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出铁拳:奋斗女孩们的战争史(孟宝珠杨铭)_《胭脂出铁拳:奋斗女孩们的战争史》全章节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胭脂出铁拳:奋斗女孩们的战争史》,由网络作家“圆月刀”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孟宝珠杨铭,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是一个女性视角现实情感专栏讲述曾在爱情,婚姻,原生家庭中迷失无力的都市女孩,慢慢意识觉醒成长,并焕发女性力量的故事

小说:胭脂出铁拳:奋斗女孩们的战争史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圆月刀

角色:孟宝珠杨铭

小说《胭脂出铁拳:奋斗女孩们的战争史》是由“圆月刀”所著。内容概括:富在深山有远亲,家里很快挤了一屋子人,我妈这辈子都没见过这阵仗,乐得合不拢嘴,一边听着七嘴八舌的恭维一边给她们分发我带回来的礼物,屋里热闹得像过年一样,我却问:”怎么没看到宝珠姐?””她最近忙……忙!”孟阿姨被人从人群里推了出来,手里捏着一条真丝方巾,讪讪地说。我很意外,没想到她也来了,她居然好意思来?!看来爱占小便宜的毛病还没改。占便宜就占便宜呗,她们不爱占便宜我怎么出尽当年的恶气?!看着以前斜着眼,撇着嘴,对我指指点点的大娘大妈们对着我和我妈笑得像花似的,不知道多过瘾。 终于,人群散尽了,我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刷手机,我妈拖地,拖着拖着突然叹了口气,说:”算了吧,小蝶

评论专区

绿皮救世主:并不是绿皮,只是一个系统种田流的宅而已。最多三星,看在战锤的份上。

欢想世界:黄金三章 砸了两大章设定 真的是看不动

从今天起是球王:渐入佳境,篮球系统文,主要是贱萌的任务系统和同样贱萌的主角吸引我看下去

胭脂出铁拳:奋斗女孩们的战争史

第 1 节 还乡

1五年前,闺蜜孟宝珠抢了我的未婚夫,逼得我远走他乡。
我从这个五六线小城市去了深圳。
五年了,我算是衣锦还乡。
而这一次,该是算账的时候了。
 我是下午六点到线材厂家属院的,挑这个时间是因为这会儿人流最多。
宝马,戴白手套的司机,浑身上下都是奢侈品的我,拉风又浮夸,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我人还没到家,小道消息就已经到了,都说老夏家的闺女发了。
富在深山有远亲,家里很快挤了一屋子人,我妈这辈子都没见过这阵仗,乐得合不拢嘴,一边听着七嘴八舌的恭维一边给她们分发我带回来的礼物,屋里热闹得像过年一样,我却问:”怎么没看到宝珠姐?”
”她最近忙……忙!”
孟阿姨被人从人群里推了出来,手里捏着一条真丝方巾,讪讪地说。
我很意外,没想到她也来了,她居然好意思来?

看来爱占小便宜的毛病还没改。
占便宜就占便宜呗,她们不爱占便宜我怎么出尽当年的恶气?

看着以前斜着眼,撇着嘴,对我指指点点的大娘大妈们对着我和我妈笑得像花似的,不知道多过瘾。
 终于,人群散尽了,我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刷手机,我妈拖地,拖着拖着突然叹了口气,说:”算了吧,小蝶。”
”什么?”
我一凛。
果然知女莫若母,我笑得腮帮子都酸了,她还是感觉到了我的傲慢和杀气。”
宝珠已经那样了,过去的事……就一笔勾销吧!”
凭什么?
我眼眶一热,这句话几乎要从嗓子眼里吼出来了, 最后还是咽下去了。
我妈明显见老了,新长出来的发根都是白的,拖个地半天都直不起腰。
我起身,说:”我要休息了!”
一进房间,强烈的委屈立刻化作一股暖流,直冲眼底,我仰头把泪意逼下去,眼眶却**辣的。
其实也不能怪她,她和我爸向来息事宁人,大概看我不仅完好如初地回来了,还混得风生水起,就想你好我好大家好,劝我一笑泯恩仇。
他们不知道,在大城市飘摇了好几年的我貌似正常,里面早支离破碎了,就指着那把熊熊燃烧的复仇之火活着呢。
我一心要见孟宝珠,她却一直没露面,我们两家就门对门住着,她摆明了在躲我。
山不就我, 我来就山,我刚准备正面出击,一个机会从天而降。
 那天傍晚,我们正在吃饭,隔壁突然传来孟阿姨的咒骂声,声音忽高忽低,但能辨别出来是在骂孟宝珠,言辞恶毒刻薄,骂她贱胚骂她没本事骂她活该连个男人都拴不住,骂了足足十多分钟,不带重样的。
什么意思?
她和杨铭分了?
当年抢了我的人,自己终于也成了被抛弃的那个?
我问了我妈,才知道我走后发生的新狗血消息:我的前男友,孟宝珠的现男友,杨铭,一边哄着孟宝珠,一边和城里的一个白富美打得火热,已经到了要订婚的地步了。
 我不由地冷笑,这孟阿姨果然不是亲妈,出了这事不仅不替闺女出头,反怪她给自己丢脸。
哐当一声,对面的门被人打开又摔上,杂乱的脚步声咚咚咚顺着楼梯而上,孟宝珠去天台了。
机会来了,我精神一振,浑身的血都沸腾了,并不着急追过去,而是先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涂口红。
我涂得很慢,但两片薄唇很快就鲜红欲滴了,我对着镜子笑了笑,眼珠子却是冷硬的。
天台空气凛冽,风像刀一样割着脸,太久没上来过了,我一不小心踩到一个矿泉水瓶,孟宝珠立刻回头,警惕地叫:”谁?”
我慢慢从阴影处走了出来,与她四目相望,那一刻气氛诡异至极,空气都好像凝固了。
她比我想象中憔悴多了,明显见老,那么厚的粉都没遮住她的法令纹,她的手指间夹了一支烟,猩红的光在夜色中一闪一闪的。
我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在打量着我,我自然是经得住打量的,我双手抱在胸前,静静地散发着冷香。
 ”你上来干吗?”
她一开口就是诘问。”
来见见你呀!”
我走过去,与她肩并肩站着,然后熟练地点了一支烟。”
你也抽烟?”
她好像被吓到了,眼睛瞪得老大,难怪,以前的我不知道多乖巧,性子又绵软,被人从背后戳一刀都不敢问一声,只会连夜出逃。
想到以前,我神经质般地笑了下。
她却敏感起来,厉声道:”你笑什么?”
”你说我笑什么?”
”笑我呗,笑我孟宝珠到底不如你夏小蝶,没你活得风光,活得威风!”
孟宝珠像吃了炸药一样,说话又急又冲。”
有气别冲我来呀?
找杨铭和那个白富美去,再不济和孟阿姨闹一场也行。”
我弹弹烟灰,慢条斯理地说。
她愣住了,脸上飞快划过一丝狼狈,点头:”原来你都知道了!
呵,也不奇怪,反正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都在看我的笑话,多你一个也不多。”
破罐子破摔的语气。”
这算什么?
你不过把我当年经历过的经历了一遍而已。
当然,是有些不一样……””什么?”
”我当年是拜你所赐,而你,纯粹是自作自受,是报应!”
我的眼神陡然狠厉起来,最后一句话恨意十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孟宝珠被吓到了,不由地后退了两步,凄然而笑:”是,你说得没错,是我活该。
看我落到这地步你一定很解恨吧?
!”
”不。”
我慢慢吐出一个白色的烟圈,看着它袅袅上升,说:”还远远不够!”
”你还想怎样?”
孟宝珠脸色苍白。
我不说话了,慢条斯理地抽完了大半支烟,在水泥栏杆上摁灭了烟头,说:”这才哪儿跟哪儿啊?
当年我可差点一尸两命,怎么?
我肚子里的孩子你都忘了?”
”你到底想怎样?”
她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恐惧。”
我能怎么样?
我还没怎么样呢!”
我扯扯嘴角,对着她阴恻恻地一笑,她立刻受了刺激,嗷地叫了一声冲下去了。
上天还是公平的,五年前孟宝珠毫不犹豫地从我手上抢走了杨铭,五年后,杨铭同样毫不犹豫地甩了她。
杨铭好手段,这边都和白富美商量订婚的事了,那边孟宝珠还掏心掏肺地养着他,巴巴地等他转过年来娶自己。
事情是我们小区的安阿姨引爆的,白富美齐楚楚是她的外甥女,那天在宴席上她一眼就认出了杨铭,当年我们仨的事在线材厂闹得沸沸扬扬,她记忆犹新,断然不肯让自己的亲外甥女再跳这个火坑。
孟宝珠得到消息后气得浑身打颤,自然不依不饶。
杨铭好本事,一边稳住白富美,一边哄她,说自己是债欠多了不得已,让她无论如何助他过了这一关,他拿到钱马上回头找她。
孟宝珠虽然傻,但也没有傻到那个地步,这段时间闹得不可开交,成了我们这个小院的头条新闻。
家属院巴掌大的地方,谁对谁家那点儿事都了如指掌,大伙儿像打了鸡血一样,对着她指指点点,极尽挖苦和奚落之能事,说她当年那样对我缺阴德,现在风水轮流转遭报应了。
时间长了,连她家人也不肯给她好脸色。
她早就不堪重负、四面楚歌了,我的归来只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2 第二天傍晚,楼下来了一辆救护车,孟宝珠自杀了。
整栋楼立刻炸了,我跟着大伙儿一块儿挤下去时只看到担架上躺着一个单薄的身体,她爸妈也趿拉着拖鞋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嘴里不干不净地骂,说她死也不找个好地方。
救护车呜哇呜哇地呼啸而去,骚动的人群很快散尽了,我妈拉我走,我却动也没动,冰冷的风大团大团地灌进胸腔,我的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成了团,几乎不能呼吸。
我虽然恨她恨得要命,但从没想过让她死,她何尝不是个可怜人:没亲人,没朋友,被男人抛弃,又被昔日的姐妹找上门清算往事……不,我并没有心软,这是她的报应,但很多回忆突然潮水一般涌了上来,我们曾经那么好。
我们就门对门住着,年龄相仿,她开朗漂亮,我温顺文静,两人出奇地合拍,从小好得像一个人似的,不认识的都以为我们是亲姐妹,杨铭出轨我虽然痛苦,但给我打击最大的是:出轨对象是她!
全天下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偏偏是她!
全天下那么多男人,她为什么偏偏要找他!
而且在那个非常时期——我一生中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
那时我刚刚为杨铭流掉一个孩子,去医院做手术时遍寻他不见,我妈刚把我接出院三天,小月子还没坐完,他俩就好上了,不愧是再熟悉不过的人,往我心口插刀时格外快准狠。
那些天我不吃不喝,日夜躺在沙发上默默流泪,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一夜之间就天塌地陷,万物都换了模样。
我不仅仅失去了初恋,也不仅仅失去了闺蜜,我失去了支撑我二十三年,根深蒂固的价值体系。
杨铭毫不避讳,经常来找孟宝珠。
他一踏进这个楼道我就知道,我对他的脚步声格外敏感,以往这个时候我总是欢喜雀跃,有时候还悄悄躲在门后等着吓他一跳。
现在,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只能眼睁睁地听着他一步步走上来,走向对门,敲门,还是熟悉的三长两短。
有时候孟宝珠和他一起上来,两人有说有笑,孟宝珠的声音前所未有地欢快清脆,一点都不怕被我听到。
我妈不忿,跑去找杨铭去理论,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混账话,最后以我妈甩他一记耳光告终。
小地方人多眼杂,这一幕被很多人都看到了,我们夏家立刻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柄。
孟宝珠和杨铭一不做二不休,爱得更加轰轰烈烈,公然在家属院、在楼下卿卿我我、搂搂抱抱,毫不避讳。
孟宝珠的爸妈讪讪了两天,很快就换了口风,见人就说:”谁知道怎么回事?
年轻人的事咱管不了啊!”
又说:”现在不都讲究恋爱自由嘛,他们又没结婚,结婚过不下去还能离婚呢!”
还说:”难怪杨铭看不上小蝶,长得忒单薄了些,一脸苦相。”
有人听不下去,刻薄道:”说到底还是人家杨铭有本事,原先走老丈人家上了三楼右转,现在左转就可以。”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3: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