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李英)婚途陌路:成年人的难言之瘾_婚途陌路:成年人的难言之瘾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婚途陌路:成年人的难言之瘾》,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林辉李英,也是实力派作者“花家小可爱”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成年人的生活中充斥着各种谎言、迂回、借口和难言之隐……

小说:婚途陌路:成年人的难言之瘾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花家小可爱

角色:林辉李英

作者“花家小可爱”的热门新书《婚途陌路:成年人的难言之瘾》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昀。我刚好奇婆婆什么时候买了保单,东西就被婆婆一把夺了过去,还冲我嚷道:”你干什么动我东西?””它自己掉下来的。”我平静地看向婆婆,”您那么紧张做什么?”作为一家之主,全家生活开销的主要来源,婆婆对我多少忌惮一些,说出口的话,也没了底气,”自己掉下来怎么了?自己掉下来,你也不能动

评论专区

青云争仙:都市文的骨架,披着修真的皮,如果你不是猎奇向的读者,不推荐

那年那蝉那把剑:有时候,一只蝉,就囊括了一整个夏天。有时候,一把剑,便倾覆了大半个天下。粮草一枚

我是大科学家:没有狗血装逼打脸情节

婚途陌路:成年人的难言之瘾

第 4 节 保单有诡

我一直以为,第一个女儿胎死腹中,是因为婆婆的愚昧无知。
直到我亲眼看到她把我三岁大的女儿推到马路中间,我才意识到,事情没我想的那么简单。
她、我公公,还有我老公,都在背着我密谋些什么。
而这一切,要从一份保单说起。
周末大扫除的时候,婆婆屋里的衣柜忽然散了架,我闻声赶过去,就见地上一片狼藉。
小时工阿姨吓了一跳,瞅了眼刚打扫完又乱糟糟的地板,叹了口气蹲下来继续收拾。
这时,她忽然发现了一个袋子,似乎是从散架的衣柜里掉出来的。
我接过来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份意外险保单。
被保人是我女儿汤圆,受益人是我老公章昀。
我刚好奇婆婆什么时候买了保单,东西就被婆婆一把夺了过去,还冲我嚷道:”你干什么动我东西?”
”它自己掉下来的。”
我平静地看向婆婆,”您那么紧张做什么?”
作为一家之主,全家生活开销的主要来源,婆婆对我多少忌惮一些,说出口的话,也没了底气,”自己掉下来怎么了?
自己掉下来,你也不能动。”
章昀听到动静也闯了进来,将扫帚从我手里接过去,转身去训斥阿姨,”打扫卫生的时候小心点,别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末了,又转向我,”一份保单而已,没什么好看的。”
”是吗?
那再拿给我看看。”
我挑眉看他,不知是不是心虚,章昀低着头假装划拉着地上的垃圾,婆婆也愣在一边,一声不吭。
这两人的反应,有点反常。
不说婆婆,章昀是从来不会沾一丁点家务的,哪怕地脏得下不去脚,他也不会拎起扫把,或者弯一弯他高贵的腰。
今天却因为一份保单,将扫帚接了过去。
就像他说的,一份保单而已。
他们要是正大光明地跟我说,我完全不会在意,甚至会为婆婆终于接受小汤圆而感到开心和欣慰。
这样反常反而令人怀疑。”
走走走,这屋子里都是灰,我们先去吃饭吧。”
章昀将我推出去,婆婆也一脸笑嘻嘻的催促我们赶紧上桌,两人配合默契的将保单的事一笔带过。
我想不出一份保单能对女儿产生什么坏影响,便也没说什么,洗洗手去吃饭了。
从那天开始,只要婆婆不在卧室,她的房门就一定是锁上的。
1小汤圆是我的宝贝女儿,今年三岁,一般家庭给孩子买保险都会首选健康类的,或者教育基金。
可是连袋盐都舍不得给家里买的抠门婆婆,买的却是意外险?
按照以往,她要买,绝对是买给章昀或者公公的,受益人也只会写她。
一年短期,花费也就几百块钱,身亡保额却到了 20 万。
这是 0 到 9 岁的孩子,意外身亡后,可获赔付的最高金额。
这事儿,绝对不简单,绝对!
有一次,我在餐桌上试探着问:”妈,如果买保险,我觉得还是教育基金之类的实用一些,意外险,一个小孩子,没必要。”
婆婆看了我一眼,不以为然道:”怎么没必要?
好不容易养大的孩子,万一哪天没了,这么多年花的钱不是打了水漂?
教育基金?
花那钱干啥?
一个还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的玩意儿,平白浪费钱。”
这是什么狗屁言论?
要不是看她是长辈,我早一巴掌甩她脸上了!
我压了压心里的火气,态度已然没有刚才那么和善:”汤圆这么小,有大人好好看着,怎么就会意外身亡?
意外保险您给退了吧,回头我给她买教育基金,那个也有投资理财的功能,你也甭跟着操这些闲心……””她什么时候死,你说得准了?”
婆婆面色有一瞬间迟疑,但还是咬了咬牙将话说了个全乎,”教育基金?
那玩意儿得花多少钱?
一个赔钱的丫头片子,你真当宝贝养!”
我忍无可忍地摔了筷子。”
妈,同身为女性,您这么个性子都还活得好好的,我闺女怎么就随时要死了?
您要真看不上我们娘俩,没关系呀,明天我就带着汤圆搬出去,养我闺女一个总比养您这一大家子轻松!”
见我发了脾气,婆婆立刻怂了,”你急什么?
我就说说,她还能真死了不成?”
虽说认了怂,但说出来的话依旧难听。
我转头看了眼章昀,这货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装不存在,到底几个意思?”
妈,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但汤圆是我生的,是我的心尖宝,您就算再怎么看不上眼,也请您在心里憋着!
我可不想我女儿听到她奶奶天天在她身边诅咒她!”
婆婆气得浑身颤抖,刚要说什么,就被章昀拉住了胳膊,摇了摇头。
我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独自回了房间。
这一刻,我无比庆幸小汤圆不在家,要是让她听到她的亲奶奶说的那些话,她得多伤心啊……小汤圆其实不是我跟章昀的第一个孩子。
四年前我也有过一个孩子,因为婆婆的迷信,胎死腹中。
跟章昀认识的时候,我在公司已经做到了部门经理级别。
一个月 30K+的工资,虽然不是拔尖的,但在这个三线小城,属于中上游。
起初,婆婆和公公对我很好,父母早逝,几乎没享受过亲情的我,曾打心底儿为能找到这么好的婆家感到幸运和开心。
16 周左右的时候,婆婆带着我做孕检,去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私人诊所。
当时她听别人说这家技术好,非要带我来看看,我想着公公和老公也在,便压下心中的不快,顺从地做了检查。
检查完后,婆婆在医生办公室独自待了五分钟,最后拎着几包中药出来。
说是医生说我宫寒,怕孩子不太稳定,用来补补身子。
从那天开始,我敏锐地感觉到,婆婆对我的态度有了细微的变化,虽也热情,但总觉得那是浮于表面。
自从换了药,我就时不时地觉得肚子痛。
我提出要去医院看看,公公婆婆却拦住不让。”
忍忍吧,妈是过来人,肚子痛是正常的,没事的哈!”
婆婆安慰我道。
又要我忍?
怀孕期间肚子痛这也是能忍的?
等我终于摆脱她冲去医院时,已经晚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保住。
看着那个本该在几个月后出世并在身边长大成人的小肉块,我哭到晕厥。
医生排查之后,直指婆婆给我喝的那些药有问题。
婆婆在地上打滚撒泼,用各种不讲理的方式力争自己清白。”
不可能!
神医说了,这药能转换性别,不伤身体!”
”你个庸医,治不好我媳妇,就往我身上推!”
一切真相大白,我虚弱地望向章昀,他垂下头,不敢看我。
我没有回家,而是找了家月子中心,坐小月子养身体,同时断了家里的全部经济供给。
婆婆数次过来跟我道歉,求我回家,我都以孩子没了,需要养身体为由拒绝。
她见我雷打不动,就在月子中心又哭又闹,扇自己嘴巴,说自己糊涂,还骂自己不是人,场面一度很难看。
老公也来劝我,让我看在多年的夫妻情分上,原谅他妈,并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公公更是天天带着营养品上门,当我的面数落婆婆的不是,婆婆也不回嘴,就低眉顺眼地听着。
做到这个份上,我只好原谅了他们。
全家人欢天喜地的接我回家那天,我站在太阳底下,阴森森的对他们说:”如果还有下次,我就带着你们全家去阴曹地府跟我女儿做伴!
说到做到!”
2保单的事,还有婆婆说的话,让我再一次想起这段不愉快的回忆,它成了我心中的一根刺。
为了弄清楚卧室里的秘密,我从同事手里买来三张温泉票。
看着他们高高兴兴地离开,我叫来开锁公司的人,提供了房产证和身份证,只用十几秒钟,便打开了那个锁住秘密的铁块。
送走开锁师傅,我在房间的桌子底下,找到一张银行卡,还有一个记账本。
上面林林总总记录了从四年前开始,从某处得来的固定收入。
从每月一两千,到现在,每月上万块,多的时候,甚至比我月工资和**加起来都多。
这无疑让我心中更加疑惑。
他们到底瞒着我做了什么?

每个月都进账的钱,是哪儿来的?这件事,跟我女儿的意外险有没有关系?
章昀知不知道这件事?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女儿的保单和那个账本。
看着睡在身边的老公,我默默攥紧拳头,不管怎样,那些混蛋如果敢对汤圆做什么,我绝不会轻饶!
没有证据,我先按兵不动,不料过了几天,就接到了老同学的电话。”
你赶紧过来,我刚看到你老公陪着一个女人产检!”
电话里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脑袋瓜,我潜意识里觉得不可能,但还是抱着一丝怀疑态度,赶去了医院。
没想到,还真的看见了我老公。
那个女人有一张圆滚滚的小肉脸,笑起来,还有几分憨厚。
她身材丰满,穿着打扮也很时尚,最重要的是,她脖子上有一条项链,跟章昀曾经送我的一模一样。”
乌龟都比你快好么?”
老同学气得直跺脚,”你打算怎么办?
可不能便宜了这渣男!”
她跟我关系很好,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从高中到结婚生子还保持着联系的朋友。
刚从外省调回市医院,我们几个玩得好的还没给她接风洗尘,她就先揭了我家的短。
她一边骂一边递给我一本病例,上面的名字是”任雪”。”
这么淡定,你早知道你老公外面有女人?”
我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相信章昀会背叛我。
可我现在出奇的平静,倒是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或许,从得知章昀出轨的那一刻,我潜意识里就认定了,这一家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他们对着我的时候是一张脸,背着我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张脸,他们真的有把我当成过妻子、儿媳妇、家人吗?
面对老同学的好奇心,我很淡定地把这些年发生在我家的事儿,当笑话讲给她听。
她惊讶得险些从椅子上翻下去。”
不像你呀!
这你也能忍?”
如果不是老同学说出这句话,我都快忘了,我本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些年为了这个家,我能忍的都忍了,可是这些人渣,一个个人面兽心,欺人太甚。
保单、账本、存折、出轨……他们一定在背着我密谋些什么!
我握紧拳头,告诉自己要镇定,事情总要慢慢捋,不能操之过急,打草惊蛇。
好在,我身边还有一群靠得住的朋友。”
你帮我多看着些,如果听到或者看到什么可以作为关键证据的话,一定想办法收集起来,回头一起发给我。”
”懂!”
她满眼冒着光,答应下来。
老同学担心我想不开,非要将我送到家门口,才肯罢休。
你来我往中,她忽然指着远处问我,”那不是你婆婆跟你闺女么?
这种时候,你还敢让他们独处?”
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十字路口旁,婆婆带着汤圆站在路边。
孩子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幼儿园吗?
她带着孩子来医院做什么?
正疑惑着,就见婆婆拼命扯着汤圆,想往前走,在红灯的状态下,她要带着我女儿过马路。
那么多车的情况下?
要闯红灯?
没等我有所反应,婆婆竟一下子把她推到了路中间。
那一下,使了很大的劲儿!
而我,在路口另一端,亲眼目睹了我女儿的被害过程!
我甚至听到小汤圆儿的尖叫,”奶奶!”
一辆黑色私家车擦着我女儿的身体呼啸而过,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也要死了。
我吓出一身冷汗,拼着命挤开人群,将孩子抱起来。
幸好,没有太严重的外伤,只是手掌和腿擦破了皮。
我扭过头,瞪着这个恶毒的老太婆,冲她怒吼,”你疯了吗?
现在是红灯,你推她干什么?”
婆婆见到我吓了一跳,像是被我给吼懵了,梗着脖子,好半天才嘟囔了一句,”凶什么,这不是还没死吗?”
我赶紧捂住小汤圆的耳朵,生怕她听到她的亲奶奶说的话。
汤圆似乎被吓得够呛,浑身颤抖,连哭都忘了。
我的心也跟着揪疼,狠狠地瞪了婆婆一眼,抱起汤圆往医院走去。
如果不是小汤圆在场,我真想当街暴打这个老太婆!

在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确定没什么问题以后,我才带着汤圆回了家。
没想到,婆婆非但没有一丝愧疚,还恶人先告状,跟章昀抱怨了一顿。
我刚进门,章昀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给妈道歉!
你把妈扔路边儿算什么事儿?”
我冷冷地看着他,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这一巴掌极重,打得他半边脸肿了起来。
什么样的父亲,在女儿遭遇了危险后,没有一句关心,反而想着为凶手讨公道?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7:11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