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李怀莳容妃)_(李怀莳容妃)全章节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是作者“西红柿炒鸡蛋”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怀莳容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甜虐得当的古现言,脑筋不大对劲儿的男主大合集一会是病娇,一会是霸总,一会说我可爱,一会又要「鲨」了我?水逆水逆快走开,我只想好好谈恋爱

小说: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西红柿炒鸡蛋

角色:李怀莳容妃

《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小说是作者“西红柿炒鸡蛋”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内容介绍:可是宗主终究是宗主,他是因为忽然见到死而复生的我,而恍惚了一瞬才会被我趁机而入,如今不仅反应过来了,怒气值也尽然被激发出来。随着鲜血蓦地从宁厌声修长的颈子上迸出来,我的身体变得动弹不得,似乎是被捆索缠在身上吸着血,片瞬间,一股强势的力量把我甩到墙上。宁厌声的反击,成功得很彻底。但他并没有下死手,只是站在远处静静地看过来

评论专区

重生之娱乐鬼才:与同类文相比缺乏亮点,自己原创的电影剧本简直都是屎,如果是抄经典是读者作者一起HIGH,那么作者自己编出一些垃圾来鼓吹,那就是作者自HIGH了。

恒行诸天:还可以 目前粮草

重生之大设计师:主角,为了扬名去打热心善良网友的脸……呵呵呵

偏执试剂:男主为何会这样

第 2 节 区区白月光

我被宁厌声杀死之前,是风凌派最受宠的小师妹。
后来,替身桑枝取代我获得了仙门上下的宠爱。
他们将我复活,却为了桑枝,逼我向宁厌声道歉。
——”我要杀了你,不止要杀了你,还要把你的尸首倒挂在清蚜山上,晾成干尸!”
我复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报仇。
宁厌声,天泽宗宗主,此时正被我钳得将近无法喘息,然而他还能睁眼,还能用那冰冷刺骨的眼神剮我,连嘴角殷红的血都似是一道即将用来取我性命的符咒。
我的剑已经被征用给桑枝吊命,如今只能化出长针,刺入宁厌声的颈项,一如他当初在集仙大会中用毒针贯穿我的模样。
舒畅了。
可是宗主终究是宗主,他是因为忽然见到死而复生的我,而恍惚了一瞬才会被我趁机而入,如今不仅反应过来了,怒气值也尽然被激发出来。
随着鲜血蓦地从宁厌声修长的颈子上迸出来,我的身体变得动弹不得,似乎是被捆索缠在身上吸着血,片瞬间,一股强势的力量把我甩到墙上。
宁厌声的反击,成功得很彻底。
但他并没有下死手,只是站在远处静静地看过来。
然而我站起来后,仍骂骂咧咧道:”我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连师尊都不曾动过我一根手指,你竟……””动过的。”
这清逸出尘的声音……我的师尊,他来了。
……我还没看清师尊是怎么救的我,我就已经在回风凌派的路上了。”
凭这些修为,你就想去诛杀一位宗主?”
师尊蹙眉睨我,”若非宁厌声手下留情,如今你已是一缕烟。”
我觉得师尊变凶了。
他谪仙一般的人,性子从来都是淡淡的,连我从前不小心烧了他的静修殿,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如今却开始训人了。”
试试,万一呢。”
我说。”
不会有万一,本君只同你说这一次,不许再去找宁厌声,不要同天泽宗扯上半分关系。”
”有仇不报,外人会看轻我们的。”
”不须你去报。”
”那谁去报?”
师尊无言,只淡淡扫我一眼,大概是觉得我不成器且又执拗。
回到风凌派时,大师兄见我狼狈不堪地被师尊拎回来,叹气道:”如今烦心事不断,你就别再添麻烦了。”
烦心事?
宗派尚算安虞,如今正悬在派内众人心头上的烦心事,怕是只有桑枝的生死了。
桑枝是我的替身,与我长得六七分相像。
然而她本也不叫桑枝,她是大师兄从山下捡回来的一个小花精,见她与我像,大师兄就择了我名字”桑珠”中的一个字,给她取了相近的名字。
大师兄为何会突然跑到山下去?
听说是被我的身死刺激到一连在山下淋了数日的雨,最后在灵识快要崩溃之际,看见了桑枝,即使是妖精,他也义无反顾地带了回来。
师门内无人对此有意见。
他们明明是最厌憎妖物的,然而连一丝挣扎都没有就收下了桑枝。
我未被宁厌声杀死的时候,风凌派中人人都对我很好。
我是师尊唯一系在身边,去哪都带着的小徒儿,是众弟子的解语花,他们个个都纵着我,哪怕是犯了门规,也只是象征性地嗔怪我一两句,然后继续给我送来灵丹妙果说是要哄我高兴,在我偷跑出去疯玩的时候给我打包庇,代受惩。
直至集仙大会出了大岔子——天泽宗宗主宁厌声黑化了。
其实也不算黑化。
天泽宗本就被众仙门排挤在外,皆因宁氏一族出了不少堕魔人,个个背负着滔天骂名。
而现任宗主,宁厌声,自出生起就有天生异象,更是被世人所斥。
曾有几个门派联合起来,进侵天泽宗,却连天泽宗的门都没敲开。
待到集仙大会,宁厌声忽然到临,一连取了三位掌门的魂识,当着众人的面用来凝气铸剑。
我自然不是三位掌门之一。
我在众人混战中忙着找师尊,到处扒拉人,一不小心扒拉到宁厌声,宁厌声连看我一眼都不曾看,就甩来一根毒针,正中我的命脉。
二师兄离我最近,眼睛都直了。
在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先是听到二师兄绝望的哭嚎,再是师尊的一声难以置信的”珠珠”。
我死了三年,尸首就存在师尊净脉所用的冰界里。
但在那三年,风凌派里还是挺热闹的。
因为有桑枝在,师兄弟从前怎么待我,就怎样待她。
似乎什么都没有变过。
以至对于我能被师尊复活这件事,他们都很意外,意外过后,是愕然。
原来桑枝是因为吸收了我的一魄,才成的精。
我被聚魂后,桑枝的命就要没了。
但在最后一刻,师尊用我的崇明剑勉强兜住了桑枝的最后一口气。
崇明剑是师尊在我开灵根之时亲手赠予的,世上仅此一把的宝剑。
然而就是因为这剑魂太过珍贵,才能在这关头用上。
师门内人都很伤心,连要下山去历练的小师弟都放弃了历练,日夜守在桑枝身边。
至于师尊,也很少再把我系在身边,似乎已经忘记往时的习惯。
就是因为无人顾着我,我才好在头脑发热时溜出去找宁厌声寻仇。
在被师尊救回来后,他第一次在我复活之后,唤我在他彻夜静修时让我为他护法,说是护法,其实是领着我净心脉。”
从气息到心神,全是乱的,”师尊缓缓睁开眼,冷清的双眸瞬间摄住我,”桑珠,你就这样静不下来吗?”
这是罚我的前兆,我故技重施,右手扯住他的袖子轻轻摇晃着,求情道:”师尊再给我一些时日嘛。”
虽然一定求不成功。”
罢了,罢了。”
师尊摇摇头。
……这是不罚我了吗?
师尊的确没有说要罚我,他站起来,转过身就走,”你回去歇息吧。”
我握着被扯下的一方袖子,不知所措。
我想去找二师兄练功,可他在为桑枝采药。
想去找三师兄唠嗑,他……他在帮桑枝护法。
那我……那我去歇息。
我梦见师尊了,梦见他静立在我的榻前,从头开始,一点点地为我梳理脉络。
我在梦里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无论其他人如何待我,只要师尊还待我好,这便够了。
纵使只是梦到,也是好的,也是好的。
然而师尊忽然发出的一声叹息让我冷不丁地清醒了过来。
他还真在。
我速速爬起来,高兴地揪住师尊的衣袂,”您来啦。”
师尊揉了揉我的头,温存不过片刻,他便道:”本君会为你布下结界,日后就只在结界内修炼,轻易不必出。”
我下意识地问:”这是要把我关起来吗?”
师尊不置可否,道:”本君是为你好。”
我点了头。
然后在天亮后,草草地收拾好包袱,下山历练去了。
一身轻。
潇洒不过半刻,我的肠子就悔青了。
……我出来是送人头的——当我对上一束幽冷的目光时想道。
宁厌声不知是何时来的,他坐在树干上,宝光熠熠的黑衫被风撩起下摆,露出精致的靴子。
不愧是百般奢靡败坏风气的天泽宗人。
宁厌声此时的姿态十足一个狩猎者。
我头脑不发热的时候,心里门儿清,再修炼个五十年我都打不过他,于是——”你杀了我一次,没杀死,我打了你几下,没打死,我们和解吧 。”
我诚恳道。”
报两次仇,没有这样的规矩。”
宁厌声阴恻恻地说。
两次?
他记错了吧。
我们混仙派的都知道,越是在性命攸关的时候表现得不畏生死,越有可能激发对手的自我良心发现,于是我昂起头,闭上眼:”要杀便杀,揍你一回,我也算无憾了。”
一阵寒风掠过。
正当我欣喜于宁厌声放弃同我周旋时,我的腰肢忽地一紧。
睁开眼,在我面前的是清蚜山。
就那座,我说要把宁厌声的尸首倒挂起来晾成干尸的清蚜山。”
不是说无憾吗?
你颤什么?”
宁厌声的腔调一如既往的阴森。”
你无耻。”
”召风凌派师尊无妄君来,立刻。”
宁厌声像拎只小鸡仔一样把我半身都悬在崖外。
原来是要跟我师尊打。
我醒了醒神,狠狠地瞪着宁厌声。
上次只顾着掐死他,虽近看过,却到现在才发现他的眉心忽然多出一抹似血的红点来,妖诡不已。
有点眼熟。”
你打不过他。”
我说。
宁厌声的嘴边挂着冷冷的笑:”让他来给你收尸罢了。”
其实不用召,师尊总有千种办法探到我的踪迹。
可是他没来,来的是我的两位师兄。
师尊大抵是对我说谎这件事感到失望了,毕竟我答应过他从今日起要在结界内静心修炼。
宁厌声看上去有些失望。
他手劲一松,我几乎全身都悬在崖外了。”
宁宗主!”
大师兄的声音很慌乱,他上前一步,”小师妹言行无状,或许有冲撞到宗主的地方,还请宗主高抬贵手。”
宁厌声摇摇头,尊口一开:”不抬。”
二师兄着急地对我说:”桑珠,若真的冲撞了宗主,快些跟宗主认错,宗主是海涵之人。”
我心一软,正欲开口同宁厌声道歉时,二师兄未道完的忧虑继续在清蚜山上响起——”桑珠,快些道歉,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出事,你若有事,崇明剑魂也就跟着灭了。”
我怔了征。
崇明剑魂灭了,桑枝的命就吊不住了。
大师兄瞪了二师兄一眼,似在恼他说这些干什么。”
宁宗主,”我轻声说,”我知道如何解你的眉心咒,我帮你好不好?”
宁厌声微滞。
就是这片瞬的停滞,让我迅速往深不见底的后方倾倒下去,顺带把宁厌声也一把薅了下来。
身后是两位师兄的惊呼,身下是万丈深渊,身前是宁厌声的胸膛。
若只我一人跳,定是活不了的,可是宁厌声也在的话,事态会完全不同。
呼啸的风刮了不久,便戛然而止。
冲着我最后说的那句话,宁厌声果然会救我。
但再往后推一推,我无缘无故拉他坠崖,这行径也属于作死范畴。
我屏息静气,等宁厌声先算这一笔账。
不曾想宁厌声会笑,虽然这笑音凉得似是从魔渊中渗出来的,”真有意思,师门离心的戏码看上一百遍也不会烦腻。”
”思来想去,还是拜你所赐。”
宁厌声蹙眉道:”本座逼你跟着众人一道上来砍我了吗?”
”我砍你干什么?
我钻进去找自己师尊,也不知被哪个缺心眼的推了两把,把我推到你旁边,更巧的你杀人竟然不眨眼。”
”本座的错是吗?”
我深吸一口气,”不是。”
”你要说不是本座的错,那本座更恨无妄了。”
我不该在这里。
我该躺崖底。”
自然是你的错,你不长眼,但我们刚才说好的,和解了。”
这话半真半假,虽我仍是恼他杀过我,可是就在刚才二位师兄前来的时候,我突然就不觉得活过来后的物是人非有多让人揪心了,也就那样,也就那样吧。
我仔细打量着宁厌声眉心上的一抹朱砂红,心下暗叹,师尊出手果然不一般。
我很少见到师尊会用上此咒,这通常用在他想杀却不能杀的敌人身上,效果异常狠辣,会使受咒者每每在使用灵力时,眉眼都会像被烈火缭绕烧炙一样难受。
就连我当年喝醉酒,把师尊的衣服给扒了,他都没这样罚过我。
我不会解这咒,因为师尊没对我使过。
毕竟这么多年来,我的术法长进大多来源于各种解咒解结界的过程中。
可是我会忽悠。
我伸出三指按住宁厌声的眉心,一本正经、郑重其事地运用师尊教我的疗愈术法将灵力灌入皮肉之内。
宁厌声微皱的眉头缓缓松开。
我心下一松。
舒服吗?
舒服就对了。
宁厌声闭上眼,然后优雅冷静地吐出一个字:”滚。”
求之不得。
我走没几步,忽然回头问:”宁宗主,我师尊为何要对你用咒?”
宁厌声脸色无澜,只伸出食指来虚点我一下,片刻后便曲回去。
我第一反应是不可置信:”为我?
因我?”
宁厌声面无表情道:”你倒得意。”
我笑,下意识道:”我回去了。”
我不下山历练了,我要回去诚心认错,然后继续巴巴地跟在师尊无妄君的身后潜心修炼。
宁厌声没有拦我。
然而等我不那么高兴时,渐渐察觉到他一直在不远处留意我的踪迹。
等我见到师尊,他还是要把我逮起来当人质的。
天色慢慢变暗,等我走到山下时,已经下起淅沥小雨。
湿漉漉地回去不太好,我躲起来,打算雨停了再回去。
雨水的干扰让我无法探到宁厌声同我的距离,便在心里默默盘算着我要飞多快,才能在派门前逃过他的魔爪。
我不想冒雨回去,倒是有两个小师弟匆匆地踏水下山,行迹慌乱。”
你们慢点。”
我把挡雨的蕉叶移开些,对他们说。”
桑珠师姐好,只是枝姑娘醒了,我们得快些为她去采些灵药回来。”
我不禁问:”醒了?”
”师尊一夜未睡,将人彻底救回来的,枝姑娘一醒,师尊如今就闭关去了。”
我的蕉叶啪一声掉了。
可奇怪的是,雨一滴都没有落到我身上。
我想了想,对师弟说:”师尊干着逆天的事,他自个肯定损耗不小,你们采灵药,为他采些。”
”一定。”
雨停了,我再次往风凌派的相反方向走。”
堵心了?”
我看不见宁厌声的人影在哪,却偏偏能听到他的笑谑。”
不是单纯堵心,是在赌气,”我说,”师尊出关后,发现我不在就会来接我回去,我等他来接我。”
”那本座更要抓你了。”
宁厌声终于现身。”
要不再等等我师尊?
给点时间他反应,要他真不来接我,我就亲自到天泽宗门前让你绑上,然后把我拎去师尊面前,让他记起来我还活着。”
宁厌声这样的大魔头看我的眼神竟多了几分悲悯。
悲悯我是个傻子。
可我也没有真心想让宁厌声把我捉起来。
道上一直流传着一个杀手锏。
可用于如何让一个人自然而然地远离你这样的情况——我抬头问宁厌声:”你可以借点钱给我吗?”
宁厌声斜睨我一眼,尊口慢开:”不愧是两袖清风的门派,果然袋中空空。”
他把两袖清风咬得很重,我觉得他是嫉妒我们的好声誉。”
我们作风朴素,但也不缺银子,我是不想花师尊给我的钱。”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10:10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am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