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无法抵达的时间:爱和幻想都是救命良药)屈原柏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屈原柏羊完整版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你无法抵达的时间:爱和幻想都是救命良药》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夏笳”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屈原柏羊,小说中具体讲述了:20 个关于爱和幻想的科幻故事~

小说:你无法抵达的时间:爱和幻想都是救命良药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夏笳

角色:屈原柏羊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夏笳”的一本书《你无法抵达的时间:爱和幻想都是救命良药》。简要概述:”我用力在几乎被冻僵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谢谢邀请。””客套话先不多说,我知道你很累。我原本订了一家馆子,我们这小地方最好也最受欢迎的馆子,叫吉格布,可惜这么晚已经关门了。今晚先请你吃快餐垫饥,早点回去休息,改日再好好给你接风洗尘怎样?”莱登说话时,双手半握在方向盘上,手指有节奏地一屈一伸

评论专区

正经修仙的我却画风清奇:还行,暂时养着,等后续发展再改评!

日在火影:多谋而寡断,色厉而胆薄。屁股虽正,但不懂政治到夸张的程度。

这个地球有点凶:开局剧情就智障,一个天尊被十几个天尊围攻,满世界都是仇家,一个朋友都没有,这种人还不该死么?还重生报仇呢,哪来的脸啊!

你无法抵达的时间:爱和幻想都是救命良药

第 6 节 海鲜饭店

我抵达因不纽斯的当天,新英格兰地区迎来了这年冬天第一场雪。
雪来得迅猛,比天气预报给出的时间提前了大半天,飞机在洛根国际机场上空盘旋,等待地面清除跑道积雪。
我透过舷窗往下看,暖黄色灯光装点着波士顿的夜,西边不远处是灯光最密集的中心,往外逐渐稀疏,再远些就是纯然的黑暗,好像安静蛰伏的巨兽,伺机想要吞没所有的光。
等飞机终于降落,我从机场坐银线到波士顿南站,从南站始发开往因不纽斯的火车每小时一班,前续列车因为雪的缘故延误了,这一班迟迟不发。
车站滞留了不少人,白皮肤、黑皮肤、黄头发、绿头发,没有人因为我的黑发黄肤而多看我一眼,这里是美国,没人会在意我和他们是否一样。
火车到因不纽斯广场的时候已近午夜,莱登教授在车站等我,他的福特车顶上积了厚厚的雪,让人愈发难以辨认车子原本的颜色。
他下车抬起我的行李放进后备箱,为我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直到我们都坐进车内系好安全带,纷纷扬扬的雪花连同寒冷一道被隔绝在车外,他才向我伸出手,”欢迎来到因不纽斯。”
我用力在几乎被冻僵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谢谢邀请。”
”客套话先不多说,我知道你很累。
我原本订了一家馆子,我们这小地方最好也最受欢迎的馆子,叫吉格布,可惜这么晚已经关门了。
今晚先请你吃快餐垫饥,早点回去休息,改日再好好给你接风洗尘怎样?”
莱登说话时,双手半握在方向盘上,手指有节奏地一屈一伸。
我没有任何异议。
莱登最让我喜欢的就是这点,不过度热络,也不失礼数。
 我和莱登是在一次学术会议上认识的。
说来奇怪,一个跨界宗教学学术会议竟邀请一位美食作家做主旨演讲,也许他们误会了我第一本书的书名《饮食宗教》,真以为我对宗教有什么研究。
那个会议很小,与会者不过二十来人,会后还有人邀请我加入他们的宗教学学会,我婉言谢绝,我一向不喜欢加入什么组织,更何况我对宗教一窍不通,真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觉得我跟他们一样。
莱登对我演讲的主题”中国饮食文化的崇高性与世俗性”很感兴趣,他研究的是虚构文学中的宗教,茶歇时跟我交流了几句。
他是个高效的人,没有废话,句句重点,同他讲话省去了寻常寒暄所需的额外精力。
临别时,他说他所任职的因不纽斯学院有驻校作家项目,欢迎我申请,就他一贯的高效而言,我相信这不仅仅是客套话,但也没太往心里去,我从没听说过因不纽斯,也没觉得美国的文学项目会向我敞开大门。
若不是前阵子那件事,我是绝不会想起莱登和因不纽斯的。
迫切渴望逃离的我急急忙忙给莱登写信,问他如何申请,他的回信很快,快到让我觉得他早就为这天做好了准备,在他的帮助下,我迅速走完申请流程。
于是,在感恩节后圣诞节前,我匆匆收拾行装,逃难似的来到美国。
 认识莱登以前,我从没听说过因不纽斯,临行前匆匆忙忙,我也没来得及做任何了解。
直到身处此地,我才知道因不纽斯学院是有着一百五十多年历史的文理学院,与知名的韦尔斯利学院相邻,刚建校时势力相当,无奈因不纽斯的位置比韦尔斯利偏僻,藏身于新英格兰地区杂草丛生的荒野乡间,也没出过希拉里那样的知名校友,所以远不如韦尔斯利有名,生源也以当地人为主。
据说纳博科夫刚来美国时曾在因不纽斯和韦尔斯利之间犹豫,最终还是选择在后者任教,中国作家冰心也选择韦尔斯利求学,这两位作家日后的成名让因不纽斯颇受刺激,因此才推动了驻校作家项目的诞生。
莱登一边开车一边向我讲解沿途经过的景点,几十年来,这些地方一点没变,时间仿佛在此处凝滞。
晚上天黑,路上又少有路灯,我努力往莱登所说的方向看去,树丛深处闪现荧光。”
那是什么?”
我问。”
啊,那棵树?
纳博科夫曾经在那颗树下观测昆虫。”
莱登答道。”
不,我是说那光。”
”哪里有光?
你看错了吧。”
”可能太累了吧。”
我揉了揉眼睛,方才我分明见到了幽蓝色的荧光,那一瞬间树林看起来就像深海。
莱登不再说话,他半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不断屈伸,好像是大海深处的活物。
 此刻,我躺在这座学院历史悠久的城堡塔楼顶层客房里,对着天花板上的巴洛克风格雕花发呆。
我睡不着,怎么都睡不着。
习惯了中国城市的车水马龙,这里的安静反而让人难以忍受,风呼啸而过,带来荒野似有若无的低吟。
刚才吃下去的汉堡还躺在我胃里发酵,即便刷了牙,嘴里仍有一股浓烈的味道。
有什么地方不对,汉堡的味道底下还藏着些别的什么,我闭上眼努力回忆,咬开汉堡的第一口,嵌芝麻的面包片、生网站、酸黄瓜、烤蘑菇、车打芝士、烘烤牛肉饼;咀嚼,所有食材的味道在口腔内爆炸、争斗、然后和解;吞咽,细小的食物颗粒在混合香味的挟裹下进入食道。
有什么别的东西,不属于这些食材本该有的味道也混了进来,趁机骗过味蕾,进入体内。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我打了一个饱嗝,胃里食材的味道翻涌出来,在酸黄瓜和芝士的掩盖下,有一股鱼腥味,极淡不易察觉的鱼腥味。
对了,是水,不喝碳酸饮料的我选择了水来就餐,鱼腥味出自水龙头里流出的水。
一旦我意识到它,便再也无法忽略。
我翻身下床,冲进卫生间。
#我讨厌海鲜,自记事起便如此,可我偏偏出生在以海鲜为名的滨海小城。
外地游客成群涌入这里,直奔海滩边的大排档,现场点选他们想要的海鲜种类,鲅鱼、扇贝、龙虾、梭子蟹……店家现场宰杀,片做刺身或下锅清蒸,若是海胆之类的,甚至可以活剥生吞。
这里的海鲜大排档多是家庭经营,男人清晨出海捕鱼,女人晚上出摊掌勺。
新来的食客们兜兜转转,比较价格和种类,停下点单,坐定等吃;老道的客人则熟知各家捕捞者的技术和掌勺人的手艺,径直去往相熟的店家,吩咐老板上这天最好的货。
食客换了一波又一波,排挡也起起落落,要在这行活下来,勤奋是必不可少的,一年中的大半都无休,白天夜里连轴转,连孩子都被拉去店里帮忙。
我家也不例外。
我的童年充斥着死鱼泛白的眼珠和腥咸的海味,我隔着橡胶手套清理食客吃剩下的硬壳,接过他们递来的湿漉漉的钞票,更可怕的是,我也不得不天天吃海鲜。
我总怀疑那细密的肉里夹带有鱼刺,刺鼻的腥味从爸爸的套鞋底蔓延到妈妈的手指尖,最后溜进我的齿间。
我试过沟通,抗议甚至绝食,却最终抵不过爸妈的一句”别人都吃,你有什么不一样的。”
在他们看来,爱吃海鲜再自然不过,本城人爱吃,游客也爱吃,我若不爱海鲜就像个异类,而他们无法接受自己的女儿是个异类。
在他们眼里,生为本城人,就该从小和海鲜打交道,懂海鲜爱海鲜,长大后当个渔人或者嫁个渔人继承生意,沿袭本城的生活方式,每个人都该遵循此道,没人有选择的权利,甚至不该有改变的意愿。
# ”休息得还好吧?”
第二天,莱登到住处来接我。
我轻轻摇头,”还是不太习惯。”
”拿着,放枕头边能助眠,昨晚忘记给你了。”
莱登塞来一只小巧的薰衣草香袋,花香瞬间掩盖了我刷牙漱口后仍残留的极淡的鱼腥味。”
啊,谢谢。”
没想到看起来冷冰冰的莱登还有体贴的一面。
莱登不再多话,领我往学校礼堂走去。
今天我在那里有一场演讲,也是驻校作家项目的正式开场。
雪还在下,不见太阳,整个世界都好像失去了色彩,褪成一片白,间杂着黑和灰。
莱登走在我右侧稍靠前,微微侧头我就能看到他的侧脸,饱满的额头,略微泛灰的鬓角,线条分明的颧骨和被精心蓄起的胡子遮掩的下巴,他有规律地呼吸,呼出的气在空气中凝结成白雾,我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觉得就这么一直走下去似乎也不错。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达了礼堂。
我的帽子和围巾上落满雪粒,一进温暖的室内就开始化。”
你该在外面把雪掸了。”
莱登说着,伸手靠近我的脸,摘掉我脸颊侧面长发上的雪粒,随后转过身去,摘下自己的围巾。
我有点脸红,也摘下自己的,围巾上留下一片斑驳的水渍,没办法了,希望干掉以后别留什么痕迹吧。
奇怪,莱登的大衣和头发却仍旧干爽,他明明比我先进门,我也没有看到他在门口掸雪,难道这个男人就连掸雪都高效到我注意不到?
 休息室里有衣帽架,室内有暖气也无需衣物防寒,我把脱下的外套、围巾、帽子挂上去,接近挂钩的那一刹那,我愣住了,这衣帽架的挂钩是仿造软体动物的腕足所造,勾起的衣爪上布满吸盘。
我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怎么了?”
”没什么,”我摇摇头,转而将衣物叠起搁在一旁的沙发上,”这衣帽架的设计……很特别。”
”根据因不纽斯的象征设计的,这个镇子能够发达,还多亏了它们。”
”什么?”
”章鱼啊,因不纽斯之所以能繁荣,靠的就是人工养殖章鱼。”
”啊?”
我惊得合不拢嘴。”
很奇怪吧?
这里离海有点距离,却是全美最大的章鱼产地,养殖出来的章鱼格外鲜美,镇上的家族都以此为生。”
我咽下想说的话,我的运气可真好,因不纽斯不靠海,却还偏偏让我碰上章鱼。
可如今来都来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时间快到了,我们走吧?”
”好。”
我强压住不安,随莱登进入礼堂正厅。

点此继续阅读《你无法抵达的时间:爱和幻想都是救命良药》

上一篇 2022年9月16日 pm7:14
下一篇 2022年9月16日 pm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