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多王玉红《春潮下的冰山:她们从未放弃》_《春潮下的冰山:她们从未放弃》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春潮下的冰山:她们从未放弃》,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许多多王玉红,文章原创作者为“耐看的小阿姨”,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30 岁的女人,在过怎样的生活?

小说:春潮下的冰山:她们从未放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耐看的小阿姨

角色:许多多王玉红

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耐看的小阿姨”写的《春潮下的冰山:她们从未放弃》。主要讲述的是:”你必须签。”我妈直直地看着我。这可能是她第一次这样正眼看着我。而她身后,我弟躺在沙发上有些怯生生地看我,好像有点高兴

评论专区

初唐房二传:远古作品 穿唐后宫 然而没有多少真抓实干 除去第一人称之外 疯狂吹捧李世民让人看得尴尬

[综武侠]天下第一:软妹一贯的万人迷女主角,描写感情极为出彩,文笔优秀,看软妹文章一时爽,一直看一直爽。

我也想努力啊!:主角的所做所为就是低智商,无逻辑的典型代表。情节也超级无语,让优衣库老板拍A片宣传店铺?不知道作者有没有去找优衣库的老板谈谈他的设想。有点正常的智商和逻辑??

春潮下的冰山:她们从未放弃

第 9 节 不愿沉沦

我在高三百日誓师那天,被我妈带去医院体检。
几天后,我十八岁生日当天,她递给我一张肾移植知情同意书。
她说,必须给弟弟一个肾。
1”不签!”
我没有接过那张纸,甚至没有看它,只是死死地盯着我妈的眼睛。
那天体检的时候,我就预料到并不是什么好事,但还是被爸妈和颜悦色的态度弄恍惚了几秒。
就好像他们真的关心我这个女儿一样。
现在打脸了,不过也是,他们从来都只在乎儿子。”
你必须签。”
我妈直直地看着我。
这可能是她第一次这样正眼看着我。
而她身后,我弟躺在沙发上有些怯生生地看我,好像有点高兴。
但不是幸灾乐祸的高兴,而是很久没有看到我,久别重逢的那种高兴。
我皱了皱眉,他立刻不自然地移开视线。”
我马上就高考了。”
”你一个女孩子,考不考无所谓,早点工作补贴家用,你弟弟好不容易找到了合适的肾源……”妈喋喋不休地说着。
我看向她布满红血丝的眼睛。
自从弟弟病情恶化后,她的精神状况越来越不稳定。
看病需要钱。
爸忙得天天不着家,妈也一边照顾我弟一边兼职。
我跟他们几乎见不上几面。
但可笑的是,这段时间是我最自在的时间。”
你签了它,手术后妈绝对好好照顾你,你绝对不会有事的,真的,你相信妈……”她越来越语无伦次。”
我不——”我有点不耐烦地打断她。
她看我冥顽不灵,突然扬手扇了我一巴掌。”
楚执——你个赔钱货!
我养你有什么用!
救你弟弟是害你吗?

你弟弟受了多少苦你知道吗?
!”
我被打得头偏向一侧,口腔好像撕裂了,头有些轰鸣,听不清我妈怒吼出的话。
恍惚下,我有些模糊地想起早上楼下小卖铺老板娘塞给我的一瓶牛奶,她说今天就长大了噻,好好长高。
她的声音跟我面前的亲妈的声音渐渐重合。
真可笑,成年礼礼物是一瓶牛奶,一巴掌,一张价值一颗肾的纸,和彻底失望的心。
我舔了一下嘴角渗出的血。”
你养我?
说得好听啊,你给过我钱吗?我初中就去打工赚学杂费。”
放了学第一件事就是飞奔去小卖铺卸货,手上磨出一层一层的茧子。”
有一次打工到很晚,回家的时候你把我锁在门口,那天我差点被冻死在外面。”
第二天你骂我不要脸的婊子,晚上跟男生瞎混。”
很多年都没有诉说的委屈在这一刻倾泻而出,我突然不能控制住我的情绪。”
我活到现在不是因为我有爸妈!
而是我坚信活下去我可以远离爸妈!”
你又知道我为了高考吃了多少苦吗?
!”
我没有给她回答的时间,转身摔门而出,并不想听任何她的想法。
因为她并不会理解我,也不试图理解我,她只偏爱我弟。
2一开始我并不能理解,为什么我弟出生那天没有人来小学接我,最后是我自己凭着记忆在深夜走回家,浑身湿透,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看屋里亲戚们的笑闹,以及在床上正围着一个婴儿,笑得开心的爸妈。
而我像是个外人。
那是我第一次心底发凉,就如屋外的大雪。
从那之后,那个婴儿完全取代了我。
我只远远地见过他一次,之后,我对他的印象,便全是他被爸妈抱在怀里的侧影。
我好像不再是爸妈的孩子,被赶出了房间,每晚睡在客厅的沙发。
我只知道,白天的时候,爸妈不许我待在家里,怕我吵到弟弟。
同时,妈妈也一下子变得健忘起来。
她时常忘记中午给我留饭。
因为弟弟吃饭早,我又在上学,所以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她已经在床上哄弟弟睡觉了。
最开始,我会去找她问她还有剩饭吗。
但她就不耐烦地扇了我一巴掌,怕我吵到弟弟。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我每次只能看到的一个侧影的孩子,会被像宝物一样保护起来。
但没办法,只能自己炒菜吃,努力站在板凳上翻炒锅里的青菜。
可手上突然溅到了油,我一下子抽回手,打翻了铁锅,发出巨大的响声。
我吓得要死,顿住没敢动。
两秒后,屋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和温柔的女声。
我连忙跳下板凳收拾地上的东西。
还没等我将铁锅拾起来,就突然被人拽了起来,接着就是一巴掌甩在我脸上。
紧接着,是密密麻麻的踢打。
我痛到身子蜷缩起来,手腕被捏得生疼,费劲抬眼看向眼里全是红血丝的妈妈。”
我好不容易哄睡着了你弟弟,能不能安静点,你除了惹祸还会干什么?
!”
胃里绞得疼,手腕上、脸上火辣辣的,我咬着牙点了点头,随后被她像丢垃圾一样丢到一边。
我跪在地上,看向自己破破烂烂的裙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问她。”
你一开始就想要个男孩,对吗?”
虽然我知道她被那个婴儿折磨得没日没夜,合不上眼,但同时,我也知道她乐在其中。
因为小时候我哭一声,都会惹来她的白眼。
但是弟弟再怎么闹,她也耐心哄着。
她只对弟弟展现出最温柔的一面。
于是,我只能像个小偷一样期待夜晚,好偷一首她哄弟弟睡的儿歌,来跟自己说晚安。
我从不去主动向她寻求关怀,因为我厌恶她看我的眼神,同时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现在,我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因为,我不是男孩。
……她听了我的话,突然停住脚步,失了力气般靠在冰箱旁,揉了揉太阳穴。”
所有人一开始都想要男孩。”
说着,她打开冰箱,拿出个保温盒,里面是已经坨掉的面。
一整块粘在一起,没有调味,白花花的。”
你弟弟早上吃剩的,不想浪费,你吃这个吧。”
她将保温盒递给我,却没有扶我。”
下个月你舅舅会来借住,别惹事。”
我看了看手里的保温盒。
等她走进房间后,我将保温盒里的面倒进垃圾桶里。
我踩着凳子打开冰箱门,将里面另一个保温盒拿出来。
我在她打开冰箱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个盒子,里面是码好的蛋卷。
她每天会给我弟吃上一点。
我拿着盒子关上冰箱门,一口一个蛋卷跳下凳子。
一边用手里另一个保温盒凉着我刚被打的脸,一边背上书包准备跑到学校门前的大树下睡会儿,起来直接进学校。
大概,也是在这时候才明白,没人对我抱有期待,没人会对我好。
但我自己不能亏待自己。
3我在家门口百无聊赖地罚站时,看到我舅叼着烟晃过来。
我舅经常来我们家借住,我其实挺喜欢他的,在所有人都默认我为空气的家里,他是唯一一个跟我说话的人。
他的名字叫纪成杰,一看就被寄予厚望。
我妈则叫纪雨,因为那天下雨。
明明是亲姐弟,但他们俩却一点也不像。
我妈刻板得厉害,一双眉毛成天耷拉着,我唯一一次见它们扬起来还是在我弟出生那天。
但我舅的五官十分张扬,他老是勾搭着几个头上五颜六色的人在街上晃来晃去,上扬的嘴角总是坠着烟。”
哟,我姐又罚你了?”
他走过来,扯了扯裤脚蹲在我跟前。
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这次是因为什么?
偷吃东西?
还是偷钱了?”
我立刻瞪了他一眼。”
我从来不偷钱……在学校里打架了。”
”打架?”
他立刻来劲了起来。”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打什么架。”
”他就是说了这种话才被打的。”
我又瞪了他一眼。”
他欺负女生,非嚷嚷着女生就知道哭,我被他嚷烦了就踢了他一脚。”
谁知道他哭得那么狠,家长都来了。”
我站在墙根,狠狠地想还不如多踢两脚。
纪成杰听到这话,突然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
都说外甥随舅,你还真像我,你舅我小时候,也是学校里的一号风云人物,为此你妈没少来给我收拾烂摊子。”
”她会打你吗?”
我有点好奇。”
打我?”
纪成杰愣了愣,”我姐从不打我,甚至我们家都没有人打我。”
”她打你?”
纪成杰看向我。
我侧头给他看另一边的脸和腿上被打出的瘀青。
我本以为他会惊讶一下然后对我表示同情。
但是他只是看了一会那些瘀青,然后笑了笑:”我姐小时候也是这样被爸妈打……”他的声音很小,我没有听清楚,我只看到他的神情很古怪,随后他往我嘴里塞了一颗糖。”
你肯定不喜欢你弟弟吧,我也不喜欢你弟,你弟出生后我姐都没空管我了。”
我忙着吃嘴里的糖,没顾及开口,但我仍翻了个白眼,我爸妈偏心关我弟什么事,我干吗要讨厌他。
突然街上传来轰的一声,一道黑影蹿了过去。
纪成杰的眼睛亮了一下,他晃晃我,指着飞过去的黑影。”
看到那辆摩托车了吗,酷不酷?
!”
他似乎根本没有想得到我的回应,他自顾自地说:”我一定要买一辆,太酷了。”
”你不是刚因为旷工被开除吗,哪来的钱?”
我泼他冷水。”
我没钱,我姐有啊。”
纪成杰很狡黠地笑了笑。”
别想了,我妈也没钱。”
我舔了舔嘴里的糖,”她连我学杂费都出不起,让我自己想办法。”
”……”纪成杰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我很不喜欢。
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拍拍我的肩。”
相信我,她会给我买的。”
我白了他一眼,还是觉得这事没戏。
但我没想到,我妈很平静地妥协了。
她像平常一样在厨房做着菜,听着纪成杰眉飞色舞的话,等纪成杰讲完之后,她也只是问了一句还差多少钱我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姐弟俩,攥紧了因为搬东西磨得生疼的手。
纪成杰还不忘冲我挑挑眉。
我妈转身从柜子里的夹层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纪成杰。”
里面有几万,我自己存的,你姐夫不知道,拿去用吧。”
”好嘞姐!”
纪成杰一下子拿过那张卡,走过来拉起我就往外面走。
我其实记得那张卡,我妈是小学英语老师,她一直想去外省听课,长长见识,所以准备了很长时间资金。
我知道她并不甘心于只是个小学老师,她偶尔会在晚上喝酒,喝醉之后嘴里叨叨着一些事情。
我在沙发上假装睡着,做了很多次合格的倾听者。
我妈本来考进了一个非常好的外省的大学的。
但是她放弃了。
我想不通是为什么。
4”我就说我姐一定会给我钱吧,你还不信。”
我回过神。”
我姐,可是为了我连大学都没去上的人。”
我猛地抬起头,看向有些洋洋得意的纪成杰。”
怎么可能不给我钱呢。”
他扬了扬手里的卡,停在了银行前。”
哎,你学杂费要多少钱,我提给你。”
我愣了愣,还是说:”二百。”
”……你要钱是为了给我学杂费?”
我没忍住又多问了一句。
纪成杰将银行卡**机器里,头也没回地说:”怎么可能啊,顺便给你而已,我还是要买摩托车的。”
我没再说话,默默地接过他递给我的二百块钱揣进兜里。
然后走向了跟他不同的方向。”
你干吗去?”
纪成杰拽过我。”
去帮老板娘干活啊,今天就结钱了。”
我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这几天其实没有之前累,一直只是清点货物。”
你一个才初二的小孩干什么活?
谁敢收你,我不是给你钱了吗?”
”这位不知人间疾苦的老爷,用我这个小孩,工资少,人还卖力,只要说是老板娘家的孩子不就行了。”
纪成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反应过来。”
那你刚刚还要我的钱?
!”
我见他反应过来了迅速跑走,一边跑一边喊:”你给我的!
不要白不要!”
后来我时常想,那次不应该这样气他的,至少不应该喊完那句话就跑开,应该再回头扬给他一个笑脸的。
我绝没有想到,我再见到他,就只剩下一个相框了。
纪成杰在十字路口飙车发生交通事故,当场身亡。
我妈在灵堂前被我的姥爷姥姥扯着打骂。
骂她为什么要给成杰钱。
骂她为什么不好好照顾成杰。
骂她成杰的死都是因为她。
骂她如果不是因为她,成杰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我妈只是跪在地上,眼神有些麻木,她甚至都没有哭。
所有人都围着他们,有的在拽住姥爷姥姥,有的在对我妈指指点点。
我妈被一句一句的骂声包围着,她一个人跪在那儿,头低进泥土里。
我站在门口看着她。
我总觉得她在声嘶力竭地说着些什么,但最终仍被一只只手拖进了地底。
她沉了下去。
从那之后,我妈突然给我弟改了名字。
改成方杰。
她愈发地沉默。
我爸也经常夜不归宿,回来也只是跟方杰玩一会,不会跟我说话。
我仍然在给小卖铺老板娘打工,因为我发现我妈不会再给我钱,甚至有时候都不会让我进家门。
我甚至在想她是不是怕我害她的儿子。
到了临中考前。
我妈突然给我报了学校住宿生,我莫名其妙地要在学校住上一年。
寒假刚结束我就被送了过去。
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彻底当成垃圾,抛弃了一样。
成为住宿生的第一晚,我跑到宿舍楼外面,哭了很长时间。
我甚至没有在舅舅的葬礼上哭。
因为我看着他在相框上的那张笑脸,也想扬给他一个笑脸。
但我笑不出来,也不能哭。
……最后,我蜷在墙根旁,偷偷拿出舅舅之前给我的那袋糖,塞了颗在嘴里,就这一包,我藏了很久。
其实,我很想他,但我不会说出来。
因为妈听到这种话会崩溃掉,然后狠狠地打我。
我不想看到她的眼神。
那种眼底深处麻木到骨子里,密密麻麻挤满了压抑的眼神。
其实,我觉得我懂她。
因为有一天晚上下雨,我又一次被关在门外,缩在门口瑟瑟发抖的时候,我妈一身酒气地打开了门。
她抱着我哭了一晚上。
于是,我自以为理解了她似的,不去提起我的舅舅,并以此来作为她跟我之间唯一的束缚。
可现在,我没有了束缚,被彻底抛弃,终于能在一个没有我妈存在的地方大哭。
5从这之后,我再没哭过,成为了一个只有成绩还算看得过去的坏孩子,成天成天地在学校里打架。
只要有一个人对我指指点点,让我褴褛的自尊受到一点威胁,我都会冲上去打架。
而一般女生打架,下场都不是很好,我身上天天有新伤。
那段时间,我很迷茫。
之前我还每天为过得好一点而忙碌,现在闲了下来,完全不知道每天应该干点什么。
我有时候会想,我妈应该是十分庆幸做了这个决定的。
她不会再被迫想起家里还有一个女孩。
想到这,我浑浑噩噩地顺着人群过着,直到英语课上突然被老师点名翻译课文。
我正脑子一片空白地发呆,站起来看向手里的课文。
Sink or Swim。
我顿了顿,直译了出来。”
下沉或者游泳。”
我自己都觉得很没有逻辑,但是同学们也没有人笑,老师也没打断我,我硬着头皮继续翻译。
我执着于我的自尊,所以我的成绩一直维持在中上游,尽管我不知道成绩好有什么用,但起码不会让老师看不起。
所以其实这篇课文我翻译得还算通顺。
文章大概是讲了一个被爸妈长期家暴的女孩,通过自己的努力,在高考考进了一个很好的大学,又获得了好的工作,从而完全摆脱原生家庭的故事。
我翻译到最后的时候语速慢了下来,有些认真地看起了这篇文章。
老师表扬了我并让我坐下。”
翻译得很好,只是标题有一点瑕疵。”
”Sink or Swim。”
方舟同学直接翻译的是下沉或者游泳。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12: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