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不平等宣战,用魔法打败魔法(陆昊高女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陆昊高女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是陆昊高女士的现代言情小说《向不平等宣战,用魔法打败魔法》,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尽阳”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被人欺负了不还回去还等什么?

小说:向不平等宣战,用魔法打败魔法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尽阳

角色:陆昊高女士

强烈推荐热门现代言情小说《向不平等宣战,用魔法打败魔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尽阳”。小说无错版梗概:”我很硬气的回道,”如果我不呢?”上司轻蔑地讥笑了一声,”你想被开除?我劝你慎重点。想一想你银行卡里的钱还够不够交你下个月的房租?你的余额还能不能撑到你找到下一份工作?我们这个圈子很小的,你让我不体面,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想上去给上司啪啪两个耳光,撕开她这张虚伪的假面具。我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荣誉归你,**必须分我一半,不然我一定闹得鱼死网破

评论专区

我有女主光环[快穿]:可以打发时间

一个电影帝国的诞生:uc上面更新了十几章 创世却没更新什么情况

末日蟑螂:末日流精品,后宫。小人物在末世之后,经历各种黑暗,还能坚持本心,作者没有太过提高猪脚异能,猪脚凭借个人魅力聚起一群人在末世争霸。猪脚独自转战副本太多,导致后期有的乏味,总的来说还是末世精品

向不平等宣战,用魔法打败魔法

第 5 节 白日梦小姐

二十岁以前,我以为我是个孤儿,和捡垃圾的外婆相依为命。
直到我父母开着限量款保时捷找上我,我才发现我是个千金。
1我叫苏晚,毕业一年,做着一份服装设计工作,是一名普通社畜。
在我连续加班两周通宵以后,本以为我精心设计的作品可以拔得头筹,结果在公司的晨会上,我的作品署名变成了上司的名字。
这不是职场电视剧里的剧情,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我身上的亲生经历。
在会议结束后,我怒不可遏地冲到了上司的办公室,”周姐,请你给我一个解释?”
上司慵懒地靠在办公椅上,用最温柔的语气,给我放最狠的话,”我是这个圈子的知名设计师,你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最好知情识趣,管好你的嘴巴。
这是我教你的宝贵的一课,记牢了。”
我很硬气的回道,”如果我不呢?”
上司轻蔑地讥笑了一声,”你想被开除?
我劝你慎重点。
想一想你银行卡里的钱还够不够交你下个月的房租?
你的余额还能不能撑到你找到下一份工作?
我们这个圈子很小的,你让我不体面,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想上去给上司啪啪两个耳光,撕开她这张虚伪的假面具。
我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荣誉归你,**必须分我一半,不然我一定闹得鱼死网破。”
拉开上司办公室的门,我坐回了我的格子间。
二房东已经连续催了我一周,要我交下个月的房租。
我的外婆病重,需要大把大把的钱往医院送。
钱包里仅剩的几百块,还要撑到下个月发工资。
那些什么荣誉、名头我都可以不要,我只要钱,许多许多的钱。
这次以后,上司认定拿捏住了我,每次我设计好的作品,呈现在公司同事面前时,都被冠上了上司的名字。
我没有再去争辩,而是不动声色地把我的设计底稿一一保存。
不属于上司的东西,终究有一天我会亲手让她吐出来。
职场里,总是有几个人嗅觉灵敏,他们发现了我和上司之间的不对付。
为了巴结上司,两个女同事仗着比我早入职公司半年,把我当做了便利贴小妹。
同事 A(不想被深扒,用化名代替):”苏晚,出去帮我买一杯咖啡。”
我:”现在不是有外卖平台,想喝咖啡,你自己下单点一杯,不香吗?”
同事 A:”哎哟,都是同事,让你帮个忙这么困难吗?”
我:”你也知道我们只是同事,我也不是你的奴婢,有必要帮你买东西吗?
你付我工资了?”
同事 A 脸气绿了。
同事 B:”苏晚,这份文件给我打印一份过来,立刻马上!”
我瞧了一眼,打印文件这种事,根本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类。
我:”打印东西这种事情,我确实可以帮忙。
但请人帮忙的时候,是不是需要注意点态度、语气?
礼貌这两个字,学校里都有教的吧。”
同事 B 冷哼一声,傲娇的双手环在胸前,”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有你这么和前辈说话的吗?”
我微微一笑,”那你可以和周姐举报我,让她开除我。”
现在上司天天靠着我的设计方案拿提成,为了这点小事,不可能轻易开除我,毕竟她没有那么想不开。
同事 B 吃瘪,一脸便秘表情。
为了留在这家公司,对上司那边,我只能暂时忍气吞声,但对付这种渣同事,我没必要客气。
因为如果我忍了第一次,就会有第 N 次,她们只会变本加厉,对于这种人,我必须说不。
2又连轴加班了一周,想到今天是男朋友陆池的生日,我从抽屉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礼物,是我在蛋糕店亲手给他制作的蛋糕,蛋糕的图案是他的卡通头像。
我给他发了短信,约他晚上一起吃饭。
他很快给我回复——今晚我有事,明天我们一起过吧,爱你哦,宝贝。
我难掩失落,今天是他的生日,能有什么事情,比和女朋友一起过生日还重要?
偷偷给他们公司打了电话,得知他早已经提前下班了。
我抱着生日蛋糕,不死心地去了他的出租房。
远远的,我看见他从出租房楼上下来。
还没等我来得及和他打招呼,我看见他亲密地迎上了一个烫着金色大卷发的中年女人。
甚至,他笑眯眯地在那个中年女人的脸颊上印上了一个香吻。
这就是他今晚的重要事情?”
陆池!”
眼看着他就要坐上那个中年女人的豪车,站在马路对面,我大声喊他的名字。
陆池闻声看过来,明显一愣。
中年女人也注意到我,上下审视了我一圈,不满的皱了皱眉,”陆池,她是谁呀?”
我跑向他们,目光也投向陆池,等待他对我的介绍。”
她啊?
一个一直对我纠缠不休的小学妹,不用管她。”
陆池用着我平日最熟悉的嗓音,对我说着最无情的话。
像是一盆凉水兜头浇上来,我听到了我心碎的声音。
下一秒,陆池把我拉到一边,压低声音,”本来还不想告诉你的,既然被你撞见了,那我们分手吧。”
我扯了扯嘴角,眼眶里包了泪,”所以分手的理由是你为了少奋斗十年,劈腿傍上一个年龄可以当你妈的富婆吗?”
陆池和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我们两家是当地出了名的贫困户。
连他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用的都是我打暑假工赚来的钱。
从小到大,他对我很照顾。
在我被同龄的孩子欺负时,他会对我出手相救。
在我做错事,被外婆打的满地跑时,他会拉着我,躲到他家。
我也以为我和他家境的相同,能让我们惺惺相惜。
原来,是我太天真了。
陆池板着脸,没好气地赶我走,”苏晚,你说话别太难听。
相识一场,你就识趣点,赶紧走吧。”
我吸了吸鼻子,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等在旁边的那个中年女人。
她手里揣的是一个爱马仕的最新款,几十万的包包,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
苏晚,你知道金姐今天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什么吗?
一块浪琴的男士手表,你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见我不动,陆池毫无绅士风度地推了我一把。
我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手里捧着的蛋糕,像是长了眼睛、嘴巴似的,在嘲笑我,看我的笑话。
制作这个蛋糕的成本很便宜,但我之前的心意是无价的。
再次看向陆池时,我已经把眼泪逼回眼底,”陆池,为了钱你连自己都出卖的勇气,真让我刮目相看。
祝你好运吧。”
最后几个字,我说得咬牙切齿。
抱着蛋糕,我转身离开,像是一个落荒而逃的小丑。
3不知道最后我是怎么走回出租房的,我打开蛋糕盒,用手抓着蛋糕一口一口地送进嘴里。
吃着吃着,我哭成了泪人。
眼泪大颗大颗地砸在蛋糕上,入口时夹杂着咸咸的味道。
这些年,和陆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停地在脑海里回放。
 小时候邻居家的孩子骂我是垃圾妹,是陆池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把那个熊孩子胖揍一顿,为此他还被他妈追着打了两条街。
捂着嘴,我泣不成声。
我不是恋爱脑,我是心疼过去我花在陆池身上的钱。
如果那些钱,我还存着,现在还可以拿出来给外婆治病。”
砰砰砰——”重力的砸门声敲醒了我,门外传来二房东催促的声音,”小姑娘,该交房租了,提前告诉你,下个月的房租又要涨价了。”
又要涨房租?
我咬咬牙,但我现在已经没有跟他理论的心情。
我抹了抹眼泪,哑着嗓音应了一句知道了。”
你真是不懂礼貌,说话不能开着门当面我和说的吗?”
二房东不依不饶地敲门,大有我不开门,他就不走的意思。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无可奈何,我只能打开门。
二房东是个中年油腻男,挺着啤酒肚正站在门外。
见到我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
小苏,我也知道你手头紧,我倒是有个办法能给你宽限一个月再交房租,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
二房东不怀好意地搓了搓手,下一刻,大胆地抓过我的手,暧昧地往他怀里塞,”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如遭雷击,全身血液上涌。
也不知道哪里迸发出的力气,我触电般的挣脱开二房东,抽回我的手,鼓足勇气警告道,”你这么做,也不怕你老婆、儿子看见吗?”
二房东笑了起来,豆子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今晚她和我儿子出去看电影了,很晚才回来,我们还有时间,你考虑一下?
我其实没有我长相这么粗鲁,我很温柔的。”
我忍无可忍,直接把二房东推了出去,毫不客气地关上房门,”你给我滚蛋!”
”还让我滚蛋,你要是再不交房租,我就把你打包扔出去。
看你还在这里装清高,白莲花!”
二房东在门外叫骂了几句,随即,我听到他的脚步声走远了。
我抱膝蹲在地上,抬起头,无声地看了一眼我安装在窗帘上,正对着房门方向的摄像头。
半年前,我在租房网站看到了这间两居室,因为租金便宜,我心动的联系了出租人。
二房东的老婆和我联系,一间出租给我,一间留给她一个人自住。
涉世未深的我,在我交了押三付六的房租后,二房东一家三口堂而皇之地住进了这里。
我试图找他们理论过,但是被他们以我提前退租毁约为由,拒绝还给我押金和租金。
估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倒霉的笨蛋了吧。
一想到二房东正虎视眈眈地在隔壁房间,我浑身发毛,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抓起手提包出了门。
4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仿佛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归途,只有我满脸迷茫,无处可去。
鬼使神差地,我走到了医院,外婆的病房。
年近七十的外婆闭着眼,满头花白,虚弱苍白的脸上爬满了皱纹,甚至还有星星点点的老年斑,但我并不觉得这样的外婆不好看。
在我眼里,她是世界上最漂亮、心地最善良的外婆。
我蹑手蹑脚地进去,想替她盖好被子,还是不小心惊扰了她。
外婆睁开眼,看到我,一脸惊喜,”晚晚,你怎么来了?”
见我脸色不对,她有些紧张,”你不高兴?
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外婆。”
我不想哭的,但是一听到外婆问起,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的眼泪就是不争气地往下掉。
我抬起头,不敢和外婆对视,试图把眼泪倒回眼眶。”
外婆,我没事。
我只是想你了,来看看你。”
我哽咽着,心里装着一万个委屈,一万个苦楚,但我不敢告诉外婆,我不敢让她为我难过。”
是不是小陆欺负你了?
告诉外婆,外婆帮你做主。”
外婆沉着脸问。
外婆总是能一眼看出我的心事,我抿了抿唇,”没有,陆池对我很好。
外婆,你就别操心我了,现在你的身体才是顶要紧的事情。”
”都是外婆拖累了你,我不要治病了,都是白白地浪费钱,明天我就去和医生说,我要出院。
你看我身体都好了,我可以出院了。”
外婆叹了一口气,挣扎着要坐起来。
只是她现在的身体,连想独立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我眼里含了泪,牢牢地握住外婆粗糙瘦削的手,坚定的开口,”外婆,你听话,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乖乖在医院养好身体。
我会赚很多很多的钱,一定让医生治好你。”
之前上司冒用我的设计作品,得来的**到目前为止,只给我发了一成,离外婆的手术费还远远不够……”晚晚,外婆就不该生病,都是外婆的错,是外婆不好。
我都一把岁数了,活着就是浪费钱。”
外婆垂下眼睑,满脸自责。
我心里一阵发堵,我知道她那是心疼我。”
外婆,你别操心了,我有钱。
你快休息吧,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我眼角又酸又涨,不敢再多做逗留,不然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走出医院时,黑色的夜幕下起了倾盆大雨。
脑子里回忆着刚才值班医生的话,”你外婆这个病很麻烦,治的话,要花很多的钱,也不一定能治好。
要么就不治,病人大概也就这几个月的事情了。”
我没有带伞,淋着雨走出去。
医院的旁边是一座跨江大桥,无家可归的我,绝望地站在江边上,大雨将我淋成了落汤鸡,也不自觉。
旁边经过的路人对我指指点点,甚至有不认识的好心人劝我,”小姑娘,年纪轻轻别想不开啊,凡事往好的方面想。”
我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强撑着笑容,回头道,”谢谢您的好意提醒,我不是想寻死,我只是没带伞。”
大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外婆本来是清洁工,靠着微薄的收入也能一个人过日子。
可自从有了我之后,她开始想尽办法赚钱,为了让我以后能上学。
小时候,外婆会带着我到街上捡垃圾,为了防止我走丢,就用一个绳子牵着我在后面。
当时天寒地冻,外婆就把唯一的一件破棉袄披在我身上,自己冻得瑟瑟发抖,也就是那时候,她落下了病根。
我小时候就对自己发誓,长大了要赚好多好多钱来照顾外婆。
可我现在长大了,却依旧无能为力。
我缓缓蹲下身,双手抱着膝盖,任由大雨淋在我身上。
在我以为我可能就要在这座桥上待一晚上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豪车缓缓地停在了我身后。
车子里下来一对中年夫妻,他们在我身后叫了一句,”苏晚。”
我抬头,两人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朝我走近。
中年女人红着眼眶,将我抱进怀里,哭得泣不成声,”女儿,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我是你的亲妈妈,是妈妈对不起你,小时候把你弄丢了,妈妈会用余生太补偿你。
”我彻底懵了,这?


旁边的男人也难掩激动,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我余光一撇,他们身后的那辆豪车我认识,是保时捷的顶级车,我们公司老总也有一辆……趁着女人抱我的空隙,我用力掐了掐手臂,好痛,我的天呐,这不是在做梦?
5其实,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是外婆的亲生外孙女,而是外婆二十多年前,在街边捡垃圾时,捡回来的女婴。
她是晚上捡到的我,没有太多文化的外婆因此给我取名苏晚。
外婆的女儿很早就离家出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外婆收养了我,把我照顾长大,当亲生外孙女一般疼爱。
但……眼前这对中年夫妇真的是我的亲生父母吗?
我有些迟疑和警惕,”你们?
不会是人贩子吧?”
中年女人捂着嘴,一直哭。
反而是她身后的男人更加镇定,”晚晚,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我扯了扯嘴角,”这个点,门诊早就下班了吧。”
”我现在打电话给我的医生朋友,让他现在就过来。”
话落,中年男人往外打了电话。
我一脸懵的重新回到医院,直到和他们做完亲子鉴定,我还是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医生告诉我,亲子鉴定结果最快也需要明天早上 8 点才能出来。
坐在医院,我端详着旁边一直紧拉着我手不放的中年女人,仔细一看,真的能从眼角眉梢,发现我和她有一定的相似。
她告诉我,我原名叫叶思柳,我爸姓叶,我妈姓柳。
中年女人很自责,当初是她的粗心大意弄丢了我。
那时,我刚出生八个多月,她不过是去商店买个尿片的时间,车子就被人开走了,连同还在车里的我一起消失不见。
后来,他们把车子找回来了,却怎么也找不到我。
这么多年,他们一直满世界找我。
因为对我的愧疚,他们没有再生二胎。
直到最近,他们在一次献血活动中,查到了带有我 DNA 的血液,顺藤摸瓜,终于找到了我。
不管我是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我已经可以排除他们是人贩子的可能。
刚才给我做检查的医生,我在医院的名医专家名单里见过,有多少人提前几个月和他预约,甚至一掷千金都很难约到他。
这位叶先生仅仅靠一个电话,下着大雨也把他下着大雨,连夜叫到了医院。
如果是人贩子,总不可能使用这么强大的人际网,专门到医院来忽悠我吧?
这一晚上,我又激动又兴奋,心情如同坐过山车一般。
如果我真的是他们家的女儿,我的外婆是不是就有钱可以治病了?
我之前所有的困境,是不是都可以迎刃而解?
甚至,我是不是就可以有和上司、同事、二房东斗争的底气?
6翌日八点,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
我和他们的血缘关系吻合,我真的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结果一出,我当场认了亲。
从我妈一晚上的絮叨听来,我家有十几家公司,三套别墅,两套大平层等着我来继承。
光他们开来的那辆保时捷,也不过是家里最低调的一辆车子。
我求他们一定要帮我外婆治病,我妈爱女心切,当即打了一笔巨款到医院,请了最好的专家来给我外婆做手术,让我没有后顾之忧。
哪怕对方是我的亲生父母,他们救了我的外婆,我还是千恩万谢。”
晚晚,你外婆对你有养育之恩,我们报答你外婆那都是应该的。”
我妈两只眼睛红肿的像是桃子。”
先不说这个了,我们先带晚晚回家看一眼,认一认家门。”
我爸感慨道。
原本是打算让我父母和外婆见一面,又担心外婆短时间接受不了,影响她的病情,只能暂且搁置。
直到车子停在一栋法式独栋别墅前,我彻底惊掉了下巴。
昨晚通过我妈的形容,我大概知道他们很有钱,但等我看到这栋别墅时,我才讶异于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别墅车库停了五辆豪车,有迈巴赫、路虎、宾利、还有两辆看着就很高端,我叫不出名字的。
我有点被震撼到,毕竟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百万级的豪车聚在一起。”
闺女,喜欢哪辆开走就是,老爸今天给你过户。”
我爸丢给我一连串的车钥匙,我嘴角一抽,慌忙把钥匙又递回去。”
不要拘谨,以后这里就是你家,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
我爸以为我不满意,郑重地说道。”
不是,我还不会开车……”我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之前太穷了,我上学的时候,奖学金和打工赚的钱都给自己和陆池交学费去了,哪有钱考驾照。
至于毕业工作后,外婆生病住院,我又要租房,又要付医药费,囊中就更羞涩了。
我爸看出我的窘境,点点头,收回钥匙,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转头就给我配置了一个专属司机。
我:……7忙碌了一上午,我妈从楼梯上下来,跟我说保姆已经把我房间收拾好了,让我去验收。
我跟着老妈上了电梯,七拐八弯的终于到了我房间门口。
开门一看,我惊呆了。
房间的奢华程度简直亮瞎了我的 24K 白金狗眼。
这样说吧,连拖鞋和床单都是爱马仕的!
一双拖鞋比我一个月的工资还要高!
并且这个房间是带衣帽间和厕所的大套间,光厕所的面积就超过了我租的房子,是整个房子,不是我租的那个小房间!”
宝,妈妈给你准备的房间还满意吧。”
我妈在旁边忐忑地问。
我呆呆地点头,忘了怎么回话。
我在想我不会是在做梦吧,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富家千金?
就在这时,我口袋里,一道刺耳的电话铃声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掏出手机,下意识的点了接听。”
苏晚,你想死了是吧,上周让你设计的那个作品你完成了没有,知不知道今天是验收大会,你竟然敢旷工!”
电话那头传来我上司周姐的咆哮声。”
我正在忙……”我话没说完,话筒那端的周姐直接怒了。”
你忙个屁啊,我命令你,半个小时内带着设计稿,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你这个月的工资别想要了!”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pm1:42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pm2:35