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穿成女配的我改革了仙界(洛池瑶东吟仙尊)_仙尊:穿成女配的我改革了仙界精彩小说

奇幻玄幻小说《仙尊:穿成女配的我改革了仙界》,由网络作家“沈婵”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洛池瑶东吟仙尊,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炮灰女配逆天改命、解放仙界的故事

小说:仙尊:穿成女配的我改革了仙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沈婵

角色:洛池瑶东吟仙尊

经典小说《仙尊:穿成女配的我改革了仙界》是网络作者“沈婵”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她爱上了江奏。对于戚紫檀的好感,江奏是受宠若惊的。他喜欢这个性格直率的美丽大小姐吗?自然是喜欢的,他即便不喜欢性格直率,但也是喜欢大小姐的。他不过天琉城里一个小家族,能够得到这样一个美丽的大小姐的亲睐,他如何不感到惊讶

评论专区

诸天游戏巡礼者:前面还行,但到100章左右之后感觉越来越水越来越白,弃了

奸雄天下:。。。默默的看了下评论,默默的看了下62.63章。默默的右上角,默默的给剧毒

篮球皇帝:3星半追评:调高1星。4星半133

仙尊:穿成女配的我改革了仙界

第 8 节 归月城恶霸

五十年前,天琉城的江奏,还是一个小世家的家主。
他生得俊秀儒雅,金丹不错,人也奋发上进,虽然只是一个小世家出身的男人,却也有着兴旺家族、光宗耀祖的担当。
他本就有着不错的资质,再加上能吃苦,在天琉城里终于打下一片名声。
为了能让家族获得更多的支持,挤掉当时天琉城的老牌世家,他四处拜访结交各大势力,更是在某个秘境中与万法仙宗的洛东吟搭上了线,两人算是相识了。
当时的洛东吟已经赢了生死斗,成为实至名归的少宗主,也有心扶持一些自己的势力。
见江奏有意往上爬,而他也想要考验此人能力,便给了江奏一张碑林戚家家主百岁大寿的请帖,给他一个结交各大世家首脑的机会。
在那场宴会上,戚家大小姐戚紫檀,和江奏相遇了。
她爱上了江奏。
对于戚紫檀的好感,江奏是受宠若惊的。
他喜欢这个性格直率的美丽大小姐吗?
自然是喜欢的,他即便不喜欢性格直率,但也是喜欢大小姐的。
他不过天琉城里一个小家族,能够得到这样一个美丽的大小姐的亲睐,他如何不感到惊讶。
乃至于戚紫檀义无反顾地下嫁给他时,他甚至都有了几分愧疚。
戚家足够让他在天琉城站稳脚跟。
哪怕戚家家主并不情愿女儿嫁给他,但既然女儿嫁来了,戚家的支持当然是少不了的。
在戚紫檀神魂受伤后,江奏四处打听修补神魂的方法,终于了解到,在极北之地归月于家和归月楚家把握着能滋养神魂的月辉石。
当时的归月城,进出路线只有城内本地人知道,并不外传。
外人若想自己探路进去,无异于海底捞针。
即便如此,江奏还是毅然决然地出发,要为戚紫檀求上补魂之法。
他独自一人,在归月山脉中待了五年。
随身带着的羊皮卷上,满是他摸索前行时画出的地形与批注。
寒风凛冽,暴雪倾虐,他有好几次险些死在这处荒无人烟的雪山中。
在第五年的年底,他终于看见了那座深谷之中的白色城墙。
进了城,他直奔于楚两家,归月城虽然与世隔绝,但是其中也有会和外界交际的人。
于楚两家,也不乏子弟与外界通婚的。
江奏就通过于楚两家中熟知内外语言的人,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楚家的人态度坚决,直接将他扫地出门。
而于家还有几分善心,便收留他住在府里。
而江奏想着留在于府,慢慢劝说于家。
这一留,便是一年,足够让江奏学会一口流利动听的归月语。
他仍然没放弃去求于家。
在他看来,于家愿意留他这么久,就一定存在被他劝服的可能。
然而不管江奏怎么说,于家的回复都是一样的。
月辉石现有的储量并不多,若是想要补魂,需要用上大量的月辉石。
他们固然同情江奏妻子的遭遇,可是爱莫能助。
当时的于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于怀月已出嫁,小女儿于卿卿年方十五,尚在闺中,生得**白净,天真可爱。
对于这种不谙世事的女孩,江奏这个英俊男子万里救妻的行为足够令她产生一丝对那个他妻子的好奇。
是怎样的女子,才值得他这般深情?
是怎样的女子,让江奏不惜花费五年的时光,甘愿困于这座山脉中?
这点好奇,随着江奏住在这的日子的增长,渐渐化为羡慕。
江奏是那样的雅人深致,又是那样的博学多识。
她想要接近他,而他也不排斥她。
他独自一人在异乡,有个温柔小意的女孩日日来陪着自己,日子也不至于太寂寞。
下雪时,江奏和于卿卿一起坐在石阶上看雪,他讲述他的故事,讲述他的出身、他的抱负,以及他和戚紫檀的相识相知。
于卿卿坐在江奏身边听着,他的身影在她眼里渐渐高大。
他的世界是如此广大,有着一年四季,春天的碧绿杨柳,秋天的红叶纷纷。
以至于她告诉江奏,她在归月城里生活十五年,记忆里只有白色的雪和干枯的树时,都有些无地自容。
越是这样,她就越是羡慕他的妻子。
羡慕那个能陪他一起看杨柳、看红叶,一起处理家事的女人。
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生活。
某天,江奏和她聊天时,又一次谈起戚紫檀。
于卿卿再也忍不住了。
她呜咽着扑到江奏的怀里,说她喜欢他,说她宁愿做妾,也要和江奏在一起。
江奏身子僵了僵,手本来是要推开她的,最后却慢慢地环抱住了她。
他喜欢她吗?
自然是喜欢的。
这一年里陪着他看雪的是于卿卿,眼中全是倾慕的也是于卿卿。
他在戚紫檀面前始终都带着几分谨慎,毕竟戚家是名门望族,而戚紫檀下嫁于他,又对江家多有增益,他在她面前,总归是低了一头的。
而在于卿卿面前,他就是这个少女的天,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得到她钦佩的目光、真诚的赞扬。
这种满足是先前不常有的。
她依附于他,他也自然而然地想要保护她。
他抱住于卿卿,心里也有几分恋爱的欣喜。
许是为了证明自己对江奏毫无保留的心意,于卿卿这时告诉他,有一个叫万什么宗的宗门,似乎打算将归月城的月辉石矿脉收为己有。
她爹娘自然不会同意把祖宗传下来的神圣矿脉让给他人,已经决定先把现有的月辉石全部放在她那,假充嫁妆,防止被抢去。
她还说,于楚两家已经做好回击的打算,要让那个宗门不敢再冒犯归月城。
江奏虽然和她讲过万法仙宗的名号,不过这种无关风月的事,终究被她抛在了脑后。
所以,她完全不把那个”万什么宗”放在眼里,甚至只觉得是一件外边的野鸡宗门挑衅。
她在江奏的怀里甜甜地说道:”以后进了你们江家,我会拿点月辉石出来给戚姐姐治病的。”
江奏揽着她,却为她刚刚所说的关于万法仙宗的话心惊。
他连夜出城,拼命催动飞剑,极速赶到万法仙宗的东吟灵山。
那时的少宗主洛东吟果然神魂重伤,却不知是何人所为。
江奏看着躺在床上的洛东吟,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告诉了洛东吟,归月山脉那两家人的事情。
而后不过几年,洛东吟即位仙尊,归月于楚两家全族被屠,另指一个本地世家接手归月城和月辉石矿脉。
而江奏,他最后还是心软了,在洛东吟清算前夕,偷偷地将那个少女救了出来。
而这件事情之所以和宴行迟有关系,是因为,那几年里宴行迟正好在和于楚两家谈条件,若他们分点矿产,宴行迟就答应给归月城加固阵法。
于楚两家虽然看不上江奏的请求,但是宴行迟的能力他们还是非常需要的,所以答应得也果断。
奈何在谈拢期间,碰巧就遇到了江奏和于卿卿这对孽缘,搞得宴行迟计划全崩。
洛池瑶看着宴行迟平平淡淡地讲出这件事情,心里头当然是无比震惊的。
这么说,余姨娘其实是于姨娘?
江闻声和江尺素是于卿卿的孩子?”
你怎么知道,江奏和于卿卿……”洛池瑶愣愣地问道。
在她看来,江奏作为一个外客,已有妻室,就算和于卿卿心意相通,也不会张扬。
而宴行迟却连两人间的对话都能复述出来,难免让她有些怀疑。
宴行迟仍然闭着眼,晃着摇椅,悠悠道:”谁叫江奏院子里的树躺起来舒服呢?
我本来只是想去打盹,结果这两个年轻人在下面谈情说爱,搞得我都睡不着觉了。”
这三十年里,宴行迟一直都在养伤,没踏足过归月城。
在他看来,万法仙宗一定会将月辉石的矿产直接搜刮干净,包括辉月魂。”
但是,”宴行迟道,”我这两天嘛,出门逛了逛,听见这里的人说,最近矿洞中似乎有新的月辉石产出。”
”看来是你们宗门没找到辉月魂。”
宴行迟歪着头,看着洛池瑶道,”是我高看你们了。”
洛池瑶忍不住澄清道:”别扯上我,这和我真没什么关系。”
”好在你是这种性子,我们才能合作。”
宴行迟微微一笑,从摇椅上起身,提着黄纸,走进了屋子里。”
你想学什么,我都能教你。”
”而你,要和我一起去找辉月魂。
-里屋内,宴行迟将一张黄纸轻轻放在桌上,拿起毛笔,染上些许朱砂。”
月辉石矿脉日夜有重兵把守,”宴行迟悠然运笔,道,”若是硬闯,难免耗费许些精力。”
他一气呵成,画完之后,将笔往旁边一搁,眼睛又瞥向了洛池瑶:”没想到,我面前就有个现成的通行证。”
洛·通行证·工具人·池瑶明白了宴行迟的意思,这人金丹有损不方便硬闯矿脉,所以就想要借她的名义进洞。
洛池瑶不是什么无脑热心群众,她心里当然对这个计划是拒绝的。”
你要我帮你对付我自家宗门的人?”
洛池瑶皱眉道,”你是不是把我看得太没骨气了?”
”这怎么能叫对付呢,”宴行迟笑道,”我平时嘛,也不是很喜欢打打杀杀。
现在有一个安全进洞的方法,不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吗?”
洛池瑶瞥他一眼,道:”我是万法仙宗的人,就算不和你对立,也没法和你站在一边。”
”哎哟哟,”宴行迟好像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面上露出几分嘲讽,”真的假的?
这么有原则?”
他将画好的符箓放在一旁,又掀起一张空白的黄纸,放在桌上。
嘴上仍然不慌不忙地说:”其实呢,我和你们宗门也不是水火不容的。
就像我也挺欣赏你们宗门的玄微太祖的。”
”万法仙宗说是宗门,其实和凡人的那些王朝差不多。
洛玄微能横扫仙界独据中州,不能不说是一个人物。”
”不过嘛,他虽看上去万人之上,在某些人面前,还是要矮一个头的。”
洛池瑶眼帘一动:”难道还有太祖斗不过的人?”
”你想想,洛玄微,他出身凡间帝王家,不是不明白皇权专政的道理。
他在位期间,杀了多少人,又为什么会杀这么多人,你应该也很清楚。”
”这种人,居然会心甘情愿留下两个法力滔天的镇山长老,你信么?”
”那两个老东西,命可是比王八还长呢。”
宴行迟的笔仍然行云流水地勾画着,嘴上仍然循循善诱道:”流水的仙尊,铁打的长老,洛玄微难道不怕宗门翻了天?”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3: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