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是不负卿)胡梦卿裴休宜全章节免费阅读_(胡梦卿裴休宜)全章节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终是不负卿》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月染青筝”,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也许是古代最大的一场盛世婚礼了,天不遂人愿,新娘一步跳入那滚滚长江东逝水之中,再无身影,她说:“裴休宜,下辈子,我再也不要爱你了,死生不复相见”

好一句“死生不复相见”,重生之后的胡梦卿绕着裴休宜走,这一世,荣华富贵都成过眼云烟,裴休宜啥都不要了,他只要胡梦卿,他把胡梦卿宠上了天,成了她忠实的小尾巴

婚后的裴休宜,随身携带搓衣板,“夫人,我今日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吗?”

胡梦卿:“今日的菜,盐多放了一两……”

裴休宜:“夫人说的对,我这就去重做”

场外人绿萝,“小姐,这道菜再减盐就没有一点味道了”

木槿一手捂住绿萝的嘴,将绿萝拖走,“两位继续……”,他可不想引火烧身,万一裴休宜找他算账让他加班,这样就没时间追绿萝了

要知道,我们这位大人,他最近宠妻宠的有些过分,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小说:终是不负卿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月染青筝

角色:胡梦卿裴休宜

《终是不负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月染青筝”。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用晚餐之后,胡梦卿一人呆呆坐在窗前,屋外大雨滂沱,风一阵紧似一阵,雨也一阵紧似一阵,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像一道银帘挂在空中,像极了她流产的那一日,当闪电穿过天空时,她吓的紧紧抱住了绿萝。绿萝轻抚着胡梦卿的后背,想要给她安抚。“小姐,之前胆子可大的,有着天不怕、地不怕‘京都小霸王’的称号,怎么如今怕上了打雷?”胡梦卿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屋外大雨滂沱,风一阵紧似一阵,雨也一阵紧似一阵,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像一道银帘挂在空中。“哗哗”的响声,雨滴像密密的铁丝网一样,从天上漫无边际地吹到地上,好像是天河决了口子,落下了滔滔大雨。就连老天都在咆哮,发出怨念的心声,原本清新自然的雨水气味,里面似乎也夹杂着血腥,整个九皇子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沉,毫无生气可言……

评论专区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瞎JB改剧情的我见多了 连原著人物性格都随便改的我也是醉了

外乡人日记:很好的血源同人,没玩过游戏照样能看。主角勉强算双穿,气氛营造上也及棒。评价为伪仙草。(仙草)

我的专属梦境游戏:为什么这么多人喷感情戏?其实写得很不错啊,毕竟女主是真·高岭之花,别扭起来很正常,等攻略后就很甜了。

终是不负卿

《终是不负卿》在线阅读

第3章 加注的痛苦十倍百倍还给你

用晚餐之后,胡梦卿一人呆呆坐在窗前,屋外大雨滂沱,风一阵紧似一阵,雨也一阵紧似一阵,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像一道银帘挂在空中,像极了她流产的那一日,当闪电穿过天空时,她吓的紧紧抱住了绿萝。

绿萝轻抚着胡梦卿的后背,想要给她安抚。

“小姐,之前胆子可大的,有着天不怕、地不怕‘京都小霸王’的称号,怎么如今怕上了打雷?”

胡梦卿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屋外大雨滂沱,风一阵紧似一阵,雨也一阵紧似一阵,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像一道银帘挂在空中。

“哗哗”的响声,雨滴像密密的铁丝网一样,从天上漫无边际地吹到地上,好像是天河决了口子,落下了滔滔大雨。就连老天都在咆哮,发出怨念的心声,原本清新自然的雨水气味,里面似乎也夹杂着血腥,整个九皇子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沉,毫无生气可言。

“九皇妃小产了……”

那一日,李浅浅带了许多打手,胡梦卿在那些打手武力的压制下,胡梦卿被李浅浅喂下了堕胎药。

“胡梦卿,你不配拥有这个孩子,若不是休宜哥哥那一日醉酒……你根本不会怀上这个孩子,他根本就不爱你。”

胡梦卿挣扎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此时此刻的胡梦卿觉得李浅浅就在陈述一个事实。

“他不爱你,你根本不可能怀上这个孩子的”,一句句话犹如针扎在了她的心上。

当堕胎药的药效发作时,胡梦卿的腹部传来剧烈的疼痛,她看着裙子上浸满的鲜红的血液,她捂住腹部,想要护住这个孩子,不过是徒劳罢了。

“是为娘没能好好保护你……”

胡梦卿身体越来越虚弱,身心俱疼,她失去的孩子,终究是离他而去,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胡梦卿与李浅浅有着血海深仇,她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这个孩子是一个无辜的小生命,胡梦卿作为一个母亲,眼睁睁看着这个小生命胎死腹中,但却什么也做不了。

—————————————————————————————————————–

据说,今年的京都有与往年一般无二,按惯例,今日有一年一度举办的集市,人山人海,十分热闹。

按照胡梦卿以前的性格,必定是要出去走一走的,说不定碰一碰运气,可以遇见她痴恋已久的裴休宜,再和他展开一段旷世情缘。

绿萝好久没有出府去了,今日趁此机会,也想出去看看。于是,开始游说胡梦卿带她出去。

可是,胡梦卿的注意力似乎不在这个上面,以前的胡梦卿或许热衷于一切可能会相遇裴休宜的地方,可现在的胡梦卿,不再如此。

就当绿萝的一切希望即将落空之时,胡言卿出现了。

他似乎成了这件事的转机,他手里抓了一袋银子,然后朝着没精打采的胡梦卿晃了晃。

“你哥今日心情极佳,刚发了工资,听说你这些日子,在府里老老实实待着,表现不错,今日有赶集,不如我们一同出去看看?”

集市上,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行人摩肩接踵,如流水一般倾泻而过,人头攒动,呈现出的是一片人声鼎沸的景象。

走近些,便可详细地看出撑着大伞的一家商贩,正在伞下卖着香甜可口的冰碗。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香甜可口的冰碗,可以解渴,也可以消暑。”

今日日头较大,若是可以尝一碗香甜可口的冰碗消暑,也是再好不过了。胡梦卿走上前去,“老板,给我来一碗。”

胡梦卿正要从荷包里掏出银钱付钱,这时熟悉的声音从耳畔响起,“老板,我也要一份冰碗。”

来人指着胡梦卿所要的那份冰碗,“老板,我就要这一份。”

“李浅浅,凡事要来个先来后到吧,这份冰碗是我先要的。”胡梦卿本来与李浅浅在京城中就是死对头,众人见二人争执,也是见怪不怪了。

胡梦卿气势不减,李浅浅坚决不让,二人陷入了僵持的局面。

若是在前世,虽说胡梦卿用武力镇压了李浅浅,表面上占了不少好处,但是名声也是受到了极大的损坏,落得一个品德不佳的罪名,难怪她之前是如此“臭名昭著”,这是实实在在被李浅浅算计了。

李浅浅最擅长用心计,善于算计,步步为营,并且杀人诛心,每一句话就像针一样扎在人的心上。

李浅浅正在等胡梦卿接招,却未曾想今日的胡梦卿出其不意,不吃她这一套,做事变得雍容大度,反而李浅浅的故意找事的行为落了下乘,“既然李浅浅小姐这么执着想要吃这份冰碗,我便让给你吧。我从来不与‘小人’争论,因为是吵不出结果的。”

最后一句,胡梦卿仅用他们二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讲出,表情里带着不屑,语气里带着嘲讽的意味,前世的仇敌,害她失了孩子,今世,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这丞相府的大小姐,也真蛮不讲理,这是故意找事吧。”围观的路人纷纷议论。

李浅浅气急败坏,眼看势头风向不对,为了挽救局面,自己摔倒在地,大叫:“胡梦卿,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干嘛推我?”

“李浅浅小姐,你是当周围的人是瞎子吗?我在这里,你在那里,我想知道我是如何推的你?”

这时店家发话了,“这位小姐的确没有推那位小姐,并且那位小姐是自己摔到地上的,还有那位小姐一上来就抢这位小姐看上的冰碗。”

众人一片唏嘘,得知真相后,李浅浅名声大噪,远远不如以前。今日,李浅浅完败给胡梦卿。

胡梦卿看着李浅浅狼狈离去的背影,她心里暗想:李浅浅,这才是开始,你在我身上加注的痛苦,我会以十倍百倍地还给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12:08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