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索电索)暗宇识微光:深空、梦境和时间之外的科幻故事全章节在线阅读_电索电索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小说《暗宇识微光:深空、梦境和时间之外的科幻故事》,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电索电索,由大神作者“唐新渊”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关于宇宙和幻想的一切梦境,从这里开始……

小说:暗宇识微光:深空梦境和时间之外的科幻故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唐新渊

角色:电索电索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唐新渊”的一本书《暗宇识微光:深空、梦境和时间之外的科幻故事》。讲述了​我每天的工作很简单,只要定时检查他们的维生系统和生命体征是否正常就可以了。我被安排负责的那位病人是1023,这个数字意味着他是第1023个来到深红疗养院里的病人。在深红疗养院里,我们只用编号来称呼我们的病人,一方面是因为总有一些人的身份不便告知院方,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反正他们也没什么机会被叫自己的真名了。1023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哥,据说他本来是一个隐形富豪的独子,前途无量

评论专区

城堡之心:看到很多人推荐说这本书好看,我试着看了看,实在坚持不下去。不说西方奇幻世界设定里一堆的外国人名里一个“李维”是多么突兀,光是西方世界设定我就看不下去。

寸芒:修真文。最早接触小说之一。(-08)

修真-师姐的剑:热血沸腾的女主修仙文,私认为全起点晋江唯一写出了与天斗其乐无穷的感觉的文。这篇文给我展示了何为追求自由,反抗命运,不止是一两个人而是一代代修仙者反抗天道的斗争。。。昆仑傲骨!

暗宇识微光:深空、梦境和时间之外的科幻故事

第 2 节 深空恐惧

2073 年,我修读完在专科院校的课程,凭借护工证进入了深红疗养院担任护工一职,负责照顾一个编号为 1023 的植物人病人。
在一次非常规治疗中的非常规事故后,他醒了过来——以一种令人不安的方式。
 012073 年,我修读完在专科院校的课程,凭借护工证进入了深红疗养院担任护工一职。
深红疗养院说是私人疗养院,其实就是有钱人的临终关怀所兼精神病院。
他们把自己家族中拿不出手的老人和病人委托到深红疗养院里,付上一大笔钱,让陌生人照料他们家人生命中最后的时光。
我没有足够的经验,所以先被安排照顾最容易管理的那类客户——植物人。
他们不会动、不会说话、不会抱怨,只会安安静静地躺在足以容纳两人并排摊开的单人床上睡觉。
我每天的工作很简单,只要定时检查他们的维生系统和生命体征是否正常就可以了。
我被安排负责的那位病人是 1023,这个数字意味着他是第 1023 个来到深红疗养院里的病人。
在深红疗养院里,我们只用编号来称呼我们的病人,一方面是因为总有一些人的身份不便告知院方,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反正他们也没什么机会被叫自己的真名了。
1023 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哥,据说他本来是一个隐形富豪的独子,前途无量。
可惜他们一家全在一场飞行事故中遇难了,1023 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是却因为脑部损伤而成了植物人。
现在是管理他们家族遗产的基金会在支付他每月的巨额疗养费。
照顾病人的工作很枯燥,我经常还需要上夜班来确保 1023 不会在夜里因为被自己的口水噎住而死掉。
有时候,我凝视着这张永远也不会有表情的脸,思忖着如果没有那一场事故的话,他现在会在哪里,在做什么……我入职的时机很巧。
在我进入深红疗养院之前,1023 的治疗团队就在讨论要不要为了刺激 1023 的大脑而将他可能还有的意识接入”新世界”。”
新世界”是一个平行于现实的虚拟宇宙,在”新世界”里,每个人都拥有一个唯一且不可追踪的虚拟身份,他们可以进入不同主题的模组进行娱乐、交友、学习甚至是工作。
等到我接手 1023 之后,院方马上跟 1023 的家族基金会负责人沟通好了要实施这一治疗计划。
尽管治疗小组说得天花乱坠,但我明白他们所说的一切不过是扯淡。
虽然有精神病人因为进入”新世界”而获得了认知水平上的改善,但并没有证据证明”新世界”可以刺激昏迷病人的大脑促使他们醒来,1023 的治疗小组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为了趁机攫取一大笔金钱而已。
要知道,将意识接入”新世界”的设备造价不菲——我听说他们是把意识网络搭建在漂浮在大气层外的卫星上的,这可是纯正的有钱人的游戏。
但我的意见没人想听,一个月后,脑机接驳器就在 1023 的房间里组装了起来。
有的时候,在某种极不寻常的事情即将发生前,人们是会有种预感的。
看着医生和技术人员把电极贴到 1023 的脑袋上,看着他苍白平静得犹如盐湖的脸被漆黑的电索包围起来时,我打心底里生出了一种怪异的预感,好像这具躯壳即将被抛入虚拟之网,马上就会被什么东西捕获一样。
把这无来由的奇怪预感压下去,我一如既往地照顾着 1023。
我给他输液、更换维生系统上的过滤器、接上脑机接驳器、脱离脑机接驳器、按摩肌肉、擦洗身体,一切平静无比。
直到有一天,在 1023 那可能还存在的意识游荡在”新世界”里时,他的身体以一种有规律的频率震动起来。
他身体震动不像是发自本身,而像是跟什么东西共振了似的。
1023 诡异的震动只持续了十几秒,等急救人员涌入病房时,他已经停止了颤动。
深红色的血从他头颅上的各个孔窍中流出来,滴在雪白色的床单上,像滚烫的岩浆。
我被那群专业人员挤出了房间,只能垂手等在门外。
从被推进房间的医疗器械来看,1023 之后至少经历了输血、激素注射和心脏起搏这几个程序。
当天傍晚,上级主管来告知我 1023 的最新状况。”
1023 醒过来了。”
他说着,僵硬的脸上不见一丝喜色。
这很正常,他肯定不希望病人出院。”
他……还好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
从事这行太久的人都不会把他们照顾过的病人当人看,但是 1023 不一样,他是我的第一个病人,他还那么年轻,受过良好的教育,有大笔遗产等着他继承,而且他从来不惹事,是个再贴心不过的客户了,所以我希望他能有个好结局。
但是主管给我泼了盆冷水:”他会被转移到 H 区,你要继续照顾他。”
此时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滑稽,因为我的眉毛因为吃惊而飞起,嘴巴却因为不安而下撇。”
可……可是 H 区不是精神病人疗养区吗?”
我紧张地问。”
是的。”
主管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命令我,”明天起你就去 H 区上班。”
”但我不确定我接受过的培训是否足够……”主管严厉地看了我一眼,我只能把我剩下的话塞回了自己的喉咙里面。
他盯着我,干巴巴地说:”你只要负责 1023 的日常起居就好,很简单的,注意配合医生就行。”
我只好答应下来,但是心里仍然疑惑不已。
1023 醒来后精神有些失常并不是什么奇事,他要先被转移到其他病房接受医学观察也是可以预见的,但 H 区的全称可是高危精神病人疗养区,里面全都是单人隔离病房。
1023 到底做了什么才配得上这个待遇?
02怀着疑虑,第二天我准时到 H 区给 1023 送早餐。
推开门,我瞧见 1023 被束缚带绑在病床上,他的皮肤上有电击过的痕迹。
我注意到 1023 的手指紧紧地抓着绑在自己手腕上的束缚带,这说明他肯定是醒着的,但是他却把眼睛闭上了。
1023 的主治医生就站在床头,他正飞快地在记事本上写着什么。
注意到我的到来,医生停下笔,不抱什么期待地吩咐我:”不要解开 1023 的束缚带,你可以试着喂他一点东西吃,如果 1023 实在吃不进去的话,就给他打营养液。”
我点头表示明白了,医生低头看了眼手表就急匆匆地出去了。
我把早餐盘放在 1023 的床头柜上,试探着问他:”今天的早餐是肉糜和草汁,你想用点吗?”
1023 毫无反应。
我不确定他的听力是否在昨天的事故中受损了,但是他如果听不见的话医生至少会通知我。
因为他没有给我任何反馈,所以我只好把吸管放到 1023 的嘴边。
那种怪异的格格不入感再次在他的身上浮现了。
1023 的眼睛和嘴巴都张开了,但是他却像婴儿一样,脑袋无法控制地在枕头上左右晃动,根本没有办法衔住吸管。
我协助他把吸管放进他的嘴里,可他也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吮吸,只是频繁地用口腔里的器官去推嘴唇上的吸管。
与 1023 的幼稚表现截然相反的是,他的脸上蒙着只有心智完全的成年人才会有的挫败和难以察觉的惊慌。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1:11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