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热恋:你是我年少的心动和欢喜》沈翊安翊安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独家热恋:你是我年少的心动和欢喜》精彩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独家热恋:你是我年少的心动和欢喜》,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沈翊安翊安,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棠小糖”,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巧了,我也刚好喜欢你

小说:独家热恋:你是我年少的心动和欢喜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棠小糖

角色:沈翊安翊安

经典小说《独家热恋:你是我年少的心动和欢喜》是网络作者“棠小糖”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在一起了

评论专区

重生之豁然:这个作者的文一向是BL,这文的俩男主其实我都不怎么喜欢,我最喜欢周阿姨做的美食,可惜着墨不多。对了,俩男主的感情戏有点偏多,介意者万勿进。

说好的末世呢:一个泰国黑帮老大可以随便在唐人街杀人全家,儿子可以随便把中国游客当街用车撵来撵去,中国有这么弱吗?

五千年来谁著史:无劣迹老作者,新书四星鼓励。

独家热恋:你是我年少的心动和欢喜

第 4 节 早就喜欢你

供男朋友读完博士后,他提出了分手,理由是我学历太低,和他没有共同语言。
我一杯咖啡泼了过去,弄脏了他的脸,和他身边年轻漂亮小师妹的新款 LV。
九年感情,不过如此。”
分手可以,连本带息,还钱。”
1苏彤尖叫着站起身:”王筝!
你疯了!
你知道我这个包多贵吗!
?”
我淡淡瞥她一眼:”怎么不知道,毕竟是用我的工资买的。”
这话一出,张珂的脸色更难看了。
咖啡馆里其他人都往这边看了过来,他大约是觉得脸上挂不住,声音压低,带着火:”阿筝!
别闹了!”
闹?
我坐了回去,好笑地望着对面这张曾经熟悉,现在却无比陌生的脸。”
怎么,我说错了吗?
她一个家境普通刚上大二的本科生,哪儿来的钱买奢侈品?”
这话戳到了张珂的痛处,他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失望:”阿筝,你变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势力刻薄?”
我差点笑出声来。
我和张珂是大学同班同学,而且都是从十八线小县城考到这个繁华都市来的。
老乡兼同学,总比旁人多几分了解和情谊,于是就这样顺理成章在一起了。
他爸早逝,他妈一个人把他拉扯大。
大学毕业后,他说他想继续深造,但他妈妈身体不好,已经很难再供养他继续读书。
于是我选择了工作。
他说过很多次,等他读完博,要和我一起在这个城市安家。
没想到他毕业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踹了。
从大一到现在,整整九年。
看似牢固,实则不堪一击。
苏彤似乎想骂我,嘴唇动了动,最后眼眶一红,转身扑到了张珂肩头,看起来委屈得不得了。
张珂把她揽入怀中温柔安慰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看向我,语气漠然。”
阿筝,的确是我对不起你。
但我们确实不合适,继续下去对我们都是折磨。
你放心,这些年你为我花的钱,我都会还给你——”我从随身的帆布包里抽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那就好。
这是清单明细,最下面是总数。
转我支付宝吧,方便。”
张珂的表情凝固了一下。
苏彤侧头看了一眼,又忍不住抬高声音:”怎么这么多?
!”
我没那么多耐心,催促张珂:”连本带息,没什么不合适的吧?”
张珂拍了拍苏彤,低声安慰:”没事儿,刚给了安家费。”
呵。
安家费。
我嘲讽笑笑,确认收款。
张珂明显松了口气,苏彤挽着他的胳膊,冲我无辜笑了笑。”
王筝姐,以后你也该为自己考虑了,毕竟女孩子的青春就那么几年。”
我抬了抬下巴:”谢谢提醒,不过,包得还我。
裙子也是他用我的钱给你买的吧,大夏天的,脱了不合适,留着吧,就当帮我收垃圾的报酬了。”
2”她当时的脸色是不是好精彩?”
室友兼同事的罗静顾不得脸上的面膜,扬天大笑,”哈哈哈!
太好了!
阿筝,我早就觉得那个妈宝凤凰男不值得你付出这么多!
渣男配绿茶,绝配!
你值得更好的!”
我指了指仍在桌上的包。”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有渠道?
帮我把这个处理了吧。”
罗静连连点头:”好的好的!
这包脏了不能用,咱买新的!”
我摇摇头,没这个兴趣。”
阿筝,不是我说,你也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儿。”
罗静摸出一张面膜递过来,痛心疾首,”你说你成天素面朝天,对得起你这张脸这身材吗?
简直是暴殄天物!”
我无奈摊手:”这不是没钱吗?”
罗静看我的眼神很复杂:”全公司业绩第一,公认的劳模,卷到死的筝姐,你要说自己没钱,那我们算什么?”
我叹气:”我看中一套小户型,这里的房价你也清楚,我资金确实挺紧张。”
”……”罗静看我的眼神更复杂了:”你是不是故意刺激我?
咱们同一时期进的公司,结果你现在就考虑买房了?
!”
我又不是现在才开始考虑的,房子已经看了好久了,本想着张珂毕业我们就把房子定了,结果是我一厢情愿。
于是我迅速选定了另外一个小区的小户型。
我这几年的存款,加上爸妈的支援,应该可以。”
人都把安家费给我了,我不得意思意思。”
罗静竖起大拇指:”筝姐牛。”
……张珂似乎就此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并没有预想中的痛苦。
看到他牵着苏彤的手站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彻底断掉了和这个男人的一切。”
不过话说回来,阿筝,你也可以考虑考虑新恋情了,大好年华别浪费啊!”
地铁上,罗静继续给我洗脑。
我心如止水:”我心里只有暴富,男人,没兴趣。”
罗静很坚持:”要不我选几个给你瞧瞧?
条件都特好那种!
姐妹儿出手你放心啊!”
我余光一瞥,看到右前方站着一个颀长挺拔的帅哥。
黑发利落,鼻梁高挺,看起来好像才二十岁出头,最简单的白衬衫愣是让他穿出了一股子贵气。
我抬了抬下巴,随口道:”瞧见没,颜值低于那个弟弟的,我都不要。”
罗静跃跃欲试:”好!
那我——”帅哥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忽然侧头往这边看来。
……侧脸已经够帅了,正脸这忽然的美颜暴击,我差点没撑住。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世界上这么多帅哥?
好在他很快收回了目光,继续低头看手机了。
我莫名松口气。
罗静平静地看着我:”……那你孤独终老吧。”
”……”调侃被人家听见,我还挺不好意思的。
但没想到帅哥跟我们同一站下车,还同一个方向,最后,进了同一家公司。
经理笑呵呵:”哎,阿筝,这是小顾,刚来咱们公司,你帮忙带带。”
我:……?


现在让时光倒流,还来得及吗?

3经理又笑道:”小顾,机会难得,你可得跟着好好学习学习啊!”
”我知道的。
谢谢钱经理,谢谢——”帅哥长得帅,声音也清越好听,说着又看向我。
我连忙道:”你好,王筝。”
他唇角微弯。”
谢谢阿筝姐姐。”
……公司来了个帅哥的消息长了翅膀一样,没到中午就已经传遍了。
我的微信里挤满了同事们的问候,全是在打听顾沉的。
当然,有一个例外。
罗静:”什么叫缘分?
这么鲜嫩的弟弟,阿筝,冲啊!”
我:”……我还想当个人,谢谢。”
顾沉,22,全国 top2 金融系毕业。
更不用说那张脸,那大长腿。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知之明。
罗静不以为意:”只差了五岁而已,张珂能找大二的,你怎么就不能找弟弟了?”
她说完又立刻撤回,接连发过来三个”呸呸呸”的表情包,大约是觉得提到了张珂的名字脏了手机。”
再说,现在就流行姐弟恋,但凡咱们阿筝收拾收拾,那不轻松拿下?”
我懒得回她,眼看到了吃饭时间,和几个同事一起带顾沉出去吃饭。”
平时我们都来这附近吃饭,二楼三楼都有不少好吃的。”
坐在了一家常去的自助餐,生意很好。
顾沉虽然刚来,但性格很好,话不算多但聊什么都能接。
跟他待一起很舒服,一看就是家教很好的样子。
大家很快熟悉起来。
我拿着小盘子站在水果区,顾沉也在。
我满心纠结地凑了过去。
上午就想跟他解释清楚的,结果一直没时间,而且人多嘴杂,好不容易逮住个机会。”
顾沉?”
他回头,一笑。”
阿筝姐姐,喜欢吃什么,我帮你拿?”
啧。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会来事儿了?
我咳嗽一声:”菠萝,谢谢。
另外……早上在地铁,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在意啊。”
顾沉拿了一小碟切好的菠萝,侧头笑道:”不会。”
他又问:”荔枝要吗?”
我一扭头,才发现服务员刚上了荔枝,连忙点头:”好呀!”
相较于菠萝,我的最爱是荔枝!
正在这时,一道惊愕的声音忽然传来。”
阿筝?”
我皱皱眉,好心情瞬间消散,一回头,果然看见是张珂和苏彤。
张珂看了看我,又看向顾沉,脸色忽然难看。”
新男朋友?”
4真有意思,这仿佛捉奸的语气,跟谁说话呢?
我笑得冷淡:”这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你找新女朋友的时候,不也没问过我的意见吗?”
张珂一噎。
托一些共同朋友的问候,我清楚知道张珂前脚刚跟我分手,后脚就在朋友圈秀起了恩爱。
更不用说分手之前,苏彤还亲自发来了她和张珂的亲密接吻照。
他又看了顾沉一眼:”阿筝,我是为你好。
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但我还是希望你幸福的,你别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骗了。”
言下之意,顾沉不靠谱呗?
我点点头:”是啊,人吃过亏,总会长点教训的。”
张珂还想说点什么,被苏彤拉了一把。
她的表情比那天看见 LV 被弄脏的时候还要难看,哪怕她今天背了一款新的 GUCCI。
张珂惊醒,似乎这才意识到和我说太多了。
僵持间,清越含笑的声音传来:”姐姐,我再帮你拿盘虾?”
顾沉侧头说话的时候,声线隐约显出几分乖巧温柔,好似并未介意被莫名针对,也没把那两个人放在眼里。
听到这个,我眼睛一亮:”好啊!”
张珂被苏彤拉走了。
我看向顾沉:”那个……刚才的事牵连到你,不好意思啊。”
顾沉笑了笑:”没关系。”
回到座位,罗静用胳膊肘捅了捅我,小声:”阿筝,我刚看见渣男贱女了!
不过他们俩表情都不太对,好像吵架了,桌上的东西都没怎么吃。”
我拿起一只小龙虾,感慨:”大概有钱了就烧得慌。”
从前大学的时候,张珂就是个穷学生,生活费只勉强养活自己,我们基本都吃食堂。
后来他直博拿的补贴多了些,但我仍然舍不得他花钱,开销都很低。
也会时不时给他转钱,让他别担心钱好好搞学业。
后来那些钱,都成了另一个女人身上的裙子首饰化妆品。
罗静撇嘴:”我还当人是真爱呢,这看着也就那样啊,张珂脸也黑呢。”
我懒得理会,看顾沉熟练烤着肉,又高高兴兴捡了荔枝吃。
有同事开玩笑:”阿筝,顾沉弟弟才来,你怎么就逮着人家一个人压榨,拿的全是你喜欢吃的?”
我一愣,这才发现桌上刚拿回来的那些,的确都是我的菜。
顾沉先笑着开了口:”刚才正巧听见阿筝姐姐提到了,就顺手拿了。”
随后,他又起身帮忙去拿了一些吃的。
呼。
我心里吐了口气,越发觉得顾沉这人虽然年纪小,但为人处世真是没得挑。
事实证明,优秀的人做什么都出色。
顾沉在工作上也是一点就通,很多时候都不用我带,就能做得很好。
我开始觉得自己这个”老师”,有点多余了。
不过也不完全多余,因为……公司里想追顾沉的女孩子,都开始从我这下手了。”
呜呜呜筝姐帮帮忙啊!
咱们不强求其他,就、就先试探试探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嘛!”
我挺意外的。
因为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我觉得顾沉性格挺好的。
但听她们这意思,他好像对谈恋爱这事儿没什么兴趣。
而且他这人吧,总带着点疏离清冷感,以至于她们都有点不太敢直接追。
然后七七八八求到了我这里。
我左挑右挑,才趁着人少的时候,问了他一句。”
顾沉。”
顾沉侧头看了过来。
我咳嗽一声,往前凑了凑:”那个……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他单身这事儿在来公司第一天就成了公开的秘密。
顾沉愣了一下,居然没第一时间回答这个问题。
然后,我就看见他耳朵红了。
5不用他说,我也知道答案了。”
那你没和她在一起?”
我好奇又疑惑。
就顾沉这条件,但凡他开口,哪个女孩抵得住啊?
顾沉轻声:”嗯。
我还……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我。”
我在心里默默为公司那些怀春小姑娘可惜了一下,谁能想象,顾沉居然也会偷偷暗恋?
要是顾沉没喜欢的人也就算了,我还能帮忙牵牵线,但人家心有所属,我自然不好再这么干了。”
为什么呀?”
我多问了一句,”就咱们小顾这条件,还不是分分钟拿下?”
顾沉眼睛似乎亮了亮,定定看着我:”阿筝姐姐,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啦!”
岂止我这么想,全公司上下哪个不这样想?”
喜欢就去追嘛!
不然你把情况说说,姐姐帮你分析分析?”
我还真的想八卦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能让顾沉这么喜欢和在意的。
顾沉好看的唇角微微抿起,似在犹豫。
我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却不想经理走了过来:”阿筝,下午你和小顾去客户那跑一趟。”
我连忙应了:”好的。”
……应付完客户,天已经擦黑。
刚进入地铁站,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喧哗吵闹声。
我往那边看了眼,有个老太太正拉着一个年轻女孩高声骂着什么。
原来是她在进地铁的时候跟在人家后面想逃票,被女孩察觉,说了一句。
她就闹了起来,抓着那女孩不让她走了。”
我儿子是博士!
有钱得很,我怎么会逃票?

倒是你这个小姑娘,小小年纪就打扮成这个样,不知检点!
还血口喷人啊!”
其实那女孩就是正常的 T 恤短裤,没想到那老太太反咬一口,她直接被气哭了。
老太太终于被赶来的地铁人员劝走,上地铁的时候,我递给那姑娘一包纸巾。
顾沉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刚才那个老太太……阿筝姐姐认识?”
当然认识,张珂的妈妈,我能不认识吗?
想不到张珂已经把她接来了,不过就刚才那样子,瞧着也不像是病得很严重的样子,反倒是骂起人来中气十足。”
不认识。”
我摇摇头。
……回到公司之后,考虑到想尽快把方案提交上去,我选择了继续留下加班。”
小顾你先下班吧,我把这个处理了就好。”
顾沉看了眼我的电脑:”正好今天我没什么其他事儿,有我能帮忙的,阿筝姐姐尽管开口。”
我犹豫了下,答应了。
顾沉能力出色,有他帮忙我的确能快上很多。”
那回头姐姐请你吃饭。”
顾沉笑了笑,在我旁边坐下:”好。”
时间缓缓流逝,同事陆续下班了。
十点二十,工作终于完成,我和顾沉一起准备离开。
砰。
灯光忽然熄灭,四周一片黑暗。
停电了?”
小顾,停电了,咱们走楼梯下去……”话没说完,我就感觉旁边的顾沉有些不对。
黑暗中,他的呼吸变重,浑身僵硬,一动不动。”
顾沉?”
我有些担心,伸手去拉他。
他的手冰凉,还在微微颤抖。
下一秒,他紧握住我的手,声音滞涩微哑。”
……姐姐。”
6顾沉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劲。
他抓着我的手有些用力,掌心都是汗。
我犹豫了下,反握住了他的手:”顾沉,我们下去吧。”
黑暗中,我只能模糊看到顾沉似乎在看我,片刻,他点了点头。
电梯不能用了,我们从十楼一层层走了下来。
等走到楼下,外面的灯光终于映照进来。
顾沉这才梦醒一般,垂眸看了眼我们紧握的手,连忙松开:”……谢谢姐姐。”
暗沉的光下,他的耳朵似乎泛着红。
我笑笑,没追问:”没事儿就行,那我走啦?”
顾沉似乎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我又忍不住想起顾沉刚才的样子。
他居然……怕黑吗?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8:11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