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又软又甜)顾柒年草莓果酱Jam_顾柒年草莓果酱Jam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快穿之宿主又软又甜》,现已完本,主角是顾柒年草莓果酱Jam,由作者“草莓果酱Jam”书写完成,文章简述:【1v1 穿越 系统 甜宠】
顾柒年本是花神转世,还没来得及恢复法力就被前世仇人打得魂飞魄散
本以为大仇不能报,终将含恨而终
可没想到,灵魂消散之际,居然是前世她最讨厌的人用了毕生的灵力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世界一:说好的残废王爷呢?如今这生龙活虎的是什么玩意?
世界二:王者二十星的大佬?不好意思她顾柒年可是百星职业选手
世界三:声名狼藉的作者?且看她如何逆转局面
在历经N个世界后,顾柒年终于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可谁能告诉她,怎么每个世界的男主都是这只狐狸

小说:快穿之宿主又软又甜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草莓果酱Jam

角色:顾柒年草莓果酱Jam

看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草莓果酱Jam”写的《快穿之宿主又软又甜》。

评论专区

夜月血:我记得当年看完这书前期后,我是根据标题是否有H来跳着看完这本书的,至于剧情嘛,蛤?←_←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作者在写废物的吗

我的小人国:主角对一个2cm的美女心动了……我不禁要问,你知道2cm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射一滩都可能淹死她┐(´-`)┌能不能有点追求不要这么精虫上脑?

快穿之宿主又软又甜

经过此事,两人的关系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一向不踏进院子的凤云暮竟然破天荒连续几天过来用膳,这不仅让顾柒年有些不知所措,更是让言夕嫉妒不已。

顾柒年不知道他这么做为了什么,单纯是为了得到她的身体吗?毕竟上次是自己打断了他的兴致,该不会现在还怀恨在心吧。

两人平淡的生活一直维持到中秋节这一天。中秋节自古就有赏月的习俗,到了中秋夜都要设大香案和酒,一群人围在一起饮酒赏月。

还好宴会是晚上进行,顾柒年就不用起那么早,睡到中午才起床。

今日凤云暮没有过来用膳,她居然有些不习惯,平时不来就算了,今天可是中秋节,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

不想那么多,她自顾自吃起午膳,但总觉得寡淡无味,食欲不佳。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夜影的声音,“王爷驾到。”

顾柒年寻声望去,只见凤云暮怀里还抱着个东西,正笑盈盈的盯着她。

“今日来晚了。”他将盒子放在她面前,“打开看看。”

顾柒年漫不经心,实际上心里有些期待里面的东西,打开一看居然是月饼,“月饼?”

还以为要到晚上才能一睹月饼的滋味,没想到凤云暮居然带来了,盒子里面正静静躺着三块花纹精致,小巧玲珑的月饼。

一般人家过节,没有那么大手笔准备上好的月饼,就拿面团子包了糖,一家人吃过后就算是过中秋了。

倒是没想到凤云暮还惦记着自己,特意送来与她一同分享。

在他期待的目光中,顾柒年毫不客气一口将月饼送进嘴里,咬开的瞬间,里面的流心在嘴里爆开,甜甜的,是她喜欢的口味。

“蟹蟹泥。”她口齿不清的说道,却在下一秒呛得脸颊通红,捶着胸口不停的咳嗽。

凤云暮急忙倒了茶水递给她,“慢点吃,没人和你抢。”一边说一边拍拍她的后背。

等缓过来会,顾柒年已经没有继续用膳的念头。

她怎么觉得每次在凤云暮面前不然就是胆战心惊,要不然就是会出糗。

“凤云暮,我们是不是八字不合?”

自从上次吵架过后,顾柒年干脆连王爷也不叫,而是叫专属于她可以叫的大名。尽管凤云暮不乐意,但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凤云暮不解,“此话怎讲?”

顾柒年不想和他解释那么多,推着他的轮椅就往外走,还将没吃完的月饼还给他,“哼,你有毒。”说完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凤云暮咬牙切齿的看着紧闭的大门,自己好心好意送来月饼,还没吃饭就被赶出来,一肚子火没地方发,只能让夜影推着自己去找景恒。

“什么风把王爷吹来了,不是应该陪伴佳人身旁吗?”还没意识到凤云暮脸色不对劲。

景恒看见他手里拿着月饼,还以为是送给自己吃的,“来就来了客气什么。”

夜影已经在旁边朝他使眼神,可奈何人家眼里只有吃的,月饼刚碰到嘴唇还没送进嘴里,就被凤云暮抬手打掉。

知道这个地方不会被人发现,他弃了轮椅,这个举动景恒就知道他又来找他单挑了。

收起玩闹的心思,全神贯注的应对凤云暮的进攻。他出手极快,是少有人可以达到的速度。

这些年虽然坐在轮椅上,但私下没少练习,功夫不退反进。

用不了多长时间景恒就败下阵来,揉了揉脸上青紫的皮肤,瞧见他丝毫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景恒不干了。

“停停停,不打了不打了,我就没赢过你,今天是吃了什么药那么狠。”这英俊的脸都被他给毁了,这大过节的要怎么出去见人。

凤云暮接过夜影递过来的汗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重新坐回轮椅上去。

“你说,本王是不是不该对那个女人特别,怎么半点良心都没有。”

景恒这才明白,原来是小两口闹矛盾,他坐在凤云暮跟前开导,“夫妻吵架,乃是平常事,更何况王妃对你那么好,你不领情,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凤云暮哑口无言,竟然无法反驳他的话,“那你说要怎么办?”

景恒想了想,双手一摊,“我又没成亲我怎么知道,自己琢磨去吧。”

两边都下了逐客令,凤云暮只能生着闷气,准备妥当参加今晚上的宴会。

顾柒年并没有打扮的花枝招展,而是选择是鹅黄色的衣裙,加上可爱的兔子发饰,显得整个人活泼可爱,又软又甜。

而凤云暮,穿了身少见的白色华服,一向以黑为主的人突然变了种装扮,竟让顾柒年觉得莫名惊艳。

上了马车,顾柒年眼尖的发现他眼角有淤青,脱口而出道,“你去打架了?”

那么轻易就被发现,怕顾柒年觉得他幼稚,连忙否认,“不小心磕到,本王腿脚不便,如何打架?”

顾柒年耸耸肩,谁知道呢。

她也不急着拆穿凤云暮腿疾之事,这时候两人刚好些,要是因为这件事再闹僵,恐怕是不利的举动,等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再说吧。

从手掌里悄悄拿出药膏,轻轻涂抹在他脸上,“下次小心些。”

怕他疼,顾柒年吹了吹伤口处,只是这不经意的举动,正一点点撩拨他的心弦。

“王妃可知道,这样很容易玩火。”凤云暮突然就凑近她的脸。

她舔了舔嘴唇,殊不知这个举动对于他来说,是压垮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火是顾柒年点的,她自己来灭。

凤云暮欺上她的红唇,不顾这是在马车上,重重吻了上去。

“年年,如果不是在马车上,本王一定惩罚你。”

这是他第一次叫顾柒年的小名,让她一时间分不清是叫的四小姐还是她自己。

很久以前,白楚霄也曾经这样叫过她,只是太久了,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情况下发生的。

没再继续下去,凤云暮替她穿好衣衫,整理好发型,这才又吻上她的嘴唇,只是这次是轻轻的,很温柔,蜻蜓点水一般。

“你到底有什么魔力,居然让本王一次次失控。”

顾柒年也不知道,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没有妲己的媚术能控制别人。

他这样问,这算是喜欢吗?

“凤云暮,你喜欢我吗?”她鼓起勇气问出口。

凤云暮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他只知道顾柒年是自己的王妃,做这种事再平常不过。

至于喜欢不喜欢的,他从来没思考过,无法欺骗她,也无法欺骗自己。

此时正好到了宫门口,马车一律不准进入,太监恭敬的在每个马车旁边提醒道,“各位主子,请下马车登记后入宫。”

凤云暮没有回答之前的问题,微笑着说道,“到了,下去吧。”

顾柒年有些失落,只片刻就转变为笑意。她深知这种场合,需得小心谨慎,万不能把异样的情绪带进去。

上一篇 2022年9月15日 am11:14
下一篇 2022年9月15日 am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