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笑殓:洛氏恐怖与死亡威胁(胡大叔陈国泰)精彩小说_(黑暗中的笑殓:洛氏恐怖与死亡威胁)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宅夜千”创作的《黑暗中的笑殓:洛氏恐怖与死亡威胁》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漆黑中凝视着你的眼睛,带来无法言说的恐惧——大学生与都市青年的惊悚日常,令人欲罢不能的超恐怖小说集

小说:黑暗中的笑殓:洛氏恐怖与死亡威胁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宅夜千

角色:胡大叔陈国泰

《黑暗中的笑殓:洛氏恐怖与死亡威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宅夜千”。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当峰哥告诉我们这事的时候,办公室里是一片寂静的。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脑子似乎都没能马上转过弯来。这太奇幻了。因为,就算是用强酸把人融了也会留下痕迹吧?峰哥又继续说:”还有一点更古怪,法医把骨头也鉴定了一遍,那具白骨……死了有好几年了……”我们更懵了

评论专区

主神调查员:不知道这傻吊作者自嗨的时候在想什么。好好写不行,非要自嗨。

纸神:个人仙草,主角能操纵“自认为是纸”的东西……话说这个设定怎么就这么眼熟呢……这不是日漫《读或死》的设定嘛……不过这个设定真的敲带感啦,如果催眠一下,加入潜意识:这个世界是由纸构成的……画面太美

不当小明星:幼稚、肤浅、浮躁又抄诛仙,这些特点在这个题材里貌似基本是标配了,所以横向比较这书还能有干粮。

黑暗中的笑殓:洛氏恐怖与死亡威胁

第 2 节 衰老

春节前,请假提前返乡的同事戴俊豪出事了。
他的租房被砸得乱七八糟,其中还躺着一具……白骨。
对,不是尸体,是白骨。
经警方勘察,租房里没有外人侵入的痕迹,排除他杀;法医鉴定结果也出来了,那具白骨就是戴俊豪本人。
这可比单纯遇害更让人不解,因为——一个人怎么可能一夜间变成白骨!
这事,是老板峰哥告诉我们的。
他是个年轻的创业者,为人很好,做事有耐心,比如我们这自媒体工作室成立快一年了还不曾盈利,可是他也不着急。
工作室一共就六个人,除了峰哥跟戴俊豪,还有我、关德辉、李洁、林欣悦四个人。
当峰哥告诉我们这事的时候,办公室里是一片寂静的。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脑子似乎都没能马上转过弯来。
这太奇幻了。
因为,就算是用强酸把人融了也会留下痕迹吧?
峰哥又继续说:”还有一点更古怪,法医把骨头也鉴定了一遍,那具白骨……死了有好几年了……”我们更懵了。
死了好几年?
可是几天前他还是个大活人啊。
难道这一年来陪着我们的戴俊豪是个鬼不成?
细思极恐。”
我知道这挺难让人接受的,不管怎么样,他也是我们的同事……所以,他家属那边有什么需要帮的你们就尽量帮一下,别担心花钱的事,知道吗?
我这几天有些私事去隔壁市,就拜托你们了……”说完这话,峰哥唉声叹气地离开了办公室。
只剩下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
不仅是因为戴俊豪感到悲伤,还因为……这事确实诡异。
我忍不住开口打破沉默:”如果戴俊豪真是死了好几年的话,那这阵子跟我们在一起的他……是鬼吗?”
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关德辉却开口否定:”不,不可能,这么些日子过来,大家是人是鬼还不清楚吗?
我反而认为,他是在这几天之内就度过了好多年,多得让他的尸体都腐烂成白骨了。”
我们仨扭过头来盯着他,诧异他为何会有这么脑洞的想法。
他耸耸肩,一边按手机一边说:”你们不知道前几天那个新闻吗?
亏你们还是做媒体的……看看小群,我丢链接了。”
我们仨连忙低头按手机。
点开新闻,里面报道了最近发生在附近村的一个恶**件。
一个六旬的糟老头,把年仅十六的花季少女绑进了深山老林里,女孩的亲人报了警,一整支武装搜索队上山,找了足足一天一夜才发现那老头的藏身之处。
当时女孩已经奄奄一息,不用看也知道她一定受尽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
那老头也明显精神有问题,在被十几个人围困的情况下,却还是不愿意放开女孩,甚至手持刀具,疯疯癫癫地叫嚣着他们是真心相爱……在多次谈判无果之后,警方狙击手用一颗子弹结束了他的生命。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
老头的身份是个谜,不仅村里没人认识他,警方也没办法查到他的个人信息。
但警方从他身上找到了一个身份证,是同村男孩 A 的,而 A 也失踪了。
女孩透露,她跟 A,是恋爱关系。
一开始警方怀疑 A 是被老头子弄死并毁尸灭迹,身份证才会落入他手中,但后来……A 的母亲无意中发现,死去老头的躯体上,居然有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独特胎记!
事情到这里官方就不再披露任何消息了,但够了,至少足够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比如……那个老头,他就是男孩 A。
他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变成了一个老人!
所以他才会绑走女孩,才会号称他们是真爱!
关德辉继续说:”我怀疑戴俊豪跟新闻里那个男孩一样,他是老死在自己房间里,然后快速腐烂,化成了一堆白骨。”
我们仨还是面面相觑,他这个猜测来得太突然太玄幻了,我们确实不知道怎么接话。
而最后,他话锋一转说道:”这个新闻点击量很高啊,有热度。
同理,俊豪身上发生的事也许也能是爆点,当然前提是能查个一清二楚……你们觉得呢?
有没有兴趣查一查?”
”好像不太好吧,毕竟一场同事,拿他做新闻的话……”我们又仨来回对视了几眼,大家都很犹豫。”
你们考虑一下吧,我现在去找俊豪的家属,就这样。”
说完这话,他快速拎包出去了。
留下仍然惊愕的我们,在办公室度过了静默无语的一天……那时,我们还以为这仅仅事关戴俊豪。
但当晚又发生了一件事……夜晚八点左右,我在小群里收到林欣悦的一条信息:”完了,我感觉我要死了。”
我顿时被吓到了,看到信息就直接给林欣悦打了过去。
但她没有接电话。
于是我在小群里 了关德辉跟李洁,自己则翻出林欣悦的地址,直接赶了过去。
来到她家门前,我又是按门铃又是拍门,她却没有来应门。
但里面有人,我能听到里面乒乒乓乓砸东西的声音。
所以我果断报了警。
不久后,两个巡警来了,他们的操作也很简单粗暴——撬锁。
终于,门开了。
我随他俩一起进了室内,才发现,客厅里杂乱无章,家具电器之类的砸得到处都是。
然后,我们又进了房间,这才发现——同样是乱糟糟的房间地板上,居然躺着一个人!
她穿着普通的少女睡衣,但那张脸却是老态龙钟的模样,尤其是双眼,浑浊无神。
我心里一惊。
因为她长得很像林欣悦。
而且……这套睡衣压根就不像老人穿的,倒是非常符合她的品位。
联想到今天关德辉说过的故事,我心里已经觉得大事不妙了。
就在这时,一个警员开始呼叫救护车。
另一个警员则到她身旁俯下身子,似乎想查看她的情况……而突然,他”哇”的一声后仰跌坐在地板上!
我定睛一看,顿时也尖叫一声,冷汗直流——只见地板上躺着的老人,她的皮肤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紧缩,干枯。
尤其是那张脸,才过了几秒钟时间而已,就已经坍塌得像个骷髅头了。
她也终于闭上眼,咽气了。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在她死去的一瞬间而已,她身上瞬间涌出了无数的蛆虫!
她的血肉,皮肤,各种器官,乃至指甲,通通都被这些细小而扭动的蛆虫给啃食殆尽……最后,蛆虫消失,只剩下一具白骨。
我直接吓蒙了。
而两个警员也被吓得够呛,完全不知该怎么处理……我的脑袋空白了好长一段时间。
原来,关德辉是对的。
我终于知道戴俊豪身上发生什么事了……当关德辉跟李洁赶到的时候,我已经被警方赶到门口待命去了,我用最快的速度,把刚刚看到的事描述了一遍。
听完后,李洁说话都有些颤抖了:”阿政,你是说……前面俊豪,跟现在欣悦,他们身上,是发生了同样的事?”
我点点头,异常肯定地说:”是!
而且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
一定是灵异事件……他们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东西了……”关德辉却马上否定了我:”不,不只是他俩,如果只是他俩得罪过什么的话,那么俊豪出事欣悦肯定会察觉到才对,可是她也没有,不是吗?”
我顿时愣住了:”不只是他俩?
你的意思是……?”
李洁也顿时明白了过来:”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一样,是否得罪了什么东西……难道我们也……?”
”对,因为我想起了一件事。”
关德辉皱着眉头,把他的猜想说了出来——半个月前,我们为了搜集内容,去过当地一个孟姓的长寿村进行踩点。
那个村庄本身不古怪,但是我们做了一件古怪的事……关德辉之所以会怀疑它,因为村子的名字叫:长寿村。
林欣悦那无比快速的衰老,腐烂……像不像是寿命被取走了?”
你们有没有听过,就是,可以吸取别人的寿命来让自己长寿的方法?”
不得不说,关德辉的脑袋转得是真的快。
我跟李洁都大受震惊。
因为,如果真是这个村庄的原因,那么接下来……我们也会出事啊!
我连忙提议:”想要弄清楚是不是跟那个村有关也简单,阿辉,你上午发出来的那篇新闻,能联系到当事人吗?”
关德辉点点头:”我有些人脉,应该可以。
阿政你留下来配合警方,我跟李洁马上去找人,明早一大早汇合?”
”没问题,你们小心。”
随后,他俩分秒必争地离开了,而我则在警局做了一晚的笔录……因为事情实在太离奇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没睡醒呢,关德辉却就打了个电话过来:”阿政,赶紧的,我们要回那个长寿村去!
我们连夜找到了新闻里那个小女孩家,花了点钱,从她口中套出消息了,跟她谈恋爱的那个男孩 A 是学美术的,前阵子确实有去过长寿村写生!”
我瞬间就完全清醒了:”好!
现在去吗?”
”马上到你家接你。”
十分钟后,我已经坐在车子上了……长寿村。
上次去那里,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
那次,我们在那里做了一件古怪而又不该做的事——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偷偷潜入村里那个又大又老的阴森祠堂。
这也许就是我们被诅咒的原因吧?
那个祠堂里,应该供奉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这是我们唯一能想到的了。
所以我们打算再次潜进去,查清楚诅咒我们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来到村庄之后,这里仍然跟上次一样,人烟稀少。
有了上次经验,我们轻而易举就潜进了祠堂,然后在众多神主牌跟神龛下仔仔细细找了好久……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李洁充满惊奇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看!
这是什么?”
我跟关德辉马上小跑了过去。
在那个角落的地板上,居然有一个一米见方的深痕,跟其他地方整体的木地板格格不入,仿佛这是一块独立的瓷砖。”
这是个门!”
关德辉蹲了下去,伸出双手使劲地扣了起来,还真让他在木地板上找到了隐藏的手柄!
我也蹲下去,跟关德辉一起拉动手柄,然后把这一平方米的木地板给扯了起来。
下面是楼梯,向下的楼梯。”
走,下去看看!”
关德辉一马当先,用手机闪光灯做手电筒,率先走了下去。
我俩紧随其后。
下面是一个宽阔的地下室。
我们盲目地来回走动,却依然什么线索都找不到,仿佛这下面是被遗弃了的空间。
什么都没有。
就在我们觉得疑惑的时候,突然——头顶闪出一片光亮!
是天花板的灯都亮起来了。
我们正手足无措呢,身后,已然传来了一把浑厚的声音:”年轻人,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吓一跳,急忙回头,这才发现,这人正是我们之前拜访过的村长。
他看上去已经六七十岁了,但仍然老当益壮,此刻手里还拿着一根棍子。
眼看他来势汹汹,肯定是把我们当贼了,我连忙开口说道:”慢着,村长,是我们啊,您还认得我们吗?”
村长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才反问道:”你们是……不久之前,来采访过村子,说是要写文章的年轻人?”
我嗯嗯嗯地点着头,事到如今只能坦白了:”是的是的!
村长,我们不是贼,也不是故意来打扰的,但是,我们碰到非常奇怪的事情了,所以不得不来查清楚……”村长义正词严地说道:”什么奇怪的事?
你们几个,要是说不出个缘由来,就不要怪我报警把你们送进去了!”
听到报警把我们送进去,我倒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我也害怕,如果这是个吃人村,那么村长怎么会没份参与呢?
但是我没听过跟神鬼打交道的人会报警的,如果他是恶人,那么在这叫天不应的地下室,他理应有一百种方法让我们彻底消失不见。
所以我迅速把事情都讲了出来:”是这样的村长,我们,我们上次来的不是五个人吗?
其中有两个已经不在了,他们死了……而且还是以一种非常诡异的方式死掉的,他们一夜之间就老死了,连尸体都腐烂得无比迅速,一下子就只剩一堆白骨了!”
村长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什么?
这……”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他居然一下子就接受了这种怪事?
这说明,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我抓住机会立刻求救:”村长,拜托了,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你看我们都不顾后果潜进这里来了……如果你知道什么,请一定告诉我们!”
村长把手中的长棍缓缓放下。
他的表情也变得若有所思。
随后,他一转身,只丢下一句话:”你们,跟我来。”
我们仨都松了一口气,连忙跟了上去。

上一篇 2022年9月12日 pm10: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3日 am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