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猎爱:为你,不计代价)袁枚枚梁远峰完结版阅读_《红尘猎爱:为你,不计代价》全集在线阅读

袁枚枚梁远峰是现代言情小说《红尘猎爱:为你,不计代价》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淳牙”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为了惩罚你恨的人,你肯付出多少代价?为了守护你爱的人,你又愿意牺牲到何种程度?

小说:红尘猎爱:为你,不计代价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淳牙

角色:袁枚枚梁远峰

小说《红尘猎爱:为你,不计代价》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淳牙”。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我选了一栋鬼楼。试想一下,一栋发生过连环碎尸案的鬼楼,发现一具身穿珠光白裙的女人尸体,还死得极为安详,甚至享受,不免会闹出一段惊心动魄的传闻,想想就有趣。可我的计划完全被张咸这个不速之客给破坏了。我精心地打扮来到鬼楼后,就看到他站在椅子上,伸长了脖子,正打算上吊

评论专区

电影世界逍遥行:前两天骂了电影世界大盗,结果发现这书还不如那本

死亡QQ号:封面不如用马化腾

冠军教父:林海的巅峰之作,无论剧情、人像描写、文笔都是上上之选,可惜林海之后的文章都是小白爽文,再也没有之前的感觉了 ,仙草

红尘猎爱:为你,不计代价

第 2 节 好运

和张咸开了 10 万一晚的水底套房,天不亮,他就把我叫起来。
我迷迷糊糊的,那句话脱口而出。
我说:”顾英迪,我困,再让我睡一会儿。”
然后,我瞬间清醒。
张咸罕见地认真起来,冷冷地问我:”顾英迪是谁?”
1我和张咸是在两个月前,准确地说,是在 56 天之前认识的。
为什么我记得这么清楚呢?
因为那一天,我是打算自我了断的。
像我这种矫情造作的人,就算死,也要死出点儿动静来。
我选了一栋鬼楼。
试想一下,一栋发生过连环碎尸案的鬼楼,发现一具身穿珠光白裙的女人尸体,还死得极为安详,甚至享受,不免会闹出一段惊心动魄的传闻,想想就有趣。
可我的计划完全被张咸这个不速之客给破坏了。
我精心地打扮来到鬼楼后,就看到他站在椅子上,伸长了脖子,正打算上吊。
唉,就这么巧,他也是来自杀的。
我说:”大哥,你先让让,能不能改天,今天先让我死?”
他说:”大姐,你知不知道先来后到这个传统美德?”
然后我仰着头,垮着一张委委屈屈的小脸,跟他瞎编了一通我的不幸遭遇:”我得了绝症。”
他也没跟我客气,面无表情地说了一通他活不下去的原因:”我抑郁症。”
哎呀,你还惨得过我吗?
我:”我肾功能衰竭了,快死了。”
他:”我 3 岁我妈就跟别人跑了,我抑郁症。”
我:”我穷的没钱治病,快死了。”
他:”我爸把我处了 3 年的对象给娶了,我抑郁症。”
”我快死了!”
”我抑郁症。”
……我们轮流比惨,一直赛到天亮。
天亮时,我们都累了,不想死了。
死这种事儿也要趁热打铁,一旦错过了那个兴致,就提不起劲头儿了。
我本来想走,可张咸点了个外卖。
他点了一套五星级餐厅的豪华蟹黄包,还客气地问了我一句:”一起吃点儿吗,姐姐?”
我上下打量他,二十出头,一身花里胡哨的奢侈品牌,寸头,眯眯眼,复古耳钉,嘻哈项链。
地主家的熊孩子。
吃着吃着,张咸突然问我如果昨天真的死了,还有什么遗憾?
我嘴里满满登登的说:”没吃过这么牛逼的包子算一个吧。”
他又问:”还有吗?”
我随口胡诌了一遍天南地北的顶级美食美景。
他深思熟虑,小眼睛一亮:”要不就都去试一遍再死,我买单。”
这是什么操作?”
姐姐,你知道我的遗憾是什么吗?”
”人死了,钱没花完。”
”尤其是我爸的钱,我必须都给他霍霍了。”
”咱俩也算有缘分,各取所需,你帮我花钱,我帮你圆梦。”
”完了要是还想死,黄泉路上咱俩也是个伴嘛不是。”
有理有据,确实有点儿心动。
可这等好事儿凭啥摊在我头上?”
姐姐你别误会,我这么做纯属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唉?”
不是,咱俩出去,我爸肯定以为我找了个网红伴儿游玩去了,不至于停了我的卡。”
这话说得,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生气。
我最终还是答应了他,第二天,我们就飞去了冰岛。
看了我心心念念的极光。
在瑰丽的大自然奇迹下,我问张咸:”反正都是玩,你怎么不找一个真网红?”
张咸冻得吸溜着鼻子:”网红哪儿有你有品味。”
呵,会聊天。”
再说,网红也比你贵啊。”
2两个月之内,我跟这个”行走的散财童子”绕着地球挥霍了一圈。
他满足了我所有的愿望。
爬雪山,看瀑布,航海旅行。
可大部分目的地都是张咸张罗去的。
拉斯**的**,米兰伦敦的步行街,迪拜的豪华游轮。
陪我的时候,他有气无力哭丧着脸。
轮到我陪他,就欢脱得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子。”
姐姐,就这钢管舞,我跳得比她好多了!”
买包哪有只买一个的,我要买十个。”
我给你表演一个一口吃龙虾吧?”
我今天要是翻盘赢了,姐姐,你能不能给我笑一个?”
我有理由怀疑,他根本不像患了抑郁症。
他太享受其中了。
可物质享受并没有麻痹掉我心中的巨大的痛苦。
那天在三亚湾的游轮上,我有点儿喝多了,到船头透透气。
看着下面碧蓝碧蓝的海水,我突然有个强烈的念头,我好想好想跳下去啊。
然后,就真的跳下去了。
海底刺骨寒冷,可海面却透着温暖灿烂的光,一寸一寸地消失。
我并不害怕,甚至久违地平静下来,我想我终于可以彻底地解脱了。
可恍惚间,一个瘦长的身影扎进海里,灵巧地游过来。
是我看错了吗?
……再醒来时,胸口一阵紧闷,头疼欲裂。
我努力地睁开眼睛,看见一张湿漉漉的窄脸朝我靠过来。
然后他一手捏着我的下巴,嘴唇微张,俯身下来。
我赶紧使出浑身的力气说话:”张咸!”
张咸一愣,但来不及了,唇落下来,那只手从我下巴挪开,抚在脖子上。
触感冰凉,软糯。
他很快地抬起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我想……”我当然知道他想人工呼吸,我摆摆手,突然猛烈地咳嗽。
他扶我起来,轻轻地顺着我的背。
等我缓过来后,他就势把我困在他怀里:”吓死我了。”
他声音哑哑的,跟平时很不一样。
我这才注意到他只披了件骚包的花衬衫,露出小麦色的胸膛。
呵,平时看着他干瘦干瘦的,居然养了几块腹肌。
心脏也”隆隆”作响,透着一股生命力。”
你知道吗?”
他环着我,紧了紧说,”人在水里泡久了会又肿又胖的,不好看,下次别跳了。”
我忍不住笑了笑,他还挺懂我的。
他有些贪婪地看着我:”你可终于笑了。”
大概就在那时候,我动起了邪念。
既然消费无法麻痹我的痛苦,或许一具鲜活美好的肉体可以吧。
反正日子也不长了,及时享乐也没啥不对的。”
张咸,听说这里有个水底套房?”
”我也想住,可我查过了,只剩下一间了。”
”那我们就住一间啊。”
他怔了怔,一双眼睛叽里咕噜地盯着我:”确定吗?”
我点头。
他带着点痞笑:”那你今天别想睡好了。”
这么嚣张?
然后我们就住进了那套 10 万一晚的豪华套房。
然后我才知道他为什么嚣张。”
姐姐,姐姐,你过来!”
我隔着一层玻璃逗鱼时,被他大呼小叫地喊过去,看到他打开一个一整面墙的投影,在看电视剧。
看《亮剑》。
他坐在地毯上,仰着头,看着李云龙露出傻笑。”
这我最喜欢看的电视剧!”
我看了六遍了!”
我还没在这么大的屏幕上看过呢!”
”爽!”
这钱花得值!”
他就真的看了一宿《亮剑》……后来,我就睡在他身后的大床上,不得不听着李云龙的咆哮声,勉勉强强地闭上眼睛。
真是造孽。
那一宿,我做了很多梦。
一开始是寒冷的、疼痛的。
后来又变成了温暖的、热烈的,甚至久违地梦到了他。
天亮后,张咸来晃着我的胳膊,语气里带着兴奋,小孩子一样。
他说:”二营长,想不想去吃意大利面?”
幼稚,莫不真是个傻子吧?
我翻过身去,想赶走他,那句话脱口而出。
我说:”顾英迪,我困,再让我睡一会儿。”
然后,我瞬间清醒。
张咸也罕见地认真起来,冷冷地问我:”顾英迪是谁?”
3顾英迪。
顾英迪。
像三把锋利的刀一样,只要念起这个名字,都会依次地刺向我心脏最脆弱的地方。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认识顾英迪的时候,是我人生最狼狈的时候。
那年我 25 岁,年轻、健康,长得明艳、漂亮,活得却仿佛是一摊烂泥。
那时候我出狱不到半年,连续换了三份工作了,最后只能在一家 KTV 陪酒。
可即便这样,那群人也没有放过我。
就是因为当年他们中的老大试图**我时,被我反手捅成了重伤。
我因为防卫过当蹲了三年的监狱,一出来,他们处处为难我,搅黄了我的工作,逼我搬家,甚至在夜路上堵我。
说实话我并不怕,他们只是小打小闹,只要敢靠近我,他们知道我是能杀人的。
在黑暗中野蛮长大的人,都不是好惹的。
我从小被父母遗弃在一个偏远乡下的孤儿院,对,是遗弃。
据说我 3 岁时孤儿院里一个老师曾经凭借一枚信物找到我的父母,带我去认亲,可他们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意,500 块钱把我们打发走了。
孤儿院里也是有鄙视链的,这种被亲生父母再次抛弃的小孩,是最底层的。
偏偏我又是个傲娇的个性,软硬不吃,我行我素。
那些年吃过的亏就别提了,能活下来算我有本事了。
所以后来,我没心没肺,我铁石心肠,我不会爱任何人。
直到我遇见了顾英迪。
那天在 KTV 我被灌多了,又遇到那群混蛋,没什么招架能力,被他们按着打。
周围那么多人,平时吆五喝六的,这时候却没人过来帮我。
只有顾英迪过来帮我挡了几下,冲他们吼了一通。
我在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他说:”你们这样会打死她的!
如果她死了,你们都跑不了,告诉你们我可是个**!”
他吹牛呢,他才不是**,他只是个消防员。
再醒来时,我住在医院里,顾英迪就在我旁边。
我严重脑震荡,肋骨也断了,下不了床,他就这样照顾了我一个多月。
我以为他跟那些男的一样,是想睡我,可他始终跟我保持着礼貌距离。
我以为他只是同情心泛滥,积德做好事,他却在我病好后跟我表白。
我以为他是闹着玩儿的,他却带我见了他的父母。
在那个海边小镇,我跟他的父母住了一周,才知道什么是家庭的温暖。
他们没有嫌弃我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坐过牢的陪酒女。
他们把我当成家人,当成女儿,当成爱人。
纵使铁石心肠如我,也渐渐地被软化了。
当顾英迪捧着那枚小小的钻石戒指,小心翼翼、颤颤巍巍地向我求婚的时候,我恍惚以为自己在梦里。
我不停地问自己:这真实吗?
我配吗?
顾英迪却快哭了:”媚媚,怎么了,你是不愿意吗?”
”我愿意!”

上一篇 2022年9月17日 am9: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7日 am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