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恶毒女八》赵朝朝赵归柏_(穿成反派恶毒女八)全集免费阅读

《穿成反派恶毒女八》中的人物赵朝朝赵归柏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说,“大大大大香菜”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穿成反派恶毒女八》内容概括:马桶穿书,带味儿求生!

小说:穿成反派恶毒女八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大大大大香菜

角色:赵朝朝赵归柏

热门小说《穿成反派恶毒女八》是作者“大大大大香菜”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我是大明星:。

最强网络神豪:越写越毒的典范,把小叶子写毁了

我杀了法爷:不能带脑子看的搞笑书,别想试图用常识去理解这本书

穿成反派恶毒女八

第 1 节 怕什么穿什么

1.赵朝朝睡前看了一本古早言情小说。
剧情那叫一个狗血!
小说中凡是一个男性都爱女主爱得死去活来!
凡是一个女性都爱男主爱得死去活来!
女主唐菀简直就是古代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标配!
一朵盛世小白莲!
女主因男主杀了十恶不赦的大反派男三,跟男主置气,怪男主滥杀无辜。
赵朝朝简直怀疑女主脑子有毒!
她躺在被子里,想到后半夜,越想越气,嘴里不停地问候女主。
狗血归狗血,爽文还是有爽文的卖点的。
其中女主一路各种机缘巧合,打脸反派,确实看得很爽。
这本书里,赵朝朝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后死在男主剑下的,全书第一大反派—楚南珏。
这楚南珏生的一副风华月貌、玉树临风,可惜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
赵朝朝还真想看一看,书里比男主还貌美的反派男三。
突然感觉肚子一阵刺痛。
一定是刚刚炸鸡吃太多了!
赵朝朝睡眼朦胧的下床,走进厕所。
在迷茫中,猛地感觉脚下一滑,整个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双手胡乱拍了个空,直直地摔向马桶。
淦!
她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马桶,脑袋疼痛欲裂。
为什么要死得如此屈辱?

*淡淡的檀香充斥着整间房间,屋外婆娑的阳光穿过纸窗,在铜镜上折射出细碎的黄光,斜落在青色纱帐上。
一张雕花精致的木床上,露出了一只黑乎乎的脑袋。
赵朝朝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穿到昨晚看的小说里!
还绑定了一个比自己还暴躁地系统!
穿书也就罢了,还偏偏穿成了炮灰反派。
这个炮灰反派虽然只在全文中出现了前三章,但她记忆犹新!
因为她和自己同名同姓!
也叫赵朝朝!
行吧。
反派就反派,炮灰就炮灰。
好歹原身也是名誉全城的相国府里的三小姐。
只要自己好好利用这个身份,不作妖不作死,生活还不是多姿多彩!
说实话,赵朝朝最羡慕的就是长公主。
那个女人可是养了一府的面首,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机会也养几个面首。
暴躁系统默默看着陷入胡思乱想,面色绯红的少女:”呆瓜!
收起你那些肮脏的心思!”
”你要攻略的可是书里的反派的楚南珏。”
诶?
楚南珏?
等等!
赵朝朝脑子里一瞬间灵光乍现,关于楚南珏的记忆一下子翻涌上来。
小说第一二章大半篇幅都在写书中的赵朝朝是如何欺凌楚南珏;是如何让暂时落魄的楚南珏吃不饱,穿不暖,还浑身是伤。
小说的第三章则是手握大权的楚南珏,如何一步步设计让赵朝朝家破人亡。
在楚南珏偶尔不得意的时候,后面的章节还会时不时回忆下,在赵府受到的非人待遇。
回忆回忆,他就又充满了动力!
她头疼地说道:”系统,我好歹也是穿书新人。
你这一上来就是致命任务,不合适吧?”
系统:”合适!”
要不要这么理直气壮,赵朝朝没好气地问道:”那我攻略成功,就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了吧?”
系统:”耶斯莫拉。”
郭……门中人?

虽然这是必死任务,但是赵朝朝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首先在攻略楚南珏的同时,也要在男主赵之州心中种下好感的种子。
如果有幸活到后期,也不至于被男女主虐得太惨!
她可真是一个小机灵鬼!”
朝朝,娘的小可怜,快让娘看看,脸有没有摔伤。”
正午烈日,投射出一束强光,被突然进来的美妇人头上的金钗投射,差点晃瞎了赵朝朝的眼睛。
朝朝用右手勉勉强强挡住了这束光,眯着眼睛努力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来人一身金缕紫衣,满头的金钗玉饰,铃铛作响。
额中间描绘了一朵盛开的莲花花钿。
肌肤如玉白皙,根本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美则美,可惜过分张扬。
尤其是头钗,她真的快瞎了.赵夫人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昨日不慎跌入了湖中。
本就担心,如今更是这一幅不聪明,眯着眼睛的傻样子。
朝朝不会更傻了吧?
不会连最疼她的娘亲都不认识了吧?
不过还好,朝朝自己最在意的容貌倒是没有伤到。
赵夫人稍稍安下了心。”
我的傻囡囡,娘对不起你啊。”
这哭天喊地的声音,赵朝朝的太阳穴凸了凸,都快以为是被哭丧了。
她忍不住出声安慰道:”娘,我没事。
脸没事,脑袋也没事。”
赵夫人闻言,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后抬头。
眼神里透露出了深深地怀疑刺痛了赵朝朝。
赵朝朝急了,她这辈子辛辛苦苦,不分日夜的学习,虽然最后也只考了三本,但她最受不了她的智商受到怀疑。
她要证明自己!
一点都不傻!
吟诗作对?
不会!
跳舞?
作画?
不会!
不知道背乘法口诀,可以吗?
…….算了,没什么好证明的。
公道自在人心!
赵夫人怜爱地抚摸着样子不太聪明的女儿,边摸边倒苦水:”都怪你那不争气的大哥二哥,没有好好护着你。
不过放心,娘已经让他们抄家规百遍!”
”家规?”
”对啊。”
赵夫人怜爱的目光停住,恶狠狠地扭头朝着外头怒喊:”赵之州,赵归柏给我进来!”
话音刚落,木门吱呀撒开。
迎着丝丝明媚春风,一蓝一青两道高瘦挺拔的身影踏进房门。
青色那位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嘴角似笑不笑,散漫不羁,意味不明地盯着自己的恶毒小妹。
而蓝色那位便是谦谦君子的样子,面如冠玉,目若朗星,衣袍整洁平整,一丝不苟。
看向自家小妹的眼里尽是真真实实的关心。
诶?
赵之州?
喜穿蓝衣?
赵朝朝陷入了无限的苦恼。
收个 p 后宫,男主他妈是自己亲大哥,男二是自己亲二哥。
啥玩意?

都怪自己看书囫囵吞枣,再加上赵朝朝根本不是重要人物,就一带而过。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认命!
赵之州看到面前脸都快委屈成团的少女,温和笑道:”朝朝没事,大哥就放心了。”
赵归柏可不是这么想,虽然他其实也很疼爱小妹。
但是小妹老是做一些恶毒之事,真叫人看不惯,出身呛道:”大哥,小妹怎么会这么容易出事呢。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对对!
祸害留千年!”
”赵归柏!”
赵夫人看到这个儿子就头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娘,我错了。”
赵归柏立刻怂了。
赵夫人狠狠飞了一记眼刀,不悦地说道:”看来,抄了一百遍家规,你还是记不清?”
”娘,我记得的。”
赵归柏把头埋得低低的,尽量不对上娘杀人的目光。
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娘和三妹使坏。”
好,那你背来,娘和之州,囡囡一起听着。
背错一个字,再加一百遍!”
背家规?
太羞耻了!
还不如罚他一个月不出门。
赵归柏正要为自己鸣不平,却感觉到头顶的目光更加地残忍。
他才不是怕了,只是,只是突然嘴巴就不受控制,背道。”
妹妹是天,妹妹是地,妹妹是赵家的宝贝。
凡事以妹妹为先。
妹妹好,我们就好;妹妹不好,我们就不好。
妹妹开心,我们就开心,妹妹不开心,我们就,就死……”赵朝朝整个人懵了。
什么情况?
这哪是什么家规,分明就是”花式宠赵朝朝的一百种方法!”
她赵朝朝一个恶毒女配,居然是赵家放在心尖尖上的宝。
古代向来是重男轻女,但这赵家倒是恰恰相反。
片刻后,赵朝朝觉得心中一暖。
穿书之前,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从来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
赵之州一低头,就看见,朝朝的眼眶慢慢泛红。
他偏头想了想,总觉得大病了一场后的妹妹,似乎哪里有些不一样。
赵朝朝回想到以前,忍不住扑到了赵夫人怀中,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你们,你们对我,太好了!”
赵归柏嫌弃的挪了位置,好离这丢人玩意远一点。”
娘,这丢……朝朝怎么了?”
好险!
差点就脱口而出这丢人玩意。
他可不想再背,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破家规!”
娘,大哥,二哥,我没事,我只是太感动了!
呜……”赵夫人看了看怀中哭的乱颤的女儿,心疼极了,却也是想不通为何哭了。
或许……只瞧见赵夫人指了指朝朝的脑子,满面愁容地再罢了罢手。
或许真是脑子摔坏了。
唉,我这苦命的女儿,怎么就突然掉进了池中,若不是唐菀及时发现了,只怕……朝朝是她最疼爱也最亏欠的孩子,若是有人要伤她,她这做母亲的便要百倍奉还!
赵夫人用袖子抹了抹眼泪,也挡去了眼底的一抹狠辣。
2.母女俩抱头痛哭了好一会,赵夫人确认朝朝无大碍后,才离去。
赵之州身为大男主,自然也是有各种要事处理,也先行离去了。
只剩下两个不太聪明的尴尬相视一笑。”
二哥,你这么闲的吗?”
赵朝朝脸上挂着标志性假笑。
赵归柏心虚的咽了咽口水,欲言又止道:”是这样的,二哥这不是担心小妹的身子吗!
特意留下来,多关心多关心小妹……”他格外殷切的目光落到朝朝身上,朝朝浑身一个激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道:”这可不是二哥平时的作风呀。
我记得,上次二哥这么关心我的时候,好像都是好些年前的事了。
可我天生记忆力好,记得特别清楚。
二哥那时是打碎爹爹最爱的一个花瓶,怕爹爹揍你,于是好声好气地求我去向爹爹说好话。”
他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还真被说中了!
只听对面继续笑着问道:”不知这次,二哥有何事求我呀?”
赵归柏咽了咽唾沫。
他真的要烦死了,因为这次的事情被娘罚了小用钱,身上真的是一两银子都摸不出来了。
但他私下又瞒着爹娘,做着布匹的小生意,如今正在用银子的头上。
和爹娘要钱,他连想都不敢想。
和大哥要钱,大哥倒是会给,可一定会问东问西!
思来想去,家中最不缺钱的就是小妹了。”
小妹也知道的,二哥一向都是不轻易开口的。
这是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想向小妹借点银子用用。”
他努力张大眼睛,朝着朝朝卖萌。
借钱?
一个相国公子还会缺钱花?
朝朝努力想着书里的情节,终于想到了!
赵归柏有着惊人的经营能力。
初期靠着贩卖布匹,攒下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到后期,京城里大半布庄都是他手下的!
算算日子,现在应该是第一次收购布匹。
确实是缺钱的时候。
赵归柏可怜兮兮地望着赵朝朝,瞧见她的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了一圈,厚厚的头帘儿都快遮不住眼里透出了精明。
赵归柏暗叫不好!
果然!”
二哥在偷偷做着生意吧?”
赵朝朝露出了一个心知肚明的微笑。
而他一僵,双眼中满是疑惑,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他明明瞒得这么好!
赵朝朝鼻头一皱,有些不屑。
她怎么知道?
她可是身带系统穿书的天选之女!”
我夜观天象,掐指一算!”
她得意地冲赵归柏一挑眉。
这摆明了就是打趣。
可为什么对面的二傻子的目光突然从疑惑、惊恐,变成了崇拜?

这男二的设定不是天真吧?
分明是蠢啊!”
二哥要多少银子?”
”五百两,等第一批绣布卖出去,我就还你。”
朝朝听了之后,心中悄悄做起了打算。
赵归柏知道五百两虽然不是大数目,但也绝不是小数目。
若是小妹犹豫,也是正常。
可对面突然投来一束无比温柔的目光,温柔得让人起了鸡皮疙瘩。”
我给二哥五百两,不需要二哥还。”
赵归柏:还有这等好事?
赵朝朝继续道:”这五百两算我入股!”
”入股?”
他听不懂这词的意思。”
入股的意思,就是我要做你生意的小老板。
你的布匹生意若是亏了,我和你一起承担亏损的银子。
若是赚了,你赚的钱只需分我三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简直心里要乐开了花!
赵归柏的生意哪会亏啊!
稳赚不赔!
没想到,成为土豪的梦想要在书里实现了!
赵归柏到底是生意人,心里暗暗琢磨。
在江州收购布匹,要找数十名秀功了得的绣娘织绣,最后还要靠马车运回京城。
这哪哪都需要银子去支撑。
他一个被停了小用钱的人,确实难以承担。
亏了也不至于输得太惨,要是赚了,三成也不算太多!”
好!
成交!”
赵朝朝一喜,在赵归柏热切的目光中,翻箱倒柜地找银票。
找了半天,金钗玉饰倒是一大堆,银子却是一个铜板都没翻出。
她有些尴尬地转身,小声说道:”二哥,五百两银子,我能不能打欠条?”
赵归柏嘴巴一抿,一脸你有病的表情。”
等爹爹回来,我去跟爹爹要银子!
今晚我一定给你!”
朝朝极力挽回这笔稳赚不赔的交易。
哼,他想都不敢想去跟爹要银子,赵朝朝倒是提的如此轻易!
他就要看看,到时候小妹是如何被爹骂得狗血淋头。
真实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看在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的份上,我就等你一天!
可别错过了,这千载难逢的发财机遇!”
他有些期待小妹痛哭流涕的样子了。
赵朝朝完全不知道,这货脑子里在想什么。
她已经沉浸在成为富婆的幻想中,以后这么多钱,该怎么花呢?
唉,这可真是令人头疼。
系统默默看着两个戏精,本不想出声的。
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要是任由她发展下去,这虐恋情深的小说就要变成致富财经报了吧!
系统:”您任务还记得吗?”
谁?
谁?
谁?
谁在说话?
赵朝朝迷茫警惕地四周张望。
系统真想把她脑子敲爆!
它深呼吸,平息怒火。
告诉自己要心平气和,心平气和!
妈的,越想越气!
系统:”赵朝朝!
你是不是缺心眼?
还是蠢?

我这么中气十足的声音你听不出来?”
赵朝朝无语:”你要早这么说话,我不就知道是你了吗!
前面这么有礼貌,还用尊称,我这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嘛!”
系统:”尊贵的宿主,您好!
由于本系统收到投诉过多,收到上级勒令整改。
即日起,您将享受到更加舒心的服务。
刚刚暴躁的话,是本系统被控制了,不是出自本意,还请尊贵的宿主勿怪。”
赵朝朝简直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信它个鬼。
系统:”尊贵的宿主,您好!
请您不要忘记自己的任务哦!
本系统善意地提醒下,现在可怜的楚南珏正受着伤呢,正是宿主攻略的好时机哦!”
赵朝朝:”好,好的!
我马上就去拯救楚南珏!
系统:”好的呢~!”
救命啊!
她快受不了了,还不如暴躁系统呢。
现在的语气简直阴阳怪气!”
赵朝朝,你刚刚是不是冲我翻个白眼?”
赵归柏有些莫名其妙,他刚刚应该没看错吧!”
恩?
没……没啊。”
她都忘了还有这个大活人。
她与系统交流的时候,旁人是听不见的,但是能看见她刚刚翻了个白眼。”
对了!
二哥,你知道,现在楚南珏在哪吗?”
小说开头第一章,楚南珏暂时在相国府里避难,且他除了女主之外,与赵归柏关系还算得上不错。
所以,二哥一定知道他在哪!
提到楚南珏,赵归柏马上警觉,没好气地说道:”怎的?
小妹又要撒泼了?
楚公子都被你命人打得奄奄一息了,你难道还要再去害人家?”
赵朝朝头疼死了,为啥她才刚刚穿进来就要背这个锅。
估计楚南珏这个大魔头已经在心里将她挫骨扬灰千百遍了。
赵归柏继续冷哼道:”也就这楚公子脾气好,若是旁人,谁会任你欺负?
我劝你也不要得寸进尺!”
脾气好?
赵朝朝脑袋真的要裂了,二哥真是天真不谙世事。
居然会认为大魔头脾气好?
他只是羽翼还没丰满!”
二哥,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恶毒的赵朝朝了!
自我从生死关里走了一遭,我就想通了许多事情。
从前是我不对,太过任性,无理取闹!
我现在是真心想要与楚公子赔礼道歉的。
还望二哥告诉我,楚公子现在人在何处。”
赵朝朝的声音软软糯糯的,低眉顺眼的样子确实像真心悔改的样子。
他的态度稍稍缓和了些,无奈道:”还能在哪!
不就在你吩咐的西边的破马厩里。”
一句话刚刚说完,就瞧见赵朝朝提起裙摆,朝着西边飞奔而去。
鹅黄色的身影消失在了长廊拐角。
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赵归柏失声笑着摇了摇头。
3.相国府是真的大,身为一个宅女,今天真的是她走过最多的路了。
在经过主屋的时候,赵朝朝停下了脚步。
她突然意识到,不带点东西去看望病人,是不太像话。
但她现在身无分文,也没办法买点什么东西。
朝朝着急地想着自己能送些什么,抬手挠了挠脑袋,摸到了一只红玉簪。
她一用力,从发髻中取下。
这红玉簪可是大哥送给她的生辰礼物,一定价值不菲!
可送!
她十分满意。
但是楚南珏这魔头有没有见过此等好东西。
他莫不要瞧着簪子小,就以为不值钱,是在敷衍他。
她头疼地皱了皱得鼻子,眼珠子一转,就被院子里花坛下的十余盆君子兰盆景吸引。
这君子兰够大!
可送!
一盆君子兰加上一只红玉簪。
一个够大,一个够贵。
绝配!
赵朝朝骄傲的扬起了头,她有些自鸣得意,喜不自胜。
就是这君子兰有些重。
不过,她有的是力气。
她上前挑了一盆看着最轻的君子兰,使足力气扛起,晃晃悠悠地朝马厩走去。
还未到马厩,就闻到了一股刺鼻恶心的味道。
离马厩越近,这股难闻的味道就越浓。
到马厩前,甚至还能味道浓烈的血腥味。

上一篇 2022年9月13日 am6: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3日 am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