说是我帮了他?
那我算他恩人才对!
有这么对恩人的吗?

我从水底钻出来,盯着对面,敢怒不敢言。
(4)那黑鱼盘腿坐在池边,开始运法疗伤。
他周身蒸腾茫茫雾气,池水受法力的影响开始沸腾,我怕池水把我煮熟了,连忙爬上岸,坐得远远的。
我隔着一池打量他。
这么强大的法力,比灵镜湖的龟长老还要厉害,道士要抓的肯定是他了,我只是个受了连累的倒霉蛋。
只是不知道他是谁。
还有啊,外头道士到底在不在,这鱼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道士也不来瞧一眼吗?
我托腮烦恼,忽然头顶上方一暗,一条长蛇状的黑东西爬过来,唬得我一个激灵。”
小妹妹别怕。”
他身子是蛇状,脑袋是人头,额上左边顶着一只角,怪滑稽的。
好像是条蛟。”
大头鱼!”
黑蛟隔着一层结界深情呼唤,”大头鱼!
大头鱼!”
话音未落,对面的那头黑鱼突然暴起,怒喝一声,”闭嘴!”
那黑蛟被吼得一愣,但很快就注意到了他,他不以为意地游过去,”大头鱼,你怎么样?
小道士被我引开了,咦,你怎么已经揭掉镇形符了?
你真厉害……”黑蛟啰里啰唆不着调地瞎扯。
脾气不好的黑鱼打断他的话,”别废话了,你有没有把握破阵?”
那黑蛟化成人形,浮在半空,他双手一摊,”破阵不难,关键是你身体里那颗封魂钉,有那东西在,你怎么跑得脱嘞?”
说完他悻悻地揉揉鼻子,很不情愿地承认,”我一个人可打不过那一群臭牛鼻子。”
鱼妖沉默不语,那黑蛟就趴在他头顶唉声叹气。
他胡乱四望,忽然眼神朝我望过来,露出个阴险的笑容。
我心里一咯噔。”
哎哎,大头鱼。”
黑蛟朝他挑眉,”这丫头,不是现成的寄主吗。”
对面黑鱼与我视线一对视,他皱起眉头,”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可能有,但我想不到。”
黑蛟嘻嘻一笑,他真是个浑不懔,忽然他扭头警觉地瞥了一眼,匆匆道,”小道士们要回来了,我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就消失了,过了一会儿,半空幽幽飘来他的声音,”墨郁,今夜子时是最后的机会,你可想好了。”
(5)黑蛟消失了,耳边渐渐传来脚步声。
我来不及反应,感觉一道冷光闪过,然后被强大的法力压制回原形,抛入池底。
我想游上去,那黑鱼硕大的身形总是若有似无地盖住我。
我看见道士们过来瞅了两眼,然后放心地走了。
等到道士彻底离开,那大黑鱼才解了我的封印,他依旧坐在池边运法,眉头紧锁,却比之前更焦急,好像要逼出什么东西。
我缩在角落里,心里忐忑不安。
墨郁。
即使我孤陋寡闻,也是知道这个名字的。
传说他是一只修炼千年的鱼妖,曾在两百多年前屠了谷泉派满门,一个活口不留。
族中长老说,咱们鱼妖中,原本最有望修炼登仙就是墨郁,可惜他罪行深重,犯下杀孽,难逃天道惩戒。
我还听说,各大道门追杀他两百多年都未得手,怎么这次怎么成了?
偏这么倒霉,正巧赶上我幻化成形的日子。
苍天啊,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想做一只漂亮的鲤鱼精,上来显摆一下我的人形,我有什么错!
我恨恨不已,怨老天不公。
突然听见对面咳了一声,墨郁身子一倾,咳出一口血。
殷红的血,喷洒在他身前。
他盯着那血,眸色渐转阴狠,一抬头看见了我。
我一惊,完了。
果然,他没了耐性,把我掳到他身前。
我做好了慷慨赴死的准备。
我本来就是一只道行浅薄的鱼妖,在灵镜湖都排不上号,更别提面对墨郁这样顶级妖王了。
技不如人,咱得认。
我浑身绷紧等了一会儿,他还不动手。
我睁开一只眼睛,只见他黝黑的眸子直直盯着我。”
小锦鲤。”
他顿了一顿,缓缓勾起唇角,笑容里渗着丝丝危险,”不如,你再帮我一次?”
”哈?”
(6)好家伙,就跟那黑蛟设想的一样,他想把那什么”封魂钉”移到我身上,然后再和黑蛟里应外合破阵。
墨郁承诺,他一定会带我一起逃出去,并且一定会帮我拔掉封魂钉。
是是是,好好好,他说什么,我都满口答应。
你问我为什么不反抗?
我敢反抗吗?
我有那个能耐反抗吗?
总之,这交易就在他半承诺半威胁下成了。
可是,我这个”寄主”有了,又遇到一件麻烦事。
我不会用法力探寻种在身体内的法器,也就是说,我找不到墨郁身体内的”封魂钉”在哪儿。
墨郁起先还耐着性子教,但教了好几遍我都找不准,他暴跳如雷。”
你真蠢。”
他骂我,”两百年修为的鱼妖里,没见过你这么蠢的。”
”才不是!”
我气愤不已,不甘示弱地回嘴,”灵镜湖里还有十来个不如我的。”
墨郁怒极反笑,”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儿吗?
你但凡法力高强一点,会被臭道士误捕吗?”
我被他骂得心尖一颤,咬唇不语。
沉默了一会儿,我低着头掰玩手指,索性破罐子破摔,”抱歉啊,我天生蠢笨灵力弱,在灵镜湖都是靠三赭爷爷才活下来的。”
墨郁冷哼,”那条苍背鳇鱼?”
我惊了,”你怎么知道三赭爷爷是条鳇鱼?”
他斜了我一眼,”缚妖网收缩的时候,我看见你推他了。”
我直直地盯着他,他竟然知道?
也就是说他当时就在附近?
好家伙,那会儿我正和爷爷炫耀自己的人形,连爷爷都没发现他!
这黑鱼真是道行不浅!”
你虽然舍己为人,牺牲自己救了他,可是归根到底还是太蠢,连个遁形术都不会。”
墨郁扯我,”还不快爬起来接着学!”
我鼓着腮帮子站起。
又试了十来次,在墨郁即将发飙的最后一刻,我进入他体内的法力引线找到了穿魂钉。
可是,新的麻烦出现了。
我灵力微弱,而那颗封魂钉深深契在墨郁心口,我牵引不了。”
这没办法了。”
我朝他一摊手,尽量不触怒他,”您知道的,小的才两百年修为,实在无能为力。”
墨郁沉默地看着我。
他的眼眸深邃漆黑,像深渊的水草,能将人卷住,缠死在水底。
蓦地,他笑了一笑,眼神在我身上扫了一圈,”遇上我,你不亏。”
”哦?”
我莫名其妙。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狠狠往前一扣,他的手掌抵住我的后脑勺,我感觉唇上一湿。
我的脑子轰的一声炸了。
我的初吻!
我鱼生两百年的初吻,我期盼苦熬两百年才修成的人类初吻,被他夺走了!
我爆哭。
话本里都说人的初吻是最重要的,要留给心上人的,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死鱼妖要抢走我的初吻,我宁愿他一刀杀了我嘤嘤嘤……”别号了。”
耳边传来声音。
我瞪大眼睛,咦,我的嘴巴被他堵得死死的,他靠什么说话的?”
闭眼。”
他的声音愈发冷酷,”凝神。”
我只好照办,我感觉我的意识被人牵引着,很快进了一片蒙昧地界,我看到一块鲜红的石头状的东西扑通扑通地跳着,上面插着一把剑,剑身幽光泛寒。”
看到了?”
他的声音继续传到我耳朵里。
不知为何我心揪了一下,”嗯。”
”忍一忍。”
我不解,”什么意思?”
不待我多问,我感觉有股强大的力量牵引我逼近他的心脏,只觉得唇上一疼,有丝丝甜腻的血腥味,然后,一道青色的冰锥顺着喉咙滑入我的身体。
死妖精,竟然用融血术将封魂钉移到我身上。
融血术可是禁术!
族中长老说过,稍有不慎可以掠取对方修为的!
不待我多想,眼前一亮,墨郁已经松开我。
他面色苍白,握住我的手掌查看,我的掌心里多了一道青色的线。
我一点感觉没有,挺惊讶,”封魂钉,就这?”
还没说完,只觉心口一震,一股剧痛传遍全身,来不及说一个字,我眼前一黑。
要命,这也太疼了!
(7)再醒来的时候,我以为我到了地府。
毕竟昏迷前的痛太恐怖了,是我鱼生不能承受之痛,即使是现在,也疼得我直抽抽,蜷着身直不起腰。
早知道这么疼,当初还不如让墨郁一掌劈死我。
可惜并没有黑白无常等鬼差等着我,等着我的,只有一脸冷漠的墨郁。
他坐在我身旁,一袭缎子般的墨发散在腰后,他掀开眼皮睇我一眼,朝我示意,”手。”
我还是很疼,不再想他的意图,无力地把手递过去。
他握住我的手腕,指尖抵在筋脉处,缓缓输入一股灵力,他的灵力深厚绵延灌入体内,很快抚平我心口的钝痛,我感觉丹田处一片丰盈,继而感觉身体也比刚才舒服了许多。
他这是,在救我?
 想到这里,我感激地朝他望去,他撒了手,正调息运功,脸色比刚才还苍白。
我盯着他久看,他明明闭着眼,却好像看得见我一般,语气森凉,”再看就把你鱼眼珠子挖出来。”
我:”……”老妖怪死性不改,根本就不是良善之辈。
(8)夜深了。
小道士们又来查了好几波,每次墨郁都把我逼回原形,然后叫我学那些鱼儿把肚子翻白,飘在水面装死。
我觉得我没必要装,道士要抓的又不是我。
说不定等他们发现错抓,还会把我放了。
听了我的嘀咕,墨郁冷笑,他说:”你虽然只是个修炼两百年的蠢妖,可是你体内的元丹炼化后也够一个道士增进五十年修为了,只需要给一条鱼开膛破肚就能增进修为,他们为什么不干?”
他脸色太差,我没敢跟他争论,可我心里不服。
三赭爷爷说,我们修的是正道,走的是修炼、历劫、登仙的路子,道士们修的也是正道。
大家都是修正道的,他们怎么会杀我呢?
所以就算墨郁破阵后抛下我也没关系,正义的道长们肯定会放了我的。
能伤我性命的,只有眼前这个恶贯满盈的鱼妖罢了。
(9)月明星稀,墨郁反复查看这里外两层的双元阵。
他说这个阵法有四个阵脚,他可以逐个击破,但是势必会耽误时间。”
你可以破两个。”
他看向我。”
我?”
我摆摆手。
别开玩笑了,我今天才学会化形,连个遁形术都不会,破阵脚?
还不如一掌劈死我。
墨郁大概是见不得我自暴自弃,他忍了忍,长吸一口气,”我可以教你。”
哈?
他忘记刚刚教我拔穿魂钉时的绝望了吗?”
起来。”
墨郁不等我拒绝,一招手将我架到他身边,”抬左臂,法力汇聚到指尖,画一个合宗印,心里默念:无请妄上……””等等。”
我很严肃地打断他,”合宗印是什么?”
墨郁:”……”我从他紧咬的腮帮子看到了滔天杀意。
我缩了缩头,往后退了一步,小声嗫嚅:”我说过我不行的。”
墨郁给了我一个眼刀,他明显忍了又忍,然后深吸一口气来捉我的手,”我只示范一遍,看好了。”
他握着我的手指,画了个乱七八糟看不出形状的符,法力一收,那符化作一柄利剑形状,插入水中。
因为注入法力小,那剑也没能砸出什么水花。”
好神奇!”
我兴奋不已,”我从没有见过无形的法器,这算法器吗?”
墨郁嗤笑,”法器?
还差得远呢。”
他松开手,”快学。”
我只好依样画瓢。
可是那个符实在太复杂,我画了好几个都不像,几次失败以后,我讷讷望向墨郁。
他以手撑额,沉默的与我对视。”
小鲤鱼,你知不知道……”他揉了揉手腕,站起身缓缓向我走近,”我已经五百年没杀过同类了。”
我心里忐忑不安,绕着池子躲他,焦急地辩解道:”我是笨了点,可是,可是你不能杀我。”
”哦?”
我被他施法定住,眼睁睁地看他越来越近,慌不择言,”我,我刚刚救了你呀,我替你揭掉镇形符,还为你渡封魂钉,我是你恩人呀,你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墨郁勾唇轻笑,”所以呢?”
他的手指捏在我下巴上,语气森然,”你不知道我是妖吗?
妖就是会恩将仇报的呀。”
”妖也分好妖坏妖,我就从不作恶。”
我拗着脖子,气得大叫,”你就是坏妖,承诺的事又做不到,就会欺负我们小妖,有本事你去跟道士打啊!”
话一出口,我感觉墨郁眸色陡然转冷,捏着我下巴的手指收紧,疼得我说不出话。”
若非我历劫受伤,你以为他们抓得住我?”
他冷哼一声,猛地松手。
我揉着被他捏疼的下巴,悄悄打量他。
难怪道门追了两百年都没成功,原来他历劫受伤了。
凡是修正道的妖,修炼千年必有一劫,要么升仙,要么失败死于劫难,要么就像墨郁这样,重伤等待再一次的劫难。
咦不对,他不是犯下杀孽的恶妖吗?
怎么会历劫?
我不敢问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过了一会儿,墨郁大概是自己消了气,他转过身,将我扯起。”
最后一次。”
他站在我背后威胁我,”再学不会我真的会杀了你。”
我心一紧,再不敢大意。
任他握着我的手,画了一道金色的符印。
这一次他画得极慢,虽然还是很复杂,但我勉勉强强记住了。
墨郁松开我,坐在一旁运功。
他的脸色极其不好,身上的血痕皲裂,丝丝缕缕的血缓缓滑落,他的体内好像有剑气一样的东西,正不停地刺激他伤口。
他紧闭双眼,眉头紧锁,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我忍不住走近想问他,又担心他喜怒无常拿我撒气,只好顿住脚步。”
是天劫余痛,暂时死不了。”
他明明闭着眼,却好像猜透我心思,”你接着练。”
好吧,这老妖精果然不需要别人怜悯。
(10)我起初不太熟练,墨郁还讥讽我,说:”这么简单的破阵术都学不会?
两百年修为全用到脸上了吧?”
这鱼嘴巴也太毒了!
我气死了,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不跟他计较。
等到池面能砸出几个小水花后,他便也住嘴了。
已至亥时,我坐在墨郁旁边,望着结界外。”
您的那位朋友真的会来吗?”
墨郁闭目,鼻腔里轻轻”嗯”了一下。
我挺好奇,”能跟您称兄道弟的,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吧?
他是谁呀?”
墨郁眼睛都没睁,”临渊深涧的主人,蠡舟。”
”噢!”
我不明觉厉。
虽然没听过蠡舟这个名字,可是我知道,临渊是一条极有灵气的泉瀑,能霸占这样的宝地,主人绝对深不可测。
我又好奇,”那您跟蠡舟,谁更厉害?”
墨郁掀开眼皮瞟我,轻声一哂,”你好像话很多啊小锦鲤。”
我悄悄往后缩了缩。
这死鱼妖,不正面回应肯定是技不如人。
也对,人家是蛟,他是鱼,他当然不如蠡舟厉害。
就在我默默腹诽的时候,耳边传来他淡淡的嗓音,”别猜了,我跟他半斤八两。”
咦,这妖怪莫不是会读心术?

(11)子时将至,外面声音渐消,黑蛟还不来。
我看向墨郁,墨郁沉静不语,只是负手而立。”
来了。”
他突然说。
果然,话音刚落,一条巨大的黑蛟盘旋在八卦池上空,黑蛟锋利的巨爪拍向池上方的结界,隐隐听见雷电之声。”
墨郁,快!”
他在外面吼。
不用他多说,墨郁已飞身而起,按他原先的计划,先破东南二角的阵脚。
那结界坚硬厚实,外面的黑蛟全力顶住外面的压力,墨郁正用法力撬动阵脚。
他们施法许久,墨郁额角滴落汗珠,才撬动分毫。
看来道士的双元阵根本就不像他俩说的那么简单。
我不知道该干什么,眼看着墨郁身体里又显现剑气的白光,他身上的伤痕崩裂,我哆哆嗦嗦,凭着方才的记忆开始画符。
如果能撬动西北两阵脚,给他们一点助力也是好的。
就这样,我施法印在西北两阵脚上,可是我法力实在低微,勉强支撑许久,也没见那结界破裂。
心口的钝痛再一次袭来,感觉有人在我心上擂鼓一样,掌心的青线逐渐加深,渐渐的我的整个手掌都变成苍青色。”
我撑不住了!”
我浑身剧痛,看到墨郁那边结界已经崩裂,只好咬牙坚持。
突然,盘旋在上空的黑蛟身子一闪,一道金光扑面而来,我直直跌落到池底。”
没事吧?”
墨郁回头看我,他手顶着结界,已经破开了两个阵脚。
外面黑云密布,一道金光夹杂数道剑气汹涌斗法,黑蛟正与赶回来的道士们缠斗在一起。”
大胆妖孽,竟敢趁机破阵!”
”妖孽你大爷!
臭道士,大爷我今天心情不好,识相的给我滚远点!”
那黑蛟怒气腾腾。
忽然,他身形一闪,发出一声类似龙吟的吼声,玩了招声东击西,蛟首突如其至,击破了外面的结界。

点此继续阅读《仙缘难求:不负苍生不负卿》

上一篇 2022年9月17日 pm2:11
下一篇 2022年9月17日 pm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