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之宋锦《醉公子:多情总被无情恼》完整版在线阅读_(醉公子:多情总被无情恼)全集阅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醉公子:多情总被无情恼》,这是“闷闷”写的,人物衍之宋锦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醉公子:多情总被无情恼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闷闷

角色:衍之宋锦

热门网文大神“闷闷”的新书《醉公子:多情总被无情恼》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不欠君衍什么了,只等着时机到了,我就能离开这个世界。离开这个给我带来无尽痛苦的世界。2我站在奈何桥前,喝下孟婆递过来的一碗黑乎乎的汤后,前尘往事仿佛又在我眼前重现了一遍。我和君衍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花灯节上

评论专区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过气大神高森新书

四面墙(我的狱中生活):有点写实文学的意思,好看

重活之肆意人生:不用重活,你的人生已经很肆意了

醉公子:多情总被无情恼

第 1 节 明月昭昭

我被君衍一杯毒酒赐死了。
可在我死后,君衍却疯了。
我不知道他在我的灵柩前哭什么。
明明是他要剜我的心,放我的血,来为他的白月光做药引子。
1我记得我死的那日,君衍的手里捏着一把烫得通红的刀,面色冷酷,不带一丝情分地刺进了我的心口。
好在君衍还有点良心,知道我怕疼,事先喂了我一颗麻痹神经的丹药。
我的心头空了一块,像是冒着风的破风箱,好在我的业障已经随着这块鲜血淋漓的肉还清了。
我不欠君衍什么了,只等着时机到了,我就能离开这个世界。
离开这个给我带来无尽痛苦的世界。
2我站在奈何桥前,喝下孟婆递过来的一碗黑乎乎的汤后,前尘往事仿佛又在我眼前重现了一遍。
我和君衍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花灯节上。
当朝的民风开放,那天夜晚许许多多的有情人或牵手或拥抱,而我就是在这令人艳羡的氛围下捡到了身受重伤的君衍。
丫鬟跑去给我买花灯了,我站在河边等着她。
夜里看不清路,我正沿着河畔走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很不幸,我摔在了地上。
我都已经做好忍受疼痛的准备了,可摔下去后,我却触到了冰凉却柔软的皮肉。
我突然意识到绊倒我的是个人。
我狼狈地趴在他身上,他从喉咙里溢出一声极为痛苦的闷哼。
鼻端嗅到了浓郁的血腥气和草药味。
父亲经常教育我人要常怀善心,来日才会得到善报。
况且刚刚我压他的那一下,很可能加重他的伤势,无论如何我也是要救他的。
我生得瘦弱,手上没多少力气,只能等春桃来寻我时,再将他从这冰凉的河水里捞出来。
就在我蹲在地上探他额头温度的时候,春桃拎着两个小兔子模样的花灯前来寻我了。
我听见响动,刚抬起眼,就见春桃瞪大眼睛,嘴里叫喊道:”小姐!
男女授受不亲!
你一个未出阁的贵女,还和九皇子有着婚约,不能和别的男人有肢体接触的!”
我已经习惯了春桃的一惊一乍,淡然移开了手,站起身道:”他受伤了,方才我不小心跌在了他身上,可能会加重他的伤势,快把他捞出来吧,天寒地冻的,再把他冻出个好歹来可怎么办。”
春桃一脸不赞同地看着我,最后还是在我的坚持下靠着她的力气将男人扛在了背上。
那两个小兔子灯笼自然被我们遗忘在河畔。
我将这个男人带回了镇国公府。
爹爹和娘亲是闲不住的,早在年后就已经南下去游山玩水了,独留我一人和一屋子丫鬟奴才看守着偌大的府邸。
我寻来郎中为他诊治,在明明灭灭的烛火里看到了他俊美无俦的脸。
只这一眼就叫我心跳加快了起来。
他告诉我他叫衍之。
我没出息地将他留在了府中,日日做伴。
日复一日的相处里,我总能感觉我对他的喜欢又会多出一点,直到后来衍之随口问我要不要同他在一起时,我答应了。
我总问衍之:”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衍之也总是坚定地回答:”昭昭,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
我和衍之的相处越来越亲密,春桃也不止一次警告我要和衍之拉开距离。
我才不要。
我身上背着九皇子的婚约,可我却连九皇子长什么模样都不得而知。
我又不喜欢九皇子,何苦因为这一直婚约就被束缚起来。
等到爹爹从江南回来,我就去求爹爹取消婚约。
我要和衍之一直在一起。
3爹爹回来那日,身边跟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女孩,他满脸欣喜地对我说:”昭昭,这是你流落在外的亲姐姐,阿锦。”
就连娘亲脸上也是止不住的笑意。
我手中拿着的桂花糕突然掉在了地上。
我竟从来不知,娘亲和爹爹之间还有一个女儿。
爹爹叮嘱我要待宋锦好,我照做了。
宋锦也在府中人精心照料下变得越来越健康,也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我和宋锦的关系也不复从前的陌生,我们两个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我把我对衍之滔滔不绝的情意全都告知了宋锦,宋锦也真心地祝福我。
那时我以为她是真的替我开心的。
衍之在我爹爹回来的前一晚离开了镇国公府,算起来我们两个已经有半个月未见过了。
我想他,即便日日都有着书信,可这只能算聊以慰藉。
我拉上宋锦,寻了个由头偷偷溜出去见衍之。
一路上我叽叽喳喳对宋锦说着我对衍之思念之情,却在见到衍之的那一刻猛然住了口。
衍之站在了一株桃树下,明朗俊逸的脸上带着一抹我最为喜爱的笑。
我扑进了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令我安心的香气。
我又把宋锦介绍给了衍之,衍之的目光落到了宋锦身上,许久都未移开。
我感觉到了他们两人之间怪异的气氛,我看着衍之脸上对宋锦不加掩饰的惊艳,看着宋锦眼里的娇羞,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压下心里的不舒坦,我安慰自己,宋锦长得漂亮,衍之多看她两眼也是正常的。
可这件事在我脑子里还是敲响了警钟。
后来几次的见面,衍之和宋锦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多,他们谈骑马,聊射箭。
这些都是我不曾接触过的,我只能沉默地坐在一旁,听着他们从北海谈到泰山,从日出谈到日落。
我看着衍之眼里对宋锦越来越多的欣赏。
我害怕衍之会对宋锦念念不忘,我想和他成婚,这样他就不会被任何人抢走了。
我去求了爹爹,可我却没想到爹爹第一次打了我。
他斥责我不守妇道,斥责我水性杨花,我瘫坐在地上,听着我最为敬重的爹爹用恶毒的话辱骂我。
后来还是宋锦把爹爹哄好了。
他们两个之间的父女情深,落在我的眼里,像是针扎一样疼痛难耐。
什么时候宋锦竟然取代了我的位置。
夜晚我做了一桌子吃食,为了给爹爹赔罪,可席间爹爹、娘亲、宋锦三人之间其乐融融的气氛,我怎么也插入不进去。
我像是个被他们排除在外的透明人。
这一刻,我的心里充满了对宋锦无尽的怨恨。
她的出现抢走了爹爹和娘亲对我的好,也抢走了衍之对我的爱,我讨厌她。
她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之后和衍之的见面,我都只自己一个人去,可衍之的目光却总落在我的身后,仿佛在寻找宋锦的身影。
我冷笑道:”宋锦没来。”
衍之却皱眉道:”宋明月,你怎能这样想我?”
说着衍之就抛下我要离开。
我知自己因嫉妒说出了误会衍之的话,我出门一次只是为了能和衍之好好温存一番,顾不得女子的矜持,我快步跑过去追上他,揽住他劲瘦的腰,焦急道:”衍之!
是我说错了,我不该误会你和宋锦之间的关系,你别生气。”
过了许久,衍之才转过身来将我拥入怀中,声音轻柔,”昭昭,你放心,我不会喜欢上别人的,我只爱你。”
在宋锦的劝说下,父亲终于同意解除我与九皇子之间的婚约。
我终于能嫁给衍之了。
我揣着满腔欢喜去往我们时常见面的地方,偷偷藏了起来,想给他一个惊喜。
可我等到的却不是只身一人的衍之,我等到的是衍之和宋锦手牵着手从远处走来的画面。
他们越走越近,我却不敢站出去当着他们的面质问。
我害怕失去衍之。
自从我救下他的那一日起,我的心神就完完全全落在了他身上,明明只是惊鸿一瞥,而我便再也移不开眼了。
我对衍之的爱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深切。
我听见衍之亲昵地唤”阿锦”,我听见宋锦娇羞地喊”衍哥哥”。
我都从未这样叫过衍之。
升腾的怒气与嫉妒险些将我冲昏了头脑,我掐着自己的掌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尝到了满嘴的血腥味。
他们在桃树下互诉衷肠,而我却只能藏在石缝里卑劣地偷窥。
他们依依不舍地惜别,许久,我才从石缝里走了出来。
石头并不高,甚至稍稍注意一下就能发觉到我的身影,可他们两个的眼里只有彼此,自然再也容不下第三个人了。
令我高兴的是,我退掉的婚约落到了宋锦的头上。
她要嫁给九皇子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宋锦要嫁给九皇子了,那衍之就会属于我了。
我觑着宋锦的脸色,发现她的脸上竟没有半丝难过。
为什么?
这样的疑惑只在我脑中存在了一瞬,便立刻被铺天盖地的狂喜淹没。
我只知道,没了宋锦,衍之就会重新爱上我。
婚期很快举行,我看着管事嬷嬷从府里运着一批又一批金银珠宝,多得令人晃眼,我也不由得心生艳羡。
我同衍之成婚那日,衍之也会这般重视我吗?
身为妹妹,我自然要站在府前看着宋锦坐上喜轿。
声势浩大的接亲队伍将整条街都染上了艳丽的红色,而我在这漫天飞舞的绸缎中,看到了衍之俊美英挺的脸。
4衍之是九皇子?
他为何从未和我提及过?
无数的疑问激得我头痛欲裂,而我只是赤红着眼眶,死死盯着翻身下马,走到爹爹和娘亲面前弯腰施礼的衍之。
我听见他道:”君衍拜见岳父。”
君衍?
原来他叫君衍?
他连告诉我的名字都是假的,那宋锦呢?
她是不是早知道衍之就是九皇子,知道衍之真正的姓名,她是不是把我乞求爹爹取消婚约的丑态全都告知了衍之,是不是还同衍之谈论我的愚蠢。
我看见衍之的目光从我身上轻飘飘地划过,看见他矮下身背着宋锦时眼角眉梢溢出的满足的笑。
我疯了。
我大闹了宋锦的婚礼,死死拽着衍之的袖口质问他为什么,我甚至还想从宋锦身上扒下原本属于我的嫁衣。
无数的拳脚落在了我身上,而衍之却看都没看我一眼,只细细呵护着怀中被我惊吓到的宋锦。
我狼狈地趴在地上,凄厉地叫喊出声:”衍之!”
而衍之,不,应该叫君衍,他好看的眉眼间盛满了对我的厌恶,我竟找不到丝毫他对我的情意。
宋锦成了真正的九皇妃,而我,却因为险些破坏了一对有情人的婚礼,而成了人人喊打的毒妇。
我被爹爹关了起来。
这些日子我时常恍惚,细细回想起来,往日里和衍之相处的点点滴滴此刻在我的脑海里俨然变得模糊不清。
我找不到丝毫我和衍之相爱的证据。
可我却总能在回想起衍之的脸时,被强烈的爱意反扑。
我因为那件事被爹爹厌弃,他当众宣称与我断绝关系。
自此,我便再也不是镇国公府的二小姐。
爹爹把我关在了郊外的一座小茅草屋里,日日派人看守着,因着我做的事,所有人都不待见我,除了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春桃。
我身体不好,又被刻意遗忘,咳血几乎成了我的日常。
我与外界几乎隔绝了起来,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就在我以为我会这样度过一生时,一个公公模样的人敲开了茅草屋的小门。
他对我说:”皇上念及您的救命之恩,特批奴才来接您进宫。”
他的模样,像是我得了什么天大的赏赐一样,奸诈的眉眼间尽是对我的不屑和鄙夷。”
皇上?”
公公又道:”就是从前的九皇子。”
衍之变成皇帝了啊。
也是,爹爹是镇国公,宋锦又是他的掌上明珠,只要宋锦开口,爹爹不会不帮衍之夺位的。
我被公公接走了。
郊外离皇宫有着很长的距离,几乎是过了一天一夜,我才听见马车外传来的热闹的吆喝声和烟火气。
我被皇宫里的嬷嬷们教了礼仪,又仔细清洗了一番,直到身上没了那股病弱的血腥气,才被送到了衍之的寝殿里。
衍之正在案上批阅奏折,听见响动后才抬起了头。
原本寂静无波的心在看见衍之的那一瞬猛然变得剧烈跳动起来,就仿佛,我是为了衍之而存在一般。
我不受控制地朝前走了两步,声音嘶哑又尖锐地质问道:”你为何要那么做!
你不是说你爱我吗!
你不是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你同宋锦成了婚,那我算什么!”
我知道我不该这么做,可我控制不住,我只想要一个原因。
君衍放下了手中的奏折,动作间已然有了上位者的威严和压迫,他走到了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他的眼睛里盛满了我看不懂的复杂思绪,良久,他轻叹一声,将我拥入了怀中,道:”朕也是别无他法,当初你口口声声说不喜欢九皇子,我便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和姓名,只期望与你做一对寻常夫妻,可朝堂之事瞬息万变,朕不得不同宋锦成婚,得到你父亲的帮助,才能保全自己,也保全你。”
我被这熟悉的怀抱所包裹,眼泪终于奔涌而出,我埋在君衍的胸口呜咽出声,感受着他的手轻轻在我的脑后安抚。
真好,衍之还是爱我的。
君衍将我封了妃,和宋锦平起平坐。
我在封妃大典之后穿着一身招摇的衣服去到了宋锦宫中,趾高气扬地对着宋锦道:”姐姐,我们又见面了。”
我以为宋锦会变了脸色,可我却没预料到宋锦竟会走过来执起我的手,满脸歉疚道:”是我的错,昭昭,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我看着宋锦脸上对君衍毫不在意的神情,一口气憋在了心里。
如果宋锦不爱君衍,那为什么还要和君衍做出那般亲近之态。
她是不是故意耍我,我拥有爹爹的宠爱,她一出现便抢走了,我又得到了衍之的爱,她也便要抢走。
她是不是想抢走我拥有的所有东西!
万般情绪充斥在我的胸腔,最终化聚为怨毒,蒙蔽了我的头脑。
我听见宋锦的痛呼,听见丫鬟的尖叫,还看见了君衍匆匆赶来的身影。
5君衍大力推开了手足无措想要解释的我,仿佛我是什么挡人道路的恶心人的东西。
我因为他的挥手而摔倒在地,可他却看都没看我一眼,径直朝着摔倒在地的宋锦走去,小心翼翼地抱起她,将她护在了怀里。
一如他们成亲时的那样。
宋锦窝在君衍的怀中,泪眼婆娑地看向我,却对着君衍说道:”衍哥哥,不要怪昭昭,是我自己没站稳摔倒的,和昭昭没有关系。”
君衍却看向我,阴沉的目光里尽是狠厉。
我瘫倒在地上,嘴唇哆嗦着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君衍却冷声打断了我的辩解:”够了,宋明月,朕以为你在郊外那些年早已沉淀了心性,朕竟不知你还是如此善妒,亏得朕还对内务府吩咐要赐你一个贤良淑德的封号,如此看来,真是叫朕寒心。”
”不!
不是这样的!”
我眼睁睁看着君衍抱着宋锦从我面前走过,朝服在我面前划过一道冰凉的弧度,我伸手去抓,却被这冰凉的丝绸刺痛了手指。
为什么?
我为什么会伸手推宋锦呢?
因为宋锦受伤,君衍将我软禁在了瑶灵宫里。
君衍很忙,从前他落在我身上的心思也没有宋锦多,如今我犯了错,他便更不如从前来的频繁了。
他偶尔兴致好的时候会和颜悦色的面对我,可我的嘴却总能说出让他厌恶又冷下脸色的话,久而久之我们之间便无话可说了。
我在君衍面前收敛了从前对着他时不加掩饰的娇憨和任性。
我知道,他再也没耐心包容我了。
君衍不来的时日里,我除了坐着发呆,就是拿太监宫女出气,渐渐地,我的名声变得越来越差。
父亲曾在我的宫门前驻足,我以为他是来探望我,可他只是站在门口,满脸严肃地看着我,警告我不要再做出伤害宋锦的事。
我看着多年未见的父亲,看着他深沉眉目里对我不加掩饰的厌恶,张了张嘴,却不知是该喊他一声”父亲”,还是该用他对待我的方式对待他。
想必父亲眼里已经没我这个小女儿的地位了吧。
宋锦她,终于将我在父亲心中的位置全部取代了。
我仿佛又回到了在郊外的日子,日日吃不饱,日日咳血。
春桃陪在我身边,整日以泪洗面。
我躺在床上,连抬手替她拭去眼泪的力气都没有。
春桃是个好姑娘,我做了那么多不堪的事,也只有她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不知是谁将我病重的消息传了出去,许久未见的君衍,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宫中。
寝殿里已经溢满了浓郁的血腥气,此时正处于酷暑时节,即便开多长时间的窗子,这股子味怎么也挥散不去。
君衍唤来了太医替我诊治。
太医说:”娴妃娘娘这是心肺郁结、忧思成疾,再加上先天有疾,内里亏损了许多,应当用药好好温养着。”
太医走后,君衍坐在我的床头,许久后,才长长叹了一口气,握着我的手道:”昭昭,朕带你去江南散散心。”
我欢喜极了。
这是这些时日里君衍第一次离我这么近,我强撑着力气,小心翼翼地凑到君衍的怀里,闻着他身上令人安心的香气。
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君衍心里还有我,我就知足了。
我以为他说的散心只有我们二人,在出发前一晚,宋锦来到了我的宫里。
这么多天未见,她好像更漂亮了。
她朝着我温柔地笑,”昭昭,自从你回宫,我都没时间好好和你说说话,正好借着此次南下,咱们两姐妹叙叙旧。”
什么?
她说她也要去江南?
熟悉的怨毒又回到了我的心间,只是我没力气,并不能像之前那样将她推倒在地。
我深深喘了口气,掐着自己的掌心勉强笑道:”姐姐,我今日实在不爽利,就不多留姐姐了。”
宋锦走了,而我拖着孱弱的病体,连夜花了大价钱托人找了两个杀手。
我要借着南下的机会除去宋锦。
这样君衍就只属于我自己了。
第二日一早,我们便动身了。
君衍本想着和宋锦共乘一辆马车,还是我死皮赖脸借着自己身体不适为由硬挤了上去。
马车驶到一半,刺客突袭。
我看着大片穿着黑衣拿着长剑的刺客,心中十分惊骇。
我只雇用了两个,在抵达江南时悄悄刺杀,怎么如今会多出来这么多!
刺客渐渐逼近,君衍拖着我和宋锦,即便他武功再高,也会顾此失彼。
刺客持着剑靠近,眼睛和我对视了一眼,里面是我看不懂的意味不明。
只是我知道,依照君衍的敏锐,他定当发现了我和这刺客之间的猫腻。
刺客避过我朝着宋锦刺去,宋锦也是会功夫的,与刺客交手过后,便将刺客的剑打开。
刺客一击不成,便又持着剑冲向我。
君衍护着宋锦,我避无可避。
正绝望地闭上眼,我却听见剑没入皮肉的声音,和君衍撕心裂肺的叫喊。”
阿锦!”
我睁开眼,宋锦的血溅了我一身,我看着她的身体摇摇晃晃,像飞旋的花一样落下,最终落入君衍的怀抱。”
阿锦!
你不会有事的,朕爱你,朕不允许你离开我!”
他小心翼翼地揽住怀里的女人,将她紧紧抱入胸口,动作间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般珍视。
宋锦也哭了,嘴里止不住地流血,断断续续道:”我也爱你,不会离开你的。”
我呆呆地站在一旁,麻木地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的情深不渝。
恍然间,我发现,原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郑重许下的誓言,也可以轻易地交予旁人。
君衍没空管我,他寻遍了天下名医,动用皇宫内最神秘强大的力量,只为能找到救宋锦命的人。
宋锦被救回来了。
只是刺入她身体的剑上有毒,毒已深入肺腑,留下了不小的后患。
君衍得知后暴怒,他将我关在了瑶灵宫,第一次打了我。
他狠狠甩了我一个耳光,好看的眉眼间是对我无尽的厌恶与怨恨。
我找不到一丝他曾经爱我的痕迹。”
宋明月,朕未曾想到你竟然是如此心肠歹毒之人,连自己的亲胞姐都能下手,你简直太令朕失望了!”
朕早知你和那群刺客脱不了干系,可朕却不知你竟安排刺客下毒,与人为善方能得善终,可你如今的作为,将你这么多年的教养全都践踏在了泥地里,朕真是看错你了!”
”毒不是我下的,我也没安排那么多刺客,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着急地想辩解,却被君衍厉声打断。”
你还想狡辩!
真是执迷不悟!”
他拂袖离去,我瘫坐在地上,捂着红肿的脸,泪都流干了也毫无知觉。
与人为善。
我将重伤的君衍捡回府中,听从了父母的命令对宋锦无微不至,可我得到了什么?
我得到了宋锦的争夺,得到了君衍的抛弃,得到了众叛亲离。
像是被一盆凉水兜头淋下,我心里对君衍极致的爱突然找不到了归处,就好像我从未爱过他一样。
这样的念头只在我的脑海里存在了一瞬,便立刻被强烈的爱意反扑。
我怎么会不爱君衍呢?
我一直都是爱他的。
6我被所有人遗忘了。
与前些日子不同,现在君衍再也不曾踏足这里了,也再也没来看过我。
不知是我心里对君衍的怨恨太多还是对宋锦的嫉妒太多,我将这样激荡的情绪全都宣泄在了太监宫女身上。
我变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坏女人。
没人敢反抗我,没人敢忤逆我。
他们都被我疯魔的模样吓跑了。
宫中的言论顺着风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我知道他们是怎么描述我的。
无非就是跋扈善妒,残害手足。
可即便这样君衍也没废掉我。
只要他没废掉我,我还是娴妃,还是他们的主子。
我恬不知耻地活着。
我被关了三年。
瑶灵宫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冷宫。
我嫌这里冷清,便安排人在院子里种了几棵桃树。
到了桃花该开的季节,我看着花瓣,畏畏缩缩的,泛着不健康的黄。
都说紫禁城的风水养人,怎么连几株桃树都养不起来呢?
夜里我睡不着觉,支起窗子想透透气,却看见天边挂着的满月。
亮堂堂的,玉盘一样漂亮皎洁的月亮。
不晓得是不是外头的人对月亮说了什么,坤宁宫里已经有三年没见过如此亮的月亮了。
此刻我的心绪是宁静的,那股奇怪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心里好像有个声音在呐喊,说着让我赶快离开这里,离开君衍身边,说我不爱君衍。
那一瞬间,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去相信那人所说的话,可意识里总是有什么在阻挡我,只要我有一丝不爱君衍的想法,头就会像针扎一样疼痛难耐。
起先我还为了反抗这股疼痛,跟它故意作对一般,总去想如果我不爱君衍会是怎样的生活。
直到有天我满头大汗地从榻上坐起来,下床时险些被脑中的疼痛激得以头撞地,我就再也不敢了。
不爱君衍的代价太疼了。
我没骨气,我忍受不了。
后来我学乖了,不再去想君衍,我身边又只剩下了一个春桃。
和我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的春桃。
今日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我坐在桃树下,喝着我自己酿的桃花酒。
桃花开得不好,酿出来的酒也并不香甜,可我像是在品尝什么琼浆玉液一般,这辛辣苦涩的酒液全都入了我的喉。
春桃站在我的身侧,有些犹豫地开口:”娘娘,镇国公薨了。”
我拿着酒杯的手一顿,随即又恢复如常。
这件事在我心里竟然没掀起任何波澜。
为了报答镇国公多年的养育之恩,我撩开了裙摆,对着国公府的方向端端正正磕了三次头。
春桃将我搀扶起来,声音更加沉闷:”娘娘,皇上……要封后了。”
这个消息牵动我身体里名为嫉妒的蛊虫,我双眼发红地掐着春桃的胳膊,厉声质问道:”你说什么!”
春桃像是被吓到了,她瞪着双眼,含着泪看着我。
我仅存的理智克制着让我没做出伤害春桃的事。
只是我将这些怒气全都发泄在了酒杯上。
陶瓷碎裂的声音伴随着君衍不带丝毫情感的声音一同响起。”
宋明月,你在干什么?”
听见他的声音,我的情绪堆砌到了顶点,再也压抑不住了。
我跑到他的面前,扯着他的袖口,像个泼妇一样叫喊道:”你是不是要立宋锦为后!”
君衍皱起眉,厌恶再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底,他狠心地将衣袖从我的手中拽离,冷声道:”朕许久没来看过你了,本来想今日好好陪陪你,可现下你这副模样,着实令朕厌恶得紧。”
我如梦初醒般收起了脸上的狰狞,快步走过去拦住君衍离开的脚步,低声下气道:”皇上,皇上我知错了,您别走,您多陪陪我吧。”
君衍如我所愿地坐在了石凳上,我坐在他的对面,他道:”朕封你为贵妃可好?”
我却突然站了起来,言语激动道:”不好!
我要后位!”
其实我对后位并不执着,可只要一想到宋锦的位份比我高,我心里就产生了极大的不平衡。
如果我的位份能比宋锦高,君衍不爱我又如何,我照样能在她面前趾高气扬。
我也能赢一次。
君衍长久地注视着我,款款深情的桃花眼里竟然再也找不出往日的疼惜。
我也毫不退让地盯着他。
良久,他叹了口气,背过身说:”罢了,如今朝堂安稳,立后的事情不急。”
他离开了。
偌大的坤宁宫又只剩我和春桃两人。
我坐在石凳上,撑着头望着凋零的桃花树。
我也换位思考过,倘若我是君衍,爱上宋锦这般善良坚韧的女子,也是无法避免的结果。
可是我不甘心,我什么都输给了宋锦,身份、地位、爹爹、君衍。
我想让自己赢一次,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后位。
我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只要一想起宋锦,我就会愈发暴躁,连带着春桃看我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我没有办法。
君衍将册封的事搁置了下来,后宫也进了一批一批的新人。
可惜啊,那些如花似玉的美人,没一个抵得过宋锦这个病秧子。
7又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宫中迎来了新的一年。
外面乐曲靡靡,而我的宫里却惨淡冷清。
君衍没赦免我的禁足,我在这举城欢庆的日子里,和春桃度过了又一个只有我们两人的新年。
宫里的炭火不足,我穿着棉衣卧在榻上,看着春桃端进来的清淡的菜叶。
春桃的手已经生了冻疮,她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道:”娘娘,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咱们去外边赏赏雪吧。”
我冷得厉害,也没心情,只摇了摇头,将身上的衾被裹紧了些。
春桃着急道:”可是娘娘,太医说过了,您应该多走动走动。”
我自嘲一笑,”都多少年的病了,走多少步也好不了的。”
春桃张了张嘴,眼睛里蓄满了泪。
我知道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也知道每次咳血时,春桃都在后面偷偷抹泪。
我没了盼头,只拖着一身病气苟延残喘。
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春桃一个人记挂着我,而从前我拥有的宠爱与呵护,全都被宋锦纳入囊中。
我心有不甘,可却没实力去和宋锦争夺。
我现在倚仗的,只不过是救了君衍的那点恩情罢了。
越是这样欢乐的日子,我心中的愁绪就会更多。
正要强迫自己入睡之时,春桃满是欣喜地喊道:”娘娘!
娘娘!
皇上来了!”
我听见春桃的话,睡意一扫而光,我坐起来,正要下床整理自己的仪容时,君衍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踏进了我的寝殿。
君衍只粗略地扫视了一眼,便皱眉道:”你宫中怎的这般寒冷。”
我站在他面前,面上是许久未出现过的红润,我看向他的眼睛里盛满了绵绵情意,道:”不碍事的。”
怎么会不碍事呢?
每到冬天,我的咳疾就愈发严重,吸入的凉气仿佛钻进了我的肺里,掐住了我的喉咙,我每晚都在窒息中醒来。
可我先前伤害了宋锦,让君衍不高兴了,只有我善解人意一些,温婉贤良一些,才能将君衍的心朝我的方向拉回一点。
君衍让管事公公去内务府领了一批炭过来,春桃动作熟练地点燃,温暖也充斥了我的寝殿。
君衍这才舒展眉头,端坐在木椅上问道:”怎么不去参加

点此继续阅读《醉公子:多情总被无情恼》

上一篇 2022年9月16日 pm5:15
下一篇 2022年9月16日 pm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