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商春剑宗《师叔要吃窝边草》_(师叔要吃窝边草)最新章节阅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师叔要吃窝边草》,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慕商春剑宗,由作者“小核桃”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位高权重小妖女找对象好难!适龄男少侠大喊:「别过来!」

小说:师叔要吃窝边草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小核桃

角色:慕商春剑宗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小核桃”的热门书《师叔要吃窝边草》,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说罢,慕商春让弟子留下来善后。然后拉起我,带我回了客栈。”片刻不看着您都不行,这外头的东西,是可以随意乱吃的吗。”虽然流血的是别人,挨打的也是别人

评论专区

桃李不言gl:一开始看到是关于年龄差养成的文是拒绝的,总感觉有种禁断意味,幸而在众多好评下没有错过。微虐浓甜,看时会想起另一本年龄差的文《边缘》,仙草。

耐色法神:网游黑暗小说,主角很自私哦

重生日本当神明:千雪美奈这个执念真是……直接杀了念头通达多好

师叔要吃窝边草

第 7 节 第七章 窝边草

81”就这个人打我,我要找我爹抓你们!
你们知道我爹是谁么,”公子捂着流血的鼻子爬起来,对赶来的随从下命令。”
就她打我,打得我头破血流!”
叫嚣不过两句,慕商春直接把人踹下河。
这人是当地财主独子,与衙门,一直是青楼座上客。

赶来的老鸨大呼小叫。
好在慕商春火气已经收敛了下去,他温声提醒。”
再叫,会错过捞人的机会。”
说罢,慕商春让弟子留下来善后。
然后拉起我,带我回了客栈。”
片刻不看着您都不行,这外头的东西,是可以随意乱吃的吗。”
虽然流血的是别人,挨打的也是别人。
我此刻像个受害者,慕商春的一句话,就让我委屈得抽噎起来。
**其实不是毒,只是刺激人情绪的工具。
平时一点的情绪,此时像放大了十倍、百倍。
我心口灼热难当。
忽生出一股胆大包天的恶气。
我双手抓住慕商春手腕,然后直接原地蹲下来。”
我不走了!”
我对他大声宣布。
 慕商春回头,看我赖皮的样子非常无奈:”又怎么了呢。”
他的口气,好像无可奈何的长辈,对上撒泼打滚总惹祸的小孩。
我可怜巴巴看着他,晃了晃他的手。”
大师侄,我受伤了,走不动路了。”
 ”……” ”你背我好不好?”
我以为他没听清,再度晃他的手。
嗓音也因为身体的热度,不由自主放软了很多。
绵绸,没有一点筋骨力道。
听起来太像撒娇,还是蛮不讲理的撒娇。
都不像我原本的声音了。
慕商春定定看我耍赖,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声。
而后垂眸:”真不走?”
”不走。”
我倔着:”一言九鼎,说不走就不走。”
他笑了,也礼尚往来的晃了晃手腕。
我脑子昏昏的,以为这是想甩开的意思,越发用力地扒拉住他。
察觉到我的意图后,慕商春微微扬起的唇边。”
小师叔,您握那么紧,我怎么背您回去呢?”
”……”半晌,我两脚离地,终于如愿以偿了。
原来中了**是这种感觉。
反应迟钝,但五感还在持续放大。
我脸贴在慕商春肩膀上,整个人好像在云端。
有些窃喜,也有些无措。
幸好他都看不到。”
大师侄,你外头那件衣服呢?”
我发现他身上的外头不见了。
他来的时候,明明里头才穿着鸦青色长袍子。
慕商春不太在意:”衣服?
方才弄湿后就放那边了。”
我试探:”哦……那你要回去拿吗?”
”弟子会拿,若再忘了,楼里的人会送过来。”
一听送过来,我立刻警惕。”
倒也不必麻烦人,就一件衣服,也没多好看,忘那就忘那吧。”
慕商春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但夜色里,我隐约听到他闷笑了声。
烟雨阁离我们入住的客栈,骑马大概要一炷香时间左右。
慕商春一步步背着我走了条僻静的路。
夜风拂面,倒稍微让身体的躁动没那么难受。
看我哼哼唧唧,慕商春还是忍不住教育。”
吃一亏长一智,看看以后还敢不敢随便乱吃别人的东西。”
”可我怎么知道啊。”
我反驳:”我又不像你们,经常来这地方,我怎么知道这儿东西会有问题啊。”
慕商春放慢了脚步,口气也软了些。”
胡说什么,我何时经常来过。”
 ”你若没来过,怎知东西会有问题?”
慕商春笑了:”小师叔,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谁小时候教我粒粒皆辛苦的?
是不是你,明明就是你。”
我勒住他脖子摇晃。
慕商春被勒得轻咳,只能叹气,认输了。”
对对对,是我教的,我的错,以后都得寸步不离盯着您才行。”
”嘿嘿。”
我不由嘴角上扬,藏都藏不住:”这才对嘛。”
”不过,小师叔还记得完整的诗怎么背吗?”
他这一问,可把我问了。”
额……前面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再前面呢。”
我彻底茫然了:”前面还能有啥?”
”还有两句呢。”
怎么回事啊。
我看话本里,中了**的人那都是天雷勾地火天塌地陷。
我倒好,一被慕商春一岔开话题,就直接往唐诗三百首上奔了。
客栈留守的弟子看我被背回来,都挺错愕的。”
小师叔祖怎么了?
出去时还好好的啊?”
我侧脸贴在慕商春肩胛骨边,又烫又烫,我含含糊糊。”
没事,就喝醉了而已。”
总不能说中**吧,太丢人。”
可是没酒味啊。”
弟子们还是关心长辈的:”师叔祖不是酒量很不错的吗?”
快别问了。
我暗自掐慕商春,要他快点走。
但慕商春跟没事人一样安排。”
别看了,去准备一盆凉水。”
回了房,我坐到床边。
慕商春把帕子泡进冷水里。
拧干后,把我脸上的虚汗一点点擦拭掉。
冰凉的触感,并没让心头悸动有所减少。
我甚至都没闭上眼,直勾勾看他。
蜡烛刚点起来,光很足。
从他瞳孔里,我大致瞧见了自己如今的模样。
脸依旧是绯红色,额发湿漉漉,像从水里捞起来。
素面朝天下,就显得眼睛格外明亮。”
大师侄,我不想找搭档了,你说得对,那些都不好。”
我说:”我有别的打算了。”
他视线短暂的凝滞住。
我感觉他指腹的力道放缓了,趁机提。”
大师侄,就那衣服,你别要了好不好。”
”……”慕商春唇角略弯,是又要忍不住笑的样子。”
您还记着那衣服啊?”
”好不好嘛?”
再度撒娇。
我心里其实也没底,很怕他会不给面子。
烛光中,他也定定地看着我。
眸里暗涌着陌生又克制的情绪。
好像只需些许星火,就能顷刻间燎原。
过了半晌,他眼睫一动:”好,就听您的。”
82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鉴于我以前劣迹斑斑的前史。
我痛定思痛,对过去的经验进行总结梳理。
在写给冯听柳的信里,我提到生米煮成熟饭之法应该是不顶用的。
武力上,我干不过慕商春。
《师傅你好》一书里怎么做到?
女徒弟为追到师傅,三十六计都用上了,不如**?
……那还是努力练功吧!”
挚友,我先摸摸底,望你早日收到信,为我出谋划策,共商大计!”
就这样,我们抵达了京城。
春天,是京城最好的季节。
这儿的繁荣超出我想象。
我掩饰不住兴奋。
被马车外熙熙攘攘的行人与有趣的商贩吸引,直到车队行至白虎街的慕府前。
进了这高门大院,里头亭台殿阁宏伟华丽。
一路入内,一步一景。
景随步移,处处都透着讲究。
我不禁感慨:”大师侄,你说要没钱使了,随便撬块砖瓦也能应急吧。”
人前,慕商春从不拆我台。
反而认真同我一一介绍,若真应急,选什么更合适。
我捧场,大呼长见识。
引路的管家听我们肆无忌惮的聊天,脸色涨成猪肝色。
但又看后头三四十名威风凛凛的持剑弟子跟着,憋出丁点皮笑肉不笑。”
大少爷,还有……这位姑娘,咱们快进去吧,老爷、郡主都在里头等着呢。”
我身后跟着的那几十个徒子徒孙,统一是玄衣束腰,精神抖索,气质凛然。
我甚是欣慰,对他们说。”
一路奔波,你们也辛苦了,赶紧去休息吧,有什么需要的,直接找这位管家,千万别害臊。”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那慕商春的家,不就是我们第二个家吗?
说不定,以后还会亲上加亲呢!
太拘束,反而会给主人家压力。”
……”管家笑容这下更干。
几十弟子齐刷刷拱手,朗声道:”遵师叔祖令!”
我老成持重地一挥袖子:”乖,都去玩吧。”
入了厅,我一眼就看见了高坐主位的丞相慕承泽,其次是他的妻子。
当朝天子的堂妹,朝阳郡主。
慕承泽科举入仕,因长相英俊能力出众深受天子青睐。
娶了郡主后更是一路高升。
如今四十出头已官居丞相,风头无二。
比如同龄人,慕承泽依旧算得上英俊。
只是体态微微发福。
只剩眉宇间依稀还看得出与慕商春的血缘联系。
多年未见儿子,慕老爷镇定得过头,客套话讲完。
。”
回来了便好,去见过你母亲吧。”
女人一身华服,头上高高挽着仙髻。
上头珠宝玉石堆积,养尊处优的脸上光滑如擦了蜡,绷得紧紧的。
我怀疑苍蝇上去腿儿都得打滑。
慕商春偏了偏头,朝女人拱了拱手:”见过郡主娘娘。”
女人目下如尘地从鼻间哼出一声。
权当应了。
不忘嘴里数落。”
在外待久了,真是把家里规矩都忘了,进了京也不知道立刻回来拜见高堂,还在外闲逛,不知道的还以为丞相府的人没见过世面。”
慕商春微笑。”
确实忘了,暮春身处江湖,一般都是立规矩的那个,郡主娘娘娘娘念客心切,理解。”
这气氛真冷得够可以。
离开前,慕老爷提到一事。”
商春,平南王近来也在京城,你们之间有缘,闲时可多走动走动。”
平南王,就是之前执意送礼,试图笼络慕商春的那位。
这位王爷坐拥西北十万精兵。
慕承泽这是想用儿子去跟那边打关系。
这些弯弯绕绕慕商春心知肚明,却睁着眼说瞎话。”
这次宁妹大婚,平南王想必也会来,父亲若想念他,到时候肯定有时间聚聚的,姑且先忍耐几日吧。”
直接把球踢了回去,半点不给面子。
慕老爷:”……”天子尚武,尤为崇尚剑道。
慕商春作为剑宗亲传,剑宗之首。
自然是名冠天下。
所以慕商春人还没到京,许多人早早就往丞相府递了帖。
想要一睹当今天下第一剑的风采。
慕商春闭门谢客,婉拒所有邀请。
回房路上,他问我:”小师叔觉得我父亲,如何?”
评价别人长辈是不太好,但既然是慕商春主动问,我只能直言。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6: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