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人生:看透红粉,仍爱骷髅(虎虎康泰)全文在线阅读_(错位人生:看透红粉,仍爱骷髅)全文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错位人生:看透红粉,仍爱骷髅》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花狸”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错位人生:看透红粉,仍爱骷髅》内容概括:反套路的「悬疑脑洞」古言专栏

小说:错位人生:看透红粉,仍爱骷髅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花狸

角色:虎虎康泰

古代言情小说《错位人生:看透红粉,仍爱骷髅》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花狸”十分给力。讲述了:””此事关乎宗门,不是徒儿一己私怨……””呵,”师尊冷笑一声,”宗门都搬出来了,你是要压为师吗?”我只觉寒气从脚底一丝一丝渗了上来,爬到指尖,爬满脊背,又如一盆凉水兜头浇下,倏然清醒。我还能说什么?师尊根本不想听。师姐……真是好手段。”是……徒儿冒犯了,请师尊恕罪

评论专区

修你妹的仙:好奇葩啊,明知有敌人,自己又不懂武功,为什么要两兄妹去仙山不带侍卫啊,还真以为带着个腰牌就行,不知道小鬼难缠吗

生肖守护神:唐家三少的都市异能文,多女主。优点:构思奇妙,想象力十足,十二生肖能力守护东方的故事。缺点:依旧是文笔一般,后期套路化。可看度:未看完,文荒可看。

漫步世界的旅人:。。一群连太阳系都出不去的死剩种,龟缩在一个岛国的结界里。作者硬是写的比已经融合过去现在未来,操控平行宇宙,打穿x战警,给人类dna上印上天启版权的天启陈昂还吊。。真是神奇的设定

错位人生:看透红粉,仍爱骷髅

第 1 节 仙炖

我本以为重生后可以快人一步,揭开白莲花的真面目,让师尊清醒一下,不要再被她所害,结果师尊反而质问我:”不管在你心中的『前世』师姐和你有过什么龃龉,如今她待你只有一片真心,你如此针对于她,是不是过分了?”
原来我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原来偏爱从来不需要原因。
那我便祝你们百年好合,身体康泰,不要血溅五步,弄脏了我的衣裙。
(一)”你师姐是真的关心你,你怎么就不信呢?”
师尊高坐莲台,仙气萦绕的眉头轻蹙,看着我的目光,有微微的不耐烦。
我的一双手还在微微颤抖,眼前走马灯似的闪过师尊白衣染血、最终倒在血泊中的画面,据理力争:”师姐无端到我洞府,绝对是别有居心,她走以后我……””你重生了,便能知晓一切吗?
不管在你心中的『前世』师姐和你有过什么龃龉,如今她待你只有一片真心,你如此针对于她,是不是过分了?”
我僵住了。
我一直都知道师姐的面子功夫做得好,不仅骗过了师尊,还将所有人都骗得团团转。
却不知道,师尊中毒如此之深,为了维护她,宁愿如此恶意揣测我。
我仍旧不放弃:”徒儿没有针对师姐,徒儿只是就事论事……”师尊一甩袖道:”她便是有错,也是为师教导无方,所有的不好,都只管算在为师头上。”
”此事关乎宗门,不是徒儿一己私怨……””呵,”师尊冷笑一声,”宗门都搬出来了,你是要压为师吗?”
我只觉寒气从脚底一丝一丝渗了上来,爬到指尖,爬满脊背,又如一盆凉水兜头浇下,倏然清醒。
我还能说什么?
师尊根本不想听。
师姐……真是好手段。”
是……徒儿冒犯了,请师尊恕罪。”
”我知道你心里有委屈,”师尊忽然放低了声调,”只是仙途漫漫,哪能事事如意。
你能重生,已是莫大机缘,心胸打开一些,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
心胸打开一些?
我被气得笑了。
想让宗门免于覆灭的下场,就叫小肚鸡肠?
不想看您惨死当场,是我格局不够?
我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恭恭敬敬行了一礼,便告退了。
重生之后,我竟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师尊。
(二)我带着满肚子的无名火出了师尊洞府,直奔演武场,想要打上一场,散尽这一肚子的憋闷。
结果我一上演武台,所有师兄弟都远远避开。
眼看着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和我切磋,我无奈之下一把揪住了唯一一个熟人——同门的小师弟,怒道:”你们都躲什么躲!”
小师弟被我揪住衣领,满脸无奈:”师姐,别这样,门派上下谁人不知你重生了,来演武场,一定是想透了对方招式的破解之法,来有仇报仇的,谁敢招惹你啊。”
我看起来有那么闲吗?
小师弟的表情告诉我,他觉得有。
我呼出一口浊气,只觉满心疲惫,只能跑去功善阁接门派任务,结果刚看上了一个任务,就有师兄来抢:”我接我接。”
我又看上了另一个任务,一个师弟冲了过来:”这个任务我早就定好了要做的。”
我蒙了,这一个两个的,这么破的任务也抢?
结果两个师兄弟洋洋得意:”师妹,你就老实说了吧,这任务报酬,是不是有什么珍贵的天材地宝啊?
还是有机会获得什么机缘?
你都告诉师兄,师兄分你一点,怎么样?
重生一回,你可占尽了先机,也不能吃独食,总要雨露均沾给师兄弟们匀点儿,是不是?”
哦,那我送给你们了。”
这任务的执行地里面到处都是天材地宝,快去吧,师兄师弟。”
我算是明白了,不管我选什么任务,一定都会有人抢的。
果不其然,见我毫不犹豫地放弃,这几位师兄弟反而露出了满脸的怀疑之色。
我干脆挑了个需要团队作战的任务,你们不是想看我有什么秘密吗?
你们不是想知道本重生者到底藏着多少底牌吗?
来啊,我让你们看着。
结果刚挑好一个任务,分派任务的轮值师兄就告诉我,队友是……罗芙师姐。
此时,师姐正好推开了任务大厅的门,踏雾而来,眉目含烟,身姿缥缈,一肌一容尽态极妍,刚一出现,就牢牢吸引住了所有师兄弟们的目光。
很好。”
我不做了。”
惹不起,躲得起。
结果我刚转过头,胳膊就被拉住了:”阿英,师姐在你的『前世』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告诉师姐好不好?
一回来就找师尊告我的状,还处处抢我机缘,师姐真的累了,师姐向你道歉,你不要再怪师姐了,好不好?”
哈?
我?
抢你机缘?
我惊呆了。
(三)”啪。”
师姐搭在我胳膊上的手,突然被拍了下去。
她吃了痛,将手收回,却见纤纤玉指上被划了五道血痕,愤而抬头,只见我家银虎斑灵猫大爷耀武扬威冲她伸了伸爪子,慵懒地抬了抬眼皮,二五八万地躺在我的怀里。
这臭猫。
平时摸也摸不得,碰也不让碰,急眼了就给我两爪子,我抱着它亲几口,它还冲我龇牙哈气,结果一有人动我一指头,它上得比谁都快。
这是只许它欺负我,别人不行的意思?
猫大爷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意思,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似乎在说,嗯,这铲屎的还有点觉悟。
我抚摸着它有着漂亮大理石纹的油润皮毛,冲师姐露出一个假笑:”不好意思啊师姐,我家这猫啊,太疾恶如仇,脾气暴,也不知道忍让,花言巧语也不爱听,虚与委蛇也不爱信,谁要是对我不好,它一碰就炸。
伤到你了,用不用我给你上点药啊?”
师姐微微眯起了眼,眸光里闪动着我看不懂的情绪,目光在猫身上逡巡了许多圈,突然说道:”师姐记得,这猫是几年前你去云梦泽探险的时候带回来的。
当时师尊本有意让我和你同去,不知怎的,我却突发急症,养了好长时间,没有成行。
现在想来,我那急症……”什么意思?
师姐捋了捋头发,叹了一声:”也不能说一定就是师妹做的,谁知道师妹那时候是不是已经重生了呢。
我就是觉得这猫看着和我颇有眼缘,好像上辈子是我的猫似的……兴许只是错觉吧。
你说它怎么就恨上我了呢?
师妹背地里都是怎么和它说我的?”
呵,呵,呵。
她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周围人已经窃窃私语起来了:”嚯,原来她那灵宠都是从师姐那里截胡过来的呀?”
”可不是吗,那么稀有的灵猫,那么高的品阶,当时她那么低的修为,怎么搞到手的……还背地里跟一只猫说师姐的坏话,这么心虚……””唉你说她会不会还截胡了别人的机缘呀?”
”那可不好说,人家重生一回,还不得多捞一点是一点……”我气得手脚发抖,却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来,只是一想到她恬不知耻把虎虎说成她的猫,就觉得浑身爬满蛆一样恶心。
虎虎就是我的,上辈子也是我的,我把奄奄一息的它救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说它活不了了,说它脏,说它臭,说它晦气。
我拿自己份例里仅有的那点灵食一点点把它养活了,用灵泉把它的伤口一点一点地洗好了,将它养得脱胎换骨健壮可爱,才发现它是只了不得的稀有灵宠。
灵兽宗的人来,拿着大把灵石和我换它,我都没舍得换。
如今师姐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虎虎上辈子就成了她的了?
虎虎冰蓝色的眼珠转了转,突然从我身上跳了下去,跑到了师姐身边。
师姐满脸得意:”小猫猫,你也知道错了呀?
来,我抱抱……”我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眼看着它凑上去闻了闻师姐的手,马上就要被师姐抱进怀里,正想把这只忘恩负义的臭猫抢回来揍屁股,它却忽然向后一跳,躲开了。
(四)”你躲什么呀,我……”师姐蹙起眉头追了上去,正要再去抱,可看到虎虎的反应,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因为虎虎非常人性化地将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仿佛自己闻到了什么恶臭难当之物,急急后退了几步,爪爪按着喉咙咳嗽了几下,然后转身走到一旁,吐了。
吐了……我和周围围观的师兄弟们,都惊呆了。
师姐再也维持不住飘飘欲仙的表情,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难以置信地看着虎虎,胸口起伏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是宗门公认的女神,她随随便便给个好脸,不知多少师兄弟会前赴后继为她肝脑涂地,每天被扔吹捧得天上有地下无,放个屁都是香的,何时被人这样羞辱过?
哦不对,不是被人羞辱。
是被猫羞辱。
我差点笑出声来,眼看着师姐恼羞成怒扬起了法器,我一把抱紧了猫:”师姐什么意思?
心虚吗?”
说到这里,我也祭出了法器。
本人不才,虽然修为也就那么回事,却是宗门第一暴躁小辣椒,生平信奉准则:死生看淡,不服就干。
她敢动我的猫,我就敢和她拼命!
师姐用法器指着我,双手不住颤抖,喉头滚动了数次,突然又长舒一口气,露出了一个笑容:”阿英,师姐和你闹着玩儿呢,你怎么还当真。
师姐知道那次外出游历前,是我自己练功走火入魔才没能成行,不怪你。
是师姐和它没有缘分,哪里是你截胡。
你不会和师姐记仇吧?
咱们接了同一个任务,还要做队友呢。”
”我不做了,师姐找别人吧。”
谁有耐心陪你演戏,恶心。”
阿英,你真的记仇啦,师姐和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吗……”我一把躲开了她的手,一想到她话里大圈套小圈的千层意思就只想吐,结果手中猫忽然一动,挣脱我的怀抱,拔腿就跑。”
唉你跑哪儿去!”
我本来也不欲在这地方多待,顺势就追了上去。
(五)虎虎这猫,是很有一些本事在身上的。
一扭身,再加一个飞扑,它就踪影全无了,以至于我追出去老半天,也不敢确定自己追的方向对不对。
不管了,先离师姐远点再说,虎虎一会儿玩够了自己会回来找我。
我们俩结了契约,虽然当时我技术不熟练,把和灵宠签的从属契约搞成了同心契,但是……算了能用就行。
我跑出去老远,溜达了好一阵,还是不见猫回来,感应了一下,它好像离得不远,围着我乱转,就是不出现。
还跟老子玩欲擒故纵。
我用隐身衣将自己蒙上,还动用法术掩去了自身气息,躲进树丛,想吓一吓这个臭猫。
结果刚刚将身形隐去,忽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熟悉威压。
我屏息凝神,不敢发出丝毫动静,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师尊?
下一瞬间,威压内敛,师尊似乎很满意周围安静的环境,召出一朵云高坐其上,然后难得地露出了疲惫的神情,轻轻靠在椅背,揉了揉眉心,对身旁说道:”你说,她是不是都知道了?”
白光一闪,他身边出现了一人,非男非女,面目冷漠,古井无波:”既如此,除去便是。”
说话的,是师尊的剑灵。
师尊轻叹了一声:”我原也这样想,不过终究没有下得去手。
当初收她做弟子,本也因为她和罗芙一样,都是冰火双灵根,体质又相似,可以给罗芙做个替身,挡一挡天劫,又怕她修为跟不上,对她的修炼略上了一点心,结果……这丫头……唉。
她好像还不知道这一切是我的手笔,只当是罗芙害她。
罗芙哪里知道这些?
反倒以为我偏心这丫头,每日的呷醋。”
我站在树后,只觉全身骨血都被冻住了。
宗门弟子里,只有我与罗芙师姐是冰火双灵根。
其他此类体质者往往资质不佳难以修炼,我们两个能踏上仙途,背后都有师尊的大力扶持。
所以,师尊嘴里的”这丫头”,除了我,还能有谁?
多少人多少次拿我和师姐比较,有的说师尊偏心貌美温婉的长女,有的说师尊偏心娇蛮泼辣的幺儿。
原来根本没有偏心不偏心。
原来师尊待我,从未用过心。
我想起我因为冰火双灵根相斥而走火入魔时,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忽而浑身高烧口角喷火,忽而被彻骨阴寒折磨得呵气成冰,是他守在我身边,宽厚大掌抚在我头顶,温温的气息流溢到我全身,一点一点缓解着我全身的痛苦,还轻声细语地对我说:”阿英别怕,有为师在,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出事。”
我脾气差,总是和师兄弟们打架,师尊每每不偏不倚两头责罚过了,又悄悄到我洞府里来,亲自替我疗伤,一边训斥我,一边什么天材地宝都舍得给我用。
师兄弟们嘲笑我不像个女孩,说我粗野刁蛮不会有人喜欢,师尊就说,像不像女孩不重要,有没有人喜欢也不重要,修真世界强者为尊,变强最重要。
我那时下定决心,要努力修炼,做个强者,做个——像师尊一样的人。
其实我老是跟师兄弟们打架,也有我的小心思。
我知道我和师姐灵根相同,又是师尊座下仅有的两个女弟子,他们老喜欢拿我和师姐比。
师姐温柔美貌,总是一副仙气飘飘的样子,我和她比这个,总是比不过,就想作上一作,看我既不温柔也不仙气的话,还有没有人肯偏心我。
算了,哪里有别人,我只是想看师尊还会不会维护我。
师尊不负我望,教我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师尊教我,我只需要变强。
师尊没有让我学师姐。
那个时候我沾沾自喜,好像赢了一样。
如今想想,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听了师尊的话,我闭门造车,独自苦修,极少与师兄弟们来往,想来当真做了替死鬼,也不会有人为我伤心,更不会有人想帮我讨回公道;努力增强实力,那就更好理解了,师姐早我入门二百多年,我一直是一个追赶者,如果我修为不够,与她境界相差太多,那当真是做替死鬼都不够资格。
原来一切的偏爱,资源倾斜,耐心教导,衷心抚养,都是水中月镜中花;原来师尊对我所有的好,都是我以为。
可前世宗门覆灭,师尊陨落,师姐走火入魔而死,何时有过天劫?
何时用我替过死?
难道他在最后时刻改了心思,终于没忍心对我下手?
我始终不肯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我想到他那声叹息,想到他管我叫”那丫头”,他这样称呼我的的时候,语调千回百转,纵然一开始是想把我用作一个替死鬼,几百年的的悉心照顾之后,便是铁石心肠,也该化了一丝了吧?
人非草木,他当真对我毫无感情吗?
可此时,师尊忽然又开了口,说出来的话,却只让我冰凉的骨血又结了一层寒霜。
(六)”她不能出事,”师尊冷冷道,”本尊培养她几百年,就是为了给罗芙挡劫,此时灭了她的口,要到何处去寻合适体质的人选来,又哪里有几百年的时间可耗?
你且盯紧了她吧,万不要让她坏了本尊的大事。”
”所以你将她重生的消息放了出去?”
师尊嗤笑了一声:”小道而已,本尊本不屑于用,奈何她要乱我这一盘棋,我就不能手下留情了。
她那些师兄弟会怎么猜想她?
自己若是有朝一日重生了,要做什么,就会将心比心,觉得她要做什么。
这帮家伙,一个一个,争资源的时候像狼,却在尊长面前装得像羊。
如此揣测之下,哪个还肯相信她半句话?
总归不会再起什么大乱子。”
剑灵轻蹙眉头,却也没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我最近一定会注意她的动向。”
挥退了剑灵,师尊又叹了一口气,再次揉了揉眉心。
可我只觉他一声令下,万箭齐发,根根扎在我的心上,将我一颗心扎成了筛子。
真的是师尊……我就说,除了师尊,谁还能得窥天机,算出我重生的事情。
怎么一眨眼,全宗门都知道了我是重生而来。
我曾拼命地为他找补:也许是其他的某位太上长老也能掐会算发现了;也许是他不小心透露给了某位师兄师姐,对方又是个大喇叭……师尊怎么会害我呢?
师尊怎么就不会害我呢?
在他眼中,我从始至终只是一个替死鬼而已……只是,前世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让师尊改了主意?
不。
应该说,前世究竟是什么打乱了师尊的计划?
好像也不重要了。
我像泥塑木雕一般傻在了原地,直到师尊离去,还是半晌没回过神来。
又过了好半天,我才想起来,哦,我是来找猫的。
虎虎呢?
稍微感应了一下虎虎的存在,我突然呆住了。
虎虎呢?
刚才还在这周围转悠的虎虎呢?
我怎么感觉不到它的气息了?
是我隐身的缘故吗?
我一把甩掉了隐身衣,又连忙解除了遮掩气息的法术,可还是感觉不到它有一丝一毫存在的痕迹。
想起刚才还在这里的师尊,又想起了他那个阴恻恻的剑灵,我只觉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会不会是虎虎无意间被他们撞见,被灭了口?
(七)我本想冲到师尊洞府去问,刚踏出一步,才意识到,不行。
虎虎如果在他们手上,却还没被杀,我若是去闹,师尊会不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斩草除根?
若是虎虎还没落在他们手上,我去闹,师尊得知,更不会放过它,也不会放过我。
这一刻,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所有的娇蛮任性不懂事,背后都是有恃无恐。
如今的我,早已失去了任性的资格。
我不声不响,一个人把宗门翻了个遍。
整整七天,我没有合过眼,没有停下一步,没有打坐一刻,也没有喝过一口灵茶。
我想着虎虎,想着它趁我睡着溜到我身上踩奶的肉乎乎的爪垫,想着它在我难过时凑上来贴贴的湿润小鼻尖,想着它向我挥出来又在半路收回去的尖爪子……当我终于从这些情绪里渐渐苏醒过来的时候,身后已经跟了不知道多少人。
我打草丛,他们也跟在我后面打草丛;我钻树林,他们也跟在我后面钻树林。
我回头一看,一个个都伪装成过路的样子;我一低头,却全都凑了上来。
我问跟得最紧的小师弟:”你们跟着我做什么?”
不张口,我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如此沙哑。
小师弟不答反问:”你在找什么?”
我浑浑噩噩了七天,脑子颇为迟钝,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其他人,才渐渐明白过来:他们是觉得我在找什么天材地宝、秘籍神丹。
全世界的疲惫都向我涌来,我懒得解释,压根没有回答,只就地歪歪扭扭打了个坐,想恢复一下灵力。
万万没想到,这群跟在我后面的师兄弟们也都就地打起坐来,似乎误以为此处有什么天地灵气、玄妙机缘,一打坐,即可参破。
即便如此,我也懒得解释,更懒得反驳。
一树林子,大大小小藏着几十上百号人,一个个席地而坐,呼吸吐纳,白烟袅袅,犹如仙境。
直到一阵钟声刺破云霄而来,唤醒了所有人。
钟敲三响,是让所有人到宗门大殿集合。
出什么大事了?
(八)赶去大殿的这一路上师兄弟们骂骂咧咧,纷纷表示上了我的当。
终于到了目的地,我抬头,看见了上首坐着的太上长老我师尊和他座下傲然挺立的师姐,顿时一个激灵,吓得睡意全无,昏昏沉沉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起来。”
师妹想去何处玩耍呀?
重生一回,这点小事,是不是早已有了决断?”
师姐凑上来便抱住了我的胳膊,笑吟吟问我。
若是前世,她这般与我说话,我定然要气急败坏甩掉她的胳膊,气她在师尊面前演戏,蒙蔽师尊。
如今想想,何其天真?
我明明将师尊奉若神明,又如何就这样相信他会蠢到被师姐的惺惺作态蒙在鼓里呢?
前世的我,如何也想不到。
师姐想要的,只是师尊的偏爱,是所有师兄师弟们的仰慕和所有女弟子的歆羡。
而师尊想要的,是我的命啊。
此时的我,闻听师姐此言,却犹如醍醐灌顶。
我想起来了。
宗门的护山大阵年久失修,且是师尊在元婴期留下的手笔,已经与宗门的实力不太相称了。
如今,需要几件极品材料,对整个护山大阵进行升级维护。
为了历练弟子,宗门会派遣我们去四大凶兽处,夺取他们守护的宝藏。
低头看了看师姐抱住我胳膊的手,我突然冲她嫣然一笑,反手将她的胳膊抱住,笑道:”重生一回,我算是明白了,师姐才是这个世界的天选之女,一切好运气,都是围绕着师姐存在的。
我这回就抱定师姐的大腿啦,师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师姐看着自己被我反手抱住的胳膊,直接哽住,一时竟没接上我的话。
我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师尊的表情,又在他低头看下来之前迅速别过了头去,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有意给师姐看见。
师姐不知用这一招恶心了我多少回,头一次被我反客为主,竟一时拿不准我是个什么路数,转身却见诸位师兄弟们看她的眼光更热切了。”
阿英,你说的什么话,师姐算什么天选之女,再说了……再说师尊的真传弟子只有这几人,想来是要分散到各处领导外门弟子的,你素来好强,独当一面没有问题,跟着师姐,岂不是屈才了?”
”师姐,你嫌弃我是吗?
你是不是觉得我修为太过低微,会拖你的后腿?”
我抱着她的胳膊摇啊摇,委屈地瞪着一双眼睛,憋着嘴儿,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来啊!
互相伤害啊!
我有一双圆眼,鼻子小,人中短,生来就是一张娃娃脸,远比瓜子脸女神范儿的师姐扮可怜更有先天优势。
从前误入歧途,老想硬桥硬马杀出一条血路,可如今我知道自己真正的威胁是师尊,哪里还会存有这样的幻想?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再恶心的戏码,我也要演下去!
果不其然,大师兄已经搭了茬:”小师妹从前不懂事,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
她这不是改了吗?”
我听到这话,立刻转过身去,冲大师兄甜甜一笑:”还是大师兄疼我。”
大师兄正要回话,莲台上的师尊突然轻咳了一声:”好了,莫要聒噪,好好听掌门师叔讲话。”
我们几个连忙噤声,一个个低下头装起了鹌鹑,我却又偷偷抬头看了师尊一眼,只看见他一个高傲的下巴颏,丁点看不清他的表情。
(九)等到了分配任务的时候,师姐故意试探我:”师姐想要去混沌驻地,师妹可愿意与我同去?”
我便也夸张地捂住了嘴:”怎么会是混……啊,没有没有,我……我都愿意……”重生一回,我当然知道,升级宗门大阵需要的宝物在饕餮驻地,这厮惯会收集天材地宝,洞窟里富得流油。
但,福兮祸兮之所倚,祸兮福兮之所伏。
前世去饕餮驻地的弟子折损了大半,回来的那些,倒是立了大功,发了大财。
这些幸运儿中,当然有师姐一个。
我不想凑这个热闹,只想离师姐远一点。
师姐试探我,而我,自然不负她的期望,一脸尴尬,一脸失望。”
那师妹想选哪一个?
要不师姐跟着师妹吧,你重生一回,什么都知道了,师姐跟着你混一混,好不好?”
我强自尬笑:”哪哪哪有,师姐别笑话我了,我……我真不知道,我不记得了……”说到后来,我的声音越来越虚。
我知道我越是如此,师姐越是笃信我很清楚一切。
此时掌门师叔已经开始分配任务了,我们几个又噤了声,专心在台下听他点名。”
饕餮驻地,就由天泽仙君门下弟子罗芙领队吧。”
我连忙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师姐,带上我吧,带上我吧!
从前是我不懂事,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敢和你作对了!
到了那边,我都听你的!”
此时师姐却拿起了乔:”此事师姐可做不得主,还是要听掌门师叔和师尊的号令。”
我也学会了师姐惯用的厚脸皮大法:”师姐,求求你了,你去跟师尊说一下好不好?
师尊最宠你了,一定什么都听你的。”
师姐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很快又收了回去,眨巴着眼睛看着我:”你素来也深得师尊喜爱,不如你自己去说?”
我欲言又止,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甩了她的手,跑到一旁去抱着臂赌气。
我眼角余光瞥见师姐表情充满鄙夷,似乎在说,切,就这点招数,跟我斗。
很好,起作用了。
听到混沌驻地,我表情平淡。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am10:11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am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